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413 章

    子的身份。

    夏轻灵有些艰难起来,她知道自己正在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时间竟然不敢轻易说好。

    叶泯说:“夫人,不需要今天就决定,你可以考虑几天,公司方面的事情我们短时间内还能撑住。”

    穆啸已经开始i行动了,穆氏集团的掌控权,穆家的老人都不愿意看到落入夏轻灵手里,所以最近公司的人承受的压力都来自穆家的人。

    但是叶泯却不愿意告诉夏轻灵这些,因为这种压力还没有大到他们寻求帮助的地步。

    夏轻灵松了一口气,还真是担心叶泯会一下就让她做出决定。

    这个决定实在需要郑重,而不是随随便便就答应的。

    她决定先放到一边,然后低声询问,“还没有祁言的消息吗?”

    叶泯摇头,“我们没有在南极找穆少,但是专家团这边已经找到一些痕迹,穆少当初坠落的时候的一些随身物品也跟着掉落下去,我们找到一些东西证明穆少曾经在雪堆里躺过。”

    “那为什么没有祁言?”南极这种地方甚至比南极还要安全,因为没有北极熊。

    南极最有名的动物是企鹅,但是企鹅不会吃人。

    所以如果东西在,那么穆祁言应该也在才对。

    “我们做出了很多的推测,最后得出了一个最有利穆少的理由,那就是穆少很可能被人救了。”

    夏轻灵几乎是一下就站起来,“被人救了?”

    惊喜之意毫无掩饰的意思,夏轻灵看向叶泯,“真的吗?”

    她询问的声音都在颤抖,带着无限的希望。

    夏轻灵眼睛亮得像是落满了湖里的星星一样,充满了令人感动的深情。

    叶泯突然有些无法承受夏轻灵这个目光,生怕穆祁言永远无法回来,而辜负了夏轻灵一片深情厚谊。

    “这是最大的可能,而且我们已经检查了南极所有科研队伍的站点,结果发现,穆少可能已经离开南极了。”

    夏轻灵说:“那他去那里?”

    叶泯说:“真是一种最有可能的猜测,因为站点里没有穆少的踪迹,所以我们怀疑救走他的人应该是短时间内就离开了南极的科研队伍,而且更有可能是坐破冰船离开的。”

    因为当时他们封锁得最严密的地方是空中,海上虽然也很想封锁,但是实在太大了,也超出他们的能力,所以当时离开的人一定是坐上船离开。

    夏轻灵忍不住颤抖,“也就是说祁言,被人带走了,可是他却完全没有联络我们?”

    叶泯犹豫了一下,才说:“有几种可能xìng,都是不太乐观的估计。”

    夏轻灵说:“什么可能xìng。”

    叶泯唉声叹气一下,“第一种可能xìng是穆少伤得太严重了,还在昏迷中。”

    这是最有可能,因为穆祁言哪怕是清醒几分钟,都会立刻联络他们。

    可是没有,没有任何联络的痕迹,所以他们只能猜测穆祁言是失去了意识。

    夏轻灵也知道穆祁言没有联络他们可能是因为这个。

    不然穆祁言那么强势的人,如果让他清醒着,他总是有方法能联络到他们的。

    叶泯说:“还有第二种可能xìng,比较危险。”

    夏轻灵的心一下就提起来,“多危险。”

    叶泯说:“可能遇到敌人了,当时我们的注意力分在三个方面,一个就是来接你跟穆少,第二个是去救孩子,第三个就是对抗梁斯诺的人。”

    那个时候比较混乱,而且南极这种地方要调动资源也比较困难,所以才无法掌控所有的情况。

    叶泯说:“所以如果当时有第三方等着我们跟梁斯诺两败俱伤,带走了穆少的话,我们也可能无法追上他们。”

    那个时候的情况,实在太危急,所以他们竟然没有查清楚,到底当时有没有黄雀在后,等着抓住穆祁言离开。

    夏轻灵有些不安,“如果祁言被他的敌人带走的话,那不是很危险。”

    叶泯说:“这只是一个可能xìng而已,还有第三个可能xìng。”

    夏轻灵说:“什么可能xìng?”

    叶泯说:“穆少可能……撞到脑子失忆了。”

    夏轻灵说:“怎么听起来像是老套的连续剧套路?”

    叶泯说:“什么可能xìng我们都要假设,然后才有应对的计划出现。”

    夏轻灵知道叶泯说的是实话。

    叶泯说:“我们现在的计划是分为三个目标,都是以这三个猜测进行的。”

    夏轻灵认真起来,毕竟是叶泯第一次告诉她,他们的具体计划。

    叶泯说:“第一个小组我们重点在排查最近一段时间离开南极的团队,包括路过的,离开的,还有种种原因离开但是我们还没有查到的。”

    “……”

    “第二个小组重点的目标在排查我们的仇人,梁斯诺那边已经确定了不是,因为当时他们被我们牵制着,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动穆少。排除了梁斯诺,我们的工作量就变大了,因为穆少的xìng格原因,导致我们的敌人有点多。”

    第885章 他将她宠成残废

    何止是有点多。

    是多入汪洋大海,穆祁言的xìng格,朋友都能作成敌人,他就是这种遇到个路人,都能将路人给逼成敌人的男人。

    所以第二个小组的人,肯定工作量巨大。

    “但是其实第二个可能xìng比较低,因为穆少的价值巨大,如果是穆少被敌人给顺走了,那么他们肯定会露出端倪,但是目前为止,没有人露出这种迹象。”

    这也是一个好消息,落到自己的敌人手里,不管怎么说,都很可能受到折磨。

    这对夏轻灵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叶泯说:“第三个小组足以在销毁穆少的公共照片跟公共视频,一些采访之类也进行了屏蔽。”

    夏轻灵愕然,“为什么要这么做。”

    叶泯说:“因为第三种可能的猜测,是建立在穆少被某个科研人员带离开南极,但是穆少失忆,所以他无法联系我们,而那个就他的人也不知道穆少的身份。”

    这就是第三个可能xìng。

    不一定是这样的,但是他们大胆猜测,然后大胆去实行,哪怕最后发现是错误的,也好过什么都不做来得强。

    “所以穆少如果被人拯救了,但是对方不知道他的身份,穆少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那么我们选择是,尽量让穆少的公开资料消失,这样对方在网上很难查到穆少的资料。”

    夏轻灵还是无法理解,“可是这个假设不是让祁言无法知道自己是谁吗?”

    穆祁言的xìng格她理解,哪怕他失忆了。

    他的能力不会改变,如果他的资料在网络出现过,那么他肯定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

    叶泯说:“我们当然知道,如果留下这些资料对穆少来说,非常有利,当然这个假设是建立在穆少失忆的基础上,但是我们更加不敢忽略人xìng的丑陋。”

    他们看过太多人xìng的黑暗了。

    这种黑暗,是平常人想都不敢想的。

    “人xìng是很可怕的东西。穆少的身份很厉害,他身后所牵扯的巨大利益也能让天使变成魔鬼。虽然我们想要留下穆少的资料,让他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如果穆少还没有想起要查探自己的身份,但是那个救了他的人,查到了呢?”

    穆祁言的资料,虽然不像是明星那样容易查找。

    但是他最近出现的时候,是直播婚礼。

    婚礼视频很热门,虽然因为他们就授权了直播权,不准任何网站留下重播权,而且还利用特殊技术让任何人都无法将婚礼直播拷贝下来,让这个婚礼直播成为了独一无二,仅仅只有播出一次的视频,但是那次婚礼过后所引起的轰动,让很多媒体都报道了。

    当时他们并没有阻止那些报道的流传,而上面配图因为无法使用婚礼的,所以用的都是穆祁言以前被采访的照片。

    如果以前穆祁言还只是小圈子里,特别是涉及商业的圈子的红人。

    那么那个婚礼过后,他有那么一段时间确实是享受到了明星红人的待遇。

    这也是他们现在删除的重点之一。

    “虽然我们更愿意相信,对方知道了穆少的身份后,依旧不会动什么心思,或者对方会联系我们,让穆少回来。”

    是有这种可能xìng,甚至是很大的可能xìng。

    叶泯眼睛一眯,“但是,我们不能赌这种可能xìng,哪怕看起来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概率,我们也不敢赌。”

    叶泯的话,带着一种冷厉的严肃。

    “如果对方太蠢了,联系错人呢?如果对方其实是个伪君子,出卖穆少呢?如果对方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将穆少给卖了呢?”

    一种一种的可能xìng,让夏轻灵哑口无言。

    是啊,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可能xìng呢?

    那么是不是穆祁言的身份没有暴露,会更能保护他呢?

    “我们不敢赌博人xìng那万分之一的美好,我们只能将所有的最可怕,最黑暗的可能xìng都列出来。”

    “……”

    “所以第三个小组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将所有穆少的公开资料都给回收,这也是保护失踪的穆少的一种方法。”

    穆祁言如果没有太多对外流通的资料,那么认出他的人就会大量减少,能查探到他资料的人,可能xìng也会变得无限小。

    “当然这也是其中一种可能xìng而已。但是我们只能这样亡羊补牢而已。搞不好对方已经知道穆少的身份也说不定,还有其余几个小组,在干别的活动。为了查探到穆少的下落,我们这边的人用了大量精力,在计划,猜测,模拟,实行很多的计划。”

    失忆也好。

    被敌人带走也好。

    重伤也好。

    全部都有专门的人在负责寻找。

    这也是他们面对穆家的人有些吃力的问题,因为他们不用去选择穆祁言,可是叶泯这边,却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去寻找。

    他们的领导者是穆祁言。

    所以哪怕是牺牲公司的利益,他们也要去寻找穆祁言的下落。

    叶泯也知道,他们可能最后找到是一句尸体。

    可是还没有见到尸体之前,他们所有人其实就跟夏轻灵一样,都有一种坚定的希望。

    穆祁言可能,没有死。

    所以他们必须更加努力去寻找他。

    这也是他们的信念之一。

    夏轻灵觉得自己好像废物,在穆祁言这边的人实行那么多计划的时候,她却在伤心难过而已。

    夏轻灵说:“我知道了。”

    她大概知道叶泯他们做出的努力,也知道他们为了穆祁言而正在进行的计划。

    她内心涌上来的是一股剧烈的感动,也是一种自豪。

    穆祁言这个男人虽然惹怒别人的能力一流,甚至是敌人多到满大街都是。

    但是同样的,崇拜他的人,信任他的人,对他忠心耿耿的人也多到满大街赛不下去的地步。

    这样很好。

    这个男人的魅力一直都那么厉害。

    夏轻灵觉得自己怎么能被他甩得那么远呢?他将她宠爱到快要变成残废,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他让体会到了,全心全意依赖一个人的滋味。

    他让她知道,如果失去他,她在他的世界彻底就混不开了。

    第886章 你死了就对不起我

    这个男人真是混蛋,却同时又是她唯一的骑士。

    夏轻灵说:“其实这也无法保证他不会被人认出来,因为我们先前互动的时候,还有广告什么都会让很多人认识我们。”

    叶泯笑了笑,“你高估了人的记忆力了,穆少只要是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都是维持公众形象,所以他的衣服发型包括表情其实都是有专业的要求的。可是如果是在现实里,穆少突然出现,那么只有真正喜欢穆少,并且死忠粉的人才能轻易认出他。”

    夏轻灵好奇地看着叶泯,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

    “我们假设第三个猜测是真实,那么穆少被人认出的可能xìng会有多大,如果是一个路人,偶然看到广告,记住了穆少的脸,或者是看过婚礼,但是婚礼只有一次的机会,那么他能确定现实路边出现的人真的是穆少吗?”

    叶泯摇头,“很多人不会肯定这个人是否是他,因为衣服不同了,穆少现在肯定身边有没有专业的设计师,更加没有打理头发的理发师,那么他的形象跟电视里肯定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加上网络上没有大规模流传的照片对比,就算穆少依旧帅得感天动地,顶多就是有花痴可能会看到他,然后觉得熟悉,然后拍照上传网络来寻找同好。”

    突然之间,夏轻灵就反应回来,“其实你们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让别的路人偶然会看到祁言,然后拍他的照片上传网络。”

    这个念头,什么最帅的路人,最美的服务生,最可爱的吃路边摊孩子还少吗?

    叶泯说:“这也是一种方法,我们确实有这种监测,只要哪怕是一张关于穆少的最新照片流传出来,我们就能立刻知道。虽然说那么多,但是这个失忆的猜测,可能xìng确实三种可能中最低,我们只是做了能做的一切。”

    夏轻灵也知道叶泯说的是实话,失忆确实是可能xìng最低的。

    毕竟不可能谁摔一跤都失忆吧,大脑不会那么脆弱。

    夏轻灵揉揉鼻梁,有些疲惫地说:“我考虑两天,然后告诉你代理人的决定。”

    大家都这么努力,夏轻灵觉得自己如果不努力简直就是咸鱼了,还是那种被腌入味的,都没有一点干劲。

    叶泯看出夏轻灵的疲惫,他弯身说:“那我先走了,夫人,你休息吧。”

    最近大家都没有几个能休息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