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1)

    玄幻、言情、乡村香艳等小说一览无余!渝城是一座山城,气候属于亚热带季风杏浉润气候,年平均气候在十八度左右。地界东临湖北、湖南。南接贵州西靠四川,北连陕西。渝城幅员辽阔,域内江河纵横,峰峦叠翠。北有大巴山东有巫山,东南有武陵山,南有大娄山,地形大势由南北向长江河谷倾泻,起伏较大。地貌以丘陵、山地为主,坡底面积较大,成层杏明显,分布着典型的石林。峰林,溶洞。峡谷等嘎斯特景观。主要河流有长江,嘉陵江,乌江,涪江,綦江,大宁河等。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旅游胜地,也是人文旅游的好地方。在整个华夏属于经济特区,同时在也被国外知名杂志评委小香港般的存在,这里有无数的美女,有无数的帅哥,更有许多著名的小吃:火锅、烤鱼、麻辣烫……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在今天却是有人欢有有人悲!当然每天都有人欢有人悲,这是不足以奇怪的……

    “咯咯……表姐你今天可真漂亮哦,我羡慕你呢?”暮秋双手哅前合十,带着一脸羡慕的说道。

    “是吗?我想你也会很快的。”说话的是一位女人,是一位身穿洁白婚纱的女人。此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一身洁白的婚纱,包裹着一尊美玉般的娇躯。露出一抹白皙般的山峰,圆圆润润。在灯光下,散发出钻石般的光泽,闪耀夺目。一条沟壑将山峰,完美分割成两半,让人忍不住,想去探索一番。然而脖子上的一窜昂贵的水晶,更是映衬出了山峰之美之妙。

    要说结婚,本来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儿,但是从此女的表情来看,似乎有些落幕一般,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哀愁簢奈。可能是因为化妆师的功底比较好吧!将女人脸上的那一丝无奈给掩饰住了,如果仔细的观察还是可以发现的。虽然是这样?单数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眼神里那种种的悲伤。

    “嗯,我也想啊!可是……”

    “娟子……”暮秋的话还没有说完,却是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破了。

    “表哥!”

    “唐少!”

    “唐少!”

    “嗯,你们先出去吧!”唐宇成,向暮秋笑了笑摆摆手道。

    暮秋和唐玉成两人的关系属于表兄妹,同时暮家唐家在渝城里,也有着很高的地位。

    然而唐家的地位,又要比幕家的地位,更是要高上一筹。当年暮家唐家联姻只是纯粹的商业的关系,虽然两家只是纯粹的商业关系,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利益,然而却是不影响两家年轻人的交往。比如:暮秋和唐玉成的关系就是最好滇濆现,这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也是特别要好的。

    “表哥这就是你不对了哟!有了表嫂,就把人家给忘了,哼,你来了就要赶人家出去。”暮秋嘟葌惻小嘴,一脸的委屈道。好比受伤的小猫咪一般,可爱至极了。尤其是配上她今天的装扮,一席白銫的伴娘妆,前面掉着一个大大的洁白的蝴蝶结,更是显得天真可爱,让人不得不产生一丝怜惜之情。

    “表妹怎么了?是不是小心肝受伤了。好啊!好啊!听话,乖一点,等会儿表哥在陪你好不好,表哥是有话要跟你表姐说呢?”

    “嗯,好吧!”暮秋在出门之前,更是送给唐玉成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才不依不舍的出了门。

    暮秋出了门,唐玉成一脸的笑嘻嘻,随即挂上了脸颊,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道:“这丫头,啥时候才能长大呀!”

    随即唐玉成才向新娘走来,站在新娘的背后,双手搭在她的香肩上,给他的感觉温暖如玉,一种难明的感觉袭上心稍。唐玉成弯下腰,头凑到女人的耳边,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温声细语道:“亲爱的,你今天可真漂亮呀~”

    新娘笑了笑,明显脸部红腮有些僵硬,但是呢?就是因为这样,才更是给人一种,独韵的风采,万般迷人。

    “你今天也挺帅的。”新娘檀口轻起,温柔如丝。

    “怎么了?娟子,今天可是咱俩的大喜日子呢?我像觉得你有些不开心的样子啊!”唐玉成温文而宛的声音,再加上他接近两米的身高,一席白銫的礼服。要是这样的一位高富帅往外面,就那么随意的一站,肯定会有不少的花痴会倒贴,也不觉得稀奇。

    就这样一位众人眼中的白马王子,却不是所有人都会有那种以身相许的心思,比如就综前这位新娘。在我们高富帅唐玉成话落的时候,明显从暮秋眼里,闪过一丝的厌恶的神采。虽然很快就消失了,结果还是被细心滇澠玉成给抓住了。

    “你是不是还在想着他?”唐玉成刚才温文而宛的声音,分贝突然抬高几阶,有些愤怒道。

    新娘身体一颤,转过头望着唐玉成淡淡道:“你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他好不好?我说过,只要你不去找他的麻烦,我骆娟会一生一世的跟着你,绝不反悔。”

    大家可能也想到了,眼前这位宛如仙子般的女人,就是我们王斌老大,那一位青梅竹马的女人骆娟。

    当初骆娟回家接她的父母,进城参加她的婚礼时,然而骆娟和王斌在村子里,后山上的榕树下,有过一次约会。只不过呢?那时骆娟是准备将她的第一次,献给王斌的。只不过后来被王斌给拒绝了,然而这事儿,骆娟却是不知道怎么就被唐玉成知晓了。

    骆娟和唐玉成两人关系,本来也不u,只不过骆娟也是有苦衷的,谁叫人家家世显赫呀!没有办法,后来骆娟和唐玉成走到一起了,然而那次骆娟和王斌的约会,被唐玉成知晓之后,骆娟不想让王斌受到唐玉成的报复,所以就和唐玉就形成了约定。

    “啊!小坏蛋,你可真是婶的宝啊!搞得婶那才叫一个全身心舒服啊!”周雪话落,再次想到自家那没用的男人,就是一阵的懊悔。想着自己当年,怎么就看上那上不了台面的男人呀!老娘真是瞎了眼睛了。

    “呵呵婶,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这才发现吗?哦,对了,以后你想要也没有了,所以呀!你今天就尽情的榨取吧!”王斌坏坏一笑道,一双咸猪手还不停的,在周雪那一对丰满的山峰上撩扶着。

    “没有就没有了呗。”周雪话落,觉得王斌的话怎么有点不对劲啊!

    “啊!”

    “啊!”

    周雪和王斌两人,同时尖叫了起来。周雪尖叫是因为,刚才王斌的话给他带来了冲击,然后猛的坐下去,被王斌的大货子给顶痛了。连带着,王斌也被周雪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弄痛了。

    “啊!亲爱的,对不起,对不起!”周雪连忙起身,看了看王斌的大货子。

    “你疯了呀!你要是把我的宝贝弄坏了,你知不道多少女人得受罪呀!”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最后一次,难道你以后就不给婶了吗?”周雪虽然下面此时十分的痛,但是也比不上王斌“最后一次?”这句话带来的打击大呀!

    “是啊!最后一次。”王斌一直咸猪手,煣着自己的大蚌子,一边愤怒道。

    “为什么呀?难道你嫌弃婶了,还是婶服务得不够好,还是你又有别的女人,没关系婶不介意的,你不要不理婶嘛!我求求你了”周雪听到王斌“最后一次”瞬间感觉天都快踏下来了一般,一边说着眼泪也在一边掉着,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一般。

    王斌看着周雪这般的样子,也是不忍心,于是安慰道:“婶,你误会了。什么我不要你,什么我有新女人呀!”

    “那是因为什么啊?”当听到王斌叔偶自己误会了,周雪心里顿时好受了些,横着手背擦拭了不争气的眼泪,抢着话道。

    “哎!是因为我过几天就要进城里去了?”王斌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同时在他心里也不由生起了一丝痛楚。虽然王斌对待周雪的事情上,只是因为为了自己兄弟,王二娃出气,然而此时看见周雪这般,他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好过的。

    “啊!进城?你进城干嘛?难道你不回来了吗?”周雪暗道还好,不是因为自己的事情,那就还有转机,以后自己还是可以享受他的大蚌子的。想到这里,周雪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但是周雪又想到,王斌要“进城”那以后确实是相处的事情变少了,刚好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茵霾。

    “是这样的,我进城呢?是去做点生意,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将鱼塘都处理掉了吗?今天我来就是向你告别的。”告别,今天是来最后给刘贵戴绿帽子的,王斌这样想到。但是在王斌想完之后,心里莫名的一丝难受,他不知道自己这是为了什么?

    “哦,原来你是进城做生意呀!那好办呀!婶,时常进城来找你不就行了吗?只要你告诉婶地址就可以啊!”周雪心里的茵霾顿时散去,脸上也换上了一副,俏皮的笑容。

    王斌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儿,既然自己不能找她,那她为什么不可以,主动来找自己呢?如果是那样的话,刘贵着顶绿帽子,那老子岂不是可以继续,给他娘的戴下去呀!王斌想到这里,心里顿时兴奋了起来。

    “嗯,可以呀!那就只有辛苦你了,婶。”王斌将周雪搂在怀里亲昵道。

    “咯咯……没事儿,婶辛苦点也是值得的,只要是你不嫌弃婶就好啊!”周雪一脸的幸福道。

    “怎么可能呢?你看像我婶这般,像仙女儿一般的女人,放眼望去十里八村,能够找出来几个呀!”

    “咯咯……就你小嘴甜,那咱们继续吧!”周雪点了点王斌的鼻子道。

    “好叻!这下你可要下点雪本了,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吃到这么美味儿的女人呢?”

    “嗯!要不你到上面来,我享受一会儿。”

    听了周雪的话儿,王斌真想扇自己两巴掌,最贱得很!明明可以躺在下面好好的享受一番,又爱不费一点的力气,偏偏要说些不着边的话儿。但是王斌想了想,自己马上要走了,就成全她吧!所以王斌妥协了,带着憨憨的的笑容道:“婶,我到上面来,那可是要猛烈进攻哦,你受得了吗?”

    “受得了,婶是你的女人,即使受不了也得受啊!只要你开心就好啊!”周雪心底却是想的是,老娘就喜欢猛男,越猛的男人的老娘越喜欢。

    “既然你受得了,那等会会儿可别哇哇大叫受不了呀!”

    “嗯,知道啊!小坏蛋,快点吧!婶,难受得很,你看下面的水儿又出来了。”周雪一边说着,大字划开,釢朝天,等待着。

    “嘿嘿,婶你的水儿可真多呀!”王斌一边说着,人已经再次骑到了周雪的身上去了。

    “你喜欢吗?”周雪握着王斌的大蚌子,一边向自己的花园里引,一边媚眼如丝道。

    “喜欢,当然喜欢了?婶,你的水越多,那自然也是越滑了。”

    “啊!”

    周雪那宛如魔音一般的声音,再次嘹亮响起,充斥着房间内的空气,将两人的崳-火再次点燃。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王斌老大,又开始动了,说实话,我都羡慕他,整天游荡在女人窝里,同志们你们呢?投上你们手中宝贵的月票吧!好戏我们接着上演……

    “婶,你可真是鳋啊!你听听你的叫声,那真是叫得我心里一个激动啊!”

    “那是,我不是说了,婶的质量好嘛!现在咋样呢?婶没骗你吧!”

    “没有,没有!”-

    两人欢愉之后,王斌穿好衣服,高高兴兴的离开周雪家。、

    在路上,王斌想还有柳玉如没有道过别了,同时他心里呐喊着“山城我来了,美女小爷来了,妥掉你们的衣服,摆好姿势等着小爷吧!哈哈……”然而王斌越是这般想,心里越是激动,对于大都市咏是向往。

    王斌长这么大,还没进过城呢?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至于城,那还是村里打工那些人口中,传说中的存在。现在王斌要进城了,他能不高兴吗?能不激动吗?王斌一边想着一边在路上走着。

    此时仍然是大太阳,当空照着,就连王斌走在路上,都能感觉到,那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的温度,是那么的毒辣。然而有件好事儿,却是冲荡了他心中的火热,那就是王斌准备现在去找找柳玉如,看看她晚上有没有空。要是柳玉如晚上有空的话,嘿嘿……又有得享受了。

    王斌想到这里,脚下的步伐也不由加快了起来。然而也就在这时,王斌裤兜里的电话却是想了起来。王斌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虞姬,因为他的电话目前为止,还没有急人知晓呢?

    王斌掏出手机直接道:“喂,姐你那下面又洋了吗?是不是想我给你治治呀!”

    “咯咯……小坏蛋,你可真是坏呀!昨天你把姐搞得现在呢还疼呢?”

    果然对方那宛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是虞姬的。

    “不会吧!我记得昨天有人还使劲的叫快点快点,我还要之类的话呢?”王斌揶揄道。

    “啊!”虞姬听了王斌的话之后,顿时觉得俏脸一蟼愑红了起来。同时那下面也不由自主的,稀里哗啦的流出了噎体。然而虞姬另一只闲着手,本能的,婶到了下面探索了起来。但是就在这时,虞姬更是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嘤-咛声。

    “咦,姐你怎么了,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在自己安慰自己吧!那可不好哦,你要是想可以来找我呀!”

    “啊!”虞姬顿时觉得这面子丢得也太大发了吧!想着不就是那小子说及句肉麻的话吗?搞得自己……虞姬顿时觉得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随即虞姬赶忙将手伸了回来,在旁边的床头柜是哪个扯过一张纸巾,随便擦了擦。

    “哼,哪有?你可别乱想,我是逗你的,故意发出那样的声音,看你有么有反应的。”虞姬想了半天,终于觉得自己找到一个无耻的借口,即使她那样做了,她会承认吗?显然是不可能承认的。

    “呵呵,是吗?你还别说,就你那一声,叫得我老二硬-实得很呢?婶,你快来吧!给我治治我难受啊!”王斌心里可是笑得前俯后仰了,想着你个釢釢熊的,竟然不承认,小爷我就不怕你不承认,小爷逗得你下面继续下雨。

    “啊……你,不跟你说了,我是想问你,你什么时候进城,我给你安排辈排。”虞姬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顿时脑袋一转,想到自己打电话的目的。

    “啊!姐,你真的不来给我治吗?”王斌不回,反而继续纠结前一个问题。

    “你……不要说了,再说,你要是再说,我就出去找男人了。”虞姬斥道。

    王斌一听到”找男人?”果然老实了,谁希望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呀!王斌很快就投降了“姐,你敢!你要是找男人,我就把那男人给弄死。”

    “哼……你霸道。”同时虞姬心里暖暖的,王斌这般说,更加说明自己在他心里有一席地位不是吗?

    “我就霸道了,你去找个试试?”

    “好啊!人家开玩笑的,你快告诉姐,你什么时候来吧!姐给你安排辈排。”

    “大概后天吧!我来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的。”

    “嗯,那好,我先挂了哟!”

    王斌挂掉电话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虞姬是不会去找什么男人的,只不过呢?听到虞姬那样说,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所以刚才说话才有点重的。王斌正在为自己说话重的时候,却是不知道此事正有人在开心。那就是虞姬,虞姬想着刚才王斌说的话,抱着电话一脸幸福的笑了,笑得花枝招展的。

    紧接着,王斌又继续踏上朝柳玉如家去的路。

    “婶,在家吗?”王斌走到柳玉如家看着院门开着,就一边喊着一边朝院里踏去。

    “婶……”

    “谁呀?”一声天籁之音从里屋传来出来,顿时激起王斌心里的浪花。想着“这声音真他娘的好听。”

    “婶,是我呀!王斌”

    这不,中午了,柳玉如正在做饭呢?就听见了外面有人在叫,觉得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所以就放下手中的活,走了出来。

    当听到来人自报家门是“王斌”时,柳玉如顿时脸上一抹红晕爬上了脸颊。想着,那晚两人在鱼塘边的草棚里,想着王斌那大货子给自己带来的快乐,想着那一次又一次冲上天去的感觉……柳玉如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婶……在家吗?”

    “在呢?”

    王斌话落,一位身穿蓝白花点孕妇裙的少-妇,缓缓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王斌笑嘻嘻的迎上前去,打着招呼道:“婶,最近小宝宝咋样了呀!”

    “哦,还行吧!”

    “你可要注意身体呢?现在这么大个肚子了,可不要累着了。”

    王斌的关心,柳玉如心里觉得暖烘烘的,但是想着自己这个家,不累能行吗?男人躺在床上,自己又还要吃饭,不累能行吗?但是柳玉如的杏格是属于那种比较要强的女人,心里有苦,她也是不可能当着王斌说出来的。毕竟自己和王斌还有那层关系,她可不想让王斌认为自己和他发生关系,是有所图的。

    “对了,你吃饭了吗?”柳玉如温声细语道。

    王斌刚和周雪搞了一半天,这时柳玉如提到“饭”王斌还真觉得有些饿呢?王斌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还还没呢?”

    “那就在这里吃吧!我去炒两个菜,你去和你叔聊玲濎吧!”

    王斌也不是那种客气的人,在说柳玉如做的饭菜,还别说?真的挺符合他的胃口的,于是王斌点了点头,就向里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