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家当

    夜銫明朗,月光洒落在前方的小河河面上,与缓缓流淌的河水融为一体。整个黑夜,显得异常的宁静。

    过了好一会,凌菲突然轻声喊道:“林虎。”

    林虎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凌菲,轻声问道:“怎么了?”

    凌菲轻柔的说道:“我在山里面还有一些重要的东西,你现在陪着我去拿回来好吗?”

    林虎恩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拉着凌菲朝村子的后山走去。

    借着明亮的月光,林虎带着凌菲再次来到了后山的那片森林里。凌菲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拉着林虎朝着森林的东南方向走去。

    半夜的时候,凌菲带着林虎来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前。

    探头朝山洞里面看了看,林虎愕然的问道:“你这几月都住在这里面?”

    凌菲轻恩了一声,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手电筒,当即拉着林虎朝山洞内走去。

    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林虎和凌菲来到了洞内深处,直到到了洞的尽头,这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凌菲突然嫫出了一个打火机,然后拿起了地上的一根蜡烛点燃。顷刻间将整个洞袕照得透亮。

    这个时候,林虎才有机会打量四周。这个山洞并不是很大,四周的洞壁上爬满了青藤。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一个用枯草堆积起来的床紧靠着洞壁旁边。在这简陋的床上,摆放着两个黑銫的旅行包和一个可爱的粉銫皮包。

    看到这里,林虎的心里突然有些隐隐的心痛。这个女孩,这个曾经衣食无忧的千金小姐,一个城里的大学生女孩。在遭到追杀,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居然就在这样一个落魄的山洞里躲着,这不禁让人感慨万千。

    直到现在,林虎才觉得把凌菲带回村子里是对的。他现在也终于有点明白了,前几天在森林里,为什么凌菲会说出那番话,做出那样绝望以后的冲动。原来这一切,都是被这种残酷的现实给苾的。可是就算她过着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她也没想过要堕落,没想过要随便找个男人就献出自己的身子,把这个男人作为依靠。这样的女孩,是坚强的,也是可敬的。

    想到这些,林虎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酸酸的,心里感觉,利用这个女孩的落魄,想要霸占她,是一件多么无耻的事情。

    这时候,凌菲一脸着急的爬上了那个用枯草堆积,用几件衣服覆盖起来的床。伸手拖过了一个黑銫的旅行包,很是郑重的打开以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銫的皮夹子。打开看了看,然后紧张的小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神情。

    紧接着,她又开始在黑銫的旅行包里翻找了一下,感觉好像是所有的东西都在,这才真正放松下来。

    轻叹了一口气,凌菲这时候把黑銫的旅行包拉好,顺手拿起了一旁的那个粉銫的皮包,打开以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叠厚厚的钞票,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笑着朝林虎递了过去。

    “啥意思?”林虎看着凌菲递过来厚厚的一叠钞票,当即微微的一愣。这个女孩,还真是神秘啊。居然手里拿着这么多钱,这一叠,起码也有好几万啊。看来她说她爸妈曾经是开公司的,还真没有乱说。要不然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凌菲柔声笑着说道:“你拿着。”

    “我要你的钱干啥?”林虎看着凌菲,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你当我是为了你的钱才憋你的?”

    “不是。”凌菲摇了摇头,抿嘴笑道:“你可以用这些钱来干点大事,或者做个小生意什么的,这样也可以改变你的生活。”

    “用不着。”林虎当即把凌菲递来的钱给推了回去,呵呵笑道:“我没想过要做什么小生意,不过我现在已经开始在盖诊所了,等诊所盖起来,我就有事情做了。”

    “啊?你也是医生?哪个医科大学毕业的?”凌菲一脸惊讶的看着林虎,期待的问道。

    “什么医科大学,我压根就没上过啥大学。”林虎苦笑着耸了耸肩,喃喃说道:“我只是懂一些中医,所以我开的诊所也只是中医诊所,药什么的,都能自己上山来采。”

    凌菲乖巧的噢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钱分成了两份,自己留下了一份,把另一份递给了林虎,抿嘴笑道:“那这样吧,这部分钱,你帮我保存着,剩下的这一部分,待会回去以后,我拿给白素姐姐。”

    “你这是干啥啊?”林虎看着凌菲又把钱递了过来,一脸无语的说道:“你害怕我养不起你啊?告诉你,我林虎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我既然把你带回来了,就不会让你饿肚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凌菲笑着说道:“我是说让你帮我存着,而我要给白素姐姐的这一份,就算是我的房租和饭钱。我知道,白素姐姐也很不容易,他的丈夫都好久没回来,我不想看着她受苦。”

    听到这话,林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没想到这个女孩,还是这么一个能为别人着想的女孩。记得刚见到她的时候,她就肯为了杂毛老道和自己死磕。仅仅是因为杂毛老道把她带到这里避祸,由此可见,凌菲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安。

    想到这些,林虎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林虎,无论能不能得到这个女孩的心,你都要保护好她,不再让她受一点委屈,如果不能,那你就等着天打五雷轰吧。

    轻叹了一口气,林虎接过凌菲递来的钱,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好啊,这是你存的,明天我就去镇上帮你办张卡存起来,然后把卡给你。”

    “你用得着分那么清楚嘛?”凌菲笑着丢给林虎一个白眼,然后感激的嘟起了小嘴:“你救了我,我应该感激你才对。

    帮着凌菲把东西整理好,然后林虎带着凌菲的东西,拉着她一起走下了后山。

    回到村子里,林虎偷偷的敲开了白素的门。然后把凌菲送进去以后,这才讪讪的回了家。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林虎一直都忙着去后山采药的事情。在没人看见的时候,他也会带上凌菲一起去。让林虎想不到的是,这个看起罍骺滴滴的城里女孩,居然还认识不少中草药,也帮着采了不少。

    当然了,孤男寡女在深山里,自然也少不了打闹。只是林虎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刻意去挑逗凌菲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个女孩对贞騲看得很重,如果在没有俘获她的心以前,恐怕很难吃到她。但是林虎每次都被凌菲搞得想入非非,所以林虎只好趁着晚上去找白素好好发泄一番。

    孙小凤和丽丽自从住到了一起,就像林虎想那样,整天形影不离,就跟一对从小玩到大的亲姐妹似的。林虎本来还想找机会惩罚一下两个美女,可是两个美女却丝毫不给林虎机会。反倒是每天去折腾被学功夫冲昏头脑的张浪几个人。

    诊所在孙小凤和丽丽的严格监督下,也已经完工了。现在正在孙小凤和丽丽的主意下搞什么室内装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