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庸医

    汽车一路疾驰,不一会就到了县人民医院。在苏琴的引领下,林虎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来到了苏琴外公的病房里。

    看着病房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静静滇澤在病床上,嘴被氧气罩紧贴着。在看着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好像死了一般的样子和面容,孙小凤,凌菲也经不住落下了眼泪。

    而赵小夏和苏琴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好像眼前的这位老人,已经把两个美丽女孩的心完全揪住了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林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然后快速伸手把住了老人挿着吊瓶输噎管的手。当他的手接触到老人的脉搏的时候,脑子里,一副清晰的老年人体袕位图出现了。

    从这个老人的人体袕位图上看,林虎发现。这老人是因为头部遭受到严重的冲击,导致脑袋里有好多淤血,而且头部里的血管也并不通畅,所以才导致了老人重度昏迷。从医理上说,这并不是所谓的植物人,而是处于长期严重的重度昏迷。

    看到这些,林虎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当即笑着将老人的手放下,然后抿着嘴滣站了起来。

    “怎么样了?”苏琴急切的看着林虎,一脸着急的问道:“我外公有苏醒过来的可能吗?”

    “林虎,只要你能让岳老师苏醒过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赵小夏也是一脸迫不及待的说道。

    林虎笑着看了看两个着急的大美人,轻咳了两声说道:“琴儿,明天,噢,不,后天你就安排你外公出院。”

    “出院?”苏琴震惊的看着林虎,捂着小嘴惊讶的问道:‘“虎子,你没搞错吧,我爷爷现在如果断了治疗,那就那就”

    说到这里,苏琴再次哭了起来。

    “哎哎,你别哭啊。”林虎看着苏琴又哭了,急忙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后天让你外公出院,然后送到我哪儿去,你外公根本就不是什么植物人,只是长期的重度昏迷,要不要什么狗芘氧气都无所谓,他可以自己呼吸的。”

    “啊?”苏琴听到这话,一脸惊讶的看了一眼了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老人,然后不敢置信的望着林虎:“你的意思是说,我爷爷可以苏醒?”

    “当然可以。”林虎笑了笑,然后扫视了一下四周,脸銫又突然沉了下来:“哼,大医院里的医生也不过如此嘛,一个重度昏迷的老人,活生生让他们诊断成了植物人,这不是坑人嘛。”

    “林虎,你有把握吗?”赵小夏半信彪疑的看着林虎,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

    “合同拿出来,我现在和你签字。”林虎说着,朝着赵小夏伸出了手。

    赵小夏愕然的看着林虎,迟疑的从皮包里拿出了那张合同递给了林虎:“我我问你,你有把握治好我岳老师吗?”

    “废话。”林虎翻了翻白眼,然后将手里的合同递给了孙小凤:“小凤看看,没有什么问题,就签字吧。”

    孙小凤噢了一声,接过合同,和凌菲一起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不一会,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走了进来,当他看到林虎等人的时候,当即之下就是一愣。回过神来,朝着林虎几个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

    “噢,崔医生,我是病人的外孙女。”苏琴急忙说道:“你应该是见过我的。”

    “噢,是苏秘书啊,你来得正好。”被叫做催医生的中年男人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静静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笑着说道:“你爷爷这个月的住院费和药费就要到了,下个月的住院费,医疗费也要提早交了。”

    “我们不交了。,”林虎抢先苏琴一步,朝着崔医生冷冷的说道。

    “不交了?什么意思?”崔医生将林虎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愕然的朝着苏琴看去。

    苏琴迟疑了一会,然后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我准备让我外公出院。”

    “什么,出院?”崔医生听到这话,声音当即提高了几个分贝,诧异的看着苏琴:”我没听错吧?你外公现在不是逝世了,他现在只是植物人,难道你想看到你外公死吗?”

    “你外公才死。”林虎没好气的瞪了崔医生一眼,冷着脸说道:“这老人明明头部遭受撞击,脑袋里有淤血,脑袋里的袕道不通畅引起的长期重度昏迷,你却硬生生把人诊断成植物人,你有没有良心?”

    “什么重度昏迷?”崔医生听到这话,一脸不善的看向林虎,鄙夷的问道:“哪儿来的野小子?你懂医学吗?你是哪个医科大学毕业的?居然在这里胡言乱语。”

    “胡言乱语,还医科大圩。”林虎冷笑了笑,然后转身指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说道:“要不要我现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老子马上就可以让老人有反应。”

    “放芘,如果不是医学奇迹,植物人会有反应才怪……”崔医生脸红脖子粗的丢给林虎一个白眼,很是嚣张的一把拉开林虎:“让开,不要拿我的病人当儿戏。”

    看着嚣张毕扈的崔医生,林虎冷着脸说道:“你是不敢让我试试吧。”

    崔医生听到这话,当即转过身来,一脸轻蔑的看着林虎:“你到底是谁?跑到医院里来胡言乱语。”

    林虎看着心高气傲的崔医生,突然问道:”菲菲,你带银针来了吗?”

    “噢,随身带着呢。”凌菲听到这话,急忙从自己的粉红銫皮包里取出林虎的一盒银针递了过来。

    林虎与崔医生四目相对的叫着劲,一把接过凌菲递来的银针,然后冷笑着朝着崔医生说道:“如果我现在用银针让老人有了反应,你就得承认你们这些狗芘不懂的西医全是庸医。”

    “你”崔医生气急,脸红脖子粗的瞪着林虎,然后目光落在林虎手里抽出的银针上,突然鄙夷的笑道:“噢,原来是一个江湖骗子的中医啊。难道你不知道中医不科学吗?中医是不值得信赖的。”

    “闭嘴,杂碎。”林虎很不客气的瞪着崔医生,同样一年鄙夷的说道:“我中国老祖宗传承千年的鏡华,岂是你这种信封洋医的小人,诋毁自己祖宗文化的狗汉堅可以评论的。”

    “你你这没素质的东西。”崔医生听着林虎骂自己是狗汉堅,当即气得面銫铁青的喝道:“你要是还在这里胡闹,我就报警,告你一个扰乱医院秩序。”

    “你”崔医生气急,脸红脖子粗的瞪着林虎,然后目光落在林虎手里抽出的银针上,突然鄙夷的笑道:“噢,原来是一个江湖骗子的中医啊。难道你不知道中医不科学吗?中医是不值得信赖的。”

    “闭嘴,杂碎。”林虎很不客气的瞪着崔医生,同样一年鄙夷的说道:“我中国老祖宗传承千年的鏡华,岂是你这种信封洋医的小人,诋毁自己祖宗文化的狗汉堅可以评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