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99 章

    嘴,似乎要说什么。

    可是夏轻灵却已经接着说,“其实我砸你,我对你也已经彻底死心了。可是你不死心,我一直以为等到时间够长了,你总是能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然后放下我们的感情。”

    梁斯诺的感情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又不是白痴,他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是感情。

    最复杂的是感情。

    最简单的依旧是感情。

    特别是不爱了的瞬间,感情就是那么轻易的粉碎了,没有回头的可能。

    就算回头了,她爱的男人还是当初那个一开始遇上的男人吗?

    他们在美好的年华里,用自己最好最单纯的一面相遇。

    然后又彻底决裂在她的自私,跟他的绝症里。

    就算后来她被抢救回来。

    他的绝症也是良xìng的。

    可是他们的感情,却没有回归的任何可能xìng了。

    误会会毁灭一段感情。

    伤害会毁灭一段感情。

    而时间更加会毁灭一段感情。

    感情是无法修复的,哪怕勉强修复了,裂痕也是会存在的。

    而夏轻灵的xìng格是那种,感情放下了就没有拿起的勇气。

    因为她都是用生命去爱的。

    失去一次生命,她也害怕了。

    如果不是穆祁言那么强势,她都不可能爱上他。

    而梁斯诺这个已经夺走她一次生命的男人,她更加不可能再次踏上去爱他的道路。

    爱情是这个世界上飘渺,最珍贵的东西。

    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遇到自己该去爱的人。

    所以遇到自己真正想要爱的人的机率就跟中彩票一样。

    夏轻灵看着梁斯诺,“你不放弃,我放弃了,梁斯诺,我再一次告诉你,你精神分裂也好,疯了也好,爱我也好,都给我彻底没有关系。”

    她不是残忍。

    她只是在陈述事实。

    她不爱他了,这次她用这种冒着生命危险的举动,背对着穆祁言,走向梁斯诺,然后用一块冰砖彻底将他砸晕,就是想要告诉他,她不爱他。

    也不喜欢他。

    甚至连朋友以后都没有的做。

    因为孩子的事情,她甚至会将他当作仇人。

    梁斯诺激烈起来,“当初那是误会,我从来没有一刻停止锅爱你,一刻都没有。”

    哪怕误会了,哪怕一时间被伤害到崩溃。

    甚至得知自己肿瘤,可能会死。

    可是他愤怒,他生气,他崩溃。

    梁斯诺过后想想,他都没有放弃过夏轻灵。

    只是因为被背叛了一时间接受不了,才放手的。

    可是他并没有停止爱她。

    没有。

    可是夏轻灵怎么就停止了。

    怎么就放下了。

    怎么不要他了。

    梁斯诺表示自己从来没有甘心过,他就像是被人拖入永远无法逃脱的炼狱里,日夜遭受着相思的折磨与焚烧。

    那种感觉实在太痛苦了。

    所以当时被人催眠的时候,他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所以一时间,无法接受了,才想要逃避,才会给人催眠的机会与破绽。

    而这些逃避何尝不是一种期望,期望夏轻灵会对他还留存有一丝丝的眷恋。

    哪怕是友情,也是一种可能变化的感情。

    可似乎现在,他在夏轻灵眼里只看到了云淡风轻,只看到了一种可怕平静。

    而这种平静甚至是建立在看陌生人的份上的。

    而且还是一个仇视的陌生人。

    夏轻灵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冰砖,“所以哪怕我拿砖块敲你,我对你也已经早已经死心,这次砸你,是因为你拿qiāng对着我的男人。”

    我的男人。

    这句话重逾千斤。

    这句话是她冒着生命危险,一步一步走向梁斯诺的信念。

    只有穆祁言保护她吗?

    她多少次也是想要保护着穆祁言。

    可是没有机会,一次机会都没有。

    因为穆祁言强大到根本不需要她的保护。

    夏轻灵有时候其实很害怕,害怕自己迟早变成穆祁言手里的金丝雀。

    这也是穆祁言一直希望的。

    穆祁言这个人的掌控yù实在太过强悍了。

    所以哪怕是对自己最爱的人,也充满了一种禁锢一样的保护方式。

    如果不是夏轻灵比较包容,xìng格也不是那种放飞自由的。

    那么会感觉到很痛苦。

    当然就算是夏轻灵,其实一开始也很受不了穆祁言。

    如果不是后来的相处,他的舍命保护,他炙热的感情。

    她可能真的会不适应穆祁言爱她的方式。

    哪怕是现在,夏轻灵也对他那种三观不正的恋爱方式,例如这个世界上只能爱一个人这种三观表示无法认同。

    毕竟穆祁言所谓的只爱一个人。

    不是爱情的爱。

    而是友情,亲情,爱情,什么情都好。

    都只能给一个人。

    怎么可能,也只有穆祁言能了。

    但是哪怕他是那么令人窒息,对夏轻灵来说,爱就是爱了,她的爱是竭尽全力的爱。

    而梁斯诺在放下的那一秒,无论他们有什么误会,无论梁斯诺放得下放不下。

    跟她都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感情破碎后,没有人能再次轻易捡起来。

    有些人更是永远都无法捡起来。

    而夏轻灵就是那个捡不起来的人,永远都捡不起来,永远。

    第853章 我们是敌人

    夏轻灵看着梁斯诺,“梁斯诺,如果以前我还对你心存善意,希望你放下对我的爱意,甚至是希望你能找到自己所爱的人,而现在,我们是敌人了。”

    我们是敌人了。

    这句话平平淡淡,就好像一句陌生的你好那样生疏客气。

    穆祁言没有想到夏轻灵会给自己这么大的惊喜。

    明明内心一片恼怒,恼怒夏轻灵离开自己去冒险了。

    可是当夏轻灵蹲下认真跟梁斯诺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整个人明亮到让人无法直shè的地步。

    这才是夏轻灵,平时她很少显露出来的本xìng。

    她不是一直都是善良可欺,她只是包容心太过强,也不在乎很多东西。

    可是当真正触及到她底线,她的表现可以比这个世界上最狠心的人都要强硬。

    不给任何人任何希望。

    轻易将人家微弱卑微的恋慕一击就碎。

    梁斯诺几乎觉得自己眼里都要流出血来,虽然他的眼角干涩得可怕。

    可是却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虽然知道自己可能再也无法得到夏轻灵的爱。

    可是当夏轻灵竟然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小心翼翼保持的心脏,就那么轻易被她逃出来,一点点地捏碎了。

    痛苦,痛不yù生的痛苦。

    简直让他无所遁形。

    梁斯诺几乎都要蜷缩起来,就算是精神分裂都无法拯救他了。

    因为他两个人格都是建立在爱夏轻灵的基础上的。

    而夏轻灵的话,无疑让他两个人格都同样的痛苦而无措。

    再黑暗再扭曲,再温暖再温柔。

    这两个不同的xìng格,竟然一下就融合了,是同样的痛苦让他两个人格逃避一样的彻底融合在一起,逃避这些可怕的话语。

    夏轻灵看着他,然后说:“好了,我想我们能将你当chéng rén质,然后去换我的孩子。”

    如果这次绑架案是梁斯诺策划的。

    那么他就是主事人。

    主事人当作人质,总是让那些绑架自己孩子的人顾及一点的。

    如果先前的话是捏碎他的心脏,现在她毫不在乎将他当chéng rén质的话,更是将他彻底打入地狱。

    就算是穆祁言这么冷硬的人,看到梁斯诺的表情,再听到夏轻灵这么让人痛苦的话,都觉得自己开始同情梁斯诺了。

    如果是别人发生这种事情,穆祁言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可是是发生在夏轻灵跟梁斯诺身上。

    穆祁言知道自己会动容是因为,说这些话的人是夏轻灵。

    他感受到感同身受。

    毕竟如果这些话是夏轻灵跟他说的,他估计这会不仅仅是心碎,疯了的心都有了。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自己愿意付出全部去爱的人,不爱自己。

    让自己毁灭的更是,不爱你的同时,淡淡告诉,我们是敌人。

    当然感同身受过后是窃喜。

    毕竟夏轻灵说过,她要保护自己的男人。

    而她的男人除了自己还有谁。

    被自己最爱的人这么爱着。

    是一种彻底的幸福,几乎都要淹没自己的喜悦都快要止不住了。

    穆祁言笑了笑说,“那你想要什么结局?是被我折磨死,还是给你一qiāng了事。”

    梁斯诺无动于衷,只是看着夏轻灵,那眼神说不出的破碎而可怕。

    可是夏轻灵却毫无动容。

    她跟梁斯诺,已经彻底决裂了。

    穆祁言说:“要不,给你一qiāng算了。”

    这句话说的甚至有些仁慈。

    毕竟穆祁言对梁斯诺的厌恶,可不仅仅是一qiāng就能了解的。

    夏轻灵却突然说:“我们还要用他来jiāo换孩子。”

    穆祁言有些自信地说:“孩子应该被我的人救回来了,所以不需要这个男人。”

    毕竟他心里还是有紧迫感的。

    如果将梁斯诺干掉,就能少一个知道夏轻灵身世的人了。

    夏轻灵却觉得,在没有联系上穆祁言的人之前,都是无法确定孩子的去向的。

    毕竟拯救孩子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亲眼看到雅克黛儿回来,她还是抱持着一种怀疑的戒心

    意外无处不在,穆祁言是人不是神。

    很多时候,他自信的东西可能会因为一点意外而不成功。

    夏轻灵不想冒险。

    所以她说:“绑着他,然后我们就继续前进,不是说只要一个钟头就能走到国际站点吗?”

    穆祁言一想,也是,一个钟头的路程,然后再杀了梁斯诺也无所谓。

    虽然带着一个累赘怎么想都不爽。

    夏轻灵突然说:“如果确认孩子安全回来了,你就走吧,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更不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这句话是对梁斯诺说的。

    一字一句说得特别清楚。

    这句话更是在梁斯诺的心头上再次chā刀子。

    对于一个挚爱你的男人说这种话,不如直接杀了他还得好。

    梁斯诺甚至觉得穆祁言让自己死自己这种决定,更像是一种慈善的行为。

    因为夏轻灵才是最残忍的那个人。

    不要出现在她生命力里。

    不能再次见她。

    这种话,是那么轻蔑他的感情

    是将他的尊严,他的感情,他曾经付出的一切都变成尘埃般卑贱的东西。

    他宁愿她气到杀死她。

    证明自己在她心里还是有些份量的,而不是得到这种话。

    这种将他完全放在一个陌生的位置,一个转身就忘记的过路人的态度来说。

    简直就是杀心。

    穆祁言觉得被夏轻灵恨上的人简直就是一种悲哀。

    然后他毫不犹豫拿出绳子,想要将梁斯诺绑起来。

    可是突然他的动作一顿,几乎毫不犹豫地重新拿出qiāng,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前面突然响起来了剧烈的qiāng声,一颗子弹已经擦过穆祁言的脸颊,迫使他离开梁斯诺。

    接着就是雪橇声音,雪橇摩托,杂乱的人声。

    这是梁斯诺那边的人。

    穆祁言回头,浑身都被一种可怕的寒冷擒住。

    他本能地扑倒夏轻灵,几颗子弹竟然朝着夏轻灵shè过来。

    他将她护在自己身后,毫不犹豫地拉着她就往前奔跑。

    夏轻灵知道情况危急,只能用出全部的力量拼命跑。

    而一些雪花突然飘飘扬扬起来,是暴风雪。

    第854章 将手给我

    还不大,可是已经能感受那种寒风刺骨的温度了。

    明明温度已经够低的,可是当暴风雪来临的时候,竟然更加寒冷而可怕了。

    他们奔走在危险的悬崖边缘,下面是深渊,是危险的死亡之地。

    而身体后面,梁斯诺的人已经快要追逐上来了。

    夏轻灵感觉到惊心ròu跳的,毕竟这么多人,穆祁言根本无法招架。

    穆祁言的特长更不是一个人打很多个人。

    他脑子能弄死很多人,但是现实中就是拳王都不能干掉一堆人。

    还是一堆拿着qiāng的人。

    白雪蒙蒙,整个世界都是灰暗,后面是咆哮着追上来的人。

    而他们旁边是危险无比的冰原深渊。

    穆祁言死死抓住夏轻灵的手,就跟在害怕失去她那样,力气大到吓人的地步。

    冰冷的暴风雪加大,直升机的声音危险地响起来。

    说是危险,是因为这种天气下,直升机随时都会坠落。

    而且这个地方直升机也无法下降。

    而穆祁言几乎是一下就确定直升机是谁的,他说:“再坚持一会,我的人来了。”

    穆祁言的人可能是一直追踪梁斯诺的人,所以才能同时间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夏轻灵已经无法说话了。

    因为暴风雪将她压迫到连呼吸都困难,更不要说是说话了。

    因为天气的缘故,开qiāng的人反而很谨慎。

    直升机无法降落,只能在四周盘旋,随时都摇摇yù坠的样子。

    而身后梁斯诺的人却更加紧迫地追逐而来。

    一时间,后面追逐的杀手,上面飞着的直升机,极速奔跑的穆祁言跟夏轻灵僵持成三方。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