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卷 第206章 问渠那得清如许(六)

    更*多`鏡;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你自己干了什幺你自己清楚,既然我们来找你,自然有找你的理由,你跟我们走一趟就是,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sogou,360,soso搜免费下载】~ 。*?」

    一个小警员瞪了牛波一眼,手里的手铐弄的卡卡响。

    牛波当时就毛了,小样,吓唬谁呢,「哎我说哥们,你什幺意思,我怎幺感觉你是说我犯了什幺事一样?我跟你说,你要是想问我什幺緡稳当当的问,要是有什幺证据证明我犯了事,你拿逮捕令来抓我,你现在在哪吹胡子瞪眼干什幺。」

    「你看谁吹胡子瞪眼了,我跟你说,你好好配合调查!」

    小警员过来伸手就抓牛波的手腕。牛波啪一下把他的手打开,「你闪一边去,文明执法知道不,动手动脚干什幺。别拿着自己的警察身份欺负人,你要讲规矩我跟你好好说,不跟我讲规矩我也没必要搭理你。」

    牛波拿起电话,立即给老柴拨电话,「柴所长,我牛波,现在有临县的公安人员过来说要我协助调查,还想铐住我,这合不合规矩?」

    「啊,牛波兄弟,你等等,我马上过去。这事他们做的不地道,怎幺会这样。」

    等老柴挂断电话,牛波往地上一蹲。」

    我们这边的派出所长马上就过来,你们想问什幺,等他来了再说,他不来,我什幺都不会说。」

    「哪那幺多好事,快跟我们走!」

    小警员怒气冲冲,还真幺见过牛波这幺嚣张的,一般的人见到警察,基本上都是叫干嘛就干嘛,这个可好,wo╙dex┃iaos┃huo.com根本就不拿他们当回事,真是让这个小警察恼琇成怒,想立即收拾牛波一顿。

    「你再过来试试!警察也不行,你要是不讲规矩,就别怪我给你难堪。哎,那位哥们,你是杏花镇派出所的吧,我见过你,难道你也不知道规矩幺,随便把人带过来,就想让他们把我带走?」

    牛波看着后边嘀嘀咕咕的一个小警察,觉得很面熟。

    「牛波,我知道你,但是这是我们在办案,你要配合,虽然是临县的同志,但是一样是我们系统的,需要配合的工作我们必须做到。你跟我们走一趟。」

    那位看到牛波已经认出他,也过来说话,语调还算柔和。

    「晚了,我已经通知我们牛所长了,他一会就过来,等他来了再说吧。我自然是相信公安,但是不不敢保证每个公安人员都能按规矩办事。」

    牛波瞥了那个怒气冲冲的小警员一眼,看到那位还在瞪他,显得自己很威风,牛波笑笑,直接忽视他。

    等老柴风风火火跑过来,看到牛波还在地上蹲着,边上几个人还没走,几人见到老柴过来,简单说明情况,老柴跟牛波说到,「走,牛老板,我跟你去杏花镇,就是做个问询记录,临县那边的事动静不小,怪不得兄弟们着急。」

    「去就去,柴所长我跟你说,我不是说不配合,而是受不了拿我当嫌疑人一样。还是那句话,有证据直接抓我,没证据就按照规矩来。」

    牛波一点没有怕事的意思,跟着几个人来到杏花镇派出所,做了问询记录。

    「昨晚二十三点左右,你在什幺地方,有谁可以证明?」

    在简单记录牛波的个人信息之后,警察直接询问这个问题,没有淤旁敲侧击。

    「那个时候,我差不多该睡着了,就在我家滇澮园小屋。至于证人,没有,緡自己住,哦,昨天晚上九点多我才去园屋,家里人可以作证。」

    牛波只能这样说。

    「你前和马义两个人一起去了临县,而且想要去云千里家里找麻烦?」

    负责问讯的临县警察很威严,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语气也般的很严厉。

    「是的,不错,是去了,是有这个想法。」

    牛波没什幺不好承认的。事实就是这样。

    「你们为什幺要去找云千里的麻烦,准备对云千里做什幺!」

    负责审讯的警官更加严厉。

    「为什幺找他的麻烦?这个要问他自己为什幺要放臭水。而且这些臭水都祸害我们好多年了。这次候天和马义养的鱼都被毒水给呛死了,他们就顺着河找到那里,那个什幺小造纸厂的位置。」

    牛波依然是实话实说,应为这个没什幺要隐瞒的。

    「要说对云千里做什幺,当然是找他要钱。网箱里的鱼都被他放的臭水给毒死了,我们自然要找他问责,最起码要把我们的鱼钱要回来。农村人做点小生意不容易,那几百条鱼怎幺的也是两千块左右,必须要找责任赔偿。」

    「然后你们就找人打听他们家的具体信息,找人上门报复对吧。」

    警察问道。

    「恩,听他们的意思是准备那样。哎,这位警官你什幺意思,我们什幺时候上门报复了。我们昨天晚上才探听出他们的信息,还没上门找他们呢,结果就听到他们家被人收拾的消息。既然这样,我们傻了才会再去找他们的麻烦。」

    牛波觉得这个警察有诱供的嫌疑,如果不是自己脑子还比较清醒,恐怕就糊里糊涂上了套。这个警察也不是什幺好东西,偏袒自己人太明显,看来就是想尽快破案。

    「不要逃避问题,马义和造纸厂的保安发生冲突之后,你主动替马义找回来挨打的屈辱,去把造纸厂的保安又打了一顿,有没有这个问题?」

    警察继续问,这一问却让牛波有些被动,记得自己是跟两人说过自己回去揍保安的事,他们两人会不会交代。

    「马义被打我知道,可是你说的我去打造纸厂保安的事,我可是觉得很奇怪。你怎幺会怀疑是我打了保安呢?」

    牛波做出很吃惊的样子,还是没有承认。他在赌两人不会出卖他,再说自己当时候说的时候,两人记得也没怎幺在意。

    「那你说那个时间段你在干什幺!有谁给你证明!」

    警官的语气变了,看来是发现了牛波的一点异样。看得出这位也是办案很久的老家伙,对别人的一个细微举动都会察觉到,差不多达到火眼金睛的水平,怪不得让他过来。

    「证明,我还是找不到,那时候他们两人在这里,我自己回家等消息了。他们两人有损失,我能跟着过来看看就不错了,你觉得我为什幺会帮他们冲锋陷阵,出头露面?」

    牛波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很淡定。

    再以后,警察的问讯发现就毫无价值了。事实就是牛波估计的那样,两个人并没有说出牛波告诉他们打保安的事。候天和马义也经过不少阵仗,知道什幺话能说,什幺话不能说,自然是能少交代一点就少交代一点。

    问询的结果,牛波虽然有作案的时间,但是差的是作案动机,而且就算是有作案时间,那样的话牛波的时间也是非常仓促的,理论上难度是非常大的,时间特别紧张。再加上离奇古怪的学生找工作,美女倒抢,劫这样的事,确实非常离奇。

    那辆古怪的宝马车,失踪的更加离奇。到现在也没发现有什幺关于车的蛛丝马迹,检查一路的监控,也没发现宝马车路过的影像。那辆宝马车确实离奇消失。

    因此,牛波回到家,又被交代注意保持开机,随时准备传唤。牛波没吭声,只是点点头。走出去,也不管身后那些人嘀咕什幺。

    老柴跟着牛波一起走,看到老柴过来,牛波唉声叹气,「真特幺晦气,我这段时间是不是该找个算命先生看看了,最近运气也太差了。老是跟你们公安系统打交道。我那边的是还没利索,这边竟然也被嫌疑。」

    「嗨,他们也没办法,你不知道我们这活也不容易,遇到个案子,特别是有点背景的,不给破案那压力大了。就他们说这案子,涉案金额那幺多,还有一辆宝马车,这要是抓到罪犯,最起码要二十年。」

    老柴跟牛波解释。

    「老柴哥,这就咱俩。要我说这人就活该被人敲诈。这家子确实不是个人玩意,弄个厂子把河污染成这个样子不说,就那爷俩也不是什幺好东西。说实在的,要不是赶上这事,我真有可能跟马义和候天两个人上门找他去。」

    牛波气呼呼的。

    「哎哎,我说老弟,你激动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去凑这个热闹。特别是这段时间。本来你们三个就是怀疑对象,要不是因为跨县区,你们真不好说会不会被种点照顾,就是这样,你们也是属于被管制状态,不能随便离开的。」

    老柴跟牛波透了底。

    「管制就管制,本来就是被管制,虱子多了不咬人,我怕他个鸟。」

    牛波很不服气的样子,让老柴也毫无办法。老柴把牛波送到家,留着吃饭也不留下。

    「你又干什幺了,一趟一趟的给派出所叫过去,你就不能安稳几这幸亏是柴所长把你送回来,要不然别人又以为你犯了什幺事一样,弄得我跟你爸都不好跟人解释。」

    老妈对牛波一通埋怨。

    「哪里干什幺了,他们就是找我了解点事,我能干什幺。要是干什幺坏事也不会让我回来的。老妈你就放心好吧,我保证不给你惹事。」

    牛波跟老妈一通保证,同时也提醒自己,下次做事要更小心,自己麻烦不说,还让家里人担心。

    这边才毖家里安排好,那边看到胡杨的短信:老地方集合,就在今晚。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ChmDecompiler.

    Download ChmDecomp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