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82 章

    怕在忧心孩子。

    夏轻灵也不会轻易在梁斯诺面前流露出来,这一刻梁斯诺在她心里已经变成外人,敌人了。

    所以她一旦面对外人跟敌人,整个人就会变得异常尖锐。

    梁斯诺似乎嗤笑一下,在笑她的不自量力。

    但是夏轻灵无动于衷。

    梁斯诺突然挂断电话。

    夏轻灵脸色一下就难看了,这是什么意思,至少告诉她地址才对吧。

    这是要撕票了吗?

    夏轻灵脑子里全部都是孩子出事了怎么办。

    她刚才语气很硬吗?梁斯诺会不会被刺激到了。

    穆祁言拿过夏轻灵手里的手机,完全不问对方说了什么,然后就将手机扔到一边。

    而旁边的助理立刻跑过来说:“大概在南边的位置。”

    他们刚才的通话的时候,穆祁言这边的人一直都在追踪信号。

    这些人一直都跟随穆祁言,对于自己要做什么都是清楚的。

    穆祁言点头,然后伸手放在夏轻灵的肩膀上,“不要担心,孩子不会有事的。”

    夏家的家世很神秘,就是他们穆家这方面的资料也很少。

    夏家虽然财势无法跟穆家相比,但是它有一个很特殊的地位。

    就是年代够久远。

    而且这么多年来也不是没有站到巅峰过。

    虽然现在落下来了。

    但是总归是辉煌过的集团,不是那种没有底蕴的新贵。

    也不是那种轻易就会被他挤垮的小企业。

    “那你们继续去追踪。”穆祁言说。

    这次来的时候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

    包括船也不仅仅出动一艘。

    他跟夏轻灵的船不会轻易离开安全区域。

    追踪跟搜捕都是别的船。

    夏轻灵转头,却看到穆祁言眼光yīn恻恻的。

    他突然低头说:“如果我将梁斯诺给干掉了,你会阻止吗?”

    夏轻灵一迟疑,她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

    她刚才跟梁斯诺对话的时候,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梁斯诺。

    如果是梁斯诺本人到她面前的话,她可能还会忽略。

    可是等到没有看到梁斯诺,只是听着电话,那种感觉特别明显。

    那不是梁斯诺。

    就算xìng格大变也不是这么变的。

    再变人也不会脱离自己的本来xìng格太久。

    夏轻灵突然问:“一个人能xìng格大变到几乎变了一个人吗?是不是他精神分裂了?”

    她会那么快反应回来,也是因为穆祁言就有这个前科。

    不过穆祁言的病情不算是精神分裂。

    而更像是一种压抑不住自己内心yīn暗,又失去自制力的发泄。

    而梁斯诺不是,更像是变了一个人。

    变了一个人,不就是精神分裂了吗?

    穆祁言见到夏轻灵自己就推测出来,也没有多隐瞒的意思,毕竟梁斯诺变化那么大是人都看得到。

    要夏轻灵当作看不到怎么可能。

    穆祁言说:“他可能无法当大少爷了,所以被生活给磨砺到受不了,就精神分裂了。”

    精神分裂很多都是人受到伤害的时候,自己分裂出一个人格来保护自己。

    夏轻灵说:“真的精神分裂了?”

    她只是随意猜测一下,怎么知道自己竟然说对了。

    穆祁言有些含糊的说:“精神分裂能分裂得这么邪恶的xìng格,也是梁斯诺自己本身xìng格有问题。”

    关于双生子红点的事情,他不会告诉夏轻灵。

    红点。

    男的红点能带动女的手腕上的红点。

    女的红点能勾引男的红点。

    而且红点是会互相吸引的,因为彼此能为对方提供营养。

    男xìng手腕上的红点,有非常强烈的繁殖yù望。

    而繁殖方法,就是宿主生孩子,孩子会承受下一个红点。

    这就是夏家从自己的祖坟里挖出来的玩意。

    穆祁言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真想立刻将梁斯诺给杀了。

    可是一些资料让他放慢了脚步。

    如果将梁斯诺杀了,那么夏轻灵手腕上的红点也会发生病变。

    可能会危急夏轻灵的身体健康。

    这让穆祁言无法冒险。

    所以夏轻灵要是长期跟梁斯诺相处,可能会被影响,进而对梁斯诺产生好感。

    穆祁言恶狠狠地盯了夏轻灵的手腕一下,然后再她没有发觉的时候,立刻将眼神给转移开。

    迟早将这个碍眼的红色虫子给挖出去。

    穆祁言心里默默的思考着,看来资料还是太少了。

    夏家实在是太神秘了。

    如果不是那么隐蔽,也不至于他的资料库里没有他们的资料。

    也是一个靠巫术,还有什么变异虫子提升自己家族能力的坑爹家族。

    他完全不感兴趣。

    他们信任的是自己的能力,而不是虚无缥缈的玩意。

    夏家这种情况,说白了就是后继无人,无法恢复以往的辉煌又不甘心。

    第817章 你要什么感谢

    夏家这种情况,说白了就是后继无人,无法恢复以往的辉煌又不甘心。

    所以才会直接疯狂的找一些完全不是人干的事情,来实现自己所谓的辉煌大业。

    穆祁言觉得当初柳如莲跑出来真是太好了。

    要是没有跑出来,夏轻灵岂不是会被陷入到这种家族里?

    要是被他们洗脑了,可怎么办。

    他那个时候岂不是会永远错过她了。

    毕竟一般来说,夏家的人一般来说都是不外出的。

    、特别是夏轻灵这么特殊身份的人。

    穆祁言想了很多,又在心里默默将计划给修改一下,才勉强按奈住自己想要杀人的心里。

    夏轻灵皱眉,倒是没有去注意穆祁言那纠结的样子。

    毕竟梁斯诺的状态对她来说他爱陌生了,也太过诡异了。

    甚至她还是觉得精神分裂怎么那么容易得?

    这又不是上菜市场卖白菜。

    哪有那么容易得的?

    夏轻灵几次很想开口问穆祁言,可是到嘴边的话都给咽回去了。

    不管梁斯诺发生了什么,他做下的事情并不会改变不是吗?

    哪怕是他精神分裂了。

    绑架案依旧是他做的,威胁依旧是他说的,伤害他们的人也是他。

    夏轻灵不会傻到以为,梁斯诺精神分裂了,这些事情就不是他做的。

    夏轻灵看了一眼穆祁言,发现他面沉如水,可是转眼他就放松下来,然后牵着她去吃饭了。

    夏轻灵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穆祁言其实心里更加着急。

    可是他一直隐藏住自己心里的焦躁,毕竟一个领导者是不能轻易显露处自己的焦急的。

    他一慌乱,所有人都得慌乱。

    所以夏轻灵几乎不曾在任何大事情之前慌乱过。

    唯一能让他焦虑的,只有她的事情而已。

    夏轻灵看着他,专注而温柔。

    南极已经开始天黑了。

    到处都是星光的倒影。

    夏轻灵吃完饭,心情因为梁斯诺的威胁而一直难以平息那种焦躁。

    她来回走几次,就被穆祁言看不过眼地抓过去,先是被他狠狠吻一通,然后就被他拖出船舱。

    外面冷到让人想要蜷缩起来。

    毕竟南极的温度实在是太可怕了。

    随时都能让人死在这片干净的土地上。

    穆祁言却狠狠抱住她,虽然并不能让她觉得很温暖,但是心却奇迹地安静下去。

    穆祁言说:“陪我看星星。”|

    夏轻灵抬头,看到漫天璀璨的星星在头顶上出现。

    这些星星凝结成星河,凝结成美丽的无比的恒星群。

    一切都在自己头顶上触手可及的地方。

    夏轻灵忍不住抬手要去抓星星,却发现自己抓不到任何一颗。

    穆祁言看到她动作,忍不住嗤笑,“你简直在过儿童节,伸手就要摘星星?”

    夏轻灵有些脸红的缩手,“很漂亮,感觉就在我头顶不远的地方。”

    越是干净的地方,星星距离自己越是近。

    那是因为头顶上几乎是透明的,没有任何隔阂。

    星星也多到吓死人的地步。

    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这么多的星星了。

    穆祁言让她坐在椅子上,然后给她递过去一个暖红色的保温杯,“喝点暖饮。”

    夏轻灵接过去,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饮料很暖带着甜味。

    是她喜欢的,喝完后浑身都是暖的。

    穆祁言看着她喝。“所以我才想要你来看看,这是我们蜜月的最后一个旅游地点了。”

    这句话说得又甜美又心酸。

    本来是可以完美的将一切都落幕的。

    婚礼,蜜月,一切都是最完美的。

    穆祁言花费了大量的心思跟精力。

    而结尾却是自己的孩子的失踪,还有梁斯诺的疯狂威胁。

    这对夏轻灵来说,无疑是给自己的婚礼结尾画上了伤痕。

    梁斯诺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夏轻灵觉得很有可能,他精神分裂后搞不好就是无法看到她幸福。

    所以才会在她最幸福的时候给她重重的一刀。

    夏轻灵说:“很美丽,谢谢你,祁言。”

    谢谢他为了他们的婚礼而费尽了心力。

    不光是那些他亲自给她挑选的繁多珠宝。

    也不仅仅是那么多套婚纱他亲自挑选。

    更多的是在这些东西里面,她看到他无以lún比的耐心与爱心。

    其实这么久了,夏轻灵觉得穆祁言已经为了她改变了太多。

    从一开始的暴躁没有耐心甚至犯罪的爱情。

    到现在,已经学会耐心温柔而且一直退让的爱情。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更不要说是对穆祁言这种从小就是俯视他人的男人来说,这种改变有多难了。

    她都看着,一点点地收集着。

    这些改变,都是为了她。

    夏轻灵觉得自己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吧。

    无论以后会面临什么,夏轻灵都觉自己能拥有这一刻是很幸福的。

    穆祁言转头,他黑色的发丝垂落到脸颊旁边,白皙俊秀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感波动。

    他说:“你谢谢谁啊,我是你男人,做这些事情都是应该,你还敢说谢谢,是当我是客人吗?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所以不准谢谢我。”

    谢谢是对外人客气的。

    对他,永远都不需要。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有时候思想很奇葩,可是好像又无法反驳他。

    最后她只能没有好气地说:“是是是,不谢谢你行不,穆大少。”

    穆祁言冷笑一下,“一点诚意都没有,而且就算真的要谢谢,我一直都是不接受口头上的感谢的,至少来点感谢的礼品吧。”

    夏轻灵看着他突然笑了。

    穆祁言却不知道她笑什么,难道他说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吗?

    夏轻灵却说:“你以前也说过这些话。”

    他真的说过,那个时候的他可真是狂妄自大。

    而且还非常的霸道。

    那个时候他不要她的口头感谢,要的是她的ròu体感谢。

    夏轻灵想到那个时候,觉得那个时候的穆祁言可真是讨人厌。

    而且还不是的一般讨人厌,是非常讨人厌。

    那个时候的她,看到他就恨不得快点逃。

    而现在,夏轻灵主动将自己靠在穆祁言的怀里,轻声说:“你要什么感谢都可以啊。”

    第818章 可是我同意啊

    南极的破冰船上,夏轻灵跟穆祁言相处了两天左右。

    终于还是等到了梁斯诺的信息。

    他们要将船给行驶到南极海域的某个地点,穆祁言没有什么异议,直接就行驶过去了。

    这个地点比较远,大约半天后达到。

    但是梁斯诺又改变了地点。

    夏轻灵知道梁斯诺是为了怕穆祁言的人会在四周布置,所以地点才会一换再换。

    只是为了让他们这边的人没有空做别的准备。

    穆祁言倒是很冷静,只是让船继续行驶梁斯诺说的地点。

    完全都不心急。

    夏轻灵只能坐着,然后心焦火热地喝着姜茶。

    她的小感冒又复发了。

    整个人都显得很没有精神。

    这个地方,这种温度,这种压力,让医生也无法一下就治疗好她的感冒。

    毕竟感冒更多的时候是靠着身体的自愈能力来恢复的。

    而且夏轻灵自己知道,不是气候温度的原因,更多的是自己的心里原因。

    心里压力实在太大了。

    大到她都有些无法承受。

    所以感冒才会一直没有好,夏轻灵喝完了姜茶跟感冒yào,就躺在椅子上,抱着羊毛汤,看着穆祁言对着船员吩咐什么。

    穆祁言的语速很稳很快,每件事情都吩咐地清清楚楚。

    而且一些简单的布置都说得很清楚。

    更多的时候,他会直接拿出南极海域的图纸,在上面画来画去。

    有时候会对旁边的助理说什么,助理就会立刻跑出去。

    穆祁言忙碌几分钟就会停下来,皱眉想什么,接着回头看了一眼夏轻灵,确定她没有什么事情才会继续转头回去做事。

    他对这类事情非常有经验。

    也非常冷静。

    夏轻灵看着他冷峻无比的俊脸,突然觉得是不是她失踪了,他也会这么冷静。

    穆祁言却突然说:“要是你失踪了,我会直接发疯,不可能这么冷静。”

    夏轻灵一惊,才发现她因为吃了感冒yào,自言自语起来竟然还不自觉。

    而穆祁言却非常认真地回答,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