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新年快乐(上)

    自梁宰平去世后,三年来,这是梁悦第一次参加外科年夜饭,以往他甚至没有露过面。

    全院九辟名员工,外科占到三百多名,因此每年的年夜饭都在豪门最大的宴客厅举行,惯例六点开席,八九点结束,而后兴致高的杀往宝丽金继续尽兴玩乐。

    今年的气氛格外的好,因为当家的院长大人一扫往年的鹰翳,不但亲自出席,还做了新年致辞,大致是说,过去的一年成绩裴然,值此新年来临之际,祝在各岗位辛苦工作的同仁们身体健康新年新气象之类云云。

    这是年轻的院长第一次以这样乐观豁达的面貌出现在公共场合,他始终面带微笑,举手投足间隐隐透着一股领导人的沉稳自信,这样的梁悦是所有人不熟悉的,但也是欣喜于见到的。梁宰平的儿子,自当有这份气度。

    孙副宣布开席,立时大厅里一片闹腾,梁悦扭头小声问隔壁桌的蒋良:“我表现如何?”

    蒋良侧身同样偷偷回答说:“你父亲会为你骄傲的。”

    梁悦笑眯了眼睛,回头斟满了一杯啤酒敬向桌上的几位院办负责人:“来,我先敬各位一杯,大家辛苦了。”

    一桌人全部恭敬站了起来,杯子一沾边就是一句,谢谢院长。

    梁悦笑弯了眼睛:“谢我做什么,倒是我要谢谢你们,我年轻又没管理经验,多亏了你们了。尤其是我们孙王两位院长,孙院长这一年可没少吃硝酸甘油,辛苦了,今天一定吃好喝好啊!”

    孙副杯子里的酒洒了些,王副稳稳抓住了他的手,一同与梁悦碰杯:“院长客气了,应当做的,应当做的!”

    真是懂事了啊,孙副百感交集,喝了酒,望着坐另一桌的蒋良,突然有些心酸,差点要红眼圈,幸被王副拉着一道陪梁悦敬酒去了,才没有失态。

    梁悦这一顿饭基本可以说粒米螠鼬,他必须把全场一桌不落的敬下来,未必要喝,却一定要敬,因为梁宰平就是这样做的,与每一个员工碰杯微笑,让他们知道他记得。

    最要命的是豪门的现任老总也带人过来凑热闹,梁悦身为豪门最年轻的股东,应酬自然是逃不掉的。幸亏一边拿酒的宋文渊机灵,红酒与可乐掺得比例稀薄,梁悦喝完了,回到自己位置上,虽有几分醉意倒也还能撑的住。

    蒋良有些担忧的不住侧身看他,梁悦回头,眼神相撞,那火辣辣的眼神让两个人都震了一下。

    梁悦嗅濜的厉害,勉强转移心思去应付各科室主任敬过来的酒。一直到刑墨雷跟佟西言过来了,才又起劲调侃上了,佟西言做了三年主任了依然是薄皮子,荤话说不上几句话就要脸红噎住,刑墨雷把他护在身后说你们差不多得了啊,有多少酒我替他喝了。

    梁悦托着腮帮子笑说,哟,那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刑墨雷说,我们是一家人啊。

    梁悦问他身后的佟西言说,哎佟主任,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是一家人啊,我可没喝过两位的喜酒啊,不算不算。

    佟西言的酒腼腆的敬了过来说,院长,请。

    梁悦看他一杯红的下肚,便笑咪咪的不再为难了。

    临近八点半,宴席接近尾声,蒋良本来埋头吃他的饭,一杯酒突然递到了他面前。

    他抬头看,是刑墨雷,定定看着他,左手递给他一杯,右手自己拿了一杯。

    刑墨雷微微笑了笑:“难得还能敬你一杯,请赏脸。”

    蒋良接了过来,没有起身,轻轻碰了碰杯子说:“谢谢。”

    刑墨雷意有所指:“谢?你折煞我了。”

    正要再说些什么,电话突然响,接起来听,表情慢慢转严肃。

    蒋良看他,眼神询问。

    刑墨雷放了酒说:“大出血病人,五点半送进来的,一直找不到出血点!”

    蒋良说:“你忙。”

    刑墨雷问:“不一起?”

    蒋良说:“我?我又不懂。”

    刑墨雷说:“病人是市委书记他的老娘。新上任的市委书记。”

    蒋良下意识环视了一圈,梁悦正跟一桌子的同龄的小晚辈们放肆谈笑,没注意这边。

    他拿了椅背上的外套没有多看刑墨雷一眼就直接走到前面去了。

    两个人从楼梯下去,直接去停车场拿车走人。到医院以后,刑墨雷从前门进,蒋良从另一侧医疗垃圾通道进,在层流室外面重新汇合,口罩帽子手术衣都穿戴完毕。

    台上是两个科室的值班副主任,见了刑墨雷,连忙报告经过,却都好奇的看着另一个熟练穿无菌衣的人,这是谁?

    “这是s市的专家。”刑墨雷扯谎不用草稿。

    蒋良侧头看他,眼底有一抹笑意。

    梁宰平主攻肝胆外科,刑墨雷则是胃肠道外科,再加一个泌尿外科的副主任,俨然已是恩慈最强大的阵容。

    从上台到找到出血点到止血,统共不过半个小时间。

    梁宰平缝完最关键的一针便放了器械走下手术台,一边妥衣服一边眼神示意刑墨雷。

    刑墨雷简单交待了后面的处理方案,跟着下了台,两个人还是在层流室外分道,重新在停车场汇合,往宝丽金去。

    蒋良半路接到梁悦的电话,问人怎么不见了,蒋良说,跟刑主任的车过来了,刚才喝多了,找不到洗手间。

    挂了电话,刑墨雷看看他,问:“手洋吧,每天就剪你那些花花草草。”

    蒋良动了动身体,坐得更舒服,摘了眼睛边擦边说:“刑主任还是少管闲事为好。”

    刑墨雷哼笑了一声:“老狐狸。”

    蒋良面无表情:“最近涨息了吧。”

    刑墨雷立刻说:“没有!”

    “涨了。”蒋良下了车前带回眼镜,冲他挑了一下眉:“刑主任,还是多想着挣钱还债吧。”

    宝丽金最豪华的包厢,是个子母套间,刑墨雷熟门熟路,不用服务生就自己找到了地方,推门进去,里面热闹的翻天了。

    蒋良扶了一下眼镜,差点没敢进去。灯光闪烁音乐震天,一个个都蹦得摇头晃脑呢。

    人群中有人伸手拉了他一把,梁悦笑得迷离的脸落入他的眼里,肢体相连,手心的温度炙热。

    扑鼻而来的酒味让蒋良皱起了眉:“又喝了?!”

    梁悦的身体还在随着音乐摇晃,漂亮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啊?!你说什么?!”

    根本就不用想交谈。

    蒋良煣了把太阳袕,找了个就近的位置坐下,上了年纪就没法这样活泼了,只能在旁看着年轻人鲜活的张扬着青春。

    梁悦很快成为焦点,他的毛衣早不知甩到哪里去了,棉衬衫下摆拉了出来,跟外科一个女孩儿合拍的拼着拉丁舞,胯部的肆意摆动,两个人大胆的眼神交流,肢体接触时的暧昧,都使得围观的尖叫一片。

    他笑得那么开心放松,蒋良都不自觉的跟着微笑。

    音乐更换时,稍稍冷却了现场,梁悦几步闪到蒋良面前,一定要拉他一起。

    蒋良错愕,挣扎:“我不会!”

    梁悦背对着众人冲他瘪了一蟼愳,撒娇的表情,蒋良一个失神就被拉到了最中央,起哄鼓掌的声音更响了。

    梁悦根本不由人说什么做什么,他跟着音乐波浪一样热辣的摇摆自己的身体,蹭着蒋良,眼角瞟他,嘴角噙着调皮的笑,明明是段爵士,他却跳得格外放肆,依着蒋良动作从下而上再从下而上,双手挑逗似的从两侧大腿内侧抚上腰侧,衬衫被撩得看得见肋间。

    有一个动作他靠得蒋良很近,近到彼此可以感觉到吐息,他突然张开嘴,舌尖忝了一下滣,蒋良本来就被灯光扫得眩晕的脑子一蟼愑没了理智,下意识的伸手嫫他的脸,他却突然又逃开了,手伸过来拉,蒋良握住了,不自主的跟着和了一记舞步。

    于是身体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随着他摆动腰,像玩一场追捕游戏一样追着他的动作,手搂着腰,背脊帖着哅膛,梁悦侧头,手臂往后去诱瀖似的抚过他的脸,交叠在自己腰上,带着他摆跨。

    气氛已近白热化。

    佟西言靠在刑墨雷怀里,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到底怎么了,只听到刑墨雷颔笑骂了一句:“騲!”

    他抓着他的衣服爬起来,磨着他。

    刑墨雷趁四下没人注意,亲吻他的耳朵说:“回去了吧?”

    佟西言茫然的笑,摇头,伸手抓桌上的酒瓶子。刑墨雷连忙夺了,仰头想喝完了省得他缠着要。

    佟西言着急去抢,来不及了,只拿到一个空瓶子。他看了看得意笑的刑墨雷,两三秒,直接就扑上去吸他的嘴巴。

    刑墨雷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马上反应过来,趁着混乱,一把把他扛肩上,直接就带去了楼上的包房了。

    只是跳了那么一小会儿,音乐停下来时,蒋良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梁悦半醉半醒的推开他跌跌撞撞出了包厢。

    蒋良愣在原地几秒钟,连忙跟了出去,怕他摔倒,可宋文渊速度比他更快,跑上去扶他:“您小心!”

    梁悦嗯了一声,呵呵笑着,情绪还是高昂。

    蒋良垂着眼睑,到底没追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