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429 章

    火墙的人几乎没有。

    就算有也不是一个人就能攻克,而是一个超级团队的才对。

    可是刚才的报告上清楚地显示,就是一个人的攻克。

    因为防火墙受到的攻击是能看出节奏跟风格的,一个人的风格特别好认。

    一分析就能分析出是个人行为。

    加上无人驾驶的卡车,还有zhà弹,都是来自黑市的东西。

    是谁劫走夏轻灵?

    简直疯了,大家都知道规矩。

    现在夏轻灵不能出事,如果出事了,穆祁言的公司就开始进入混乱期。

    夏轻灵是自己没有什么概念,才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份有多重要。

    她就算什么都不会,也是穆祁言亲自指定的继承者,更不要说穆祁言将所有合约之类的东西都准备得无懈可击。

    没有人能在这方面攻击他们。

    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来拥簇夏轻灵。

    只要有夏轻灵,公司上下的人就知道怎么做,不用担心被人扯大旗说他们不是继承人,没有继承公司的资格,更加没有资格管理公司。

    因为他们都是外人。

    跟穆家没有任何关系。

    就算是穆祁言培养起来的死忠,说难听点的就是一条狗而已。

    他们能力再厉害也是建立在夏轻灵存在的基础上,才能施展的。

    如果夏轻灵不在,穆祁言也没有回来。

    那么他们的孩子的监护权,他们都无法保住。

    因为穆家的人,穆啸也好,穆清心也好都是孩子的顺位监护人。

    更可怕的是紫罗兰。

    紫罗兰更加有权利来将孩子抢过去。

    那个女人是个疯子,早在穆清心的折磨下失去了所有理智,脑子里只有争权夺利,丧心病狂的念头而已。

    叶泯怎么可能将孩子jiāo出去。

    这是穆祁言的唯一继承者。

    更加是他们该保护的。

    夏轻灵也是他们的保护对象,可是现在,夏轻灵却被绑架了。

    这对叶泯来说是奇耻大辱,如果不是他需要主持一切,加上保护孩子,还有寻找夏轻灵。

    估计自杀的心思都有了。

    他个人可是穆祁言的头号死忠,没有任何理由支持着穆祁言。

    别的人,都没有资格让他效忠。

    所以在他眼里,穆家的人不是穆祁言的亲人,而是魔鬼,来夺走穆祁言一切东西的魔鬼。

    他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

    叶泯狠狠咬牙,然后对旁人说:“我们需要坚持,还有打电话给紫炎一阳,告诉他,帮忙寻找夫人,如果找不到,这次计划就作废了。”

    第919章 我不能碰你?

    必须连外援都拉来。

    外援就是利益共同体的人。

    紫炎一阳为了这次合约的jiāo接,不知道付出多少心力。

    如果失败了,那么紫炎一阳在紫家肯定也不好过,甚至是可能失去继承人的地位。

    这也是叶泯为什么能直接要求他帮忙的缘故。

    当然也有分险,如果紫炎一阳先找到了夏轻灵,那么还不一定会还给他们。

    毕竟抓到夏轻灵,还握着穆祁言的消息,他能换来更多的东西。

    这些叶泯都知道,但是目前最大的任务是寻找夏轻灵。

    不能让夏轻灵出事。

    特别是知道穆祁言还活着的情况下。

    夏轻灵是穆祁言的命啊。

    如果穆祁言回来没有看到夏轻灵,估计得疯。

    倒到时那个场面不是他能镇住的。

    叶泯看着一道道人追不上的消息,终于忍不住说:“这下麻烦了。”

    这是他到穆祁言身边后,遇到的最大的危机。

    ……

    夏轻灵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实在是被折腾到累了,而且船一直摇晃着。

    所以不知不觉竟然眯眼睡在椅子上。

    等到惊醒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抱到船舱内,有客厅跟吧台长沙发的地方。

    而她就谁在长沙发上。

    夏轻灵看到自己的手上的手铐不见了,她皱眉,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她看了一眼旁边,却发现吧台后有一个小厨房,而厨房里传来了声响。

    看来那个绑架犯在煮饭。

    夏轻灵小心翼翼起身,然后像是一直可怜的小老鼠一样,猫着身体走过客厅,她看到楼梯上有一扇舱门,能通过这个门走出去。

    她必须自救,谁知道这个神经病什么时候想起来,会将她宰了。

    听到他那些颠倒一样的疯话,夏轻灵是不可能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是正常的。

    毕竟正常人的人逻辑肯定不是这样。

    夏轻灵刚刚伸脚,踏上楼梯,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看来你是很想,被我铐起来吧。”

    夏轻灵浑身僵硬,她缓缓回头,看到那个男人就站在吧台后门,他端着一个盘子看着她,脸上特别平静,似乎是确定她根本逃不出去。

    夏轻灵只能将脚收回来,然后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她现在一个人没有办法跟眼前这个男人对抗,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安静,然后等到他松懈的时候,然后将他敲晕才有逃跑的机会。

    夏轻灵不吭声。

    穆祁言也没有不高心,毕竟将人家绑架了,要是他被人绑架了她也会不高兴的。

    穆祁言来到沙发前,这里有一张实木的桌子,他将盘子给放在餐桌上。

    盘子放着两盘意大利面,意大利面看起来特别可口,上面还点缀着小番茄还有迷迭香叶子。

    秀色可餐。

    夏轻灵肚子饿,看到这个肚子更加饿了。

    穆祁言拿出叉子放在盘子旁边,“吃饭。”

    夏轻灵抿着唇,打死不吃这玩意,谁知道这个家伙有没有下yào。

    穆祁言卷起一叉子的面条,塞到自己嘴里,然后恶狠狠地说:“不吃我就将你掉到船外面引鲨鱼。”

    他模样凶狠无比,恨不得将叉子给咬断一样。

    夏轻灵一抖,看到他凶狠的样子,生怕真的被人掉出去,只能忍辱负重地开始吃面。

    反正到了这种地步,一定要忍耐。

    一定要忍耐。

    要忍耐就不能饿肚子,她还不能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暂时只能安静忍耐了。

    给自己做了无数的忍耐催眠,才平静跟着穆祁言吃起面来。

    面条的味道还行,说多好没有,说烂到食不下咽也不是。

    夏轻灵将面吃完后,对方就立刻将东西收拾一下,跑去洗碗了。

    做饭洗碗,而且动作还特别干净利落。

    这是杀手吗?

    这是保姆吧。

    穆祁言洗完碗,就拿出准备好的全新衣服,递给夏轻灵,“洗澡。”

    夏轻灵一听,眼神都冷冽无比起来,这个男人终于露出丑陋的真面目了吗?

    洗澡后他想干什么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夏轻灵伸手狠狠拍掉他手里的衣服,“如果你敢对我不轨,我立刻跳海。”

    她无法忍受除了穆祁言外的任何男人。

    那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灾难。

    穆祁言眼眸深沉,他大量一样地上下看着夏轻灵,然后嗤笑一声,“你现在太廋了,抱起来肯定不舒服,我可不想抱块铁板,所以还是将你养肥后才抱你吧。”|

    这话怎么听怎么打击人。

    夏轻灵后退一步,然后恶狠狠说:“我肥了你也不能碰我。”

    简直神经病啊。

    穆祁言前进一步,将她压制到动弹不得。

    “哦,我不能碰你,那谁能碰你,你那个完全不喜欢你的老公?”

    不喜欢她的老公。

    他哪只眼睛看到穆祁言不喜欢她了,就算她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看到穆祁言那个样子都知道,穆祁言简直是发疯一样地爱着她啊。

    夏轻灵虽然知道对方是错的,可是却忍着不想跟他起冲突,不然他本来不想碰她,结果被激怒了,可能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

    “如果真的喜欢,你上班都是一个人,下班也是一个人,十一二点下班竟然还不来接,那男人是在外面养小三了吧。”

    夏轻灵腾的一下,立刻辩驳,“你脑子没有问题吧,你背后的雇佣者没有告诉你我男人失踪了吗?要是他还在,你早就被剁成ròu酱了。他在的话,别说接我,我根本就不用上公司,就是上也是跟他一起上,我们同进同出,孩子都有了,你哪来的自信说他不喜欢我养小三的?实话告诉你,真有小三,第一个出手撕的人肯定是他不是我。”

    这些话一连串下来,简直能砸晕人。

    夏轻灵也是气急了,这个男人说她没有关系,可是说穆祁言养小三就真的惹怒她了。

    “失踪了?”穆祁言倒是听到重点,他侵入系统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什么资料都拿,而且那个时候他更多的心思是放在监控篡改上。

    时间不够,另外一个原因是懒得去查夏轻灵的男人是谁。

    第920章 在梦里见过你

    反正不管是谁,夏轻灵都是他的,那么她的前男人是谁有什么关系。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精神洁癖那么重,可是唯独却对夏轻灵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障碍。

    难道爱情真的是盲目而可以忽略一切的?

    穆祁言实在没有什么经验。

    夏轻灵觉得自己说太多了,不过她也奇怪这个男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穆祁言大小是个名人,虽然平常人很难知道他的消息。

    但是这个男人的手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按理说来绑架她,不可能什么资料都不查吧。

    而查了资料,怎么可能不知道穆祁言早就失踪了。

    更离谱的是,他竟然还说穆祁言会养小三。

    就凭着穆祁言那个一天二十四小时粘着她,粘到她都觉得两个人要变成连体婴的状态,养小三干什么?

    小三一年能见到他几次面吗?

    她可是亲眼见过穆祁言将一个敢贴过来的女人,直接一脚踢出去的凶残样子。

    穆祁言最让她放心的一点就是,对感情有洁癖。

    绝对要求一对一。

    不容许任何人掺入。

    所以夏轻灵根本就不担心感情方面。

    虽然穆祁言的感情,确实很黑暗可怕。

    夏轻灵突然意识到,难道是眼前这个男人其实是扮猪吃老虎,他想攻克她?然后玷污她,让穆祁言抛弃她?

    夏轻灵冷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长得真的很平凡,而且邋里邋遢的,站着都不好好站。

    跟穆祁言比起来,简直天地之别。

    她就那么丑吗?

    就是要找人来勾搭她,至少也给找个像样的吧。

    穆祁言倒是没有想过,夏轻灵会嫌弃他。

    毕竟他一直都非常自信自己是优秀的。

    穆祁言后知后觉,突然又喃喃自语,“孩子?”

    这个事实,不知道为什么猛然冲击了他一下。她有孩子了?

    夏轻灵皱眉,怎么觉得这个家伙什么都不知道?

    她以为能将她绑架出来的人怎么说也应该是非常厉害的。

    而厉害的人竟然连她的资料都没有高清楚就来抢人了?

    这简直莫名其妙啊。

    夏轻灵突然质问:“你的上级是谁?紫罗兰还是穆清心,或者是穆啸。”

    最近穆家的动作特别多,所以夏轻灵首先就将所有怀疑目标都给定在穆家那里了。

    穆祁言回答:“我没有上级。”

    夏轻灵不相信,怎么可能。

    “那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杀她不像是要杀她,绑架了也没有打电话要求赎金或者是别的目的。

    这个家伙到底要什么?

    穆祁言非常淡定,“我的目的就是要你跟我在一起。”

    夏轻灵忍不住骂了,也顾不上会不会惹怒他,“你神经病。”

    穆祁言突然一个窜步上来,将夏轻灵硬生生给逼到跌坐到沙发上,然后他弯身低头,双手撑着沙发,将她牢牢锁在自己的身下。

    呼吸jiāo缠。

    夏轻灵人不住屏住呼吸,因为太过紧张,反而忽略了很多的东西。

    例如气息的熟悉感觉。

    她瞪着这张平凡的脸,浑身紧张得颤抖。

    她说:“你不要乱来,现在停止还有回头的机会。”

    穆祁言说:“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真的对你的财富什么没有兴趣,而是对你的人感兴趣呢?”

    夏轻灵怒极了,“看上我什么,我又没有见过你,我们见过面吗?谁会对一个没有见过的人产生共度一生的想法啊。”

    这不是埋汰人吗?

    当她傻子啊。

    穆祁言说:“我见过你啊。”

    夏轻灵说:“什么时候见过?”

    她完全没有印象。

    “梦里。”

    夏轻灵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穆祁言认真无比地说:“梦里见过你的背影,然后我来到你的城市,遇到你,我遇到你好几次,可是你都没有看我。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我肯定是爱着你,所以就见给你请来了。”

    请来?

    这是请吗?

    这简直就是犯罪绑票吧。

    又不是石器时代,看中个磁xìng就直接抡起锤子敲晕了直接拉回自己的洞窟。

    夏轻灵被他的变态简直气到目瞪口呆,怎么会遇到这种人。

    这是什么人。

    变态跟踪狂吧。

    一般这种人有个好处,就是一般来说他不会伤害她,也不会索取穆祁言公司的利益。

    可是有一个很不好的后遗症。

    跟踪变态狂可能会神经病。

    就是突然之间,将她宰了,说是她死了就离不开他了。

    这种变态的事情她遇到还少吗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