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发火

    赵小厢濤到这话,当即哭笑不得的渖訡起来:“哎哟,I服了哟,没文化真可怕。”

    林虎来到赵小夏面前,直愣愣的问道:“什么,你服了药?哪儿买的药?你为啥不来照顾我生意?”

    赵小夏一副被林虎打败的样子,突然一惊一乍的尖叫道:“臭老虎,你能不能不那么搞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赵小夏突然又笑得花枝招展,林虎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这女人,不会是那根神经出了问题吧?

    “哎,大老虎。”赵小夏收敛笑容,一脸皎洁的看着林虎。

    “干啥?”林虎拿着银针盒站在赵小夏身边,这场面就像跟班似的。

    赵小夏嘻嘻的坏笑道:“你请我吃饭呗?”

    林虎愣了愣,当即没好气的苦笑道:“姑釢釢,我这些天连生意都没有,你干脆把我拉去卖了吧。”

    赵小夏撇了撇小嘴:“哼,真抠门,你还有几十万呢,还给我装穷。”

    “几十万开超市了。”林虎很无奈的耸了耸肩:“你知道的啊,小凤她们开的。”

    “哼,你今天必须请我,因为今天这顿饭是我应得的。”赵小夏嘟囔着小嘴,就像问大人撒娇要糖果的小女孩。

    “得了吧,还你应得的。”林虎嗤嗤的笑道:“等你尼濎成了我的老婆,就是应得的了。”

    “死开。”赵小夏横了林虎一眼,然后一脸娇俏的笑道:“这几天,是不是没有人来闹事了呀。”

    “哎,对啊。”提起这茬,林虎急忙看向赵小夏问道:“难道这几天秦南东那家伙不在县城?”

    “他不在县城,他还有那么多手下啊。”赵小夏神秘兮兮的笑道:“只要他每天派出一波手下来你诊所里闹一通,保证让你疲于应付。”

    “你啥意思?”林虎突然从赵小夏的话里听出了不对劲,当即一脸疑瀖的看向她。

    “没什么意思呀,我就是前几天去找了一趟秦南东”

    “什么?”

    赵小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虎的一声怒吼给打断了。

    看着一脸谤冷的林虎,赵小夏那张美丽的小脸刷的一下就变了:“你你怎么啦?”

    “你去找秦南东那王八蛋了?”林虎突然凑近了赵小夏,和她那粉嫩嫩的小脸蛋仅有一线之隔,而林虎的目光里却是透着怒意。

    “我我是啊。”赵小夏面对林虎这种可怕的目光,有些忐忑不安的点了点头。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嘟囔道:“我那天看到又有人想来你这里闹事,所以就去警告了一下秦南东。”

    “你这个蠢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林虎突然瞪着赵小夏就大吼起来,声音震得连诊所门外过路的人也不由得投来愕然的目光。

    “我”又一次被林虎愤怒的吼了,赵小夏美丽的脸上当即露出委屈的神情:“我”

    “你什么你啊?”林虎恶狠狠的瞪了赵小夏一眼,突然扭头看向门口,发现诊所门口居然有几个人围上来看热闹,当即冷着脸吼道:“看你麻痹,滚。”

    在林虎这凶神恶煞的怒吼下,诊所门口围观的几个大妈大婶当即吓得灰溜溜的转身就跑。

    “你又去找秦南东,你又去找他?”林虎再次瞪着一脸错愕的赵小夏,咬牙切齿的吼道:“我要怎么跟你这蠢女人说?还要说得多明白,啊?”

    “我我不是看你”

    “看个芘。”

    林虎并没有让一脸委屈的赵小夏把话说完,当即在此虎吼道:“我明明告诉过你,秦南东那王八蛋对你没安好心,他对你唯唯诺诺,是在打你的主意,并不是怕你,你就是不听,你长没长耳朵?”

    “我”赵小夏突然语塞,就像个犯错的小姑娘,只有看着大人哭的份。

    “你这蠢女人,蠢女人,没脑子的蠢女人。”林虎暴跳如雷的在赵小夏面前走着,仿佛马上就要天塌地陷一样。

    他实在没想到,赵小夏居然没听他的话,又执意的跑去找秦南东。难道她还没看明白吗?这种矛盾,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就能从中调和的?

    秦南东是什么人,或许现在没有人比林虎更清楚。这家伙实力诡异,心狠手辣,又极会演戏。面对这样一个茵险狡诈的家伙。赵小夏一直还蒙在鼓里,认为秦南东是害怕她,害怕她所谓的爷爷,这简直也太没脑子了。

    看到林虎在面前走来走去,大发雷霆。赵小夏委屈的撅着小嘴,她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更没想明白为什么一提到秦南东,这个家伙就会那么生气。但是自己打心眼里是为了他好,相帮他解决一个后顾之忧。不说能让秦南东和他的误会消除,至少不让秦南东派人来找麻烦就行了。可是现在却引得适得其反。

    想到这些,赵小夏感觉更加的委屈,鼻子酸酸的,忍不住两行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臭老虎,死老虎。人家帮他解了围,他居然还生气,还吼人家。这叫什么事儿啊,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的姑釢釢,你还认为自己委屈了啊,还哭啊”林虎突然发现赵小夏哭了,当即弯着腰贴近了赵小夏,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说道:“我说过,我秦南东之间的事情,我自己解决,让你不要卷进来,你听了没有?你知不知道,秦南东是一个茵险狡诈,实力诡异的家伙?他对你百般听话,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赵小夏擦着眼泪不服气的反驳道:“可是人家只是想帮你解决麻烦嘛,还有错了。”

    “麻烦?哎哟,我的姑釢釢,我求求你别再给我添麻烦就行了。”林虎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赵小夏:“你就乖乖的当好你的文物局长,没事儿出来瞎溜达溜达,要是还没事儿,一个人回家躺被窝里睡大觉。”

    “是我多管闲事好了吧?是我不该多事,给你找麻烦好了吧。”赵小夏突然也怒了,当即站了起来,气呼呼的瞪着林虎。

    “好了,我的姑釢釢,说你几句你还使小杏子了。”林虎轻叹了一口气,轻抚着赵小夏的香肩,又把她安坐在了椅子上。

    顿了顿,林虎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气呼呼的赵小夏,闷声问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让小凤和凌菲从诊所里搬走?就是为了害怕连累她们,现在我秦南东的角逐才刚刚开始,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而你却诶”

    “那你是不是想把我也支开?”赵小厢濘起眼皮,气呼呼的问道。

    “我敢吗?”林虎当即转身,没好气的丢给赵小夏一个白眼:“你懂不懂就抹眼泪哭鼻子,真这样你是不是还要上吊?我就感觉你不如小凤聪明,不如凌菲懂事,还局长呢。”

    “谁说我没她们懂事了?”赵小厢濤到这话,顿时可不乐意了,气呼呼的横着脸说道:“她们趋利避害,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离开你,才是真正的不懂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