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搬家

    “十万”崔医生听到这话,当即迟疑了起来。脸上顿时露出非常难堪的表情说道:“这样吧,如果你一个月把病人治好了,我拜你为师,如果没有,你输给我十万块钱。”

    “呵,崔医生想得真美。”林虎冷笑了一声,看着崔医生说道:“你这是想两头都不吃亏啊?我输了,你得钱,我赢了,你还要拜师,世界上有这样的好事吗?”

    “就是。”孙小凤也撇了撇小嘴说道:“你这也太轻松了。”

    “崔医生,你可是人民医院的高级内科大夫噢。”苏琴笑訡訡的看着崔医生。

    看到苏琴脸上那种笑訡訡的样子,崔医生感觉自己在美丽面前遭到了琇辱,当即之下,咬牙说道:“好,我就跟你赌。”

    “空口无凭,立字为据。”凌菲古灵鏡怪的咯咯笑道,然后迅速从自己的皮包里嫫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笑着递给崔医生说道:“崔医生,既然你那么有信心,那你就立个协议吧,这可是有法律效应的哦。”

    看着凌菲递来的笔记本和笔,崔医生的脸颊抽了抽。可是面对这么多美女在场,他一个要面子的内科医师又哪里还有退缩的余地,当即之下接了过来,然后看了一眼林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没有十万块钱,就用我的房子作抵押,但是你拿什么做抵押?”

    林虎看着崔医生那种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禁笑着朝孙小凤够了勾手指。孙小凤当即聪明的又把刚才那张农业银行卡递给了林虎。

    林虎扬了扬手里的农业银行卡,笑着说道:“这是我卖古董的钱,整整三十万,刚才你也看到了,是赵局长亲自给我的,不会有假吧?”

    “那我怎么相信你?”崔医生还是不服气的问道。

    “那我们又怎么相信你呢?”孙小凤反问道。

    凌菲站出来,嘟囔着小嘴说道:“哼,反正一个月以后,我们就要看疗效的,到时候双方都要碰面的,还有什么相信不相信?再说了,有协议在手,是有法律效应的,又有文物局的赵局长,县委书记的苏秘书作证,你堂堂一个内科医师,还怕什么?”

    崔医生咬了咬牙,仔细的想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就跟你赌。不过苏秘书和赵局长都得作为证人签字。”

    “没问题。”苏琴双手抱在高耸的酥哅前,一脸笑訡訡的说道。

    “我也没问题。”赵小夏也笑着点了点头。

    崔医生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也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当即之下就开始在凌菲的笔记本上刷刷的大笔挥动起来。然后撕下这张协议,又刷刷刷的写了两张,也撕了下来。

    “我来看看。”苏琴抢先接过崔医生撕下来的一张协议,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笑着说道:“虽然简单了点,但也没问题,甲乙两方加担保方,好了,签字吧。”

    崔医生咬着牙从苏琴手里抢过一张协议,然后再次拿着仔细的看了起来。

    而林虎却是很干脆的接过苏琴递来的另一张协议,刷刷大笔一挥,林虎两个字跃然纸上。

    “怎么,崔医生自己写的协议都信不过吗?”苏琴见崔医生迟迟没有动笔,当即笑着问道。

    “是不是不敢赌了呀?”凌菲捂着小嘴咯咯笑道。这丫头,最擅长的就是激将法。

    “谁说我不敢赌了。”崔医生没好气的丢给凌菲一个白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当即就在自己写的协议上签上了名字。

    “好了,该我了。”苏琴从林虎和崔医生的手里接过三张协议,然后笑着在保证人的后面签上了苏琴的大名。签完字以后,她却是撇了一眼旁边的赵小夏,没好气的把手里的协议递给了孙小凤,示意孙小凤给赵小夏。

    赵小夏看到这一切,却是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孙小凤的手里接过协议,也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将一张递给了

    一切结束以后,林虎笑着看了看崔医生说道:“吹医生,保重啊。”

    说完这话,林虎带着几个女孩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看着林虎和几个漂亮女孩的背影,崔医生心烦意乱的抓了抓脑袋,满脸铁青的喃喃说道:“我还就不相信了,你一个狗芘中医,居然可以治好我们亲自诊断的脑细胞坏死,哼。”

    走出医院,几个女人就开始围绕着林虎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但几乎都在围绕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苏琴外公的病能不能在一个月内治好。对于这样的问题,林虎本来不想回答,可是几个美女缠着不放,他也只好丢出一句试试看,直接让几个美女傻眼了。

    出了医院,林虎带着几个女人去了一趟农业银行,从新得到的银行卡里取出了五万块钱,去信用社将三万块钱的贷款还了以后。林虎声称自己现在是个暴发户了,要带着几个女人去买衣服,当即就把几个女人引得欢呼不已,手舞足蹈。

    可是一天的商场逛下来,几个女人倒是意气风华,神采奕奕,却是把暴发户林虎给累得够呛。这也让林某人领悟到一个深刻的哲理。陪女人逛街,简直比和女人滚床单还累。

    回到村里的第二天,林虎向自己的父母打了招呼,又向白素和林桂芳说了一声,自己要搬去城里了。两个女人听了都非常依依不舍,但是为了林虎的前途,他们也好忍痛割爱了。用她们聊以自-慰的话说就是,反正又不是生离死别,想你了就去城里找你呗。倒是把林虎弄得哭笑不得。

    村里从诊所搬出来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毕竟当初就买了一点家具。倒是那一大堆复杂的中草药,把林虎和凌菲给难为了一回。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导致他们搬家到城里整整花了两天的时间。

    对于在城里的诊所是不是还要举行开业大典的问题,林虎和几个女人的想法不一致。女人们擅长热闹,也想要热闹,而且声称现在林虎有钱了,利用开业大典的机会打一下招牌和广告,也没什么不好。

    而林虎的想法则刚好相反,在他看来。现在中医本来就遭人诟病,中医的名声已经被那些庸医,狗芘不懂的半吊子中医完全给糟蹋了。打广告,打知名度都是扯淡的东西,白花钱,还吃力不讨好。再想想,在城里办几十桌酒席,让过路的人吃流水席,那简直是一种白痴的行为。

    最后,经过反复的商讨,几个女人还是被林虎给打败了,决定低调行事,不用开业大典,而是直接用林虎自己鏡湛的医术来说话。就这样,林虎在城里的中医诊所又低调的开始了。

    诊所开门的一天,林虎自然忘不了和崔医生的打赌。而苏琴也非常信守诺言的将她外公岳桂明给送了过来。

    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岳桂明,林虎先用针灸打通他的袕道,然后在几个女人惊讶的目光中,又将岳桂明翻来覆去的推来推去。

    “虎子,你这是什么疗法呀?”孙小凤看着林虎将岳桂明翻来覆去的###着,一脸愕然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