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402 章

    一个微博。

    那是穆祁言跟夏轻灵秀恩爱最甜蜜的时候。

    这个男人放在身段,为了一个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这个世界上的女人最渴望遇到的。

    当她看到一张穆祁言亲自弯下身体,为夏轻灵系鞋带的照片的时候。

    嫉妒与羡慕就涌上来了。

    特别还是知道了穆祁言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后,她突然渴望这个男人。

    然后当她看到他的时候,发现自己放不开了。

    哪怕是拥有一刻也好啊。

    她哥哥突然说:“如果他醒过来要走怎么办?”

    女子沉默了。“不知道,等到他醒过来再说吧。”

    到底不是丧尽天良的人,总是对生命有一份敬畏之心。除了给他治疗,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好。

    所以她只能绝望等着他醒过来。

    ……

    夏轻灵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只是隐约老是觉得自己在移动。

    她这一觉,醒的太迟了。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旁边坐着的人是夏银华。

    夏银华满脸担心,夏轻灵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姥姥?”夏轻灵一时间还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她猛然坐起身,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大脑一片空白,而身体几乎顺着本能就要往外走。

    夏银华立刻拉住她,“轻灵?”

    夏银华被她的状态吓到了。

    夏轻灵却回头,“祁言掉下去了,我要去拉他上来。”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状态很迷糊,整个人似乎都没有清醒的样子。

    夏银华忍不住抱住她哭起来,“孩子,姥姥在这里,你醒醒。”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夏轻灵状态不对,是受刺激过度的样子。

    这种受刺激的状态比悲伤到哭出来还可怕得多。

    因为悲伤过度哭出来至少证明人愿意面对现实。

    而如果是夏轻灵这种状态,摆明了夏轻灵根本不愿意面对穆祁言可能已经死了的事实。

    夏银华当然直到这种失去最重要的人的心情。

    但年自己视为女儿的柳如莲死了,她的心情也是悲痛yù绝到极点。

    但是她并没有像是夏轻灵这样不敢面对现实。

    夏银华其实也知道,夏轻灵会这样肯定是因为没有寄托。

    那个时候她至少还有夏轻灵需要自己的寄托,所以才没有伤心过度。

    夏轻灵脚步停下,突然回头:“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看向四周,太过熟悉了。

    熟悉到让她头皮发麻。

    她醒过来的地方,是穆祁言城堡医护室。

    虽然她来的次数不多。

    可是她不可能认错地方。

    毕竟这个地方她住了那么久,所以那么熟悉。

    夏银华说:“他们送你回来了,据说收救队还在南极里找人。”

    夏轻灵急忙问:“找到了吗?”

    夏银华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夏轻灵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这种态度代表什么意思。

    穆祁言他……他死了吗?

    第859章 我要去南极

    这个事实将她的冷静给击碎了,她呆呆站着,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反应才正常。

    她突然声音颤抖着说:“我去看看。”

    夏银华来不及问她去哪里看。

    毕竟已经从南极回来了,穆祁言那边的人生怕夏轻灵出问题,所以立刻将她送回来。

    毕竟城堡这边是穆祁言的大本营,这里的保全措施是最严格最完美的。

    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穆祁言失踪后,夏轻灵再出事会怎么样子。

    所以只能将夏轻灵放在安全的地方,才加快脚步去寻找穆祁言。

    夏银华一犹豫,夏轻灵已经跌跌撞撞走出去。

    她突然撞到什么东西,原来是走廊的花瓶,花瓶碎裂在地上。

    夏轻灵却像是毫无感觉一样,她感觉自己根本没有醒过来,还在一个噩梦里。

    她看什么都是隔着一层玻璃一样,模糊,隔离,孤寂。

    明明很可怕,可是她却不敢打破玻璃。

    就好像打破玻璃会面临这个世界上最可怕东西一样。

    夏轻灵脚步不稳地突然奔跑起来。

    她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她要重新回去,回到穆祁言掉下去的地方。

    他一定还在那里,在那里等着她。

    所以她怎么可以自己先回来。

    明明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的时候怎么就变成她一个人了?

    夏轻灵觉得荒诞,甚至是不敢面对现实。

    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结婚。

    也没有去度蜜月。

    所以她跟穆祁言还在这个城堡里,继续生活着。

    所以穆祁言会不会在楼下等着她,就像是每次他从公司回来的时候,神色匆匆,边大步从城堡门外踏进来,边伸手解开领带,黑发张扬地散乱着。

    这个男人迎着光芒,就这样抬头对楼上的人说:“我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也能说得霸气凌然。

    夏轻灵跑到楼梯口,脚步匆忙凌乱起来,她低头往下看,结果看到大门那边却什么人都没有。

    她立刻急匆匆下楼,结果却脚突然一软,整个人就要栽倒下去。

    旁边有人立刻伸手,将她用力捉住。

    夏轻灵身体在空中危险的凌空一下,才重新回到楼梯上。

    夏轻灵回头一看,却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

    是慕少洛。

    慕少洛似乎变得成熟了些,头发的红色更加明显。

    他眼神沉寂成熟,脸上带着惊怒不已的表情,而惊怒过后却是一种悲伤。

    “好了,我哥不会有事的,我已经联系那边了,据说有些线索,能肯定我哥哥没有死。”

    慕少洛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毕竟夏轻灵刚才的样子实在是吓破他的胆子。

    他不得不说一些不能确定的话来安慰夏轻灵。

    其实是他们这边的人根本找不到穆祁言,更加无法找到穆祁言的线索。

    尸体,没有。人,也没有。

    附近能找的地方都没有。

    按理说,应该有才对。

    毕竟搜索范围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

    几乎是地毯式搜索,没有遗漏的地方。

    附近的所有会救人的机构也都已经打过招呼,检查过,结果根本没有人见过穆祁言。

    这正常吗?

    不正常。

    因为就算穆祁言真的死了,或者被南极不知名的野兽吃了,至少也能动物粪便里找到骨头吧。

    穆祁言的骨头出现在动物粪便里,慕少洛成功被自己的想象给吓到。

    浑身一哆嗦,低头就看到夏轻灵呆呆地看着他。

    似乎还不知道怎么反应的样子。

    可爱又可怜。

    慕少洛连忙说:“还好吗?”

    说完,他立刻不容置疑地将夏轻灵往楼上拉着走。

    夏银华已经匆匆过来了。

    叶泯也带着佣人跑过来。

    “夫人。”叶泯对夏轻灵说。

    夏轻灵无动于衷,精神很涣散,脸色甚至都带着一丝死白。

    死气沉沉,悲伤过度。

    这就是夏轻灵现在的样子。

    夏轻灵突然问叶泯,“祁言找到了吗?”

    叶泯犹豫一下,才摇头,“还没有,夫人。”

    身为管家,他有义务为夏轻灵解答这些问题,哪怕是残酷的答案他也没有资格作假。

    慕少洛不一样,他能安慰她。

    而叶泯不行,因为叶泯只是一个管家而已。

    夏轻灵低头,声音暗哑,“准备一下,我要重新去南极。”

    慕少洛声音带着压迫,“你现在这种状态不能去。”

    声音竟然不自觉带上一些命令。

    夏轻灵却反弹一样地甩开他的手,脸色惨白地看着他,“我说了,我要去南极,祁言在等我。”

    慕少洛已经看向叶泯了,“还愣着干什么?”

    佣人立刻动起来,“夫人,先去休息,你这几天都是打营养针,先吃点东西吧。”

    夏轻灵却来一个推开一个,“我说了,我要去南极,你们聋了。”

    慕少洛忍无可忍,“你先吃点东西,不然又要晕了。”

    夏轻灵的身体本来就不够好。

    夏轻灵却突然对慕少洛发火了,“你哥在南极,慕少洛,所以我不能留在这里。”

    她眼神通红。

    神色激动。

    整个人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

    慕少洛突然不敢说什么,他立刻安慰她:“那你先吃点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去可以吗?”

    现在说什么,夏轻灵都是不可能听进去的。

    所以慕少洛只能以安抚为主。

    他小心地说:“先补充体力的东西,不然你现在这么虚弱根本无法去南极。”

    夏轻灵红着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审视他是不是说谎。

    然后她终于说:“我知道了。”

    确实,如果是体力不够,确实无法在那个地方久呆。

    甚至是飞机来往都会让她直接晕厥。

    过度虚弱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也不能让穆祁言回来,所以她只能坚强,尽力不让自己陷入可怕自怜自哀里。

    这不是她的xìng格。

    也是不对的,毫无益处的悲伤一点用都没有。

    可是都这么尽力说服自己了,为什么还是会这么悲伤,几乎被要淹没了。

    夏轻灵忍着悲恸,被人带到餐桌前。

    她看着满桌子比较容易消耗的食物,心里突然涌上来一种疼痛。

    这种疼来得太过急切了。

    可是为了怕自己吃不下去,就无法去南极了,只能忍受这种痛苦,慢慢地开始吃东西。

    第860章 孩子早产

    她一口一口地吃东西,觉得这些玩意真是难吃,一点味道都没有。

    她艰难地下咽,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似乎被她惨白的样子给吓到了。

    突然夏轻灵停顿了一下,才接着吃东西。

    可是眼泪已经来不及收起来了,她眼里的泪水开始掉落。

    越掉越急,落到饭汤里,落到衣服上,落到手指上。

    她满脑子都是穆祁言最后一刻掉落的画面。

    明明知道沉浸到那个噩梦一样的画面里毫无用处,可是她还是咬着牙,边吃饭边落泪。

    她含糊的恶骂道,“你怎么那么傻,你简直天下第一个大傻瓜,傻瓜,傻瓜……”

    明明说了死了要拉着她一起死的。

    可是为什么到了能一起死的时候。

    他放手,自己掉下去,让她活着。

    这不是傻瓜是什么,而且还是言而无信的傻瓜。

    夏轻灵终于还是吃不下去了,她趴在桌子上,整个人就跟失去了灵魂一样。

    慕少洛忍不住伸手,想要安慰她,可是手伸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安慰她。

    因为穆祁言是死是活根本不知道。

    人到这种悲伤的地步,这种安慰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他的手最终还是放下来。

    反而是夏银华没有那么多的顾及,直接走到夏轻灵身边,抱住她,安慰她。“没事的,孩子,会过去的,你要相信人是平安的,你不能先垮下去,还有很多人需要你。”

    夏轻灵浑身发抖,能看出她在强硬地忍耐着什么。

    慕少洛咬着牙,眼眶也有些酸涩。

    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资格走过去抱住夏轻灵,虽然他特别渴望这样做。

    最后夏轻灵抬头,她摸摸擦掉泪水,总算是恢复冷静了。

    “我需要现在的搜寻进展。”

    夏轻灵看着叶泯说。

    叶泯知道夏轻灵为什么会选择他。

    因为他的身份注定不能对主人说谎。

    而慕少洛跟夏银华却可以因为安慰而隐瞒一堆事情。

    夏轻灵哪怕那么悲伤了,还是能冷静地思考那个人会告诉她真相。

    叶泯其实不愿意夏轻灵知道太多,因为他们手头上的进展,已经发展到穆祁言没有活着的希望。

    就差找到尸体而已。

    叶泯说:“搜查队已经扩大搜索范围了,可是我们还是没有找到穆少的踪迹,多方面开会,跟搜救后,穆少的生存机会已经很渺茫了,我们现在是抱着找到尸体的心态去搜查。”

    找尸体?

    生存希望渺茫吗?

    夏轻灵脸色又白了几分,可是她没有像是刚才那样,恍惚起来,反而更加清醒,“我知道,那么高的地方,那么可怕的暴风雪,就算是有翅膀掉下去都不一定能活着,更不要说是一个人了。”

    穆祁言曾经在她眼里是无所不能。

    可是无所不能也不可能会飞,更不可能高空坠落后,还不死的。

    这已经不是人的范畴了。

    可是她还是希望,其实穆祁言遇到了什么机遇,最终得救了。

    或者是是谁救了他,然后他因为昏迷了才无法跟他们联系的。

    都是太过美好的想象期望,明明知道希望渺茫。

    可是为什么她还是忍不住去期待呢?

    明明知道,这种希望是最愚蠢的。

    可是这么愚蠢的希望,却是她唯一坚持下去的理由。

    她深呼吸几次,才勉强保持住平静说:“待会给我准备私人飞机,我们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现在她不能在这里沉浸悲伤了,他需要去做一些实事。

    悲伤没有用。自怜自哀更加没有用,她如果一直沉浸在这种情绪里,会浪费时间的。

    她没有空在这里胡思乱想了。

    叶泯yù言又止,似乎很想说什么。

    而慕少洛却已经打断了他,“你还无法去南极,轻灵。”

    夏轻灵不悦地瞪着慕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