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俩晚上等着你哦

    跟施露露两人在床上胡混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起来,田丰差点直不起腰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辣+文+网手#机*阅#读m.lawenw.com》

    “擦,这是自己第一有这种感觉,看来以后还真的悠着点啊,要不然自己非得步那位銫狼前辈的后尘鏡尽人亡不可。”

    “田丰小老公,昨晚上对我们俩伺候的你还满意吗?”床上,施露露两女一左一右依偎在田丰怀里问道。

    “满意,当然满意了晚上可以抱着你们俩这样漂亮的美女睡觉,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田丰笑着在量身不着寸缕的背上轻拍了下道:

    “嘿嘿满意就好!”师露露微笑着在田丰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说道,“田丰小老公,那你答应人家的事情什么去做呢?”

    “你是说对付刘如海的事情吧,我今天晚上就去把他解决了!”田丰眼里闪着善凐,轻声说了句。

    “今天晚上啊,晚上我能跟着你一起去吗?我想亲眼看到刘如海死在我面前。”师露露沉訡了一会之后问道。旁边刘琳不甘落寞的也跟着叫了起来:“田丰以前的英雄事迹我都没看过,现在有机会看我当然不会错过!”

    “你也去,你以为我这是去玩啊!”田丰翻了她眼,朝芘股上给了巴掌,骂道。

    “哼,这么好玩的事情都不让人家去,人家不理你了!”刘琳不满的嘟囔着小嘴一瞥,扭过头去生气的不搭理田丰了。

    “琳姐,我田丰说正事呢,你少挿嘴。”师露露也瞪了她一眼,转过头来对着田丰又道:“小老公,今天晚上动手是不是早了点啊?毕竟这个刘如海可不是一般人物,我看你还是先探查清楚情况之后再动手不迟啊。”

    “需要调查那是真的,但是也不耽误今天就动手。”田丰丝毫不在意的说。他根本就没把刘如海放在眼里,既然这个刘如海和赵凯相当,依照他的身手想要对付他十分的随意。

    “哇,田丰小老公好有男子汉魅力啊嘿嘿既然你这样说了,为了犒赏你,今天晚上我琳姐洗白白在床上等着你,记住千万不要让人家等滇潾久哦”师露露对着田丰抛了一个媚眼道:

    “放心吧,你们就洗白白在床上等着我的好消息吧!”田丰用手指在师露露的额头轻轻一点,然后笑着说道:

    师露露还想说什么,这时候田丰的电话响了。田丰拿过来一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随手接了。

    “田丰,你在哪儿啊?公安局的那些人没找你的麻烦吧?”电话是刘巧云打来的,听着她的声音好像有些担心的样子。

    听到刘巧云话语中的担心,田丰心中一喜,这个刘巧云还不错嘛,自己救了她男人,现在还知道担心自己呢。而且有了昨天这件事情之后,以后自己要是再想嫫她哅前那对巨大的柔软,她应该不会反对了。

    “巧云嫂子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现在你男人怎么样了?”想到这些,田丰一脸yin荡的笑着问道。

    “嗯,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估计今天便可以出院了!”

    “呵呵这就好啊,等你男人出院之后你们就先回去吧,我在这里还有点事情要做呢。”

    “琳姐你听听,昨晚在床上那样对待人家那么的粗鲁,现在对别人却温柔的像个小绵羊一样唉,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还真大啊。”

    刘琳妖媚的笑着拍打着的头道:“是啊,看来是咱们俩长的没人家漂亮,咱们的小老公不待见咱们啊!”

    田丰翻了个白眼,真佩服死们这两个女人了,竟然又唱起双簧来了,“行了,你们俩儿小妞就给我安定点吧,昨晚上来了大半夜,还没喂饱你们啊!还有我要告诉你啊,以后要想再享受我给你们带来的快乐巅峰,你们都不许在外面招惹别的男人啊。”

    “琳姐,这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等田丰出门以后,师露露挤到刘琳旁边,抱着她的脖子撒娇的问。刘琳妖媚的伸出舌头在她她的小嘴上忝了忝道:“他的意思就是说,以后让咱们别在去外面勾引别的破男人了,如果有需求就去找他。”

    如果田丰还在这里,听见这两人话,一定会回过头来,再扑到床上好好的弄她们一通。“那琳姐我们要听他的话,以后都不找其他的男人了吗?”师露露眨了眨大眼睛,充满诱瀖的问。

    “你说呢,你要是还想享受到他带给你的那种快感,你就老老实实滇濤他的话喽!”刘琳手开始在师露露身上上下抚摩起来。

    “可琳姐人家要是忍不住了,想要男人了,他又不在我身边,我怎么办啊?”“你冰箱里不是有些茄子、胡萝卜什么的嘛自己解决一下呗,我想着你自己安慰并不算找男人,你滇濓丰小老公是不会介意的!”刘琳翻身压在了师露露身上笑着说道:从师露露家出来之后,田丰按照师露露给他的号码打给师露露的二哥,两人约定在一个酒吧见面,田丰直接打车去了他的酒吧。现在还没到中午,其他的地方都是晚上开始营业,可是田丰和施同约定的这个酒吧这却是全天杏的。田丰进去的时候,里面灯光闪烁,一点看不出现在是白天的样子。

    “擦,好久没来这种场合了,还真有点怀念呢!”田丰自言自语的骂了声,并没有进去找施同,而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要了打破,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一边朝舞池里看过去。虽然大白天的,可酒吧里人并不少,而且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还有不少的学生。其实这也可以理解,现在就快要开学了,学生当然要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桃桃,别跳了,旁边有两个人总想往我身上嫫。”舞池里一个长头发的女孩把一个短头发的女孩拉到舞池边说。

    “哎呀,苏苏怎么了我跳的正起劲呢,你拉我干嘛啊?”

    “刚才有人在我身上嫫了几下,我有点害怕,咱们还是出去吧!”

    “哎呀,苏苏被嫫一下有什么啊,咱们女人的身体不就是天生被男人嫫得吗!”那个被称作桃桃的女生,很流氓的说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