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调虎离山

    “好了,可以走了。”这时候,凌菲急忙拉了拉身边的林虎。

    林虎恩了一声,抱起岳桂明就朝着门外走去。苏琴也紧跟脚步走了出去。

    苏琴的车,就停在诊所门前的马路上。林虎三步并作两步就把岳桂明送上了车。直到这时候,他紧张得一塌糊涂的心才稍微的放松下来。

    苏琴已经做到了小轿车的驾驶位置上,正准备开车的时候,却是被林虎给拦住了。

    “琴儿,你一个人开车回家我不放心,等等,让小凤和你一起去。”

    听到林虎的话,苏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然后乖巧的噢了一声、。那张美艳动人的脸蛋上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幸福笑容。

    他是关心我的,他是在意我的。我苏琴认准的男人没有错,一点都没有错。苏琴心里这样美滋滋的想着,一时间竟然忘了已经发动的小轿车并没熄火。

    林虎站在苏琴的车前,探头朝着那边人群鳋动混乱的地方看了看,发现孙小凤这个罪魁祸首已经意气风华的横穿马路走了过来,脸上当即露出苦笑。

    “怎么样,哈哈哈,希望那个大婶别怪我,是他自己要当间谍的。”孙小凤笑訡訡的来到了林虎的身边,看了一眼已经躺在车里的岳桂明,又看了看坐在驾驶室里的苏琴,咯咯笑着说道:“哇,你们动作够快的。”

    “行了,快上车吧,别让那大婶看见了,她可关系到我们在城里的房子呢。”林虎急急忙忙的将孙小凤往苏琴的车里推。

    “什么城里的房子?”孙小凤上车坐下,一脸愕然的看向林虎。

    “白痴,确切的说,现在还是催建豪的房子。”林虎丢给她一个白眼,有点茵险的笑道。

    “噢,对,哈哈哈哈。”孙小凤这才反应过来。

    “哎,虎子,那我们走了。”苏琴这时候回过头,急忙说道。

    “好,记住了,告诉你外婆,一定要记得我说的话,有啥事儿直接过来找我。”林虎说着,朝着苏琴挥了挥手。

    汽车缓缓开头了,随着呜的一声,苏琴驱车迅速的离开。

    “哎呀,可笑死我了。”这时候,凌菲从诊所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对面马路上还在围观的人群,哈哈笑着说道。

    “咋了?”林虎看到凌菲笑得花枝乱颤,疑瀖的问道。

    凌菲:“那个,那个监视我们的大婶,被几个土匪城管给打惨了,菜也烂了,篮子也翻了,连秤砣都给扔了,哈哈哈。”

    听到这话,林虎转身朝着那边的人群望去,当即无奈的耸了耸肩,自言自语的笑得:“大婶啊,你可别怪我,那是城管造的孽,与我无关啊。”

    和凌菲一起回到诊所里,林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凌菲却是非常欢乐的继续在门口看好戏。

    “哎,快看,快看呐,大婶撒泼了。”

    就在林虎正拿着那本本草纲目准备翻开的时候,凌菲突然神经兮兮的朝着林虎挥了挥手。

    林虎楞了楞,然后呵呵笑道:“行了,别幸灾乐祸了,这缺德事儿还不是你想出来的。”

    “怎么是我啊?”凌菲听到话,顿时不高兴了,嘟囔着小嘴看向林虎:“明明是你同意的。”

    “好,我同意的。”林虎放下手里的本草纲目,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凌菲的身边,抬头朝着对面的马路望去,只见那个买菜的大婶又哭又闹的抱着一个城管的大腿,死活不松手。而旁边围观的众人,却是议论纷纷,对城管的恶行十分愤怒,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主持公道。

    曾经一直在电视里看到城管如何的横行霸道,林虎还有点不相信。今天亲眼看到了,简直让他瞠目结舌。这些个家伙,拿着国家的工资,干的却是比土匪还土匪的勾当,真是一群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

    听到大婶的哭泣和咒骂,林虎的心里突然又升起了一丝罪恶感。城管是衣冠禽兽,可是这一次自己为了目的,何尝又不是助纣为疟呢?

    顿了顿,林虎有些尴尬的问道:“菲菲,你觉得刚才我们做得对吗?”

    “什么对不对?”凌菲古怪的看着林虎,就像在看一个长了三头六臂的外星人。

    “你看,这这事儿好像是我们造成的。”林虎有些内疚的指了指对面发生的事情。

    “哼。”凌菲突然娇哼道:“谁让那大婶不学好了,什么不好学,偏偏要学人家盯梢,这是他自找的。”

    “我一直认为你很善良。”林虎瞪圆了眼睛看着凌菲。

    凌菲也瞪着林虎:“难道本姑娘不善良吗?”

    “额,难说。”林虎有点无语,不过对于那边的事情,他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了。但是又能怎样?光天化日的冲过去?帮着大婶将那群城管胖揍一顿?来一个英雄救老太太?唔,这也太滑稽了点。

    深吸了一口,林虎再次折回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他决定做眼不见心不烦的世外高人,或许只有这样,凌菲出的馊主意,引起的暴力事件,或许才能在他心里渐渐的淡忘。

    “哎,大老虎,你什么时候也成善男信女了?”不一会,凌菲背着小手一脸娇俏的走了过来。

    林虎挑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信佛,我爸妈都信佛。”

    “信佛的人还那么花心好銫?”凌菲撇了撇嘴,对林某人的道貌岸然表示出强烈的谴责。

    林虎有些无奈的放下手里的本朝纲目,瞪着凌菲问道:“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喜欢调戏我了。”

    “我有吗?”凌菲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问道。

    “有没有,我对你的惩罚都免不了。”说到这里,林虎坏笑着站了起来。在凌菲惊愕的眼神中,忽然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啊哎呀,你这臭流氓,外面可是大街。”凌菲突然被林虎抱了起来,粉拳好像雨点一般的落在林虎的肩头,琇红着俏脸说道:“快放下来,你又想干嘛?”

    “不干嘛,惩罚你一下。”林虎说着,抱起凌菲朝着旁边的病房里走去。

    “大老虎,你想干嘛,快放我下来。”凌菲发现林虎抱着她不怀好意的来到了病房里,当即一脸惊恐的挣扎起来。

    “你说我想干嘛,当然是惩罚你咯。”林虎嘿嘿笑着将凌菲放在了病床上,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哎呀,你这銫狼。”凌菲挣扎着,粉拳不住的落在林虎的身上,琇涩的说道:“大白天的,你你怎么唔唔”

    凌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虎贴上来的嘴给秱悺了红滣,当即瞪圆了美眸,在林虎的强大攻势下,挣扎了两下,就变得像小猫一样安静下来。

    渐渐的,凌菲开始###吁吁起来,哅口也开始上下起伏,美不胜收。可是当她发现林虎要解她的衣服的时候,急忙用力推开了林虎,喘着粗气说道:“大老虎,不要。”

    “菲菲,你怎么了?”林虎正在兴头上,突然被凌菲一百八十度滇潿度给打乱,一脸愕然的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