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二十四

    成向东果然带梁悦去找易均了,他很守规矩的在外面等候,梁悦进去时,他对他耳语:“不要看他的眼睛。”

    梁悦说:“废话,我又不是没看过电影。”

    成向东笑着点了点头。

    易均穿了件白大褂,梁悦上下打量他:“你有执照吗?穿这一身?”

    易均说:“你是来砸我的场子的吗?”

    梁悦笑了笑,说:“怎么敢呢,我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全押你这里了。”

    易均说:“那么,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

    梁悦说:“我是来为你服务的。嗯,是关于门外那个笑起来很可爱的人哦。”

    易均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一轮多的年轻人,不动声銫:“你想说什么?”

    梁悦看着他笑,正面对着,但是焦距不在他脸上:“你想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

    易均顿了一下,说:“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力,只要给的钱能超过你父亲,我就会把什么都告诉你。”

    “可我的零花钱不够。”梁悦说:“那么,你确实给我父亲做了催眠?”

    易均点了个头。

    梁悦满意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知道吗,我原来怀疑是成向东做的。”

    “即使他做得到,他也不会做。”

    “祁放呢?他带我父亲来做的?是他要求你这样做的?”

    “恰恰相反,蒋良这个人物确实是祁放提供的,但催眠暗示,是你父亲自己要做的。”

    梁悦愣住,垂了眼睑没说话。

    “祁放跟蒋良是故交,交情非常好,而且蒋良只比你父亲早“死”那么几天,你父亲认为,这是他妥身的好机会。要我说这个主意真的不错,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像的两个人,简直像是双胞胎,祁放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到你父亲的医院工作,起初他以为你父亲是蒋良,后来真正的蒋良临死前来找他,他才相信不是,那之后他很痛苦,我想这种痛苦大概跟你第一次见到蒋良却发现他不是你父亲一样,他来找过我几次。这事儿不知道怎么被你父亲知道了大概是祁放做的明显了当然你父亲很一直很聪明,于是他就欺骗了你们所有的人。他来找我时,自己已经学了一年的园艺了,他做了充足的准备才到我这里来做治疗的。坦白讲我不了解你父亲,不过我了解蒋良跟祁放,我为你父亲讲述了这个故事,并且使他相信他就是蒋良,他本人也乐于相信,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合作的客户。”

    易均说完了,看看没反应的梁悦,说:“如果你告诉我的事不值这个价,我会让你走不出这房间。”

    梁悦看起来很悲伤,但依旧镇定的说:“成向东的孩子不是他的,而且他根本没有结过婚。”

    易均点点头:“哦……很公平,你可以走了。”

    梁悦出去时,没有跟成向东打招呼就直接上车了。

    成向东恼火的推门进去质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易均冷淡的说:“与你无关。”

    成向东咬牙切齿:“人家父子够可怜了,都是因为你!”

    易均看着他:“别人的事,你何必去騲心。梁宰平未必就真不记得自己是谁。”

    “你不是……?”

    “我是做了,可我不是测谎仪。他是我见过的最没有催眠暗示杏的人,他的意志很坚定,可我做的很轻松,如果不是我进步了,那就是他在演戏。”

    成向东终于没有淤说什么。

    易均说:“有空,我想请你的家人吃顿饭,年轻的时候谁都会犯错,我希望有机会弥补,我也想见见你的孩子。”

    成向东冷淡的说:“不必了!”

    当即甩门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