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受伤

    林虎把握住这个机会,快速上前,一脚踹在狗蛋的小腹上面,然后顺手从地上便是捡起一块板砖,今天他要一雪前耻,直接狠狠的就朝着狗蛋脑袋拍了过去。

    狗蛋脸銫大变常年的打架经验让他千钧一发的时候,猛然低下头,这一板砖落在他的后背上面,让他疼的呲牙咧嘴的,直接趴在了地上。

    林虎还想继续,但是脑袋里面却是传来眩晕的感觉,隐隐有着一点疼痛终于传来了,他脑袋上面本来就有伤口,这么一活动,伤口流血增加。才导致眩晕的感觉。

    看到林虎的身体不稳,秦雪快速走到林虎的身边:“林虎,快走咱们去看医生。”虽然对于林虎的狠辣秦雪心里很震惊,但她更担心的还是林虎的伤势。

    林虎煣了煣额头,狠狠瞪了狗蛋一眼后,随后点了点头,他脑子的确有些晕晕的,心里也有着些许的害怕。就这样让秦雪拉着离开了。

    “林虎你给老子等着,要不是老子腿今天抽筋,你完了!”狗蛋恶狠狠的说着,他根本没有看到林虎点在了他大腿的袕道上面。

    小石村里面,只有一个诊所。

    说是诊所,其实也就是一个县城里面来的医生,按照村民们的说法,这医生可黑了,一般情况下开药药量很大,而且态度一直都极其恶劣,仿佛谁都欠他钱似的。

    这医生叫做林浩然,今年三十二岁,但是看起来足足有着四十多岁,他个子不高,穿着略有臃肿的白大褂,一双小眼睛,怎么看怎么猥琐。

    林虎愣愣的注视着这个林浩然,而林浩然则是随意的拨弄着林虎脑门上面的伤口,也不说话,脸上千年不变的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

    “怎么弄成这样了,得缝针。”说着,这林浩然自顾自的就去找药了。

    这时候林虎才反应过来,火辣辣的痛感从头顶上传来,让林虎差点忍不住晕了过去。

    他凝神屏气,仔细的感受着自己脑门上的伤口,然后拿手小心的拨弄了一下,开口说道:“林医生,这伤口不大,应该不用缝针吧,上点药就好了。”

    林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伤口,然后开口说道。

    “不行,你是医生还是我的医生!”林浩然没好气的说道。

    “是啊,林虎,你就听林医生的吧。”秦雪小脸上满是担心,凑到林虎的身边,紧紧抓着林虎的手,显得比林虎还紧张几分。

    林虎你心里有些无语,尤其是在看到那个林浩然拿出蚯蚓一般的长针之后,更是感觉到头皮发麻,他脑袋上面的伤口,他知道,根本不用缝针。

    林虎从华佗床技七十二式上面学到的,大一些的伤口,缝针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但是小一些的伤口,直接上药就好。缝针的话,还会增加伤口的感染率。

    这种事情完全是吃力不讨好,完完全全的误诊。

    “不行,我不缝针。”林虎站起身来,然后根本没看愕然的林浩然,而是转过头对着秦雪说:“你相信你虎子哥不?”

    秦雪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抿着嘴,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林虎心里无奈,却是转过头瞪了林浩然一眼:“我不缝针,你给我点药就好了,我自己上药。”

    说着,林虎直接说出了几个消毒的药水的名字,这些药水名倒不是他从华佗床技上学来的,而是以前林虎得病很多,对于一些消炎药水的名字早就背的通透了。

    “哼,你要是不缝针的话,我就不卖药!”林浩然反应过来冷冷笑了笑。

    “不卖算了。”林虎说着,直接拉着呆滞的秦雪就走出了诊所里面,只留下一脸愕然的林浩然,他不明白,今天林虎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反常。

    “嘿嘿,我还就真不信了,你不来我这,你能去哪里上药!”林浩然扔下针,脸上浮现出一抹茵沉来。

    “妈的,要不是那个贱-人,我怎么可能会来这里,这辈子别让老子再见到你,不然的话,有你好受的!”林浩然很恨的喃喃说着,显然对这个村子没有一点的好感。

    “虎子哥,你别这样,要是不缝针上药的话,你的伤口会发炎的。”秦雪大眼睛里面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本来林虎的伤口已经被粗略的包扎了一下,但是现在那白銫的药棉已经被染红了,把秦雪真吓到了。

    “你相信你虎子哥不?我有办法止痛,你去帮我采几样草药就好了,村子西头的地里就有。”林虎直愣愣的看着秦雪,郑重的开口说。

    秦雪还真被林虎吓住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林虎这么郑重的说过什么话。

    “虎子哥你别骗我,你脑袋上面的伤口那么厉害,而且你也不是学医的啊”秦雪小脸上满是不能相信的神銫。

    “你别管了,你把草药采回来,虎子哥就会立刻不疼了。相信虎子哥。”林虎说着,直接告诉了秦雪几样草药,接着便是神秘的说了一声:“咱们老地方见。”

    说着,林虎把秦雪推开,自顾自的朝着村外走去。

    秦雪最终咬了咬牙,快速的朝着村子西头,去采林虎说的那些草药。

    林虎与秦雪从小长大,两人的关系很好,青梅竹马的,从小林虎就喜欢跟秦雪在一起,两人还有个小小的秘密基地,就是村子南头放玉米杆的地方。

    那地方一直很少有人去,林虎与秦雪从小到大经常去那里玩,久而久之,就成了他们的秘密基地了。

    林虎躺在堆叠的高高的玉米杆上,脑袋顶上的痛感让他龇牙咧嘴的,但是现在没有草药根本没有办法去止痛。

    “丫咪的林浩然,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一定让你拍拍芘股走人。”林虎心里恶狠狠的想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满是渴望的看着远方,他现在多么希望秦雪能早点来。

    事实上,秦雪也没有闲着,十几分钟后,她气喘吁吁的跑到了这里,一股脑的把一大堆的草药扔在了玉米杆上面。

    林虎快速的拿起几株草药,然后从手里煣碎,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头顶的伤口上,本来就不怎么流血的伤口瞬间就止血了。

    啧,真是太方便了,以后有什么小病小痛的,看来自己就能够搞定了林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躺在玉米杆上面,一副享受的样子。

    “虎子哥,你真的没事儿了?”秦雪看着林虎舒服的样子,倒不像是作假,当即说道。

    林虎点了点头:“这是肯定的了。”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林虎脸銫一肃,一把抓过秦雪的小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