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十一

    洗过澡以后整个人清爽了许多,佟西言觉得放松,他爱跟梁悦在一起待着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能使他安静,人与人之间的感觉真奇妙。

    梁悦学他一样盘腿坐,把杯子放腿上,说:“西言,来假设一下当年的情形,他想妥身,必须要什么基础条件。呐,首先,他必须康复,起码他要能走动,恩慈的保全系统不是虚设的。”

    佟西言说:“老院长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即便他当时能下地,也非常虚弱,做不了那么多事,他一定有帮手。”

    梁悦咧嘴一笑:“我也这么想。那你说谁能瞒过全院职工做到这件事?这个人在医院里必定有声望,而且能经常接近我爸。”

    “icu的朱主任吧……”

    梁悦摇头:“我找他谈过,依他的杏格,我觉得他做不出来。”

    “那你怀疑?”

    梁悦突然啊的一声歪倒,说:“我怀疑全院都知道緡不知道啊!”

    佟西言说:“我保证我也不知道。”

    梁悦笑着说:“我怀疑孙副跟王副知道,重点怀疑王副,老孙头太正直,他要是知道了,估计当时就要炸。毕竟不是小事,市里多数政要都会参加葬礼,省里都有人来。”

    佟西言完全同意:“孙副肯定不知道。”

    “那天晚上一共就四个人,两副,老朱,还有你男人,你觉得哪个更像是能出坏水儿的。”

    佟西言瞪他:“你就直说了行不行?”

    梁悦笑得更开心了,简直是前俯后仰。佟西言恨不能拿茶水泼他,可惜杯子空了。

    “好啦好啦。”梁悦收起笑说:“他没承认以前,我不会难为任何人,可他一旦承认了,凡是跟这事搭界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佟西言凉凉提醒:“老院长很有可能自己才是主谋。”

    梁悦哼了一声,说:“那是我跟他的家务事,另算。”

    有个问题佟西言一开始就想问可总觉得不妥,他怕伤害梁悦,但此刻气氛这样平和,他实在很想给这个太过自我的小孩一记当头蚌喝:“你有没有想过,你爸爸为什么这么做?”

    梁悦的手指无意识的擦着茶杯边缘出神。这有什么可为什么的,那男人百依百顺,一定是想着,既然这么不愿意待着一个屋里,这么不愿意他在身边,干脆的永远离开了。

    那男人自卑的很,明明伤心了却还是撑的跟没事一样,更要不得是他还小心眼死要面子,一口气能憋很久很久。

    闲谈结束,佟西言睡客房。梁悦漱了口,躺在被窝里给蒋良打电话,通了以后他软软叫了一声:“爸爸。”

    那头先没有声音,隔了一会儿蒋良应了一声:“嗯。”

    “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我还没睡。”

    “……能不能像从前那样叫叫我?”

    “嗯?”

    “爸爸,我想你。”

    “……”

    “梁宰平,你这老混蛋,我想你!”

    梁悦突然觉得很难受,不等蒋良有回应他就挂了电话。

    宋文渊先陪着梁悦去了一趟规划局,很快梁悦便从局长办公室回来,并吩咐司机直奔h市。

    他们去了h市的一个派出所,找一个叫蒋杰的民警。宋文渊的满腹狐疑在见到这个警察以后便消散了,蒋杰像蒋良,换句话说,像梁宰平。

    他对他们的来访很是不解,看起来是个脾气并不太好的人,冲着几个报案的小年轻大声说话,并很不耐烦的问梁悦:“有什么事儿啊你?”

    梁悦努力压下为那张跟梁宰平相像的脸而腾起的嫉妒,说:“我为你父亲而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蒋杰松领口,口气很冲:“你谁啊?!”

    办公室人很多,声音很杂,对讲机里不断的传出声音,旁边还有另外两位民警。梁悦压着不耐烦说:“占你一点时间,我只说几句话。”

    “没见我忙?!”

    梁悦火气上来了,喝道:“你忙到没有时间跟可能是你亲兄弟的人说几句话?!”

    这话成功让室内安静。蒋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突然骂了一句脏话,两步上前拎了梁悦的领子就走。宋文渊赶紧上去,眼见两人进了一个屋,刚要跟进去,砰的被门卞挡了一鼻子灰。

    蒋杰一松手,梁悦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可立马就被恶狠狠警告:“我告诉你,蒋良不是我父亲!他有几个孩子也跟我没关系!”

    梁悦说:“你是他生的你赖不掉,看你们的长相。”

    蒋杰说:“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叫梁悦,a市恩慈医院院长,我父亲名叫梁宰平,三年前他车祸去世了,他跟你父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那又怎么样?!”

    “我想问,这三年来,你有没有发现你父亲有哪里跟以前不同?”

    蒋杰说:“三年前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

    梁悦上前一步:“你说什么?!”

    “他躲赌债躲了他妈快十年了!去年才挣回点儿钱还债!再说,我妈已经跟他离婚了,我早跟他解除父子关系了,他跟我没关系!爱像谁像谁!”

    “你说的是真的?”梁悦追问。

    蒋杰嘲笑说:“怎么,你要认他做爹?”

    梁悦说:“这你管不着,你只要记得你说过的话,他跟你没关系了!”

    他在蒋杰莫名其妙的目光中拉开门走了出去,宋文渊紧张的迎上去来,却被他勾着脖子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走!回家!”

    宋文渊已经很久没有见梁悦开心成这样了,连走路的脚步都轻了许多,下楼梯时简直是连蹦带跳的雀跃,他在后面提醒:“您小心点!”

    梁悦笑骂:“滚!我残废了啊走两步路也要你提醒?”

    宋文渊嫫后脑勺笑。他越来越搞不懂这个主子爷的心思了。

    梁悦说:“你回去,找个人跟祁放几天,他要是跟蒋良有接触,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没有人见过三年前的蒋良,这个人物已经失踪十年了,连他最亲的亲人都没有他的消息,那么,谁来证明这个人不是梁宰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