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87 章

    佛陷入了勾心斗角的宅斗中,实在太可怕了。

    穆祁言看到她脸色难看,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夏轻灵忍不住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结果穆祁言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其实是很想憋着不笑的。

    可是她的担心实在太可爱了。

    穆祁言说:“穆家人没有那么蠢吧。”

    夏轻灵抬头看他,眼里充满了求知yù,就像是小鹿一样纯洁,穆祁言觉得自己不解释都不行了。

    他立刻说:“首先,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又落到梁斯诺手里,那么穆啸跟穆清心他们都会出动。不管穆家内斗如何严重,可是对外穆家是不容许任何欺负的。”

    这就是穆家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

    例如不举他的例子,就说慕少洛那个废物就行。

    慕少洛如果是被他整死的,穆家没有人会吭声。

    毕竟是穆家的弱ròu强食法则,谁强悍谁就活着。

    可是如果慕少洛是梁斯诺杀死的,那么那时候穆家无论对慕少洛的态度怎么样,都会直接碾压过去,将梁斯诺给弄死。

    不然怎么立足?

    连自己人都无法报仇,那么穆家也不要想混下去。

    这可是关系到穆家能不能生存的大事。

    所以如果死的人是他,那就更加严重了。

    第827章 孩子怎么办

    穆祁言想到自己的属下,自己忠心的人那么多。

    梁斯诺估计下场不会有多好,除非夏家一下就成长到很可怕的,可以跟穆家对抗的地步,不然就等着被报复到死吧。

    穆祁言忍不住牵着夏轻灵的手,手指在她的手套上一直抚摸着,似乎想要摸摸她的皮肤,可是因为她全套武装摸不到,只能摸摸手套来过瘾。

    他说:“就算你被梁斯诺抓走了,而我死了,我也留了很多的计划书,我的人会继续我的计划去营救你跟孩子,然后你回到穆家的后续我也有安排。你是要安静的生活,还是要孩子继承我的家业,我都有留有后续的计划。”

    他什么都思考计划好了。

    他做事从来不留下任何的弱点。

    所以能想的一切漏洞,一切该安排的后续,不管是不是会用到,他都会预先安排好。

    “所以你不要担心我死了,你会没有人可以依靠,我死了你依旧能依靠我,我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好了。”穆祁言轻声对夏轻灵说。

    夏轻灵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发酸。

    这个男人怎么能安排到这种地步。

    平常人根本没有他这种可怕的能力。

    夏轻灵刚要说什么,穆祁言却继续说:“当然,虽然我后续都安排好了,可是我还是想要你死来陪我。孩子会有人抚养的,如果你选择自杀来陪我,医生那边有我准备好的无痛不难受的安乐yào剂,你告诉医生,医生会给你最安静的死亡的。”

    夏轻灵手指一僵,然后默默的,将自己的手指给收回来。

    果然,变态还是变态。

    她怎么能期望他变成超级暖男。

    穆祁言从来就是一只怪兽,又偏激又偏执。

    夏轻灵觉得自己会问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傻了。

    穆祁言突然说:“当然,最大的可能xìng是我们根本不会死,因为梁斯诺还不是我的对手。”

    他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连整个穆家都被他给打下来了。

    一个梁斯诺还不足以让他动容。

    让他觉得有些难度的是,牵扯到夏轻灵的身世而已。

    而且他还要使劲瞒着夏轻灵,不让她知道自己出身在什么地方。

    夏家那种地方被牵扯上了,肯定会让人恶心一辈子。

    穆祁言可不想让夏轻灵以后想到自己的家人,都是这些货色。

    一个李致远就够恶心夏轻灵很久了。

    结果来夏家那么多人,个个都比李致远还要让人难以下咽。

    穆祁言光是想象一下夏轻灵最的身世,就觉得简直是巨大的折磨。

    他觉得梁斯诺没有跟夏轻灵曝光,她就是夏家的人,是不是也是因为,夏家实在太让人难以忍受了。

    所以梁斯诺潜意识就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穆祁言看着前面的篝火,也是,现在都是什么社会,还有人靠着邪术这类玩意想要发财致富。

    简直就是脑子被门夹了。

    让人无法理解的落后。

    穆祁言冷冷一笑,笑容在火光里有一种yīn森无比的感觉。

    所以夏轻灵最好还是一辈子都不要看到夏家人比较好。

    他可不想夏轻灵因为这件事情,而开始生气难过的。

    夏轻灵手指动了动,问道:“你怎么了。”

    穆祁言说完要让她一起死后,就一直抚摸她的手腕,而且还笑得特别yīn森。

    夏轻灵抖了抖,觉得穆祁言是不是中邪了。

    穆祁言回头,笑容已经变得柔和,“没有,只是觉得能跟你一起死真太美好了。”

    夏轻灵觉得更冷了,她终于忍无可忍,“你能换个话题吗?”

    一直都在说死不死的,而且老是强调他死了,她必须陪葬。

    有人的丈夫会说这种话,这简直就是变态狂。

    爱她爱到要死,其实就要要她死吧。

    夏轻灵生气地瞪着她,穆祁言却完全没有感觉。

    就仿佛夏轻灵生气,他也觉得高兴。

    这个男人一向都是跟正常人不一样。

    旁边助理突然走过来,恭敬对穆祁言说:“穆少,上面应该是有举动了。”

    穆祁言说:“什么举动。”

    助理说:“有直升机离开,应该是有人先离开。”

    穆祁言点头,“梁斯诺身边肯定有助手,现在应该是助手扛不住压力先离开了。”

    助理说:“穆少,我们也能随时离开,毕竟这种地方太过危险,我们已经来到这里太多天了。”

    这里是不可能多呆的。

    他们i经呆了太长的一段时间,大部分时间在船上还好,可是一旦登陆,上了冰原,那么随手都是处于死亡的边缘。

    助理跟保镖,还有随行的专家都很担心天气的变化。

    穆祁言看了看山上,“没事,如果明天还没有结果,我们就离开。”

    穆祁言会在这里,不是因为被威胁到了,而是想要等一等,看看梁斯诺的心理底线是什么。

    孩子的事情,他已经将能做的准备都做了。

    梁斯诺那里如果还没有发现他布置的人手,那么迟早雅克黛儿会被他找出来。

    他来只是为了解决夏轻灵手腕上的红点。

    这个红点能解决,但是必须要夏家的人才知道怎么解决。

    这个不是用钱能短时间解决的。

    而梁斯诺跟夏家相处这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红点的秘密。

    梁斯诺不知道,他的分裂人格肯定知道。

    所以穆祁言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他不会让夏轻灵被红点给束缚住,更重要的是,梁斯诺手腕上也有红点。

    而这对红点被夏家人称为双生子。

    不是说他们是双胞胎。

    而是他们是天生一对。

    毕竟只有这两只虫子,一模一样的红点,不是双生是什么。

    但是感染上红点的男女,都会在一起。

    这么年来了,包括柳如莲跟李致远都是在一起的。

    而梁斯诺跟夏轻灵也是在一起过,但是分手而已。

    简直就是情侣红点。

    穆祁言冷哼,说是红点,不如说是月老红线好了。

    夏轻灵说:“我们离开,孩子怎么办。”

    毕竟她还是担心孩子会在梁斯诺的发疯下被杀死。

    穆祁言说:“不用担心,如果明天梁斯诺还无法拿定注意,那么肯定有下一次的勒索。”

    第828章 当他是死人吗

    而且穆祁言非常确定,如果真的要用孩子来威胁夏轻灵。

    那么就看梁斯诺的态度了。

    如果他不想让孩子生下来,只是为了威胁夏轻灵,那么今天晚上离开的那个助手,肯定是要去接雅克黛儿。

    因为将一个孕fù带到这里来,就算还活着,可是熬不了多久,可能孩子也就胎死腹中了。

    如果他还想要孩子生出来继续威胁人。

    那么他就会明天自己离开,宣告这次威胁失败。

    这就是梁斯诺接下来的两条路。

    穆祁言将梁斯诺所能走的路都模拟过了,他也有解决的对策。

    如果不是因为涉及到红点,他早就不跟梁斯诺玩了。

    更不要说还要陪着梁斯诺来这里玩雪山游戏。

    要是多呆几天,夏轻灵都要冻坏了。

    所以穆祁言只想着速战速决,也不想多呆着。

    毕竟夏轻灵很怕冷,他可不想让她老是待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

    夏轻灵抬头看向山上,其实她心里的的担心没有消失。

    可是她很相信穆祁言的话,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她对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这类大问题她自己无法解决,也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所以就索xìng都让穆祁言去解决了。

    只要不拖后腿,夏轻灵就觉得自己完成了任务。

    夏轻灵靠在穆祁言的肩膀上,然后眯着眼睛。

    穆祁言说:“困了就睡吧,我给你守夜。”

    夏轻灵说:“不困,就是累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觉得很累。

    穆祁言伸手摸着她的头发,轻声对她说:“不怕,我给你扛着。”

    什么困难他都替她扛着。

    一切他都来安排,这是当初她嫁给他的时候,他对自己的下的承诺。

    他的女人是他必须守护一生的。

    所以任何困难他都能解决。

    只要求她不离开,一辈子在他身边就可以了。

    夏轻灵笑了笑,“这一刻你总算是像是一个暖男了。”

    说的话都能让人浑身上下都发暖。

    穆祁言说:“我本来就暖,就只对你暖。”

    哪怕很冷,哪怕面对的环境很恶劣。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穆祁言的声音,慢慢的夏轻灵竟然安心下去。

    就好像什么事情在穆祁言眼里都能轻易解决。

    包括绑架也是,孩子不会有事。

    包括雪崩也是,梁斯诺不会让做出雪崩的蠢事。

    都是一种心里战术而已。

    如果是别人来说,那么夏轻灵可能还是无法像是这样这么冷静。

    可是如果是穆祁言,却给人一种非常能让人信任的感觉。

    所以不知不觉之间,她心情竟然平和了很多,然后慢慢睡着了。

    这一觉,难得没有什么噩梦来纠缠她。

    穆祁言将她密密实实塞入睡袋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知道……

    然后等到她醒过来,穆祁言已经开始让人准备jiāo通工具。

    雪地摩托,雪地雪橇,还有在联系直升机之类的。

    夏轻灵这才知道,穆祁言真的不是安慰人,而是他真的确定,如果今天没有结果,那么就离开。

    夏轻灵对于他的效率还有冷静,觉得惊叹。

    要是她遇到这种事情,那么她唯一方法真的只有跟随梁斯诺的脚步,然后接受威胁了。

    可是穆祁言却能一步一步循着自己的脚印,跟计划,完全没有出任何差错的走下去。

    甚至他都不理会梁斯诺的联系。

    要不梁斯诺就亲自下山来找他。

    要不就闭嘴,什么威胁都没有办法让他听到。

    这么简单的策略,也只有穆祁言有信心能成功。

    正常人可以吗?

    不行,夏轻灵自认自己不行,别人也很难行。

    夏轻灵抬头看着山上,她没有按照梁斯诺的威胁走下去,梁斯诺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而且也不知道对孩子会不会有伤害。

    走到这个地步,真的只能相信穆祁言了。

    穆祁言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脸色还是有些yīn郁。

    因为天气有些不对劲。要是风暴来了,他们所处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出现雪崩的地方。

    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担心会不会遇到南极风暴。

    毕竟梁斯诺那边他能掌控节奏,但是大自然是人力所不能抗衡的。

    因为这点不详的预感,穆祁言联系了后援队,让他们提早准备撤离。

    梁斯诺将地点选择在南极上就是一个错误。

    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就可能双方都全军覆没。

    但是梁斯诺还是选择这样做了,就证明梁斯诺自己知道,要转移雅克黛儿是很困难的事情。

    毕竟他们的人一直都都追捕他们。

    所以时间拖得越是久,就越是可能被穆祁言的人找到。

    所以才冒险在南极jiāo易,毕竟他们确实距离南极最近。

    夏轻灵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只看到了现场有些混乱。

    甚至很多人开始打包帐篷。

    穆祁言对夏轻灵说:“我有不详的预感,我想我们今天可能会提早离开,先到最近的国际站点去。”

    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然后等到确定没有事情,他们才回到破冰船,然后离开南极。

    路线都是非常明确的,穆祁言心里非常清明。

    这次的心里战术,他没有受到折磨,一直都在疏导夏轻灵的紧张而已。

    可是梁斯诺估计那边已经跳脚了。

    他的威胁下不来,也不肯下山。

    那么就等于无法威胁到他们。

    要是将孩子杀了,那么就算功亏一篑,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完全就没有收益,就算梁斯诺肯那样,夏家也绝对不会肯。

    毕竟光是五亿根本不够一个家族的崛起。

    更重要的是夏轻灵,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