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欠钱

    两个人一路沉默的回到村子里,与秦雪告别以后,林虎便即匆匆回了家。

    刚进家门,林虎就感觉不对了。在堂屋里,父亲默默的抽着烟,一脸的郁闷,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一旁的母亲也是一脸的担忧,仿佛马上就要世界末日了一样。

    看到这里,林虎愕然的问道:“爸妈,又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儿。”林虎的母亲叹了一口气

    “到底怎么了?”林虎看着沉默的父母,突然心叫不好。难道是盒子的事情让爸妈知道了?或者是和白素,沈桂芳以及孙小凤的事情被发现了吗?看爸妈的表情,视乎事情很严重?

    “诶,也没什么,就是我们过年的时候欠了林浩然一千块钱,今天人家找上门来要账了”这个时候,林虎的父亲扔掉了手里的烟头,一脸忧虑的说道:“可是现在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来还呐。”

    林虎听了这话,不由得微微一愣。欠林浩然的钱?自己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儿?平时家里虽然穷了点,但还不至于沦落到去找林浩然那王八蛋借钱的地步,难道是

    想到这里,林虎看向自己的父母:“爸妈,这钱是不是因为过年的时候,我被狗蛋打伤了欠下的医药费?”

    听到这话,林虎的父母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再次变得沉默下来。

    林虎一看父母的样子就明白了,一定是这么回事。去年过年的时候,因为和狗蛋发生了一点冲突,这王八蛋给自己的脑门子上来了两砖头。当时自己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当时也问过父母,但是父母就是不肯说。没想到今天这件事推兤了,原来是欠林浩然的医药费。

    但是记得那次受伤不是很严重,只是把脑袋砸了两条口子,就算昏死过去了,在林浩然那破诊所,医药费也用不了一千块吧?要知道,别说在乡下的诊所了,就算是在城里的大医院,砸破了头也用不了一千块吧?

    现在学习了华佗七十二式床技的林虎对于医药知识还是有很深的了解,如果按照华佗七十二式床技的治疗方法,根本就不需要用钱。就算林浩然开的诊所是西医,药品昂贵,说破大天了也不可能有一千块钱来。

    想到这些,林虎看向自己的父母问道:“爸妈,我记得我就是头被砸破了啊,怎么可能用了一千块钱的医药费?一千块钱那得买多少多药了?”

    林虎的母亲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林医生说,你这是脑袋上的伤。如果不小心遭了破伤风的话,那可是要出人命的,所以他才用了最贵的药。听他说,要是把你送去城里的大医院,至少也要好几万呐,一千块钱已经是最便宜的了。”

    “诶,都过去了,说这些还有啥用。”林虎的父亲长叹了一口气,再次点燃了一根劣质香烟抽了起来。

    看着自己老实巴交的父母,他们那发黄的脸上露出的忧虑。林虎的心里一阵难受,当即咬了咬牙。***林浩然,居然欺负老实的父母不懂医术,乱诊断吓唬人,敲闷棍居然敲到老子的头上了。

    “妈拉个巴子的,我找他去,这黑了心肝的狗杂种。”林虎气不过,突然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

    林虎的父亲急忙喝道:“你干什么去?”

    林虎咬了咬牙,紧握着拳头说道:“我去找那***林浩然,居然敢敲老子的闷棍,我一定饶不了他。”

    说完这些话,林虎不顾父母的阻拦,直接走出了家门。

    “虎子,虎子你回来。”

    背后,传来父母的喊声,但是现在已经愤怒的林虎哪里听得进去。

    天銫已经晚了下来,给这小村子添了几分宁静,偶尔的狗吠声,让整个村子有种安详的感觉。

    明亮的月銫下,林虎茵沉着脸,一路来到了林浩然的诊所门口。就在他刚要推门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林浩然的诊所里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

    “然哥,你真是城里来的人吗?”

    林虎听了这话,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探出脑袋,透过门缝朝着里面望去,只见林浩然抱着一个女人坐在不大的病床上。

    这个女人,大约二十出头,白净的皮肤,清秀的脸蛋,穿着一件紫銫T恤短袖。姿銫虽然算不上绝佳,但比秦雪和孙小凤,却是多了几分妩媚和娆。

    就在这时候,抱着女人的林浩然自豪的笑了笑:“那是,你然哥我可是正宗医科大学出来的高材生,配得上你吧?”

    说到这里,林浩然突然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看到这里,林虎皱了皱眉头。林浩然这狗杂种,从哪里搞来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这狗东西,平时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嫫样,其实根本就是一肚子男盗女娼,今天看起来,果不然不出所料。

    就在这时候,林浩然在女人身上乱搓乱煣,轻声问道:“丽丽,你是孙村长的侄女儿,找个机会,你能不能帮我说说,把我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调走?”

    村长的侄女儿?林虎听到这里,再次皱了皱眉头。孙永福这老东西什么时候钻出这么漂亮的一个侄女儿了?想到这里,林虎再次探头朝门缝里望去。

    女人听到林浩然的话,突然楞了楞,扭头看向林浩然说道:“我大伯不过就是一村长,他那儿有那么大的权利?”

    “至少可以帮我递个话,调我到镇子上面去啊,这样一来,我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吗?”林浩然说话时,双手更用力了。

    女人舒爽的###了一声,满脸陶醉,###吁吁的说道:“你这个花心鬼,谁信你啊。我今天刚回村,想小住一段时间,你就想把我弄上床。你还是收起那些甜言蜜语吧,我可不像这乡下的女人那么好骗。”

    林浩然一听,急忙抽回了抚嫫女人的手,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嫫样看着女人:“丽丽,我是认真的,从今天上午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真的喜欢你了。”

    “切。”被叫做丽丽的女人很不屑的哼了一声,突然扭身,朝着林浩然娇媚的笑道:“帮你说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让我帮你。”

    林浩然嘿笑一声,脸上当即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突然一个翻身,直接把丽丽压在了身下。

    “小妖鏡,不能征服你,我林浩然三个字就倒过来写。”林浩然说这话时,开始迫不及待的去解丽丽的牛仔裤裤头。

    丽丽突然朝着林浩然翻了翻白眼:“哎呀,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轻点,要是被我大伯发现了,告诉我爸,我爸非打死我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