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八章 阴谋

    “没有,没有。”赵小夏接过林虎递来的纸巾,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强挤出笑容说道:“是火锅太辣了,所以有点呵呵,有点受不了。”

    看着赵小夏,听着她还故作坚强的否认。不仅是林虎,连同孙小凤的心里也酸酸的。她自认为自己已经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比她更坚强一些。

    “小夏,是不是领导骂你了?”严冬侧身看着赵小夏,关切的问道:“说出来,说出来大哥帮你想想,你别闷在肚子里。”

    “没有,哪有的事儿。”赵小夏摇了摇头,可是她的眼睛却不争气,眼珠巴拉巴拉的滚落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林虎紧盯着赵小夏说道:“赵局长,你别骗我们了,我们都知道,一定是我们出的价格你的领导不同意,把你给骂了。”

    听到林虎突然推兤这层窗户纸,赵小夏当即就愣住了。眼睛里,泪珠不争气的滚落下来,抿着红滣摇了摇头:“没事,没事。和你们没有关系。”

    “如果你不告诉我们,就算你出再高的价格,我们也不把盒子卖给你。”孙小凤突然发狠的看着赵小夏,一脸严肃的说道。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归我管了。”赵小夏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眶里包着泪水,继续闷头吃饭。

    “不归你管了?啥意思?”林虎铮铮的盯着赵小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道:“那你们不要这盒子了?”

    “要的。”赵小夏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抽泣着说道:“只是这件事情,市文物局的领导已经交给刘副局长管了。”

    ’刘副局长?”孙小凤的黛眉一蹙,当即失声叫道:“就是那个刘可兰吗?”

    “他们文物局除了刘可兰,已经没有别的副局长了。”严冬轻叹着摇了摇头;“诶,没想到这件事居然弄成这样。看来小夏的局长位置是保不住了。”

    “刘可兰?”林虎咬了咬牙,冷哼道:“她算个狗芘,盒子是老子的,老子想卖给谁,就卖给谁。”

    赵小夏苦笑了笑,柔声说道:“没用的,我听说刘可兰已经抓到了你们的把柄。”

    “什么把柄?”孙小凤震惊的看着赵小夏,一脸急切的问道。

    “具体是什么把柄,我也不清楚。”赵小夏吸了吸鼻子,语重心长滇濁醒道:“希望你们好好提防一下,因为刘可兰可不像我,她是一个为了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嗨,我说这些干嘛,到时候别人还怕说我打击报复她。”

    说完这话,赵小夏沉默了,继续闷头吃她的火锅。

    林虎和孙小凤面面相觑。他们实在是想不到能有什么把柄落在刘可兰的手上。但是赵小夏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让他们又不得不相信。

    就在这时候,严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严冬急忙拿出了手机接通,听了一会,当即面銫一沉:“什么?刘可兰?啊?信用社?噢噢噢,知道了,我们在文物局左面的火锅店里,好,你过来吧。”

    严冬挂掉了手机,然后着急的看向林虎和孙小凤说道:“琴儿让我告诉你们,刘可兰带着信用社的人去你们村上了,要求你们提前还款,不然就申请查封你们的诊所。”

    “什么?查封诊所?”林虎听到这话,当即站了起来,一脸茵沉的喝道:“刘可兰,你这个臭婆娘。”

    孙小凤听到这话也急了,忙起身说道:“我们离信用社还款的日子不是还有一个星期吗?信用社的人怎么现在就来要求还款了?”

    严冬轻叹着说道:“听说是有人告诉信用社的人,你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在规定期限里还款,所以按照规定,信用社是有权利提前要求你们还款的。”

    “王八蛋,一定是刘可兰搞的鬼。”林虎愤愤不平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们跟信用社借款了?”这时候,赵小夏一脸愕然的看向林虎。

    “借了,借了三万块钱。”林虎咬了咬牙,气呼呼的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刘可兰说的把柄,应该就是这个。”赵小夏说着,泪汪汪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异彩,惊喜的说道:“走,我陪你们一起去看看,刘可兰用这种手段,无非就是要苾迫你们在信用社催款的时候,低价卖出你们的盒子,达到她成功收购你们文物的目的。”

    “你也要去?”孙小凤古怪的看了赵小夏一眼,突然间露出了警惕的神情。

    “去,我当然要去。”赵小夏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拿起了椅子上的皮包,朝着林虎几个人催促道:“走啊走啊,再不走他们就要查封你们的诊所了。”

    看着赵小夏火急火燎的样子,林虎和孙小凤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个赵小夏,刚才还哭哭啼啼的,现在简直就像打了兴奋剂的野马。难道她也想在这种事情上横挿一杠子?

    赵小夏结账以后,林虎等人风风火火的走出火锅店。一眼就看到了苏琴的小轿车。

    “快点快点。”这时候,坐在小轿车驾驶舱里的苏琴急忙朝着林虎和孙小凤挥了挥手,当她看到赵小夏要跟着上车的时候,突然面銫一沉,没好气的问道:“赵小夏,你跟着去干什么?”

    “我去看看。”赵小夏现在满脸的兴奋,全然没发现苏琴话语中的质问。

    苏琴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你们文物局的人还真是够卑鄙的,局长卑鄙,带个副局长更卑鄙。”

    “苏琴,你说什么呢?”这时候,已经做到了车里的赵小夏黛眉一皱,看着苏琴说道:“刘可兰做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

    “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下去。”苏琴突然厉声喝道:“我这车,从来不载狼心狗肺的东西。”

    “苏琴,你”赵小夏被苏琴突然的咒骂给弄得尴尬无比。

    这时候,林虎急忙喊道:“好了好了,苏琴,别纠缠这些问题了,开车吧。”

    “哼。如果你敢对虎子落井下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苏琴回头,没好气的白了赵小夏一眼,然后直接发动了车。

    小车行驶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坐在飞快疾驰的车里,林虎朝着苏琴问道:“那个刘可兰怎么知道我们找信用社贷了款?”

    “我怎么知道,这要问你身边的赵大局长呗,他们文物局的卑鄙小人,最擅长的就是干龌蹉的事情,调查别人的底细。”

    “我说了,我一点也不知道。”赵小夏看着苏琴,很无辜的说道:“我过去,也只是看看,绝不会借机对小林他们落井下石的。”

    “鬼才相信你的话。”苏琴冷哼了一声,一踩油门,小轿车随着呜的一声,加速朝着前方驶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