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十七

    蒋良苏醒时已经是下午了。梁悦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看书,察觉到他在动,回头看他,放了书趴过去温柔的问:“头还疼吗?”

    蒋良疲惫的看着天花板,问:“我睡了多久?”

    “几个钟头。肚子饿不饿?我让阿姨弄东西给你吃。”

    蒋良拉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开,说了一句:“对不起。”

    梁悦不敢确定他到底什么鏡神状态,是梁宰平还是蒋良,他只是看着他。

    蒋良说:“昨天晚上,我没能控制自己,伤害了你,也伤害了你爸爸。”

    “哦,那事情啊,不要紧我不生气,我爸也不生气,不但不生气,没准他还要感谢你呢,做了他没胆做的事。”

    蒋良皱起眉头看着他。

    梁悦反应过来了,啊了一声,有些尴尬的笑,说:“我是说,只要我不生气,他就不生气……”

    蒋良安静了一会儿,说:“以后你也别那么做,我年纪大了,做事容易犯糊涂。”

    梁悦弯起嘴角,故意凑得很近,说:“爸爸,我全身都疼,身上都是你的气味,你说怎么办啊?”

    蒋良低吼:“梁悦!”

    “好啦知道了。”梁悦收敛表情站了起来,说:“你再躺一会儿,好一点儿就坐起来,我去拿点粥给你,阿姨做了你最喜欢的海鲜粥,她今天把看家本事都拿出来了。”

    一下午两个人都安静坐在客厅里看书看杂志,总算没有争吵,梁悦出奇的乖,这一幕好像梁宰平还在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相处。

    晚饭后梁悦送客,蒋良说你不舒服就别送了,没必要每次都送。梁悦哎哟哎哟伸懒腰,说还真是全身酸疼,那就不送了吧。

    保姆瞪了他一眼,客气的送给蒋良一包点心,让带回去跟同事们宵夜。

    蒋良一谢再谢,却不敢正面看保姆,昨晚上以及早上在客厅的争执她必定全听见了,大户人家的保姆就是本份,只字不提好像没听到一样。

    梁悦一上班就直接杀到肿瘤科找佟西言,好不容易等他差完房,一把抓着他的手臂说:“甭管你用什么方法,你得把话给我套出来!”

    “套什么?”佟西言还没反应过来。

    梁悦说:“你男人啊!”

    “你轻点声!有病人呢!”佟西言连忙关门。

    梁悦吐了一下舌头,正銫说:“我跟你说,我现在百分百确定,蒋良是梁宰平,可我就是搞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在我们眼皮底下调得包,你男人肯定知道,指不定还是主谋,你听好了啊,这是政治任务,你得把话给我原原本本套出来,不然我扣你全科室奖金,扣一年!”

    佟西言面銫森冷,说:“你放心吧,如果他真的做了,我会让他全部吐出来的。”

    刑墨雷已经不在住院部上班了,他只管坐门诊,按时上下班,有大手术了去给宝贝徒弟搭个手。虽然其实个别大手术还是他在主刀,那毕竟是佟西言还年轻,四十岁都不到。

    下了班他给佟西言打电话,佟西言在那头温柔的说,你回家来吧,我下午休息,在家呢,饭都好了,就等你了。

    那话听在刑墨雷耳朵里,甜得骨头都要酥了。他万没想到自家屋里还有鸿门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