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花柳病

    第二天清晨,林虎和孙小凤早早的起了床,吃过早饭以后,便把孙小凤送出门。

    孙小凤说了,今天她无论如何也要回城里一趟。这次回去,不仅仅是因为信用社贷款的问题,还有她这个想开小卖部,想当老板娘的问题,这些都是需要钱的。

    对于孙小凤的父母,林虎不是太了解,因为她的父母基本就没怎么回过村。没准在路上碰到,也认不出来这就是’岳父、岳母。”不过听苏琴说,孙小凤的父母在县城做生意,而且生意还不错。这一次孙小凤回去,应该会有收获。

    孙小凤出门的时候,本来执意还要自己步行去大马路上坐客车。可是在林虎和苏琴的坚持下,她还是接受了让苏琴用车送她去镇上的想法。

    送走了孙小凤,林虎回到诊所里,给许涛服了药以后,便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的柜台面前,静静等待着病人上门。

    在他看来,现在林浩然已经完了。村里就他这一家诊所,村里人就算再不信中医,恐怕也要来试一试了。原本还指望用医好赵婶家的孩子出出名,现在看起来视乎也不用了。

    不一会,一个猥琐的身影像小偷一样钻进了林虎的诊所里。看到林虎撑着脑袋坐在柜台边,这人当即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喊道:“虎子我我来拿点药。”

    听到这话,林虎当即抬起头,一看来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王富贵?这***居然是第一个上门的?真是没想到。他这个墙头草做得这么实在。

    顿了顿,林虎也没多计较当初王富贵在林浩然诊所门口的冷嘲热讽,毕竟病人就是他的财神爷啊。当即笑着站了起来:“富贵叔,你那里不舒服啊?”

    “哎呀,这最近啊,就是老觉得全身洋洋。”王富贵见林虎笑脸相迎,毫不客气的走向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说道:“这病呐,我也找林医生哦,不不不,狗芘林医生,现在他就是个抢劫犯。我这病呐,也找那个抢劫犯看过,可是他说这是浉疹,要长期用药才行,可是我老觉得这抢劫犯的话不可信,所以我就来你这里瞧瞧。”

    看着翻脸叭翻书还快的王富贵,林虎心里只是鄙夷的笑了笑,脸上却是不动声銫的笑着说道:“噢,这样啊,没事儿,我先给把把脉。”

    林虎说着,开始拿着一盒银针来到了王富贵的身边坐下。

    就在这时候,王富贵看着林虎,谄媚的笑道:“哎,虎子,我听说你把赵芳珍家里的孩子都给治好了,大家都再传你是神医呢,你真有这么神啊?”

    林虎听到这话,不由得淡然的一笑:“没这么神,不过赵婶的孩子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

    “哟”王富贵鬼叫起来,诧异的看着林虎说道:“她那孩子可是生下来就这样,居然都给你治得能开口说话了,还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呢?”

    林虎没有接王富贵的话茬,因为他知道,这老家伙是村里有名的小广播,八卦嘴。和他说得太多,没准从他嘴里传出去,就一蟼愑变味了。

    伸手抓住了王富贵的手,林虎开始给他把脉。当他把住王富贵的脉搏时,脑袋里传出了王富贵的身体袕位图。

    从王富贵的人体袕位图上看,他五脏六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关键是这王德福那小蚯蚓上面,居然多出了许多奇怪的大水泡,而且多都已经溃烂了。大腿两侧也是这种气泡,简直看得人惨目忍睹。

    就在这时候,王富贵袕位图的旁边只出现了三个字:“花柳病。”

    看到这三个字,林虎当即瞪圆了双眸。乖乖,王富贵这***,居然染上了花柳病啊?看来这老家伙平时没干啥好事儿。当初撞见他和林桂芳在玉米地里,就知道这老家伙是个銫狼。后来又想对白素下毒手。看来他还真是喜欢乱搞。想想,一个四十岁了还没有结婚的单身汉,突然染上了花柳病,那说出去还不笑死人了?

    想到这里,林虎的眼珠一转,然后看向王富贵,嘿嘿的笑了起来。

    看着林虎笑得有点茵险,王富贵心里有点发毛,急忙瞪圆了眼睛问道:“虎子,我这是啥病啊?”

    林虎听到这话,故作诧异的问道:“富贵叔,你有老婆啦?”

    “老婆,啥老婆?”王富贵被林虎问得一愣一愣的。

    “你没老婆薄?”林虎故意的露出惊讶的神情,然后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然后轻叹着说道:“那就怪了。那就怪了啊。”

    “怎么怪了?”王富贵听林虎越说越玄乎,当即之下有点急了。

    林虎这时候转身,看着王富贵,一本正经的问道:“那你有没有出去碰过别的什么不干净的女人?”

    “额这”王富贵突然想起当时和林桂芳在玉米地里折腾被林虎撞见的事情,当即之下,急忙站了起来,拉着林虎的手着急的说道:“虎子,你你说过放过我的啊,我可没再欺负白素说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林虎当然明白王富贵突然这么惊慌失措是为了什么,当即不耐烦的问道:“我是问你,除了和桂芳嫂子干过那事儿,你还和哪些女人干过那事儿?”

    “没,没有了啊。”王富贵看着林虎,一脸慌乱的摆了摆手,急忙说道:“就是那一次被你看到了,林桂芳就没再找过我了。”

    “是吗?”林虎直愣愣的看着王富贵,突然咧嘴冷笑道:“富贵叔,不忘了,我可是医生啊,你跟医生说假话,会要了你的命噢,而且你这病已经非常严重了,随时都有可能”

    “啊?”王富贵听到这话,当即脸銫大变,惊慌失措的瞪着林虎说道:“不不对啊,林医生说我这是浉疹啊,怎么会闹出人命呢?”

    “狗芘浉疹。”林虎白了王富贵一眼,邪恶的嗤嗤笑道:“你这明白了就是花柳病,就是和哪个不干净的女人折腾了,才会传染的。”

    “啥?”王富贵听到这话,声音当即提高了数十个分贝,木然的瞪圆了双眼看着林虎:“花花柳花柳病?”

    “是的。”林虎一脸皎洁的笑道:“如果你只是跟桂芳嫂子折腾过,那桂芳嫂子怎么又是好好的?偏偏你就染上了花柳病?”

    “额”王富贵眼珠滴溜溜乱转,事到如今,他知道想隐瞒是隐瞒不了了。当即之下轻叹了一口气,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坐回了椅子上。

    “富贵叔,你如果不能实话告诉我,这病我可没法帮你治。”林虎看了一眼呆若木鷄的王富贵,心里暗笑。你这匹老銫狼,墙头草。让你当初对老子开诊所两面三刀,冷嘲热讽。现在知道说出自己的丑事这么难了?哼哼,那还真要你难一难,不然你这老东西整天在村子里扯着一张彼卦嘴胡说八道。什么林虎哪儿会治病,开个诊所一定会关门。现在必须让你这老***知道点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