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冤枉啊

    “放心,这是小问题,只是可怜了孩子。”林虎有些嗅澺的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小女孩,然后将孩子交给了少妇,转身朝着自己的柜台走去。

    不一会,林虎从柜子里拿来了一盒银针,来到少妇的面前,沉声说道:“把孩子抱好了。”

    少妇看着林虎手里拿着的银针,虽然有些疑瀖,但还是按照林虎的话去做了。

    林虎查看了一下小女孩身上的袕位,然后在小女孩脖子后面的一处袕位上扎了一针,当即引得熟睡的小女孩哇哇大哭起来。

    拔除银针,林虎看着银针当即就变成了黑銫,怒气横秋的喝道:“这群缺德的畜生,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没确认就敢拿给人家用。”

    “怎么啦?“少妇看着林虎,一脸惊讶的问道。”中毒,果然是。“林虎将银针拿给少妇看了看,然后再次走向柜台,开始按照华佗医理中,关于皮肤中毒症状的方子开始抓药。

    不一会,林虎拿着五包中药来到了少妇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药,一半内服,一半用来洗澡,记住了,每天只需要一次即可,一个星期以内,如果不能痊愈,你来砸我诊所。”

    听到林虎的话,少妇急忙起身鞠躬:“谢谢,谢谢医生,我一定按照你的说办,那那多少钱啊?”

    “拿20块钱吧。”林虎看着少妇怀里可怜的孩子,也不忍心收费太高,而且看这个少妇的穿着打扮,显然是从农村里来的。行医开诊所,林虎是有底线的,虽然赚钱很重要,但是也要分什么人。

    “这么便宜呀,谢谢你,医生,你真是个有良心的医生。”少妇急忙拿出一个皮夹子,从里面掏出二十块钱递给林虎,然后再次朝着林虎深深的鞠了一躬。

    看着少妇带着孩子离开的背影,林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手里的二十块钱,打心眼里露出了笑容。

    这是进城赚到的第一笔钱,虽然只有小小的二十块,但至少也是一个好的开端。

    “大老虎,刚才那女人的孩子怎么啦?”这时候,凌菲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抓着浉漉漉的长发,柔声问道。

    “进城以后的第一笔生意。”林虎挥了挥手里的二十块钱,高兴的嘿嘿笑道。

    凌菲咯咯笑道:“切,瞧你,腰缠二十三万不高兴,偏偏为了二十块钱高兴成这样。”

    林虎呵呵笑道:“哎,这意义不同,那三十万,确切的说,并不算是我自己双手挣来的,而这二十块钱,是靠我自己的双手挣来的。”

    “蒽,理解,理解。”凌菲抖了抖瀑布般的长发,然后再次朝着厕所里走了进去。

    就在这时候,一亮黑銫的桑塔纳轿车停在了诊所门外的马路边。紧接着,孙小凤和苏琴下了车,手挽着手朝着诊所里走了进来。

    “虎子,你还真神了。”孙小凤刚一进诊所,就朝着林虎夸狡凁来。

    听到这话,林虎急忙问道:“怎么?老爷子有好转了?”

    “是呀。”苏琴接过话茬,开心的笑得:“外公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已经清醒过来的,只是他感觉全身无力,所以还不能自己走路。”

    “那是正常的,是麻醉药的效果。”林虎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继续拿着自己手里的二十块钱臭美。

    孙小凤左顾右盼,突然闻到:“虎子,菲菲呢?”

    “厕所里。”林虎连看也没看孙小凤一眼,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的钱。

    “你拿着二十块钱臭美什么啦?”苏琴一把从林虎的手里抢过那张二十的钞票,仔细的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当即朝着林虎丢来一个白眼。

    “哎,你们不知道呀,这二十块钱,可是人家大老虎的第一桶金呢。”这时候,凌菲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咯咯笑着说道。

    “那是。:”林虎毫不掩饰的露出了自豪的神情,再次抢过苏琴手里的钞票抖了抖。

    “切,臭美。”苏琴撇了撇嘴,然后转身看向凌菲,突然诧异的惊叫道:“哇,菲菲”

    “啊,怎么啦?”凌菲看着一惊一乍的苏琴,愕然的问道。

    苏琴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凌菲,捂着小嘴惊叫道:“我感觉你今天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觉得菲菲今天好像也变了一个人。”孙小凤双手环抱在高耸的酥哅前,似笑非笑的说道。

    “啊我我哪有。”凌菲慌乱的打量着自己全身上下,做贼心虚似的赶忙摇头说道:“你们胡说,我哪有变。”

    “是变得好像更有女人味了。”孙小凤嗤嗤的笑道。

    “啊?我我没有。”凌菲面对苏琴和孙小凤惊艳的目光,当即慌不择路的跑回了林虎的房间里,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看到凌菲异样的举动,孙小凤和苏琴面面相觑,然后同时把目光移向林虎。

    “看看着我干啥?”正在臭美的林虎发现两个女人正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当即赶忙收好那二十块钱,结结巴巴的问道。

    “老实交代。”孙小凤伸出芊芊玉指指着林虎,一脸娇俏的问道:“你对我们家菲菲干了什么坏事?”

    “交代。”苏琴更是一把揪起了林虎的耳朵。

    “哎哟,我的姑釢釢啊,这外面就是大街啊。”林虎被扯着耳朵,当即昂着头,呲牙咧嘴的说道。

    “哼,坦白从宽。”苏琴松开了林虎,撅着小嘴彪呼呼的说道。

    “没干啥,真的没干啥。”林虎斩钉切铁的矢口否认,一副打死不被冤枉的样子,让孙小凤和苏琴一阵无语。

    “走,咱们审问菲菲,这家伙是问不出个名堂。”孙小芳朝着苏琴甩了甩头,两个人一起朝着林虎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林虎眼巴巴的看着两只母老虎的突击,心底里突然升起一丝忐忑。不是吧,两个女人不会是动真格了吧?

    “菲菲,开门啦,我是小凤姐姐。”

    “我在换衣服。”林虎的房间里,传来凌菲有些慌乱的声音。

    听到凌菲的话,林虎当即露出苦涩的表情,一巴掌拍向了自己的额头:“诶菲菲这丫头啊,平时古灵鏡怪的聪明得很,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犯糊涂啊,换衣服?那可是我的房间啊,这不是不打自招嘛。”

    孙小凤和苏琴听到凌菲的话,却是相互看了看,楞了好一会,突然不约而同的哈哈笑了起来

    “什么都不用审问了,这丫头什么都招供了,哈哈哈”孙小凤捂着小嘴,笑得花枝乱颤。

    苏琴也咯咯笑道:“这就叫恋爱的女人智商为零,不过看起来咱们家菲菲好像没被大灰狼欺负,哈哈哈。”

    听着两个女人的笑声,林虎愕然的眨了眨眼睛。看这架势,两个大美女好像没有生气啊?难道

    “哇靠。”林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当即拍着大腿站了起来,惊讶的看向孙小凤和苏琴:“你们两个丫头,居然是故意的,我告诉你们,我是冤枉的,我跟菲菲清清白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