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章 植物人

    “不、”林虎朝着苏琴摆了摆手,目不转睛的望着赵小夏,一脸茵沉的问道:“赵局长是说,还是不说?”

    “这件事儿”赵小夏看着林虎一脸的严肃,心里彻底慌了,急忙说道:“这件事儿,其实是个误会,真的是个误会。”

    “怎么个误会法?”林虎斯斯的盯着赵小夏,他发现现在有点看不透这个女人了。原以为她是一个善良纯真的女孩。可是现在,却发现这个女人有点绵里藏针的味道。

    “这个事儿是这样的”赵小夏见林虎执意要知道,当即一脸黯然的轻叹了起来。

    根据赵小夏和苏琴的诉说,林虎得知了一切。一年前,苏琴的外公岳桂明是县文物局的一把手局长,也是全市有名的鉴宝专家。而赵小夏是岳桂明最得意的弟子,将她视为女儿一样栽培。可是就在一年前,赵小夏刚刚提升为县文物局的副局长,风头正盛的时候。岳桂明因为身体不好。所以就推荐苏琴进文物局里来协助他处理一些事情。没想到这件事儿却引起了赵小夏的反对。

    一次出差考古的途中,赵小夏开车和岳桂明一起出去。不想出了一个车祸,导致岳桂明至今人事不省。而赵小夏却一点事也没有。后来,岳桂明文物局局长的事情就完全被赵小夏接替了。不到半年,赵小夏就从县文物局的副局长变成了代理文物局局长。

    对于这件事儿,赵小夏和苏琴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赵小夏认为这是一个误会。而苏琴则是认为赵小夏害怕她进了文物局,抢了赵小夏升迁的机会,所以故意制造了这场车祸。

    听着两个人的争论,林虎也有点迷茫了。按道理来说,赵小夏是岳桂明最得意的弟子,又被提升成了副局长。就算岳桂明想要把苏琴弄进文物局,也不过只是一个小秘书而已,根本就威胁不了赵小夏的地位,赵小夏夜没必要这样做。

    但是仔细一想,在两个人的描述中,出车祸的时候。赵小夏没事儿,却是岳桂明成了人事不省的植物人。这件事儿听起来就非常蹊跷。

    这时候,孙小凤看着赵小夏问道:“赵局长,当时你为什么反对琴儿进文物局?你是怎么想的?”

    赵小厢濤到这话,黯然的轻叹了一口气:“当时琴儿才刚刚毕业,她学的也不是考古,对我们这一行的辛苦根本就不了解,在一个,我听说县委郑书记对她十分看重,想要她做秘书,这可是人家挤得头破血流都得不到的机会,所以我这也是为了她好。”

    “为了我,你要不要脸?”苏琴红着脸怒瞪瞪赵小夏:“你不就是害怕我进了文物局,威胁你升迁的机会吗?认为我外公是文物局的局长,就一定会提拔我接替他老人家的位置,所以你才千方百计的反对。反对不成,就用那么茵险狠毒的手段,导致我外公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房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苏琴说到这里,突然怒气冲天的站了起来,朝着赵小夏怒吼道。

    “琴儿不要冲动。”林虎急忙制止了苏琴的冲动,然后看向赵小夏问道:“那么,那场车祸,你怎么会没事儿,反倒是岳老爷子出事儿了?”

    “当时是追尾。而岳老师坐的是车的后排座,所以”赵小夏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捂嘴哭了起来。

    看着赵小夏,林虎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如果有得选择,他刚才一定不会刨根问底的追问这件事儿。现在连他也凌乱了。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真是让人难办了。

    孙小凤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把目光落在苏琴的身上,有些为难的说道:“琴儿,你不要冲动,或许这件事情的确另有隐情。”

    “什么另有隐情,她就是一个恶毒的女人。”苏琴冷哼了一声,看着小声抽泣的赵小夏,咬着牙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像你那么卑鄙,利用我你之间的恩怨,去耽误虎子的事情,我说了,我不会阻止虎子和你签约,你也可以如愿以偿的扶正,做你的文物局局长,只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够心安理得,能够踩着栽培你多年的老师的鲜血,在这个位置上坐得舒服。”

    “我没有,我没有。”赵小夏呜咽着,痛苦的摇了摇头:“那都是一场意外,那是意外,岳老师可以为我作证。”

    “现在岳爷爷都成植物人了,还怎么作证呀。”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凌菲撅着小嘴嘟囔道。她的心里也非常难过,突然听到这些事情,她发现自己也有点迷茫了。

    林虎听到这话,突然面銫一变。当即看着赵小夏一本正经的问道:“你说苏琴的外公可以为你作证,你确定?”

    “是的。”赵小夏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那好。”林虎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说道:“待会我就去看看琴儿的外公,如果我有可能让他老人家苏醒过来,我就跟你签合同。我现在也迷茫了,不知道该相信谁。不过,你既然说苏琴的外公可以为你作证,我就姑且相信你。我也不怕跟你签了合同,就可以让你坐稳这个文物局局长的位置,到时候苏琴的爷爷一旦苏醒过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如果你现在是欺骗我们的,你文物局局长的位置恐怕也坐不稳,如果不是,这一场恩怨也就可以做一个了断了。”

    听完林虎的话,苏琴突然瞪圆了双眸,一脸震惊的看向林虎问道:“虎子,你是说,你有办法让我外公苏醒过来?”

    “你你真有办法让岳老师苏醒过来?”赵小夏也停止了哭泣,一脸震惊的看向林虎。

    “我必须先看看才能做决定。”林虎思虑再三,感觉自己的华佗医术应该又有了用武之地,所以才不确定的点了点头。”那好,那好,我们现在就去看岳老师。“赵小夏显得比苏琴还要激动,一把抓起茶几上的合同,火急火燎的拿起皮包,朝着林虎他们喊道:”走,我们一起去。”

    看着神情激动的赵小夏,林虎感觉这女孩并不像做作。当即也站了起来,带着几个女孩走出了赵小夏的办公室。

    坐在苏琴的车里,林虎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人群,热闹繁华的街市,心里却是一阵的嘘唏。

    其实苏琴和赵小夏之间的恩怨,与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苏琴作为他的女人,这件事儿他又不得不管。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岳桂明又是苏琴的爷爷,也只能先看看人再说了。

    对于华佗72式床技的玄妙,迄今为止林虎还没完全弄明白。但是自从治好了赵桂娥家里的孩子,他就有了足够的信心。这也是他为什么会答应帮方平治疗肝癌的底气。而对于一个出了车祸,昏迷不醒至少一年的老人,他这心里实在是没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