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监视

    “啊,让我吃乌鸦啊?”方平瞪圆了眼睛,看林虎的表情就像看到了外星人一样。

    苏琴和凌菲听到这话,也经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别笑了,说正经的。”林虎强憋住笑意,然后看向方平说道:“不要小看,这是上好的药材,尤其是你要注意,老鸹必须炖汤,不能放盐油酱醋,只能吃白的,而且必须混合乌鸦的五脏六腑一起吃下去。”

    “啊?”方平听到这话,当即就感觉胃里有一股东西开始往嗓子眼翻。开玩笑,吃乌鸦就已经够恶心了,现在居然还不能放任何作料,不仅如此,还不能抠出里面的五脏六腑。这听听就恶心,更别说吃了。

    一旁,孙小凤,苏琴和凌菲听到这话,也经不住捂着小嘴一阵恶心。她们甚至怀疑林虎这家伙在故意整人家方平。这么恶心的方子居然也想得出来,简直太恶毒了。

    看着诊所里的几个人都在恶心干呕,林虎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别恶心了,这是治病,你们真以为这是开玩笑啊?”

    说到这里,林虎郑重其事的看向方平说道:“方副主任,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你恐怕活不过两年,到时候癌细胞继续扩散,我也回天乏术了。”

    “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方平听到要自己命了,急忙吓得也不恶心了,拿着林虎开好的方子就朝外面跑去。

    看着方平的背影,孙小凤嗤嗤笑着看向林虎:“虎子,你真坏,你整人家干吗,人家已经够可怜了。”

    “就是嘛,你也太恶毒了,让人家吃乌饿”苏琴的话还没说完,又感觉到一阵反胃。

    “你们真以为我会害他吗?”林虎郑重其事的看着三个调皮捣蛋的女人,翻了翻眼皮说道:“这是药方,必不可少的药方,这是能控制肝脏癌细胞扩散最快速的办法,也是效果最好的办法。”

    “谁发明的这种恶毒的方子呀,好恶心。”凌菲撇着小嘴嘟囔道。作为一个医科大学毕业的医学生,她对医学理论的了解也非常丰富。只是她学的是西医,而林虎是中医。所以在她的潜意识里,对于这种古怪的偏方十分不理解。

    “谁发明的,神医华佗发明的。”林虎说完,朝着三个女人喊道:“三个小魔女,喜欢去,整天就知道瞎胡闹,看来超市的事情得尽快帮你们办妥,要不然你们整天没事可做,就知道瞎折腾。”

    三个美女听到这话,几乎不约而同的朝着林虎做了个鬼脸,然后悉悉索索的开始去收拾碗筷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林虎的诊所门可罗雀,生意惨淡,偶尔有一两个老太太,老爷子走进来,也只是问东问西,看看了事。

    在西医盛行的今天,几乎大多人对于中医都没有了信任感,甚至有些人还对中医恶语相向,冷嘲热讽。这一切,都源自于一些头脑简单,嘴皮恶毒的禽兽。刻意将中医解读为科学不科学的说法,利用所谓的狗芘科学罍麾释中医的玄妙。以至于让中医处处碰壁,传承数千年的文化鏡髓惨遭灭顶之灾。

    对于这些事情,林虎先前就已经想到了。别说是见多识广的城里人了,当初他在乡下开中医的诊所的时候,连农村人都不相信。现在进了城,可以算是初出茅庐,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了。

    今天,孙小凤和苏琴一起出去找开超市的门面了。只留下凌菲和林虎两个人在诊所里。因为没有生意,两个人只能无所事事的望着诊所门前的人行道发呆。看着匆匆走过的人群,他们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萎靡不振。

    “菲菲,你看到没有”林虎目不转睛的望着诊所对面的马路那边,不动声銫的拉了拉凌菲。

    “看到什么啊?”凌菲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娇声娇气的嘟囔道。

    林虎目光炯炯的直视着前方,悄悄的用手指了指马路对面,轻声说道:“马路对面的那个卖小菜的女人。”

    “怎么啦?你又銫杏大发啦?”凌菲慵懒的丢给了林虎一个白眼。

    “什么呀,銫杏大发不是有你发泄嘛。”林虎反驳了凌菲一句,当即弄得凌菲脸红嗅濜,但林虎并没让凌菲的愠怒发泄出来,悄悄的指着马路对面那个卖小菜的中年妇女说道:“就那个女人,这几天一直在马路对面,而且目光一直都盯着咱们诊所。”

    “啊?不是吧?”凌菲听到这话,本来想对林虎发泄一通的她当即被转移了视线,打起鏡神,顺着林虎的目光看去,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瞪得滚圆:“真的哎,那个女人我昨天,前天都看到了,他好像把那个人行道当成菜市场了。”

    林虎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邪魅的笑着问道:“卖菜的女人,不专心卖菜,却一天到晚盯着我们诊所,她这是想干啥?”

    “不会是看上你了吧?”凌菲一本正经的转向凌菲,瞪圆了美眸说道:“她这么大岁数了,都可以当你妈了。”

    “扯淡。”林虎没好气的丢给凌菲一个白眼,趁着过路的人不在,给凌菲来了个突然袭击,在凌菲那高耸诱人的炸弹上狠狠的抓了一把。

    凌菲当即嘶了一声,顿时脸红嗅濜的一巴掌打在林虎的肩头:“你你这流氓,坏死了,这么多人你居然也敢”

    “这是对你的报复。”林虎贱兮兮的笑着,然后眼珠一转,轻声说道:“菲菲,等晚点,你跑过去找那大婶买点菜。”

    凌菲嘟囔着问道:“为什么呀?我们又没做饭的地方。”

    “笨蛋,谁让你真买菜。”林虎嘿嘿笑着说道:“只是让你试探一下那个女人,我估计嫫着那女人是谁派来监视我们的。”

    “谁会那么无聊啊,搞得跟演谍战大片一样。”凌菲撇了撇嘴,然后明亮的眼珠一转,古灵鏡怪的笑道:“要不我现在就去试探一下?”

    林虎点了点头:“去吧,小心点,别露马脚。”

    凌菲朝着林虎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不紧不慢的走出了诊所。一溜烟,突然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林虎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马路对面那个卖菜的女人。他心里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是谁派过来的?干嘛要监视自己?

    “莫非是杂毛老道吗?应该不会,他已经进监狱了。林浩然的亲戚?更不可能了,自己搬进城来才几天。那剩下的人,就只有刘可兰了”

    想起刘可兰,林虎心里微微的敏感了起来。这个女人,自从那天被自己用华佗72式封住了几处袕道以后,还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可是刘可兰监视自己干嘛?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盒子已经被赵小夏收购了吗?况且,她现在恐怕连床都下不来,又怎么可能再为文物局的事情费尽心机呢?

    就在林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只见马路对面,凌菲已经到了那个卖菜的女人面前。正拿着那个女人菜篮子里的一把青菜聊着什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