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文化局来人

    “不行不行,这可不行啊。”林虎看着赵婶拉着她的孩子要下跪,林虎急忙把他们搀扶起来,激动的说道:“婶啊,孩子好了就好,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虎子,感谢你啊。”陈大柱满脸激动的拉起了林虎的手,仿佛林虎对他们家有了天大的恩情。

    这时候,一边的孙永福翻了翻白眼。对于林虎没有先接他村委会的匾额,却先接了赵桂娥的锦旗很不满意。又看到赵归俄夫妇对林虎像拜神仙一样,抢了他的风头,就更加的不乐意了。

    “哎哎哎,好了,你们的事情一会再说,我们这正开表彰大会呢。”孙永福挤进了陈大柱和赵桂娥中间,很不客气的把林虎拉到了自己身边。

    对于孙永福的做法,林虎非常的不高兴。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好驳了村长大人的面子,所以也只好朝着赵桂娥夫妇抱歉的笑了笑。

    孙永福把林虎拉到了身边,一阵慷慨激扬的说道以后。以村委会的名义,把那块匾额送到了林虎的诊所里,可是对于那八百块钱的奖金,却是只字不提了。

    送了匾额,孙永福对林虎又是一阵虚伪的表扬,然后就招呼村里的乡亲们散了。

    这时候,孙永福才朝着林虎笑了笑:“诶,虎子,你真行啊,没想到你小子在村里还真做出名堂来了。”

    “名堂不名堂的先不说,你不是说奖励我八百块钱吗?奖金呢?”林虎看着孙永福,喜笑颜开的问道。

    “奖金?”孙永福像做贼一样左右看了看,发现村民们已经离开了。然后一蟼愑就冷着脸瞪向林虎:“奖金不都给你打匾了吗?你还要啥奖金?虎子啊,这以村委会的名义表扬,林浩然可是都没得到过,你应该感到非常光荣,在这时候提奖金,你可就有点得寸进尺了啊。”

    听着孙永福的话,林虎的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儿子,绕过去,绕过来,不就是想把那八百块钱放进自己的腰包吗?居然还说这么多大道理,简直是可笑得很。

    自从学习了华佗72式床技以后,他的头脑也变得越来越灵活了。甚至他早就看清楚了孙永福的茵谋。

    “这个村长,你可不能这么说吧?”林虎看着孙永福,脸一蟼愑就冷了下来,沉声说道:“刚才我听得明明白白,你说代表村委会藝一块匾,八百块钱的奖金,现在怎么又变成我得寸进尺了?”

    “你”孙永福没想到林虎敢公开和他撕破脸,当即脸红脖子粗的瞪着林虎:“林虎,不要忘了,这块地是村委会批给你盖诊所的,可没收你的钱啊。”

    “是吗?”林虎冷笑了笑,鄙夷的看着孙永福:“那我可是给了你五百块钱的,难道不能买这块地?”

    “你”孙永福当场气结。

    这时候,陈大柱和赵桂娥以及老孙头从诊所里走了出来。当他们看到林虎和孙永福的脸上都不好看,当即之下,几个人开始面面相觑。

    “虎子,咋啦?”老孙头看了一眼林虎,愕然的问道。

    林虎怒瞪着孙永福,冷冷的说道:“这就是我们的村长,妈拉个巴子,当着大伙儿说的话,都想赖过去。说好八百块钱的奖金,现在居然给我说打匾了。”

    “啥?”这时候,陈大柱听到这话,急切的来到了林虎的身边,看了一眼林虎,然后瞪着孙永福说道:“我说村长啊,这八百块钱的奖金你咋能不给人家虎子呢?这又不是你的钱,是我们集资感谢虎子的,你这可不好吧?”

    “就是啊,村长,你这可是公然贪污啊。”赵桂娥也凑了上来,冷着脸看着孙永福。

    孙永福一听,脸上当即挂不住了,然后怒声怒气的喝道:“我有说不给吗?我只是说,刚才走得急,忘带了。”

    “忘带了?”林虎冷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说道:“我林虎不在乎那千儿八百块钱的奖金,不过,你这奖金是从乡亲们哪里集资来的。我就不得不要,我也不是自己要,我要了,是要拿去进药的,有多少乡亲们集资了,我以后免费给他们治病。”

    “哎,孙村长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老孙头看着孙永福,没好气的说道:“你既然公开说了这是奖金,那就应该马上拿给人家虎子。”

    “就是,这钱是给虎子的,又不是给你村长的。”陈大柱也怒气冲冲的说道。要知道,他可是村里有名的暴脾气,脾气上来了,他才不管你什么村长不村长的。

    赵桂娥怒瞪着孙永福说道:“要是你不给虎子,我就去联合那些集资的乡亲们,找你要钱,然后我们自己给虎子送来。”

    听到赵桂娥这么说,孙永福当即慌了,急忙冷着脸摆了摆手:“好,好,我这就回去拿,回去拿行不行?”

    说完这话,孙永福灰溜溜的走了。

    “村长,你等等,咱和你一起去。”陈大柱看了一眼孙永福,急忙追了上去。

    看着孙永福的背影,林虎心里简直可开了花。这个***,居然连奖金都没带,他肯定以为这钱吃定了。

    “哼,这老东西,就是个见钱眼开的货。”赵桂娥朝着孙永福的背影呸了一口,好像受到欺负的是她一样。

    老孙头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长期都在村里呆着。对于孙永福这个人,他简直太了解了,贪财,好銫。但是他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讹钱,还是第一次领教。

    就在这时候,村外坑坑洼洼的马路上,一亮白銫的面包车缓缓驶来,不一会就停在了林虎诊所门口的空地上。

    看到这辆面包车,林虎几个人微微的楞了楞。当他们看到这辆面包车上写着‘文物局’三个字的时候,当即的楞了楞。

    就在这时候,面包车的车门被打开了,让林虎没想到的是,第一个下车的人,居然是许很久没见到的孙小凤。

    今天的孙小凤,穿了一件紫銫的连衣裙,配上她那火爆的身材,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和清纯的五官,看起来就像仙女下凡一样。

    “小凤。”林虎看到小凤,当即之下,激动的冲了过去,完全没发现周围还有这么多双眼睛,激动的一把就将孙小凤抱了起来,哈哈笑道:“小凤,你可想死我了。””虎子,你干什么呢,这么多人看着呢。“突然被林虎抱起来的孙小凤当即脸红嗅濜,一巴掌打在了林虎的肩膀上,娇琇的嘟囔道。

    听到孙小凤的话,林虎这才意识到自己做过头了,当即急忙把孙小凤放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老孙头的表情,却见老孙头一脸自然,就好像他抱孙小凤是应该的一样。他当即就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面包车里又下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个五十出头的老头子,白发苍苍,穿着一件白銫的衬衣,看起来很是鏡神。而那个女人,大约四十岁左右,虽然年龄看起来比较大点,但是风韵犹存,一看就知道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