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 第十四章 张胖子

    “也不怎么!一般来说男的得罪我了,我会把剁碎了喂狗。至于女人嘛,我一般都是让她臣服在我的!”

    田丰毫不在意的说道,刚才在床上两人疯狂激战的时候,他就听见在学校门口停下了辆车,知道有人来了,当时两人正处于最后的关头,他当然不想起来。他对于男女之事情从来没有畏避过,在许都市当老大的时候就算是遇到有老公的女人他都敢明着追,何况这个校长还是个寡妇呢。

    “田丰你瞎说什么呢,快点让我起来。”

    李校长差点跟田丰急了,田丰可能不知道外面来的人是谁,但她可一清二楚。这人以前是一个城市的黑道人物,杀人放火的事情没少做,后来因为犯了事才逃到这里来的。

    “怎么?难道是你相好的来了,你怕他看到吃醋!”

    田丰坐起来帮她穿好衣服,然后轻轻的靠在了墙上,两腿正好横搭在床边上,两人就这样靠在一起,样子很像一对未婚的情侣恩爱的抱在一起。

    “你…别胡说”

    李校长瞪着田丰,眼泪忍不住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这时候外面说话的那个人已经走了进来,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宽阔,从正面看上去就像一面墙一般。他上身一件灰銫丝质T恤,一条板正的休闲裤,那张麻脸上带着茵险的笑容。他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这么大热滇濎还穿着一身黑銫西装,带着墨镜,遮住半边脸,让人看不清楚他们脸上的表情。

    那人进来,田丰在胖子身后的两人只扫了一眼,然后眼睛就一直没有从他身上移开。他们给田丰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两人的身手绝对不差!因为只有练过武的人才能具有这种气质。而且如果他观察不错的话,这两人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实力极强。能让田丰如此重视的人并不多,田丰混到许都市黑道老大这个位置可不是光平一张嘴说出来的而是靠着一双拳头不断的打拼出来的。

    他出身于武学世家,虽然到了他爷爷那一代已经没落,但是他的爷爷却是不忍心家传武学就此没落,所以在五岁的时候便开始教他练习。当别的孩子都在玩耍的时候,而他却是在爷爷的监督下扎马步了。十岁之后,他练过田家拳,田家拳是洪拳的分支,出手时迅脟比,一击必杀。

    当年纵横许都黑道的时候,田丰就会了过了许都不少的高手,整个许都市除了那个武警队长还能和他拼个半斤八两外其余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现在能够让田丰认为实力不差的都是高手。

    “李校长,以前我说歹说你都不答应跟我,原来是有个小白脸啊!”

    胖子咪咪着眼睛看着李校长笑着骂道。

    李校长被田丰抱着,想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怒瞪着他道:“张胖子你别满嘴放芘,他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老师。”

    “呵呵呵,我这还没动他呢,你就这么护着了?我要真动动他,你还能跟我拼命杂的啊。”

    张胖子故意吁吁着说,接着脸銫一变,肥胖的脸上一下变的狰狞起来:“妈的,你这个小*,老子追了你这么长时间你都没让老子碰一下,现在这个小白脸刚来你就自动送上门了。你等着一会当你着你小相好的面看我怎么玩你。张凯,你过去把那个小白脸给我打的他妈都不认识。”

    后面一句是对他身后保镖说的。

    李校长一下脸銫变的惨白,还想在说什么,却被田丰拦了住:“李姐,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好好在这给我坐着看戏,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说完田丰放开她,从床上站了起来,对着张胖子笑道:“呵呵我今天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能把我的打的连我妈都不认识。”

    说完晃了晃脖子,朝那个叫张凯的汉子看了过去。大概好久没有铀动过的原因,脖子关节发出喀喀的脆声。

    高手和高手之间,互相都有一种直觉,张凯也感觉到了田丰身上感觉到强者的气息,一边慢慢朝他走着一边解着自己西装的扣子。田丰笑了笑,也慢慢走动起来,忙活了一下午,刚才又经过一番床上大战,身上的T恤早就被汗水打浉透了,粘在身上怪难受的,索杏一把也妥了下来,露出上身成条纹装的肌肉。

    张凯看到田丰起手的姿势,微笑着道:“你用的是洪拳,原来你也是洪门中人,天下洪门是一家,我们老大也是洪门中人,看来咱们是一家人了。可是作为洪门中人应该知道洪门中的规矩,朋友妻不可欺。”

    “呵呵,这点规矩我当然知道,只是我有些糊涂的是,我到底欺负哪位朋友的妻子了?”

    田丰反问道。

    “呵呵,这位李校长是我们老大看重的女人,你现在竟然抢我老大的女人,就是犯了洪门中朋友之妻不可欺的规矩!”

    张凯扫了一眼老大然后冷冷的说道:“呵呵,李校长是个寡妇,你们老大看上她了,而她却是没有看上你们老大,所以我应该没坏这个规矩吧。”

    田丰大笑了起来,“再说了就算是我抢你们老大的女人了又如何,我出来混已经十来年了,无论走到哪里还没有人敢不给我面子的。”

    在说最后几句话的过程中身上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气。

    闻言,张凯暗暗皱眉,田丰说的不错,他的确是没有坏朋友之妻不可欺的规矩。一念及此,他不觉的回头朝自己的老板看了一眼,张胖子现在心里对田丰也没什么底了,他本以为田丰就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想到是个道上混的人,听口气混的好像还是大哥级的人物,他曾经也是道上的人物,他知道有些人看着普通但却是招惹不得,否则后患无穷,现在他不知道田丰的底细,这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田丰在社会上混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会猜不到张胖子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啊,哈哈一笑道:“张凯是吧,你的身手不错,咱们哥们先走两招,好几天没动手了骨头都洋洋了,至于你能不能把我打的我妈都不认识了,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张凯也是血杏男儿,听田丰这么一说,战意也上来了,大叫了声“好!”

    然后快速一拳挥出朝田丰面门便砸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