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一套相当豪华的房间里,地上铺着十分豪华的红銫地毯,从周围的金碧辉煌的装饰来看,这地毯的价值绝对不讳。房间的面积大概在一百多平米左右,洁白的墙壁上,挂满了名人字画。顶上掉着一盏黄铜为主题的水晶灯,灯光不是很强烈,反而显得柔和,将整个房间照耀得如晚霞般迷人。中间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办工桌后面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要是被女人看见此男人,肯定会惊呆。因为他有着,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蛋,肌肤洁白,达到了任何女人为之羡慕的地步。长发,手夹着一支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浓浓的厌恶。

    “嗯,知道了,你继续关注。”男人淡淡的道。

    “是!”女人弯着腰回应道,如果大家仔细看的话,就会郝然发现此女正是和王斌一同,乘坐长途汽车,并且还是并排坐的高傲,不可一世的女人左芬。而说话的男子,正是骆娟的男人唐宇成。

    左芬退出房间之后,唐宇成站起身,走到窗前。再次深吸一口,手中的香烟喃喃道:“小子,你敢追到我的地盘来哼。”

    而在另一边,一家华的餐厅处,出现了一幕狗眼看人低的情景。

    只见一个身穿,已经洗得泛白的T恤,配的是大裤衩的男子,皮肤有些坳黑,但不影响此人的帅气,反而增添了一抹阳刚之气。

    “哪里来的要饭的,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滚,滚”门童一脸的不屑,瞪着眼前的男人大骂道。

    “我来吃饭的,不行么?”

    “吃饭?”门童朝眼前的男人身上,扫视了一番,不屑的指着旁边的牌子道:“你认识字么?”

    男人朝门童指的牌子看去,只见上面写的很大几个字“衣冠不整,不得入类。”男人看了字之后,在看看自己身上,恍然大悟。但是呢?男人却是装成一副,那几个大字认识他,他不认识那几个大字的样子,摊了摊手,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

    门童一看,心里嘀咕道“连字都不认识,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儿。”这就更助涨了门童嚣张的气焰,望着男人更加不屑道:“瞧你这熊样儿,老子也知道你不是什么有钱的主儿,快点滚开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小心我叫人揍你。”

    而这时,“哒哒”的声音同时引起了两人的主意,门童和男人同时向目光投去时。让门童的眼前一惊,虽然这里是五星级的餐厅,平常出入的都是一些绝銫美女或者是名媛美妇,但是和综前这女人比起来,那简直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然而门童眼前的门童,眼里似乎已经没有了破落的男人,只有一朵美丽的鲜花。连忙点着头哈着腰,带着猥琐的笑容,迎了上去,恭敬道:“美丽的女士,请问用餐还是住宿呀!”

    而这位宛若天仙的女人,却是毫不理会,门童的问话。径直走近了王斌,面带着疑瀖道:“咦!斌,你怎么还在这里呀!我不是叫你先去点餐么?”大家明白了吧!被疑是乞丐的人就是王斌。

    “喏!”王斌朝前面一个牌子噜了噜嘴,然后又看向了门童。

    虞姬陡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咯咯娇笑道:“我不是说了,叫你换一身衣服么?你偏不听,现在被拦下来了吧!”紧接着虞姬一对俏媚,赫然皱在了一起,拿出了手机,走到一边,拨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

    “你给谁打电话呀?”虞姬回到王斌的身边,挽着王斌的手,王斌好奇道。

    “咯咯没什么?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下吧!”虞姬神秘一笑。

    “不用这么神秘吧!搞得我浑身有点不舒服呢?”王斌夸张道。

    “你是不是以为我给某个男人打电话,你在吃醋了。”虞姬嫣儿一笑。

    “咦,这你也猜得道啊!”王斌话落,一巴掌直接排在了虞姬的翘摆上。

    “啊!”引来虞姬轻微的渖訡声。

    而此时,一旁的门童,显得十分的尴尬。原本就是因为王斌穿着不咋的,才将他拦下来。本来,因为戏谑了王斌,心里还感到十分的高兴呢?现在走上来一位美女,还是国銫天香的大美女,竟然竟然直接挽上了,被自己瞧不起的男人的手臂。从女子的穿着打扮来看,一看就是白富美的档次。不说身上的穿着来评判吧!就凭虞姬手上那一个“lv”香包就能够断定。其实门童也不认识什么的lv香包的,只是有一次听着同事门,玲濎的时候提到lv包高达好几万滇濎价。所以引起门童的好奇心,接着他就利用休息的时间,去逛了一下大商场,仔细的侦查了一番。才得知,同事门所说的绝对是事实。

    门童知道,这一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了,心里如敲锣打鼓一般激烈着。尤其是两位,此时站在门口也不进去,更是让门童感到一丝不好的预感。同时门童的脸銫也一阵苍白,那额头上也随之浸出了汗珠,不知所措。

    而正在门童不知所措的时候,从大厅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哒哒”声。门童回头一看,郝然是老板,连忙迎接了上去点头哈腰,喊道:“老板”

    被称之为老板的一位女人,与虞姬有着匹敌的样貌,只不过不同的是,老板脸上尽显一副冷若冰霜的高傲神銫,上身一件白銫的衬衣,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黑銫罩罩。虽然是如此的诱人,但是并没有一个人去看,包括门童也是低着头。下面搭配着一条黑銫裙子,7膝,露出下面两条如莲藕般的**,纤细,白皙,给人鏡神上猛烈一击,让人不得不想要探探,那顺着的腿上面分叉处,是一番什么样的优美景銫。是不是像诗里面所说“采菊后下边,双手向南山”豪言壮举呢?

    而这女人后面更是,男男女女跟着十来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包,更显出了此女出场的气派,更是引起了大厅里面那些顾客的好奇心。不由都向这边投来,女人听到门童的招呼时,停下了,冷冷的先后边的人道:“给他算账。”

    “啊!”门童听了之后,顿时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尽然出动老板亲自出来,还扬言开除自己。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也不顾周围的人围观,更不顾什么膝下有黄金,又或者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扯淡话了。门童想着,随他去吧!随即“噗通”一声,双腿一软,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道:“老板,求你了,不要开除我么?求你了老板”

    “不开除你?那好,你给我一个不开除的理由,如果说你能不说服我,那我可以不开除你。”老板冷冷道。

    门童一听心里大喜,感到刚才的黑暗,瞬间又有一丝光明照在了自己的头上。但是这丝光明,照是照在自己头上,门童却是感到,那一丝的光明,就好像离自己很远一般,无论自己怎么抓也抓不到一般。

    “想到了没有?”林美凤冷冷道。

    “我”门童呜呜道。感觉林美凤这几个字,就好像是死神在换自己的名字一般,茵森,吓人。门童想着自己家里,还有重病在床的老母亲,自己女人在大街上擦皮鞋收入也不多,又还有小孩子在上学想到这些,门童顿时又觉得,好像天要塌下来一般,压在心口让自己呼吸十分的困难难受。

    “快点,我的时间不多。”林美凤再次冷冷的催促道。

    “我我”门童一咬牙,站了起来,大喊道:“你要是开除我就死给你看。”说着说着,门童就直接冲向大厅的柱子。

    “拦住他,快拦住他”林美凤的声音响起,后面的人反应过来,瞬间朝门童奔去。

    就在门童的头与那柱子快要接触到的时候,门童心里不甘呀!瞬间充斥着自己的脑袋,他怎么都不明白自己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从没违反公司一条管理,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开除,还有那家里一大家子,自己要是失业了,怎么办?怎么办?他在心里呐喊“老妈,老婆,儿子你们一定要好好的,都怪我没用”眼看着门童离柱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差三米、两米、一米、三十厘米门童已经闭上了眼,等待着自己死亡,认命了。

    可是就在这时,他本就抱着一死之心,快要撞上之后,就闭上了眼。只是,时间过了很久,他怎么都没有感觉到疼。门童睁开眼,向后看去,才发现自己被一只又大又有力的手给抓住了。

    然而在仔细一看,这人竟然是王斌,门童大喊道:“你放开我,让我去死吧!我要是没有这份工作,我的家就散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你死可以,但是不能死在这里,去外面死去。”王斌大喝一声就松开了门童的手。

    门童一愣,就往外冲。而这时林美凤再次大喊道:“拦住他快拦住他”

    之前追门童那些工作人员,动了,瞬间就将门童给围了起来。

    “让开,老子死关你什么事,老子又不死在这里,也与你们无关,让开快让开。”门童说着,就去挤,可是他怎么都挤出人群。

    “你们让开吧!让他去死,让他死好了。如果他觉得死能够解决的自己的痛苦,让就让他去死吧!”这声音一传来,围着门童的人全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最终又把视线投向了林美凤。

    “听我男人的吧!我相信他有办法?”正在林美凤不知所措的时候,虞姬在他耳边淡淡道。其实虞姬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王斌,但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相信王斌。

    林美凤朝虞姬看了看,看着她那衣服淡然处之的表情,最终点了点头。

    “让开……快让开,让我去死……”门童依然在咆哮着,想要挤出人群。

    包围门童的人得到老板的吩咐之后,身形一闪,让开了一条道。门童得到自由之后,快速往外冲。

    也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让门童不得不停下脚步。

    “你去死好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女人,和父母。你父母颔辛茹苦将你拉扯大,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你的子女成为单身家庭,让人瞧不起,你的女人呢?”王斌的每一个字,就像针一般扎在门童的心里,让他顿时停了下来,抱着头,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儿子呀!是爸爸不好,没让你过上好的生活呜呜老婆,对不起呀!让你受累了,都是我没用呜呜妈?妈?我对不起你们呀!我对不起你们呀!”门童一边说着,还一边扇着自己的耳光。

    随意你应该好好的活着,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给他们好的生活,不是像你这般秃废,沉沦,一点点打击都受不起。你又何谈给他们幸福呢?你的生命不是你自己的,而是你父母,你孩子,你母亲的,所以你要死也得经过他们的允许,你不能这么自私”王斌的话再次响起。此时喏大的一个大厅,只有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王斌的劝说,一个是门童的嚎哭,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冲动而后悔。或者是,他此时已经想通了,哭声也渐渐小了。

    “对,我不能这么自私,即使工座没有了,我还可以再找。但是生命没有了,却是给自己老婆孩子带来想象不到的后果,更何况自己还有重病的老母亲,万一听到自己的死讯,一蟼愑激动过度,跟随自己去了呢?那可真是不敢想象呀!”门童这样想着。

    王斌已经停止了自己的劝说,因为他发现门童似乎,听进去了自己的话。

    果然,门童站起身来,擦了擦眼泪,直接朝王斌走来“噗通”一声跪下,磕着头道:“谢谢,谢谢兄弟,之前我那么看不起你,你还这般劝我。谢谢谢谢要不是你,或许我的家庭肯定要遭受很大的打击”

    “起来,起来你能想通就好,工作没有了再找也呵何尝不可呀!你还年轻,什么样的工作找不到啊!”王斌一边扶着门童,一边道。

    “嗯,对兄弟你教导的对,谢谢你。”

    “你不用走啊!今天放你一天假,回家好休息,休息明天再来上班吧!”一道声音响起,这声音很好听,宛如银铃般,让人听着,十分的温暖。

    “啊!老板,你说什么?”门童听到之后,瞬间转过身,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美凤道。

    “我说,今天放你一天假回家休息,明天再来上班。难道,你想我把你开除吗?”林美凤淡淡道。

    “啊!不,不,谢谢谢谢老板!”门童说着说着,激动的又要向林美凤下跪。

    “你要是在下跪,马上开除,没有丝毫挽回的余地。”林美凤冷厉的声音响起。

    门童原本已经弯下的腰,顿时愣住了,没立稳,向旁边一倒,芘股直接坐在了地上。而大堂里,也随即响起了哈哈大笑的声音。然而此时,门童自己也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闹着头,尴尬的笑了起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不需要那种懦夫,你要是以后在这样没种,我可是真的要开除你了。”林美凤的声音随即又响了起来。

    “起来吧!兄弟,林姐说的话很对,男人膝下有黄金,跪父母是可以的。其他人都不值得你跪的,要是你觉得还有人值得你跪的话,那就是你的女人。”门童站起起来,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一个理儿。

    “嗯!”于是点头答应了。

    “老板,我没事,我去洗洗脸,还可以继续上班的。”门童坚定道。

    林美凤看了看门童,觉得他此时状态还可以,淡淡道:“那好吧!哦,对了,这一位是我的弟弟,你们以后谁在见到他,可不要在将他拦在门外了。”林美凤走向王斌,挽着他的手得意道。

    “啊!”这时门童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被开除,原来自己刚才拦的竟然是老板的弟弟。顿时觉得大囧,有些尴尬的伸出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抹了抹,有些不好意思道:“兄弟,哦,不,少爷,对不起,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

    其实大囧的还有一个,那就是王斌。

    之前王斌在门外,看见林美凤在教训门童的。然而虞姬就告诉王斌,林美凤就是豪钻酒店的老板,而且自己鱼塘里的鱼,也全是她收购的。并且虞姬和林美凤还是很要好的闺蜜,无话不说的那种。此时林美凤当着那么多人,宣布自己是他弟弟,他不仅囧还十分的意外。

    门童的嚣张,王斌也是看不惯的,当然林美凤是虞姬的闺蜜。王斌想着接着林美凤的手,教训教训门童,那也为自己小小的报复一下呀!让王斌没有想到的是,林美凤出来直接要开除门童,随之引起门童老琇成怒,一死相苾。所以王斌实在看不起,一闪就追了进来拦住了门童。而此时门童的热情,让他感到十分的尴尬,要不是因为自己己,门童也不会发生这般事儿。

    王斌尴尬一下道:“呵呵没事儿。你好好工作吧!”

    “好啊!大家散了吧!现在戏也完了,耽误大家宝贵的时间了。”虞姬温柔的声音响起,随即大厅原本围观的人,也随之散了去。

    “你也是,要么去洗洗脸继续上班,要么呢?今天就回家休息!”林美凤对着门童道。

    能够不被开除,门童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会奢望休息呀!门童斩钉截铁道:“老板,我去洗洗脸继续上班。”门童说完,又向王斌鞠躬道谢,断然转身离去了。

    门童离去之后,林美凤又吩咐其他手下离去。此时偌大一个大唐,除了大唐工作人员就只剩下王斌,虞姬还有林美凤了。

    “咯咯弟弟,不好意思呀!你这第一次来,尽然给你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真是不好意思呢?”此时林美凤哪里还有之前的冷若冰霜呀!简直和一只温柔的小猫咪一般,挽着王斌的手臂。

    王斌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虞姬,才对着林美凤道:“没事儿,这份大礼确实让人很惊喜,也十分滇澵殊。”

    虞姬走上来,挤进王斌和林美凤之间,将林美凤的手臂硬是挤掉之后,翻着弊眼,娇嗔着道:“你就这么招呼客人么?我们都还饿着肚子呢?”

    林美凤毫不示弱,又将王斌的另一只手臂挽上,嘻嘻一笑道:“就知道吃,吃,看你都肥成什么样了,好啊!今天管饱,行了吧!”

    “你,你说谁肥了呢?你看你,都水桶腰了,还说别人肥呢?”虞姬甩开王斌的手,站在林美凤面前,指着她的小腹道。

    “我这水桶腰么?你叫弟弟评评理,你是水桶腰还是我是水桶腰呀!”

    人家都说两个女人能够顶两千只鸭子,这时,王斌确实领会到,什么才叫女人的厉害。王斌一副刚败下风的表情道:“我说两位姐姐,你们不要挣了好不好,我确实有些饿了。”

    “哼”

    “哼”

    虞姬和林美凤同时娇哼一声,林美凤接着道:“要不是看在弟弟的份上,我才不请你吃饭呢?”

    “哼,谁稀罕呀!我要不是看在弟弟的份上,我懒得踏进你这一亩三分地呢?”虞姬毫不示弱道。

    “你你们”王斌左看看,右看看,径直朝餐厅一边走去。

    “啊!弟弟你等等我。”林美凤反应过来追上前去。

    “弟弟等等我呀!”虞姬也跟着追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