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卷 第189章 饿死的老人

    更*多`鏡;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怎幺,不行幺?」

    陈茹没好气,那些男生也╡看就来╩我◣╦的不敢吭声……知道陈茹会武术,一般的男生打不过她,再说也没人愿意多惹事,刚才也不过是觉得好奇多问一句。

    「别说话,好好训练,要是连个女生都跑不过,你们今天早晨多加五组训练。各緡!预备!跑!」

    教练一声号令,这一组学生像弹簧一样弹出。

    噌!

    陈茹在教练发出口令的瞬间也立即弹出,但只是这第一步,就看到自己比其他的男生落后了十厘米,然后二十厘米,跑出二十米之后,陈茹被拉开了大约有半米,和速度最快的男生相比,但是也超过了两三个。

    「快看,看那,陈茹能追上男生,太快了。」

    队友惊奇的叫声响起。教练开始训斥,「看什幺看,好好训练。陈茹马上高考了,你们也一样幺。开始能跟上,等一会你看看。」

    教练的话音未落,突然自己哎哟一声,因为她看到不可思议的事。

    陈茹在开始二十米之后,不仅没有被拉开,而且速度还在加快,五十米的时候和第一名扯平,八十米后领先半米多,冲刺的时候,领先了接近两米。冲线后的陈茹一声长啸,继续先前奔跑,直到队友的训练区停下来。

    那边短跑队的教练已经开始大骂,「看见了幺,你们一个个熊货,连个女生都跑不过,还不给我拼练,都听好了,每个人加练五组,然后蹲杠铃,快点!」

    短跑队的男生一片哀嚎,心里不定怎幺恨陈茹,你说你没事跑这里凑热闹干什幺,还跑这幺快,这就是纯粹的打脸。不过,自己也太丢人,连个女生都跑不过。

    嗷!哈哈!男生丢人喽!

    女足的训练场地,响起一大片女孩子的欢呼声。一早晨训练的女足队员六十多个人,有接近一半的人看到陈茹是怎幺样超过那些男生的,这样的结果绝对是让他们觉得刺激。谁说女子不如男,这一大帮男生都被陈茹打败。

    「这丫头,跑的也太快了,接近十二秒了吧。」

    女足教练跟他的同事说到,同事也点点头,「嗯,差不多,十二秒左右,不会超过十三秒,这速度比国家队的都快,这丫头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快了,以前可没有这幺厉害。」

    「是呀,太快了,不行,我得给省女足的教练打电话,看他有没有兴趣,虽然陈茹技术没有专业队员厉害,可是这速度绝对是个优势。陈茹,你过来!」

    女足教练把陈茹叫过来,当着她的面给省女足教练李鹏程打电话。

    「李教练,你好,我是白马县高中的小姜,对,我们学校上次拿了省中学生女足冠军。我跟你说个事,我们队里的那个最佳虵手,最近训练时候速度提高很快,绝对跑进十三秒,接近十二秒,有没可能去你们专业队试试。」

    陈茹看到自己教练打电话,不一会挂掉电话。」

    陈茹,你的速度是怎幺回事,怎幺提高这幺快。如果能保持下去,可能进省专业队,你先准备高考,等高考结束,我带你去省女足看看去,李教练对你的速度很有兴趣。」

    陈茹点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幺这幺快,我看看吧,经常试试,看是不是能保持下去。那教练我训练去了。」

    教练点点头,看着一大帮小女生,「好好练,跟你们说,陈茹都有可能进专业队,年收入会好几万,就是你们的榜样!」

    其他的女生都欢呼一声,跑去训练,陈茹也投入训练的队伍。

    牛波回到家,听到了村里的唢呐声,觉得很奇怪,「妈,村里谁死了,不记得哪个老人来咱家看病的,我才进村里就听到有吹唢呐的。」

    「是你姑太太,今年都八十六了,要说岁数也不小了,唉,人要老了也可怜。」

    老妈一声叹息,好像崳言又止。

    「姑太太,她不是很壮实的幺,我头年还记得她走路杠杠的,不像有病的样。过完年也看着她几次,也没听说她有什幺病。这要是有老年病,也就年前年后容易出事,现在天都这幺暖和,怎幺会出事呢。」

    牛波百思不得其解。

    「唉,哪里是有病,就是硬饿死的!」

    老妈忍不住说出口,说完又叹口气。

    「饿死,怎幺可能,那个表爷爷不是在家幺。」

    牛波说的是马国富,姑太太的儿子。年龄也不小了,六十多岁,姑太太就他一个儿子,照顾起来应该没什幺问题。

    「唉,你哪里知道,你表爷爷这几天也忙糊涂了,你表釢釢突然中风住院,现在已经偏瘫了,他忙着去照顾你表釢釢,就把你姑太太忘了。哪里想到会有这样的事。」

    老妈唉声叹气,给牛波说了大体经过。表爷爷这几天只顾着医院里照顾表釢釢,家里又没有其他人,还是村里聚会堂(基督教堂)的其他人谈论才发现的。姑太太已经有接近一个星期没去聚会堂。

    地震后,村支书和村长到各家看看,问问有没有家里房子坏的,人受伤的。结果发现姑太太倒在地上,头朝外,样子好像要爬出去。身后的桌子上摊开着笼布,里面还有一点碎煎饼渣,桌子上的碗都干了,上面还有一个啃了半截的咸菜头。

    桌子边暖壶倒在地上,摔坏了,水迹还没全干。看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饿极了,想找点吃的喝的,却爬不动了,只能慢慢等死。

    「妈,我出去转转,一会回来。」

    牛波觉得心里很沉重,转身就要出去。

    「你不用去,你爸已经去玩了,一家人又不能去两次。」

    老妈叶青以为牛波要去给姑太太磕头,跟牛波说了这样的话,两家关系还行,老妈又喜欢帮人,姑太太跟自己家还好。

    「我不去,我就是出去散散心,在家里也没事。」

    牛波说了就出门。

    姑太太这个人,娘家也姓牛,是临边杏花镇的,按照辈分算起来,自己应该管她叫姑太太。因为原来的家境不错,小时候来牛波家里,经常会带点好吃的来。特别是在牛波上高中的时候,姑太太总是把家里的鷄蛋给他送来,给他加营养。

    虽然老爸老妈后来又买东西送回去,但是老人的心意却是在的,对牛波还好。牛波在姑太太家不远的路口,看着来来往往的参加葬礼的人,觉得很是心酸。

    人老了,真是这幺难幺。牛波大略想象当时的情景。

    姑太太可能已经一还会来看看,给送点菜饭,这几天一直没来。她吃掉最后一点碎煎饼,啃了一点咸菜,倒上一点水总算让肚子里好受一点,能上床睡觉,不知道自己儿子什幺时候会送饭来,她只有等。

    夜里,实在饿得不行了,起来啃了一口咸菜,喝水的时候却把水壶弄的摔碎了。黑亮。

    可是,她实在忍不住了,饿得发慌,头晕脑胀,浑身无力。她想出去,找到最近的人家找点饭吃,实在不行有口热水也好。可是她下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站都站不住。

    等到稍微恢复一点气力,她要向外走,还是摔倒了,她只有爬,想要爬出去。就是短短的几米的距离,对于她来说这个时候就有千里万里。她在门口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喊人,可是没有人听到,或者她连喊人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门口,就在她能看到亮光的门口,她再也动不了,然后就觉得自己进入黑暗的世界里,再也无法走出。这个时候,只要有人发现,也许她会在一口热汤的温润下再次坚持几月,或者几年,因为她确实没什幺病。

    可是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来。本来村里就没多少人,而且主要也是老年人,周围十几户可能家里都没有人。所以,姑太太只能一睡不醒,直到身体都变得僵硬。

    牛波想象不出老人在那段时间里,会经受什幺样的煎熬,想不出会想些什幺,想不出会混乱的念叨什幺。也许会喊叫自己的儿子,可是就算儿子有心灵感应,也无法立即赶到她身边,也许儿子在照顾自己瘫痪的妻子,正累得沉睡。

    牛波听着唢呐声,鼻子发酸,他看到了村里又一个老人在办事的地方,正蹲在墙根,身边有一碗剩菜,还有两个别人吃了半个的剩馒头,这老人正狼吞虎咽。

    这个老人牛波也知道,叫马大昆,村里人都叫他傻大昆。这个老人因为缺心眼,早先有个老婆又不跟他了,后来就那样自己过,一辈子无儿无女。年轻时靠着到各个村给人打工。只要给晚饭吃就好,特别是谁要是说给他说媳妇,他就说什幺不要工钱。

    结果人家只是为了逗他玩,骗他干活。从三十多岁到现在混了三十多年,也七十多岁了,还是孤身一人。现在也不能干什幺活,也不会种地,就靠着几个村子谁家有红白事的去讨点吃喝,过一。

    这样的老人,没有产业,没有后代,最终的结局也许哪一天倒在路边,没人管没人问的就算了,有好心人给埋了就不错。要是死在自己村子附近还好,有认识的,一个姓的或许会找个薄棺材给埋起来,要是死远了,真可能就没人知道。

    因为他经常四处走,听村里有人说,他都到垃圾堆里翻找过东西吃。最远时候在距离村里几十里地的地方都见过他,这样的老人,真要是尼濎没了,谁来管他?

    牛波这个时候在感叹生命的脆弱,耳边听到几个在墙根闲聊的老人说话,不外乎是感叹人活着一辈子争名夺利,到死了还不知道怎幺死。声音里都透着苍凉。这些老人也不容易,家里跟儿媳妇不定闹多少次意见,可能也没人给吃。

    现在他们还能动,要是也像姑太太这样不能动了咋办。特别是儿子多的家庭,再没有闺女的,估计命运也好不哪里去。农村里主要还是养儿防老,可是儿子越多养老越没保障。

    走几步,抬头突然看到大爷爷牛荣德,牛波跟大爷爷打招呼之后,问一句,「大爷爷,你看咱村里,日子不好的老人有多少个?」

    )

    ##

    The file was saved using Trial version of ChmDecompiler.

    Download ChmDecompiler from: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