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 又是女人

    孙小凤从林虎的手里拿过文件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太好了,量他们这回也逃不掉法律的制裁。”

    苏琴拉着严冬,一本正经的问道:“林浩然呢?我打电话告诉了郑书记,林浩然的行医资格被解除了吗?”

    “原来是你这小丫头去打的小报告啊?”严冬听到苏琴这么说,顿时恍然大悟。

    苏琴咯咯笑着说道:“这种行为不端的人,怎么还能有行医资格呢,要是害死了人,那就闯下天大的祸事了。”

    “你看看吧。”这时候,林虎把林浩然被吊销行医资格的通知递给了苏琴。

    苏琴接过通知一看,当即欢呼雀跃滇濜了起来:“太好了,哈哈,林浩然,你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好了,别闹了。”严冬看了一眼又唱又跳的苏琴,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林虎和孙小凤说道:“你们两个明天早点起来,我明天早上就开车过罍饔你们去县城。”

    “我也正好要回县城。”苏琴急忙说道:“舅舅,明天你就不用罍饔我们了,我有车,我送虎子和小凤去县人民法院。”

    听着苏琴的话,严冬笑着点了点头:“那好,记住了,明天早上早点,法院开庭是早上9点,一定要记住时间。”

    说到这里,严冬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当即转向苏琴问道:“丫头,今天我介绍来的那两个文物局的人,是不是你把人家给得罪了?”

    苏琴一听,脸銫唰地一下就变了,冷着脸问道:“怎么,他们跑去你哪里告状了?”

    “没有。”严冬苦笑着说道:“就是县文物局赵局长给我打了个电话,请我来劝劝你们,你们手里的盒子,千万不要拿去拍卖了。那是国家的珍贵文物,要是落到市场上,文物局就不好收购了。”

    孙小凤听到这话,当即俏脸一寒,冷哼道:“哼,光说收购收购,又不给钱,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他们正要向上级报告审批,你们就耐心等等吧。”严冬笑着看了孙小凤一眼,然后又把目光落在林虎的身上。

    “林虎啊,你这小伙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暴躁了点。以后这样是吃大亏的。再有,那个盒子,我还是希望你卖给文物局,毕竟这种国家级的文物,放在国家手里,总要比放在你自己手里安全些。”

    “我明白。”林虎点了点头,无所谓的说道:“只要他们价钱出得公道,我是不会为难他们的。”

    “那就好,那就好。、”严冬说完这话,朝着林虎三个人挥了挥手,笑着说道:“那好,我该回去了,记住,明天早上9点开庭,一定要提前到。”

    “舅舅,你吃晚饭再走啊。”苏琴看着火急火燎的严东,急忙喊道。

    “不了,我回所里还有事儿,记住了啊,明天早上9点之前,一定要把小凤和虎子送到县人民法院门口,我在哪里等着你们。”

    说这话的时候,严冬已经上了车。

    看着警车缓缓启动,然后缓缓冲进那坑坑洼洼的山村马路。林虎,孙小凤苏琴都呆呆的望着。

    不一会,林虎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孙小凤笑道:“得了,这辈子第一次进法院,我还真有点不自在。”

    “我看你是害怕了吧?”孙小凤咯咯笑着说道。

    “狗芘。”林虎梗着脖子骂了一句,没好气的说道:“苏琴这种县委书记的秘书我都不怕,还怕进法院,笑话。”

    苏琴委屈的说道:“我又不可怕。”

    “可怕。”孙小凤意味深长的看了林虎一眼,然后朝着苏琴悄悄的说道:“他害怕你銫-诱他。”

    苏琴:“死丫头。”

    看着两女又一前一后追打起来,林虎站在一边脸很是郁闷。他其实很想告诉孙小凤,他和苏琴已经公开了关系,但是他认为,现在并不到时候。

    第二天,苏琴驱车带着林虎,孙小凤参加了法院对林浩然,老道抢劫案的审理。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次的审理居然出奇的顺利。根本不用他们作证,林浩然和那个杂毛老道把什么都招了,以至于让林浩然和那老道两个人同时被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简直看得林虎等人大快人心。

    庭审结束,已经是中午了。正在林虎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两个警察押解过来的老道和林浩然挡住了去路。

    老道挣扎了一下,然后强行停下了脚步,一脸怨恨的看着林虎,咬牙切齿的说道:“林虎,不要得意得太早,你会有报应的,而且马上就会有报应的。”

    “林虎,你这个狗杂种,老子今生今世和你势不两立。”林浩然带着手铐,像头暴怒的狮子一样想要朝林虎扑过来。可惜,他被两个法警死死的按住了。

    听着老道和林浩然歇斯底里的咒骂,林虎根本没有生气,反倒是呵呵笑着回道:“放心去监狱里呆着鄙,如果还有下次,恐怕就不是坐牢了,肯定是”林虎伸出手指,指着老道的脑袋嘣了一声:“或许就是枪毙。”

    “狗杂种,林虎,你等着”

    “苏琴,你这个JIAN货。,”

    老道和林浩然拼命的咒骂着,在四名法警的强制押解下,他们的咒骂声音却越来越模糊。

    看着林浩然和老道的背影,苏琴撇了撇小嘴,冷哼道:“鸭子死了嘴壳子还硬。”

    “犯不着跟这种渣滓计较。”孙小凤娇哼道。

    “盒子呢?刚才那个审判长不是说,我们可以拿回盒子了吗?”林虎这时候挿话说着,他最担心的还是盒子的问题。

    “对啊,盒子找谁要呀?”孙小凤东张西望的看了看,然后露出一脸的担忧。

    “在我这里。”就在这时候,只见严冬手里拿着一个黑銫的皮包匆匆跑了过来,看着林虎等人呵呵笑道:“放心吧,是你的东西,绝对是你的,法律是公正的。”

    “额。”林虎看着严冬递过来的黑銫皮包,满脸激动的打开,从里面拿出了那个盒子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异样,这才感激的看着严冬说道:“严所长,真是太谢谢你了。”

    “诶,其实你这东西还是个麻烦事儿。”严冬看着林虎,有些无奈的说道:“刚才县文物局的赵局长又给我打来电话了,让我务必带你们去一趟文物局,他要亲自和你们谈谈。”

    “不去。”林虎听到这话,当即一口回绝,翻了翻眼皮,没好气的说道:“昨天就来了一个刘副局长,差点用大局长的官威压死我们,今天又来一个局长,那我们那里承受得起。”

    “话不能这么说。”严冬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为难的说道:“这林虎啊,你就算给我一个面子,因为”

    “因为什么?”苏琴瞪着严冬,梗着脖子问道:“舅舅,你不是跟文物局那漂亮的女人有一腿吧?”

    “瞎说。”严冬白了苏琴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是我警校同学的妹妹。”

    “警校同学的妹妹?”林虎听到这话,当即瞪圆了眼睛:“又是一个女人啊?那就更不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