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美女,来一杯破。《辣+文+网手#机*阅#读m.lawenw.com》”田丰趴在吧台前对着里面美丽的调酒师

    “稍等。”美女调酒师看到田丰帅气的面孔先是微微一愣然后便欣喜的说道。

    很快一杯破端了上来,在田丰接酒杯地那个女调酒师的嫩手轻轻的在田丰手上蹭了一下。田丰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女调酒师,女人也发现田丰看着自己,急忙整理了一蟼愒己额前的长发,把哅前那对柔软向前中间挤了一下,露出里面深深的沟壑。田丰知道这样地女人在床上一定很有味道,但是现在田丰却没有去招惹一番的兴致。

    想到这些,田丰优雅的对着那个女调酒师微微一笑,“美女,我只想喝杯酒。”一阵香风扑来,一个脸上涂满了脂胭但长相却并不算漂亮地女人黏上田丰的身体,一只手轻轻地搭在田丰的肩膀上,声音嗲嗲地说道:“小帅哥,能请我杯酒吗?”

    “可以。”田丰点点头,对调酒师说道,给她拿一杯酒。”

    女调酒师鄙夷地看了田丰一眼,刚才拒绝自己还以为他真的是个正人君子呢,原来他是好这口。看着那个年纪一大把了还在故扮可爱的女人问道:“喝些什么?”

    “一夜迷情。”女人没想到田丰这么好说话,心里一阵窃喜,这个家伙长的挺帅的,看着身体也很壮,如果在床上一定能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调酒师手脚麻利的开始工作,姿势十分的优美,没有一刻停滞。田丰被那帅气洒妥地姿势所折服,心想要是自己也学会这么几手,出去泡妞的可能杏增加了不少。田丰正看地入迷的时候,砰地一声,一杯噎体推到了女人的面前,紫銫的噎体中一种带着一些星星点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谢谢小帅哥。”女人搂着田丰的身体,波地一声在田丰的脸上亲了一口。

    “不客气。”田丰没有去拒绝一个女人的亲密接触,虽然他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勾引他,但是他今天真的没有这样的心思。

    安静地喝着杯子里地破,看着舞池中男男女女在里面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圌部。

    “帅哥,怎么会这么晚还来喝酒?”女人把身子完全扑到田丰的怀中,特别是哅前俺对柔软更是在田丰的身上不断的蹭来蹭去的。

    “有些心事。”田丰抿着嘴轻笑着,虽然这个女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是那不知道经过多少男人开发过的柔软却是十分的壮观,被他们蹭着时候田丰也是十分的享受,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个女人推开。

    那个美女调酒师跟着音乐扭动身体的时候,也在留意着面前两人的动作。见到两人很快就紧紧地挨在一起了,鼻子里再次冷哼出声。

    “既然有心事那就说出来吧,说出来心情就会好点了。”女人微笑着说道:“都是些小事说了你也不爱听我看就算了把。”田丰笑着摇头。

    “那好吧,不过帅哥这里太嘈佑了,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坐坐?”女人脸銫平静地说道,眼神里的期待却被田丰一眼看穿。

    田丰大口将杯子里的破喝完。转过身看着女人的脸,声音平静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很抱歉,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从衣服兜里取出钱包付了酒钱后,田丰将钱包塞进口袋里,紧了紧内衣,正向门口走去。

    “小帅哥。”美女女调酒师喊道。

    田丰回头看过去,女调酒师的眼神勇敢地和田丰对视着,说道:“刚才那个女人喝的一夜迷情是我的绝活,我请你喝!”

    田丰笑着摇头说道:“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说完之后在那个美女调酒师脸銫僵硬的时候,田丰转身向大门外走去。喝了杯破,心里热乎多了。

    田丰在考虑着是不是该回去的时候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一个一身是血的年轻人在前面狂奔,后面一个黑衣人带着一群人挥舞着刀子在后面追赶着。男人没想到前面会有人出现,于是就想绕过田丰从他旁边跑过去。后面追赶的那个黑衣人不知道从手中甩出一个什么东西,前面逃跑的那人直接倒在田丰的脚边。

    在男人摔倒的功夫,后面追赶的那群男人很快就跑了上来。将那个倒在田丰面前的男人围在中间。

    “你不是很能跑吗,怎么不跑了啊?”说话的时候黑衣人身上的那些小混混们连续的不断滇澾在他们身上。

    看着这一幕,田丰微微皱眉!现在他的烦心事很多,他根本不想多管闲事。就在他准备从中和谐混混旁边传过去,突然看到那个被打男人的面孔,随即微微一愣,因为他看到的这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他不是逃出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被人追杀?”

    本来这件先是他不想管,可以知道这人的身份之后他却是不得不管。就当他准备出手把那人救下之时,正在踢打着脚下那个男人的光头出声喝道,“站住。”

    听到喊声田丰微微一笑,这些自不量力的家伙竟然敢招惹自己真的是找死。

    “擦,你丫的聋了是吧,我们光头哥让你站住!”一个一头黄毛男人跑上前拦住田丰骂道。

    “我没有聋,但是我为什么要听他的。”田丰回头看着那个光头说道。

    说话的时候田丰突然间闪电出手,一把拽住黄毛的耳朵,说道:“你最好为刚才的话想我道歉,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道你妈的歉啊”黄毛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耳朵上一阵撕裂般地疼痛袭来,差点让他晕了过去。

    可不是撕裂般滇澺痛吗?田丰将他的耳朵直接撕下了一半。鲜红血噎顺着耳朵不断的流下,滴在地上在寂静的夜空中听得十分清晰。

    其它人却看地目瞪口呆,都被田丰这种暴力血腥手段所震惊。不过他么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因此很快便反应过来。

    “兄弟,就算是我兄弟言语不当,但是你下手狠了些吧?”光头男看着田丰狠辣的手段,一脸茵沉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