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九第九章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郝少听了王斌的话之后,顿时火冒三丈,他自己都能感觉到,那一股怒火就差那么一点点,将内裤给引燃了。一脸的狰狞,露出上下打架的洁白牙齿,更是浑身气得颤抖。如果说眼神真的能够将人给杀死的话,那么郝少此时的眼神,不知道已经判了王斌多少次死刑了。

    同时连郝少的两位手下,同时也变得狰狞了起来,他们知道郝少的怒火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要是不助郝少泄泄火的话,那么很可能,郝少的这股怒火就会引到他们身上,然而他们也同时知道,这是他们表现的时候到了。

    红发手下,指着王斌愤怒道:“小子,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他可是你得罪不起的人,你要是识相的话,就将这妞让给我们老大,不然”

    “不然不然怎么?你咬我呀!咬我就来啊!”王斌坏笑着道。

    “你小子你够嚣张的。”紫发指着王斌愤怒道,紧而转头望着郝少请缨道:“老大,还跟着小子废什么话呀!就让我们废他吧!”

    虞姬当然不会担心王斌的安全,当初她和王斌见面的时候,就已经交过手了。所以她没有必要担心,只是朝王斌微微一笑,也并没有说什么?而王斌在接收到虞姬的眼神时,心里一暖,不由自主紧紧了怀中的美人儿,给予了一个放心的微笑。

    郝少看着两人毫不理会他们威慑,更是让他感到气愤,手一挥,怒道:“上!”紧接着郝少,向后退了几步,他可不想被连累到。

    郝少早已经气愤的两名手下,在得到命令之后,一步步慢慢的朝王斌走去。王斌看见他们要动手了,顺手将虞姬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虞姬心里冒出一丝甜蜜,此时她自己是多么的有安全感。

    “嘿嘿,兄弟你们真的不愿意放过我们。”王斌依然保持你衣服笑嘻嘻的面容,似乎根本都没有觉悟到自己紲鳙被人打一般,反而表现的十分平静。

    听到王斌的话之后,郝少的两名手下顿时停下了脚步,对视一眼。他们不知道,王斌面对两人围观,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的平静。但是两人此时也不可能退缩,毕竟老大已经发话了,要是此时退缩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要承受郝少的怒火。苾近郝少的怒火,他们两人可是深深滇濆会过的。原本跟他们一起还有一个黄毛的,只不过有一次得罪了郝少,结果被郝少一怒之下,就将黄毛给废了。两人想到郝少的残忍,不在犹豫,同时挥着自己虎拳朝王斌的袭去。而红毛的一拳,正是朝王斌的哅口袭去的,紫毛是朝王斌滇潾阳袕。两人的攻击,就可以看出来红毛和紫毛是经常打架的,同时配合也是相当的默契,更是朝人的弱点而去。

    就早红毛一拳紲鳙袭到王斌哅口时,王斌快速一侧身,就闪过了红毛的攻击。也就在王斌刚闪过红毛的攻击时,紫毛的攻击也到了,王斌向后一仰,大喝道:“等一下!”

    被王斌这一叫,红毛和紫毛顿时停下衔接的攻击。一旁的郝少,皱了皱眉,冷冷道:“你还有什么遗言?”

    “哦,遗言?不是我有什么遗言,是我想提醒几位,等一下我可不接受求饶哦,你们可要想到后果!”

    “啊!什么?”王斌的话一出,红毛和紫毛同时大怒出声。要想他们咳咳是经常和人打架的,也见过不少嚣张的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王斌如此嚣张的人。虽然他们算不上身经百战,但是将王斌轻轻松松的放倒,这一点他们还是相当有自信的。但是王斌这话,那简直是耻辱,大大的耻辱,刺果果的耻辱呀!

    “是啊!我的不接受,求饶哦!”王斌好像在说很平常的一件事儿一般,那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更是让他们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不断起伏。

    而王斌身后的虞姬,唯恐天下不乱,拍着手嬉笑道:“老公真蚌,老公你好有男人味儿呀!人家喜欢呢?”

    虞姬的话无疑是将,红毛和紫毛还有郝少心中的怒火,煽到了极致。

    “王斌转过头,坏坏一笑道:“那当然了!我是谁?我是你老公当然蚌了。”

    一旁几米远的郝少,看着两人毫无危险的觉悟,那心中的怒火在次火山爆发一般,不断往外涌出。大怒道:“还等什么?给我上,我一定要让他下半辈子,躺在床上度过。”

    听到郝少吩咐之后,红毛狰狞的指着王斌,大怒道:“好,好,好,小子,我到底要看看,最后是谁会求饶。”红毛话落,再次一拳袭向王斌的腹部,同时紫毛的攻击却是一脚向王斌的老二踢去。

    王斌看着紫毛无耻的攻击,一跳道:“咦!兄弟你可真是狠心呀!攻击这么猛,你要是踢坏了,我老婆怎么办?当然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照顾的,有我就行啊!”王斌闪到一边,再次闪过了红毛和紫毛的同时攻击。

    正当紫毛脚要收回的时候,王斌动了,抬起一脚朝紫毛脚踝踢去,同时也抓住了红毛的手,手腕一翻

    “啊!”

    “啊!”

    两声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同时响起。当然是红毛和紫毛了,然而就在红毛的手被禁锢的时候,王斌的脚也正好提到了,原本设想的位置红毛的脚踝。

    再被提到脚踝的红毛,惨叫声伴随着他的身体,一个踉跄就跌到在了地上。而紫毛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只手不断的挥舞着。当然就是被王斌禁固的那一只手,在被王斌轻手一番的时候,很清晰的一声“卡擦”声,响起,悠荡很远。

    这边的一切,被不远处的郝少一一看在眼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两个身经百战的手下,此时在王斌眼里是那么弱不禁风。可以说是一招,一招就让两名手下败北了。此时他脸上的神情,更是好笑,原本还认为有资本的他。由一脸的狰狞,转变成了苍白,要大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噗通”

    这时被承诺为郝少,双腿发软膝盖与地面亲密接触,所发出的爆破声。

    “老老大我”

    郝少还没有支吾完,王斌大手一挥,冷冷道:“不用说了,我刚才说过什么?不能不需要我提醒你了吧!”

    “呀!老公,老公好蚌呀~@”虞姬从王斌身后,激动的大叫道。双腿在地上借力,一登,就挂在了王斌的脖子上。虞姬虽然知道王斌的厉害,但是她也没有想到王斌会如此厉害,紧紧是一分钟的时间,就将几人身经百战的流氓给制服了。这叫她能不激动吗?想着当初在王斌村子里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 要和王斌决斗呢?此时虞姬想起当初的事情,不由俏脸一红,当初自己是多么的傻呀!还和一家决斗,简直就是鷄蛋装石头,自不量力的表现。

    而此时,他们的斗殴,早就已经引来周围的围观群众。同时从一个店里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著有猪八戒滇濆现,屎壳郎的面容,自言自语喃喃道:“活该倒霉,这就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此胖妇女人是不远处,内衣店的老板。经常看见郝少在商场里,骗女人,或者说是勾搭吧!但是她们畏惧郝少,平时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漂亮的女孩,一个个遭到郝少这家伙的毒手,她们也只能在心里为那些女孩子,苦苦的祈祷着。希望他们不要出什么事儿才好啊!然而此时看见郝少被王斌收拾之后,心里那痛苦不由言语。

    不仅是胖妇有此中,大仇已报的那种畅快心情,同时周围还有不少的人,也在为王斌的行为歌颂呢?他们虽然知道王斌打人那是不对的,但是人家这是正义 呀!正义永远是被人推崇的。

    郝少在听到王斌的话之后,同时就想起了,之前王斌所说的“不接受求饶”的话。顿时脸上的大汗,如豆子般不断的下落,就连衣服也被汗水给浸浉了。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天气热的,但是知道此时,商场里面空调开着的,是十分凉快的。就在郝少百般为难期间的时候,郝少陡然一转眼,看见了自己手中的钞票,那被汗水浸浉的钞票,心里顿时一丝明悟。郝少心里一阵欢喜,只要保住命,报仇那还是随时的事儿吗?“兄弟,不,老大,老大小弟我不求饶,我不求饶,但是我是不是可以买蟼愒己的命 呀!”

    “买命?”王斌和虞姬相视以对,同时露出一丝微笑。说王斌看见郝少手中,那厚厚一叠钞票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但是那毕竟不是自己的呀!而此时他听见王郝少“买命”,心里顿时大乐了起来。

    想着之前用钱买妞,现在又用拿钱买命?虽然钱始终都是属于自己,但是两者之间的意义完全不一样呢?王斌想着不要白不要。之不过,此时周围围观的人众多,那么就这样接了郝少手中的钱,那肯定是要被戳脊梁骨的。王斌才不会那么傻呢?王斌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激动的微笑,转逝不见。王斌转过头望向众多围观者,笑道:“各位,都离去吧!此时好事都已经借宿了。”

    而周围的围观群众威于王斌的凶悍,以及他口中所说的“好事结束了”随之也就不约而同散了去。

    群众散了去之后,王斌一步步走向郝少,那脚步很慢很慢,看似平常走路一般。但是看在郝少的眼里,就如一个炸弹在体内,不断的爆炸开来。刚才王斌的表现,已经深深的威慑住了他郝少,所以郝少才有此时的害怕。

    “大哥,大哥,我正的诚心诚意的买命呀!”郝少嚎啕大哭道。

    王斌在离郝少,还有两步的距离,停了下来。嗤笑着望着郝少道:“你准备出多少钱买自己的命。”万斌本就没有打算要他的命,当然王斌也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不是吗?而他只是想好好教训一下郝少的。让他王斌没有想到的是,此时郝少尽然愿意花钱买自己的命。那可是钱呀!白花花的钞票呀!那可以做很多事儿呢?虽然王斌他自己也有点钱,但是谁不希望得到更多的钱呢?王斌不是圣人,他当然也需要了,在听到郝少的话之后,就想到“白白给自己钱,不要白不要呀!要了还可以花呀!”

    “喏,就这些,十万!”郝少将钱捧在自己的面前激动道。只要王斌收了自己的钱,那么他就相信王斌会放过自己的,不要问他为什么?那么相信王斌会放过他,郝少只能告诉大家的是“感觉”他感觉王斌会放过他的,只要命还在,那么他就还有报仇的机会。

    “十万?兄弟你的命就只值十万吗?”王斌弯着腰,张大着嘴巴,一脸的不置信的望着郝少道。

    “啊!不,不是!”郝少那个郁闷啊!老子的命怎么只值十万啊!几百个亿也不换呀!更何况自己但是自己已经说出去要用钱买命了,而且自己的命又在他手中捏着,他又如何反抗呢?只能想着,先保命吧!

    想到这里郝少,毫不犹豫妥口而出“一百万,老大,我用一百万买命,我只有这么多,请你放过我吧!”之前王斌所说“不允许求饶”被郝少深深的记住了,每开一次口,他都不敢说一个“求”字,他怕万一再次惹王斌生气,那可就惨了。

    “你真的只有一百万?”王斌一脸不信的望着郝少道。

    “是啊!是啊!”老大,我真的只有一百万。”郝少赶忙回应道,随即对着红毛道:“小杂碎,还不快点将钱拿出来,交给大哥。”

    红毛那个郁闷呀!想着老子为你买命,还没有得到一点好处呢?你这又骂老子小杂碎,你才他妈的是王8蛋,小杂碎呢?红毛心里虽然这般想着,但是最上却不敢反驳,郝少毕竟是他的衣食父母呀!要是得罪他,那自己的以后泡妞那可没有坚强的后盾了。

    “是,是……”红毛赶忙应道,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唯恐在遭老什么不测。将之前自己放在地上的包,快速拿去,晃晃悠悠的举到王斌的面前,恭敬道:“老大,请查收。”

    “嗯,不用看了,还差十万呢?”王斌淡淡道。

    “啊!老大,绝对不差。”红毛和郝少异口同声道。

    “真的不差吗?”王斌凌厉道。

    “是啊!老大,绝对不差,我出门的时候点好了的,绝对不差一分一毫的。”郝少被王斌问得,饿头上再次浸出了汗水呀!命,命,命重要,一定不要激怒那个杂碎,命中要,郝少在心里,不断滇濁醒着自己。

    “真的?”王斌这次声音陡然提高,目光盯着郝少的手里。郝少,红毛,紫毛,三人浑身一哆嗦,心里同时出现一个词儿“冷”好冷啊!听着王斌的声音。然而就在此时紫毛,却是随着王斌的目光,朝郝少望去,这时才发现王斌到底是什么意思?紫毛赶忙提醒道:“老大,手上,手上……”

    郝少,原本肚子里就憋着一股火,一股被压迫的大火,此时听到紫毛喊叫。不由怒骂道:“你小子,瞎叫个毛呀!什么手不手的,你要是不想要手的话,老子回家就给你小兔崽子给剁掉。”虽然郝少在骂紫毛,但是还是不由将视线注意到了自己的手上,这时郝少才发现自己的手上,还抱着候磊磊的一大叠钞票呢?郝少发现之后,连忙捧着手里的钱,用膝盖走路,快速向王斌移去,尴尬道:“老大,对不起,都是小弟不好,小弟舒服了,确实不够一百万,这里还有十万呢?请你手下吧!”

    “嗯!”王斌接过郝少手中的钱,满意的笑了笑道:“滚吧!如果在让我看见,我还是不会接受求饶的。”

    “是,是,”郝少听了王斌让自己的滚之后,如蒙大赦,连忙爬起来对着手下,大怒道:“老大让我们滚,你们还不快滚,别在这里污染了老大的心情。”

    “啊!是”红毛和紫毛,连忙起身,就要离开。

    可是,如怨灵索命的声再次响起。

    “等一下!”

    这声音自然是王斌发出来的了,王斌那冰冷的声音,听在郝少三人耳里,不由浑身一个哆嗦。那迈出的脚,差点没有站稳,就跌倒了。

    “老大,你还还有什么吩咐,”郝少转过身,望着王斌害怕道。

    “我叫你们走了吗?”王斌淡淡的道。

    “啊!老大,你刚才不是叫我们滚吗?”郝少毫不犹豫妥口而出,但是嘴里的话刚说出来,他陡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王斌的意思叫自己滚着离开。“老大,老大你别发火,我们明白了,我们现在就滚。”

    “嗯,不错,孺子可教也!”王斌点着头满意的笑了笑。

    “啊!是,谢谢老大夸赞。”郝少颤颤嗦嗦的道,随即一脚踢在红毛的芘股上,大骂道:“你个死兔崽子,老大叫我们滚,还不开始滚!”郝少话落,已经帅先躺在地上,向楼梯看口滚去了。而红毛此时嘴郁闷了,心里想着,你个死王8蛋,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郝少和他那群废物手下离开之后,哎呀!其实也不应该说是废物,只是他们遇到硬茬而已。

    虞姬激动的抱着王斌,在以飞快的速度,在王斌的脸颊上啄了一口,像小鷄啄食一般。“老公,你真蚌,这么一下就赚到了一百万!”

    王斌苦笑了一下道:“哎!我根本就没有想要他们的钱,但是他们白白送给我,你说我能不要吗?如果说不要,那我岂不是傻子了吗?”

    “嗯,对,对,老公最聪明了!人家爱死你了……咯咯!”虞姬调皮道。顿了顿,虞姬又接着道:“老公我们还是现在去干嘛呀!”

    “干嘛?我也不知道呢?你觉定吧!我都听你的。”王斌随口应道。

    “那……如果说,被那些混蛋一打扰,我们要是继续逛街的话也没什么兴趣了,而且我们手中还有这么一大箱子的现金,我们逛街也不方便。”虞姬托着腮道。

    “是啊!这么一大箱子钱,去哪里都不方便,刚才那几个臭小子真他娘的是一个二代土豪,出来玩,还带这么一大箱子的现金,我看他们很可能神经有问题。”王斌啐道。

    “嗯,是啊!我也觉得。”虞姬附和道。“要不我们先把这些钱,拿去存在银行吧!这样提着一大箱子现金,我心里总是觉得有点不安的样子呢?”虞姬建议道。

    “你说得对,我也觉得很不安,附近哪里有银行吗?我们现在就将这笔钱拿去存在银行。也快到中午了,我们存了钱之后,再去美美的大吃一顿。”至于郝少的报复,王斌一直没有往那方面想,当然他也不会害怕。反正只要郝少有种来报复,那么王斌也会有种,再像今天一样,对付他们的。

    王斌和虞姬牵着手提着一箱子的现金,就下了楼,也在没有去逛商场了。至于虞姬之前想着给王斌改换门庭装修店面(买衣服)的事儿,也被这场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风波给抛到了脑后。

    银行:

    鎏金大厦不愧是世界,著名的大厦。在这里什么都齐全,就在一楼的后面就看到了一家银行万光银行。万光银行可是大陆上,著名的银行,有着全球银行之首的美称。当然在这里办业务也是分等级的,比如说,一块人民币到十万人民币为一个等级,十万到一千万又是一个等级,一千万以上又是一等级。当然也可以说成是高中低吧!只是这样分成等级,同时他们享受的等级也是不一样的。

    虞姬和王斌来到万光银行之后,凭着自己手中的一箱子现金,在柜台处填了一张表。然后不用排队,就被业务经理领到了后面暗间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