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83 章

    “孩子失踪还在我的承受范围内,所以我特别冷静。”

    他说完,深深看了夏轻灵一眼,然后继续说:“如果是你失踪了,我现在估计是发病了,然后整个人处于最疯狂黑暗的时刻,就算是做计划,也是各种可怕的,各种脱轨的,各种不顾一切的计划。”

    对于孩子,他冷静又冷漠。

    就像是在做一个以往生意上的大项目而已。

    因为难度很高,可能还会调动一下他的兴奋神经。

    但是如果是夏轻灵,呵呵,什么大项目。

    那直接就是他的命。

    不,他自己被绑架了,他都不会那么着急。

    夏轻灵比他的命还重要,要是今天不是孩子被人绑票了。

    而是夏轻灵,那么穆祁言现在的情绪基本就是火山了,直接喷发bàozhà开来,是个人都要被他给波及到。

    夏轻灵想了想,才说:“我尽量不让自己被人抓到。”

    不然让穆祁言直接发疯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穆祁言冷哼,“有我在,谁都不要妄想动你。”

    夏轻灵点头,“知道了,你继续忙。”

    穆祁言这才转头继续看着图纸,然后拿出笔画起来,嘴里还喃喃自语什么。

    夏轻灵也没有打扰他,只是困倦而担忧地眯着眼睛,然后叹息一下。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梁斯诺怎么样子都不该有精神分裂的疾病才对啊。

    破产的打击都不足以让他动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直接的精神都分裂了。

    而且夏轻灵发现一件事情,好像越是有钱的豪门毛病越是多。

    以前她所处的环境,什么精神分裂之类的精神疾病,根本就是少完全没有听过。

    可是到了豪门上层,穆祁言病态太久发病了。

    梁斯诺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分裂了。

    穆清心毫无人xìng。

    还有紫罗兰的放dàng跟自私之类的。

    夏轻灵以前穷的时候,特别是面对庞大的医yào费的时候,觉得有钱真是幸福。

    可是有钱到穆祁言这个地步的人,怎么那么容易出问题。

    夏轻灵想了想,也许一般有钱就行了。

    不然太有钱的话就要面对一堆人的勾心斗角。

    久了其实真的很容易精神出问题,例如她,可能都要被压抑成抑郁症了。

    所以豪门里面的人精神出问题的人,也许还真是不是一般的多。

    亲身体验一下,对于里面那么多病人其实也就觉得情有可原。

    夏轻灵迷迷糊糊地睡着,做的都是噩梦。

    一下梦到邪恶版本的梁斯诺,将孩子给扔到热水里烫死。

    一下又梦到梁斯诺被穆祁言给吊起来凌迟割ròu。

    然后又梦到自己好像掉入冰水里,挣扎着起不来。

    这些梦让她睡地很痛苦。

    突然有人叫了她一声,夏轻灵立刻惊醒过来。

    穆祁言伸手抱住她,她迷糊地看着他。

    “做噩梦了?”穆祁言有些担忧地伸手捂着她的额头,似乎在测试温度。

    夏轻灵点了点头,又说:“有些忘记自己做过什么梦了。”

    只是觉得很多梦,然后很难受。

    穆祁言说:“我在你身边,不要怕。”

    夏轻灵笑了笑,确实,有这个男人存在,确实不需要害怕。

    夏轻灵说:“我们在哪里了?”

    穆祁言说:“去往第三个地点,是在南极冰原旁边的海域。哪里有很多的企鹅。”

    夏轻灵说:“企鹅吗?”

    穆祁言说:“虽然我不喜欢这些动物,但是你应该会喜欢,因为很可爱。”

    南极除了人少点,冷了点,其实景色很不错。

    到处都是大片的白色,还有成群的企鹅,海豹之类的。

    更重要的是很干净。

    没有人烟的地方是最干净最没有污染的。

    夏轻灵说:“待会如果梁斯诺一定要我去换孩子怎么办。”

    穆祁言说:“不会用这种jiāo换的,梁斯诺不傻,知道我不会同意这个条件。”

    夏轻灵沉默了一下,“可是我同意啊。”

    刚才的梁斯诺的威胁确实是让她无法承受。

    她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会遭遇到那种人间酷刑。

    那是在是太超出她的承受能力了,她去换人,至少还有机会回来,她还是很相信穆祁言的能力。

    第819章 我相信你

    可是如果她不去换,那么孩子就不会回来了。

    刚才梁斯诺的口气完全就是真实的,没有一丝犹豫。

    夏轻灵甚至怀疑人格分裂后,人也会变得异常残忍而且没有人xìng。

    所以梁斯诺刚才的威胁就像是在告诉她,如果孩子没有价值了,他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孩子。

    而且为了让她付出代价,会让孩子死得异常凄惨。

    穆祁言的手指抖了一下,“你同意没有任何用处,我不同意就没有用。”

    夏轻灵看着他,“可是我想不到有更好更稳妥的方法。”

    穆祁言说:“我会让事情尽量往我计划的方向走的,但是你不能自己一个人偷偷同意梁斯诺jiāo换条件。”

    夏轻灵说:“你的计划?”

    她看着他,其实还是想要知道他的想法。

    让她对于自己的选择有更加确定的信心。

    因为她还是相信穆祁言,相信他有方法去救她的孩子。

    梁斯诺毕竟还是无法跟穆祁言比财力势力。

    梁斯诺唯一的强势,就是抓了雅克黛儿。

    如果没有雅克黛儿,没有孩子的威胁。

    穆祁言能随时搞定梁斯诺。

    可是现在就怕梁斯诺会玉石俱焚。

    这是夏轻灵最害怕的事情。

    穆祁言低头吻了吻夏轻灵,“待会我说什么你做什么,不要想太多,梁斯诺无论说什么你都不要着急也不要害怕,更不要动摇心神。”

    穆祁言说这个话的时候,手忍不住握住夏轻灵的手腕,似乎很想用力掐住什么。

    但是他没有让夏轻灵看到自己的迟疑。

    夏轻灵手腕上现在红点肯定已经存在了。

    他让同行的助理,调试出一种防水化妆品。

    是跟夏轻灵皮肤一样的颜色,然后将它给化到夏轻灵的手腕上。

    也就是说就算是红点出现夏轻灵也不知道。

    甚至是看不出来。

    而且这种化妆品没有特殊的卸妆油是不会脱落的,可以保持一个星期以上。

    穆祁言觉得这样就保证了夏轻灵不会怀疑自己手上的红点是什么。

    现在梁斯诺就在附近,基本上只要她怀疑,看到梁斯诺手腕上同样的红点,随口问一句,梁斯诺就会告诉她。

    而她是夏家的人也会被揭露出来。

    穆祁言自己一个人推测,对于分裂后的梁斯诺,精神可能还没有那么清晰

    虽然智商提高,但是可能是梁斯诺在反抗的原因,很多时候很迷糊。

    这会让梁斯诺忽略很多的细节。

    甚至是会忘记跟夏轻灵说,她是夏家人。

    可能对梁斯诺来说,夏轻灵是哪里人根本不重要,导致精神分裂的时候,也完全忘记跟夏轻灵强调这一点。

    而这一点也是穆祁言不想让夏轻灵知道的。

    夏轻灵是他家的,不是任何家的。

    他们才是一家。

    别的什么野鸭子的家,通通都是垃圾。

    反正柳如莲出逃的时候,也没有将夏家当作自己家了,搞不好当成地狱呢。

    而夏银华当初会那么轻易同意夏轻灵跟着他。

    还不是因为知道他的权势能保护夏轻灵不会回到那个夏家。

    虽然夏银华隐藏得很好,但是穆祁言还是能察觉到她,对他的不信任还有不满意。

    如果不是因为夏家这个yīn影的存在。

    那么夏银华宁愿夏轻灵去嫁给普通人。

    而不是他。

    毕竟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更不是那种传统的家庭喜欢的女婿。

    对于这一点穆祁言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毕竟夏轻灵跟他相比,实在太过悬殊了。

    如果是门当户对,那么哪怕两个人最后闹掰了,那么还是能平安分开,顶多就是为了房子是谁的有些争执而已。;

    可是如果是他的家世,那么最后闹掰了,他没有事情,夏轻灵搞不好会被弄死了说不定。

    当然夏银华想的全是平时那些现实的场景。

    而他,对于夏轻灵早已经脱离了现实。而是一种可怕的情感升华,夏轻灵成为了他的救赎。

    如果在家世上他完虐夏轻灵,可是在感情上,夏轻灵就是他的上帝。

    当然这种事情,这种感情。

    别人无法理解,穆祁言有时候也无法理解。

    但是这不妨碍他持续爱着夏轻灵,下一秒比上上一秒更加爱。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极致了吧。

    穆祁言低头,眸光温柔无比。他的手顺着她的长发,慢慢梳着。

    他会保护她的。

    无论是谁,都无法从他手里夺走她。

    夏轻灵待在他怀里,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还是点头说:“我相信你。”

    到了这种地步,她只能相信穆祁言了。

    ……

    第三个地点很接近海岸线,夏轻灵走到破冰船的甲板上,就能看到对面白色的冰原,有时候还能看到水里的企鹅。

    企鹅在陆地上很笨拙,但是在水里个个都是游泳高手。

    当然很快的,企鹅捕捉到鱼后会立刻上岸,毕竟不是鱼,不能在水里呆太久。

    夏轻灵看到几只企鹅跑到上岸。

    她说:“梁斯诺有说过什么时候来吗?|”

    穆祁言说:“总会来的,他在消耗我们的精神。”

    频繁换地点,不给具体的时间。

    不过就是在拖着他们,耗着他们的体力跟精神而已。

    这种计策虽然很笨拙,但是却非常有用。

    夏轻灵说:“他不这样,我也没有什么精神了。”

    她感冒没有好,鼻子一直不通,所以说话有些闷声闷气的。

    穆祁言笑了笑,“他消耗的是我的精神。”

    梁斯诺的方向确实是没有走错。

    毕竟他的xìng格就是很会计算,每次换地点他就会重新布置计划。

    换几次,他多计算几次,精神自然就不好。

    当然梁斯诺应该没有想过,他曾经经历过什么疯狂的训练。

    穆家的训练,加上穆清心那个疯子,当初他每次训练都是拿自己的命在拼杀。

    别说多换几次地址,就是耗个三天三夜,他都能i撑下去。

    他九岁的时候曾经在一次训练的时候,跟穆清心对峙了七天七夜,那个时候他都能不闭眼,死死撑着,更不要说现在了。

    梁斯诺有穆清心厉害吗?

    没有,哪怕是他多弄几个红点,都不可能比得过穆清心。

    第820章 南极极光

    就心xìng残忍上,还真是没有几个人能跟穆清心对比的。

    就是穆祁言都觉得自己没有办法跟穆清心相比。

    夏轻灵有些担忧地说:“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来。”

    对于这次的绑架案,她一个普通人确实已经被消耗到没有什么精神。

    穆祁言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他依旧那么神采奕奕,虽然表情比平时冷了不少。

    而且最近他的精神都在绑架案上,反而精神方面也稳固了不少,所以发病的可能xìng也被减少了。

    穆祁言一脸深思,然后他漫不经心地说:“要是我,我不会今天来。”

    夏轻灵问道:“为什么。”

    穆祁言笑了笑,“因为今天我的精神特别好,梁斯诺肯定是能推测出来,我还是十足准备地等着他来。他还会换时间换地点。”

    结果这次梁斯诺倒是没有换地址,可是却没有说什么时候来。

    他们等了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

    夏轻灵坐着小船,被穆祁言带去看冰原。

    很多人都在附近探查,都是穆祁言的人。水里已经被检查布置得差不多,所以就到岸上检查。

    穆祁言因为监督一些不易察觉的地方。

    可是又不放心将夏轻灵一个人放在船上,所以就将她一起提溜着上岸了。

    反正梁斯诺似乎在酝酿什么大招,所以也不会来得那么快。

    夏轻灵心里总是有些隐隐的不安。

    穆祁言可能也是看得出来她心里的不安慌乱,才愣是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的。

    助理很快就点篝火,架起烧热水的锅,在旁边建立冰墙,隔绝了冷风,然后放上椅子,还有毛毯之类的东西。

    因为南极人烟很少,虽然船上也带了很多东西,但是总是不比平时在家里方便。

    穆祁言给夏轻灵弄了一些取暖的饮料,是能补充体力的。

    而且味道也是甜腻一些,虽然平时喝很甜,但是这么冷的天气,喝这个却是对味觉的一种享受。

    夏轻灵拿着厚实的保暖杯子,披着厚厚的动物毛毯,坐在椅子上,看着穆祁言指挥人去他要看的地方布置一些东西。

    穆祁言看了一眼天空。

    已经开始极夜了。

    夏轻灵总觉得自己一直都在过夜。

    但是穆祁言却对时间有很强的掌控能力,他觉得白天就是白天,夜晚就是夜晚,所以也不准夏轻灵搞错了。

    因为夏轻灵一旦觉得自己在夜里就会一直睡觉。

    穆祁言觉得这样对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好处。

    夏轻灵也随着穆祁言的节奏走着,他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现在是特殊时期,而且地点也很危险。

    南极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寒冷注意杀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