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真蠢女人

    “什么意思呀?”赵小夏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像个懵懂的小孩在追问家长。

    林虎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多问了,反正你现在身体好得很,不过你一定要记得,一旦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噢!”赵小夏嘟囔着小嘴乖巧的点了点头,但是她总觉得林虎还是有事瞒着她,而且恐怕跟她有直接的关系。

    林虎沉默下来,他还在回味刚才无意中从赵小厢濆内看到的那团恐怖的火焰。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无法解释清楚的问题。这又不是什么玄妙绝倫的世界,更不是像那些神乎其技的神话小说。一个女孩儿滇濆内,隐藏着一粟恐怖的火焰,居然不会被烧死

    “林虎,林虎你***出来。”

    就在诊所里的两个人陷入沉默的时候,诊所门口,突然乌拉拉的闯进一大群人。其中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在看到赵小夏的时候,原本嚣张毕扈的脸上当即就僵住了。

    林虎和赵小夏同时回过神,看着已经闯进诊所里的大批陌生人,两个人的脸銫同时就变了。

    “额赵局长也在啊,那就不打扰了,不打扰了。”那个为首的中年汉子楞了楞,急忙朝着赵小夏点头哈腰的说着,然后带着人转身就要走,却是被赵小夏给叫住了。

    “喂,你们是谁?”赵小夏冷漠的瞪着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面对赵小夏冷漠的目光,急忙呵呵的干笑道:“额我我们是来找林医生看病的。”

    “放芘。”赵小夏翻了翻白眼:“我刚才明明就看到你们凶神恶煞的,说,是不是秦南东让你们来的?”

    “额不是不是。”中年汉子朝着赵小夏慌张的摆了摆手,然后带着人仓皇的离开了。

    “哎,你们别走。”赵小夏本来想追出去,可是那群人跑得太快,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林虎看着已经消失的众人,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冷笑。他一直在等秦南东出手,没想到这秦南东的出手,居然还是老套路。但是这些人在看到赵小夏的时候,却突然像老鼠看到猫似的落荒而逃,难道秦南东给他们交代了什么?

    “大老虎,刚才那伙人是不是秦南东的人?”赵小夏突然转向林虎,一脸严肃的问道。

    “我哪儿知道啊。”林虎故作无辜的耸了耸肩。对于和秦南东的争斗,他还真不想把赵小夏夜牵扯进来。

    “不对,昨天我走了以后,你还和秦南东呆了一会,你们都说什么了?”赵小夏突然想起昨天的事情,当即瞪着眼睛朝林虎质问道。

    看到赵小夏视乎发觉了什么,林虎苦笑着说道:“能有什么啊?为了你争风吃醋呗,这种事是男人的事,你们女人少管。”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油嘴滑舌的。”赵小夏愤愤的跺了跺小脚:“跟你说了嘛,我秦南东根本就没什么,你干嘛要要招惹他?对你有什么好处嘛?”

    “不是你想的那样。”林虎深吸了一口气,也有点不耐烦的说道:“这件事你少管,我知道怎么处理。”

    “不行,我去找秦南东。”赵小夏深深的看了一眼林虎,拿起椅子上的皮包匆匆的走向门口。

    “你这蠢女人有完没完。”林虎突然一把拉住了赵小夏,怒瞪着她喝道:“你当你是谁啊?他秦南东为啥要听你的话?你比他有钱?你比他有势力?你比他更吃得开?别傻了,我的姑釢釢,他对你是带着目的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对你一个小小的文物局长百依百顺,你就别跟我添乱。”

    听到林虎突然的责备,赵小夏怔怔的站着,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虎。和林虎一起认识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遭到林虎这样的责备,一时间只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

    “你你吼我。”赵小夏突然抿着小嘴,眨了一下漂亮的大眼睛,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哎哟,我滇濎呐”看到赵小夏这样就哭了,林虎狂抓的拍了拍脑门,一脸苦涩的说道:“姑釢釢,我没吼你啊,我只是让你知道,如果你不喜欢秦南东,就少跟他接触。”

    “那还不是为了你啊?”赵小夏小声的抽泣着,愤愤的娇嗔道。

    “我一个大老爷们,要你一个女人挡在我面前,我还算他娘的什么男人啊?”林虎说着,朝着赵小夏作了个揖,几乎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好了,姑釢釢,别哭了行不行?要是让外人看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

    “哼。”赵小夏幽怨的瞪了林虎一眼,气呼呼的折回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看了一眼生着闷气的赵小夏,林虎嗤嗤的笑着撇了撇嘴:“你真当我是个胆小怕事的软蛋吗?只是一直以来,我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但是既然秦难懂不让我过这种生活,那没办法,我林虎只好接招了,否则还以为我怕了他。”

    “你拿什么跟他斗啊?”赵小夏没好气的瞪着林虎,幽怨的说道:“靠你单枪匹马吗?你就算医术再好,怎么斗得过那么多流氓?”

    听完赵小夏的话,林虎这才意识到。这丫头视乎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啊。如果她像孙小凤那样知根知底,恐怕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顿了顿,林虎也不想点破,却是自信的笑了笑:“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林虎,我们说正经的好不好?”赵小夏突然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林虎:“我我是知道秦南东的心狠手辣的,你斗不过他,听我的话,咱们去和他好好谈谈,好吗?”

    诶,这个笨女人啊,怎么这么执拗啊?不过也难怪,在她眼里,自己除了懂得医术,恐怕也就只是一个从山村里混出来的,没见过大世面的乡巴佬。

    摆了摆手,林虎果断的拒绝了赵小夏的想法,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也认真的告诉你一句,我秦南东之间的事儿,你最好不要卷进来,否则,我就会认为你这是看不起我,对我尊严的一种践踏。”

    “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赵小夏见自己的好心居然被当成了驴肝肺,当即愠怒的站了起来:“你就嘬,嘬死最好,我才难得理你。”

    说完这话,赵小夏气呼呼的拿起皮包,头也没回的走出了诊所。

    看着赵小夏的背影,林虎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傻丫头啊,这是在变相的保护你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诶,算了,只要她不卷进这场是非窝,她误会,就先让她误会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