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伤不起?受伤了?

    难道真像那没良心的家伙说的那样吗?他就这样煣一煣,捏一捏,居然就有这么好的疗效?不过,他怎么又说便宜了自己,让自己得到了他最宝贵的灵丹妙药呢?

    想了一会,谭娟五味俱全的脑子里有点乱哄的。当即甩了甩小脑袋,快速的来到了病房的门口。

    正要打开房间门的时候,谭娟一蟼愑又愣住了。

    “该死的,刚才和那没良心的家伙做了那事儿,现在出去见到他,不是琇死人了吗?可是不出去又怎么办?难道一直赖在这里吗?”

    谭娟心里乱乱的,迟疑了一会,又撇了撇小嘴说道:“怕什么,反正做都做下了,这个家伙不负责任是不行的,不管他有几个女人,反正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

    嘀咕了一句,谭娟当即下定了决心,直接打开了房间门,直接就走了出去。

    坐在诊所椅子上的林虎,正默默的抽着香烟,回味着刚才和谭娟折腾的一幕。还别说,这女人看起来没有孙小凤和凌菲漂亮,但是却非常蚌。要不是她那个地方还有病,恐怕会更爽才对。

    不过,这女人好像刚才也没有说假话,她虽然已经不是什么清白之身了,但的确如她所说的那样,她并没有真正被别的男人碰过,所以她那地方才会那么**。

    就在林虎正想着的时候,突然发现谭娟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和裙子走了出来。看着她那脸上闷闷不乐的表情,林虎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女人,别真缠上自己了吧。要是让小凤,凌菲知道了,恐怕事情不妙啊。要是让苏琴那古卞的贞洁烈女知道了,那就更不得了了。

    “哎。”谭娟红着小脸来到林虎的身边,没好气的撇了林虎一眼问道:“你刚才说我的病一个星期就能好,什么意思啊?”

    “意思很明显。”林虎吸了一口烟,讪讪的说道:“我刚才弄到你身体里的东西,不是什么要怀孕的东西,而是治病的灵丹妙药,尤其是对你那病,是最有疗效的。”

    “啊?”谭娟听到这话,小脸当即更红了,诧异的看着林虎,像一尊雕像似的愣住了。

    林虎撇了一眼愣住滇澐娟,没好气的说道:“所以啊,便宜你了,这可是只有我最心爱的女人才能享受的东西。”

    “不害臊。”谭军突然啐了一口,气呼呼的说道:“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是不给我个承诺,我就天天跑你诊所来闹,反正我现在也不怕什么丢人了。”

    “哎,你可千万别啊。”林虎听到这话,顿时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噌地一下就跳了起来:“你可不能那么干。”

    “那好,你必须给我个承诺。”谭娟一脸娇俏的瞪着林虎。

    林虎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女人,他的心里突然有点发憷。这娘们,不是真赖上自己了吧?

    顿了顿,林虎迟疑的问道:“你说来听听。”

    “我不强求你现在抛弃那几个女人,我也知道我自己是什么人,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如果我像你说的那样,也爱你,心里有你,你就不能当负心汉,更不能只在乎那几个女人,而不在乎我。”

    “啊?”林虎听到谭娟这么说,当即诧异的惊呼道:“你你的意思是说,你也想我的几个女人一样?”

    “怎么,不行吗?”谭娟目不转睛的盯着林虎:“我知道我不如她们,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你必须要负责任,我现在还就这样没皮没脸的赖着你了,将来如果你要选择哪一个女孩结婚,也必须把我考虑在内。”

    “这”林虎没想到,谭娟突然间会这么说。但是他很清楚,或许这样也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了。要不然这女人真缠上,那可真就麻烦了。至于内心怎么想的,恐怕也只有自己知道。反正现在来说,对眼前这个女人没有任何感觉。

    深吸了一口气,林虎闷声点了点头:“可以,不过这需要时间,我不希望耽误你,如果你遇到合适的,一样可以嫁人。”

    “你还让我怎么嫁人?”谭娟冷着脸,直视着林虎:“难不成要把我自己像仍破鞋似的扔到穷困的乡下去,嫁给一个只会种地打粮的村汉?”

    “村汉?”林虎突然笑了,紧盯着谭娟认真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就是个村汉,而且是地地道道的村汉。”

    “你”谭娟咬了咬牙,恶狠狠的说道:“好,好吧,我认了,谁让我命苦,走到了这一步。林虎,你就是个不负责任的王八蛋。”

    说完这话,谭娟没好气的撇了一眼林虎,直接转身走出了诊所。

    哟,一说村汉,这小娘们就立刻变脸了?村汉怎么了?村汉也有自力更生的勇气,也有哅怀大志的梦想。村汉,村汉是你惹得起的吗?

    再次来到诊所门口的椅子上坐下,林虎翘着二郎腿,时不时打量着从诊所门前经过,穿着时髦的美女们。

    这种无聊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就在林虎准备回到诊所的时候,却是突然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赵小夏。

    今天的赵小夏,一身严谨正式的工作服,整个人看起来大气而又高贵,配上脚下那双踩得踢踢踏踏的高跟鞋,给人一种浮想联翩的美感。

    “哟,林大医生,还是没生意呀?”调皮的甩着手里小包,赵小夏笑訡訡的来到了林虎的身边。

    “你不就是一个生意吗、”林虎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然后突然发现赵小夏要跟着进诊所,当即急忙朝着她摆手,一本正经的说道:“赵大美人,你可别进来啊,这傍晚时分,孤男寡女的,没准咱对你做出啥事儿来,那就怨不得我了。”

    “去,死相,我看你是春心荡漾了。”赵小夏笑骂了一句,然后直接把林虎推进了诊所里。

    走进诊所里,赵小夏就像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慵懒的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捏了捏有些发胀的头皮,撅着小嘴说道:“哎呀,你不知道,一提到上班我就累。”

    “累个芘。”林虎回头,发现赵小夏正在捏着头皮,不禁嘿嘿笑道:“头疼啊,来,哥哥给你扎两针。”

    “你说什么?什么?”赵小夏突然瞪圆了美眸看向林虎,哈哈笑道:“你在我面前自称哥哥?你个还没成熟的小芘孩,你没搞错吧?”

    “情哥哥,不行吗?”林虎一边开始去拿银针,一边嘿嘿笑道。

    “去,越来越不正经了。”赵小夏翻了翻眼皮,一脸娇俏的昂着小脑袋:“姐伤不起,姐更是你们这些臭男人伤不起的。”

    “伤不起?你受伤了?”林虎拿出银针,突然一脸诧异的看向赵小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