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以权压人

    说完这话,陈大柱强行把八百块钱塞到林虎的手里,然后拍了拍哅口说道:“虎子,以后俺陈大柱就是你大哥,不要叫俺叔,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只要有人敢欺负你,让你不痛快,俺就让他全家都不痛快。”

    听到陈大柱粗狂的话语,一旁坐着的刘可兰直皱眉头。她经常都在文物局里呆着,见到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头一次下来,就见到这么粗鲁的人,对于她来说。陈大柱简直是个外星来的野蛮人。

    林虎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陈大柱,笑着说道:“柱子叔,这可不好。”

    “没啥好不好的。”陈柱子看了一眼刘可兰簢全,然后愕然的朝着林虎问道:“这两个人是咋没见过/?”

    林虎笑着看了一眼很不自然的刘可兰,然后呵呵笑着说道:“噢,他们是县文物局的。”

    “文物局的,干啥来了?”陈大柱一脸的吃惊,然后转身将刘可兰簢全打量了一番,突然惊喜的说道:“难道咱们村出宝物了?”

    “真的?”这时候,还在生闷气的孙永福一听这话,当即眼前一亮,也跟着凑了上来。

    这时候,刘可兰终于坐不住了,看着陈大柱和孙永福,冷着脸问道:“你们俩还有事儿没事儿啊,没事儿就走吧,我们要谈正事了。”

    “啥正事儿啊,你们文物局不就是挖宝贝的吗。”陈大柱可不管刘可兰的反感,当即就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孙永福虽然感觉到了刘可兰的反感,但是作为一村之长,文物局的人来了。首先不找他,而是找林虎,他也不能不过问了。所以他也忝着脸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根本没去看已经面銫铁青的刘可兰。

    “你们你们真是一群野蛮人。”刘可兰气急,这盒子的事情本来就是保密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尤其是在谈价格的时候。现在突然又来了两个人,这还怎么谈?

    听到野蛮人三个字,林虎当即站了起来,没好气的白了刘可兰一眼,沉声说道:“他们都是我们的乡亲们,我不希望你们仗着是当官的,緡辱我的乡亲。”

    现场的气氛,在林虎一句不要侮辱我的乡亲的警告下,再一次变得尴尬起来。

    听到林虎这种近乎不客气的话,刘可兰簢全都同时愣住了。他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当然明白林虎话语中带着的愤怒和生气,一时间,整个现场变得僵持下来。

    这时候,孙小凤轻笑了两声说道:“噢,刘副局长,吴全爷爷,我们村里人说话就这样,你们可千万别介意。”

    “不会,当然不会!”刘可兰见孙小凤出来打圆场了,当即尴尬的笑着摇了摇头。

    吴全依然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端倪。但是谁都知道,这老头儿的脾气绝对要大过他的上司刘可兰。

    轻咳了两声,刘可兰有些不自在的看了一眼陈大柱和死皮赖脸留下来的孙永福,然后把目光落在林虎的身上,笑着说道:“林虎同志,我们还是不要拐弯抹角了吧,你出个价格,看看我们觉得合不合适,你看呢?”

    “我出价格?你们既然是县文物局的,都不了解价格,还要我出什么价格?看来你们并没带着诚意来嘛。”林虎冷笑了笑,对于刚才刘可兰侮辱陈大柱,他很在意,也很不爽。虽说和陈大柱的关系很一般,但毕竟远亲不如近邻。现在听到刘可兰这么说,他就变得越发的反感起来。

    听到林虎的话,刘可兰非常尴尬,无奈之下,她只好用眼神求助林虎身边的孙小凤。

    孙小凤是多么聪明的女孩,一看刘可兰的眼神就当即明白过来。然后呵呵笑着说道:“刚才我爷爷已经把盒子的价值说了一遍,我想,这个价格,你们心里也十分有数了吧?”

    这时候,吴全终于站了起来,冷冰冰的瞪着林虎说道:“没什么好说的,那个盒子虽然有古董的收藏价值,也是一件稀奇的文物,但如果想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既然这样,那就请回去吧。”林虎听到这话,当即也站了起来,很不客气的看着吴全,直接朝着门口做出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刘可兰一看,当即急了,慌忙的站起身来说道:“这个这个价格问题,我们还是好商量的,咱们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慢慢谈吧,你们觉得呢?”

    “你能出什么价格?”林虎偏头看向刘可兰,一脸严肃的问道:“五百万?八百万,还是一千万?”

    “这”刘可兰没想到林虎突然间变得这么直接,当即之下愣在了原地。

    “真可笑,还五百万。”吴全再次冷哼了一声,然后转向林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春秋势冓的文物,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国家有法律明文规定,只要发现这种国家级文物,我们文物局有权利收归公有。”

    “那国家没有邮许你们可以巧取豪夺,以权明抢?”孙小凤看着吴全滇潿度,一蟼愑变得强硬起来,当即沉着脸问道。

    看着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本来想好好谈谈的刘可兰当即就慌了。拉了拉身边的吴全,朝着林虎和孙小凤微微笑道:“哎,大家是来商量的,又不是吵架来的,何必动气呢?”

    “场面上的事情,我老头子见得越少。”老孙头看了一眼吴全,一脸谤冷的哼道:“比你还大的官我也见过,欺负我们村里人不懂法律啊?那你就错了。””好了,不要吵了。“这时候,孙永福见到事情不妙,开始挿嘴,然后看向刘可兰呵呵笑道:“这位是县里的刘副局长是吧?我是本村的村长孙永福。”

    “噢,是村长啊。”刘可兰听到这话,当即站了起来,急忙和孙永福握了握手,两个人那热情,就像多年没见面的老情人一样。

    林虎看刘可兰和孙永福又纠缠在了一起,心里堵她的厌恶就越深了。哼哼,想巴结村长来给老子施加压力,你那是自作聪明。

    林虎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是不露痕迹的看向孙永福说道:“村长,你要是有事儿的话,就先走吧。”

    “额啊?”孙永福当即就是一愣,看着林虎急忙摆手说道:“我没事儿,没事儿。”

    刘可兰见林虎要撵走孙永福,当即笑着说道:”有村长在也好,这事儿还真离不开孙村长。“

    说完这话,刘可兰又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将目光落在林虎身上,笑着说道:”林虎同志啊,你要想明白一个事情。我们这不是拍卖抢购,也不是市场上的古董交易,我们是代替国家收购文物,你说的价格,实在是有点太离谱了。咱们能不能商量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