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66 章

    便一句话,都能让他快乐起来。

    夏轻灵叹息,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傻了。

    果然爱情会让人弱智。

    慕少洛就被留下来了。

    不过他果然被穆祁言给扔到最偏僻的房间里。

    幸好还是配备了一个医生跟护士。

    不然夏轻灵还真担心慕少洛没有人照顾会不会出事。

    穆祁言直接说:“要是敢过去看一眼,我立刻将他扔出去。”

    外面倾盆大雨,慕少洛被扔出肯定会出事。

    夏轻灵又轻声咳嗽几声,然后说:“恩,不看。”

    只要慕少洛能得到照顾就行了。

    她刚刚说完,却发现穆祁言怪异地看着她。

    夏轻灵不解地看回去。

    穆祁言沉默地观察了一下,就直接吩咐让人找医生。

    “你被传染了。”

    老是咳嗽,虽然很压抑,可是她每次将咳嗽忍下去的时候,都会微微颤抖。

    所以穆祁言能很轻易就看出她的隐忍。

    夏轻灵无奈扯一下嘴角,她其实知道也感冒了。

    可是因为生怕穆祁言知道了,觉得是慕少洛传染的,将慕少洛给赶出去,才隐忍着不说。

    医生很快就来了,检查后发觉是轻微的感冒症状,并不严重。

    只要吃些感冒yào丸就行了。

    夏轻灵乖乖地吃yào,然后才上床睡觉。

    穆祁言在旁边臭着脸守着,不断让她喝水,“那个白痴让你感冒了。”

    白痴指的当然是慕少洛。

    夏轻灵忍着咳嗽,吃了yào后好了很多。

    “没事,我本身其实就有些感冒了,雨太大,天气降温有些大。”

    所以一下子就身体上受不了,不一定是慕少洛传染的。

    穆祁言冷哼,“你就真的吃定我不嫉妒吗?那么在乎慕少洛干什么?”

    夏轻灵突然身后勾住他的脖子,轻轻吻了他一下,“你吃yào了?”

    穆祁言抿着唇不说话。

    抑制剂,是压抑自己身体疾病的最重要手段之一。

    穆祁言确实是吃了。

    现在是一个星期吃一次。

    加上穆祁言自身强大的自制力,一下不会出现更多的问题。

    但是抑制剂迟早有一天会失去作用的。

    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只能期待穆祁言彻底发作之前,能将真正的治疗yào物研究出来。

    第783章 我们一定能幸福

    不然那个时候,可能真的要跟夏轻灵同归于尽了。

    他对自己的黑暗人格毫无信心。

    夏轻灵突然依偎在他怀里,“那么副作用还很大吗?”

    还记得第一次吃这种yào物的时候,他发情的程度非常可怕。

    后来慢慢减弱。

    可是也不是完全没有。

    穆祁言说:“副作用已经在我的控制下,没有什么问题了。”

    夏轻灵慢慢睡去,她声音也渐渐弱下去,“那就好。”

    穆祁言没有动弹,任由她依偎在自己身上沉睡。

    其实副作用还是有点,例如她一接近他,他就热血沸腾。

    可是看到她身体弱传染了感冒,就一时间,没有那个念头。

    比起自己的身体需求,夏轻灵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穆祁言抱着她许久,才将她重新放回床上,然后给她一个晚安吻,安抚自己身体里的沸腾野兽,才起身离开。

    穆祁言走到慕少洛的房间。

    慕少洛烧得比较严重,可是一进去却看到他愣愣坐着,就这样看着点滴瓶子。

    他满脸潮红,眼神空洞黑暗。

    似乎很难受,可是他却丝毫没有难受的感觉。

    穆祁言说:“你打算去死了吗?”

    慕少洛这才动摇了一下,他愣愣看向穆祁言。

    穆祁言却漫不经心地笑了一下。

    然后他看到旁边有一个酒柜,就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倒了一杯酒。

    这个城堡很多地方都有酒柜,虽然都变成摆设,可是对穆祁言来说,当作摆设也好。

    穆祁言看着自己手里的烈酒,看了一会,突然走到慕少洛身边,然后将酒杯递给他。“多喝点,以后可能会心酸到喝不下去了。”

    慕容浮子被穆清心给夺走。

    对慕少洛的打击是巨大的。

    慕少洛一开始就是因为慕容浮子而背叛了他。

    为了自己的母亲而选择去伤害所有人。

    而慕少洛本身其实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

    这一点穆祁言其实不否认。

    慕少洛没有遗传到穆清心的狠辣,反而遗传了慕容浮子软弱的一面。

    所以在穆祁言眼里,慕少洛其实一直都是废物。

    他唯一没有废物的时候,是刚刚进入穆家的时候,那个时候这个小男孩,充满了仇恨的算计。

    后来被穆清心给催眠了,更加狠辣了。

    但是这份狠辣却因为背叛他,而消失了。

    然后慕少洛就一直软弱到现在。

    而对穆祁言来说,慕少洛的软弱,就是废物。

    如果一直狠辣他还会当作对手看一眼。

    结果现在他连半眼都不想看到他了。

    慕少洛愣愣看着酒杯,突然他伸手猛地夺过去。

    然后他将手里的酒给喝下去。

    一时间喝得极了,竟然一时间就呛到。

    他咳嗽得撕心裂肺。

    穆祁言皱眉,一脸嫌弃,虽然这里隔音,并且房间距离他的房间很远,但是穆祁言还是不耐烦地说:“你能安静点吗?不要吵到轻灵了。”

    这句话,让慕少洛一下就停止了咳嗽。

    他红着眼睛看向穆祁言,突然笑了笑说:“我突然觉得自己也许还是做对了一件事。”

    穆祁言淡淡看着他。

    慕少洛已经说:“至少轻灵是真心爱着你的,所以你们总是能幸福。”

    穆祁言冷哼,“什么叫做总是能幸福,我们是一定能幸福。”

    慕少洛说:“世事总是无常的,我也一直以为我的母亲是爱着穆清心的。”

    如果不是因为那段时间受到了太多冲击,导致破除了穆清心的催眠,他还是会一直这么认为。

    哪怕他一想到慕容浮子爱着这个穆清心的谎言的时候,总是能感受到微微的违和感。

    可是一直都没有深究。

    后来才发现,自己可能是不敢深究,因为一旦深究,他会异常痛苦。

    他是对的,他现在就异常痛苦。

    穆祁言几乎想要掐死慕少洛,“我跟穆清心那个疯子可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你再拿他跟我对比,我就真的要弄死你了。”

    如果是别的方面来对比,穆祁言可能还没有太大的反应。

    可是一旦那爱情来对比。

    穆祁言就立刻zhà了,因为穆清心的爱情一看就是个大悲剧。

    慕容浮子摆明了不爱他了,穆清心自己还死皮赖脸强取豪夺的。

    慕容浮子又是一个i死心眼。

    穆家人一旦动心就是不死不休。

    有时候死了都不休。

    慕容浮子也是穆家人。

    穆清心无法放弃慕容浮子。

    慕容浮子就能放弃……魏南至吗?

    魏南至可不是慕容浮子假死,是被穆清心给亲手打bào脑袋,死得不能再死了。

    如果这样他们能还能喜剧落幕。

    肯定是因为穆清心的催眠又生效了。

    慕少洛看向穆祁言,眼神里带着一股压抑的情绪。

    突然他说:“我想要复仇。”

    这句话,让穆祁言眼瞳一缩,然后他冷笑。

    当初,慕少洛背叛他的时候,也是说这句话,他要复仇。

    那个时候的慕少洛去找穆清心讨说法,可是被盛怒的穆清心给催眠了。

    导致他以为慕容浮子的死是紫罗兰害死的。

    这也让慕少洛异常仇视他。

    而后来慕少洛会对他感觉到愧疚,也是因为,可能慕少洛的潜意识里发现,慕容浮子的死亡跟他应该是没有关系。

    所以才一直对他愧疚。

    穆祁言漫不经心地说:“你想要怎么复仇?”

    跟穆清心对上,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他没有事情的时候,也不会故意去惹穆清心。

    慕少洛算什么,权利都被他跟穆清心给瓜分了。

    财富什么的,更加是连他十分之一都没有。

    穆清心虽然财富没有他多,可是对比慕少洛,可是多到吓死人的地步。

    说来说去,在穆家,慕少洛就是一个弱势的存在。

    而穆啸也不管事了,所以慕少洛有什么条件能对抗穆清心呢?

    慕少洛红着眼,似乎很迟疑,他也知道自己非常没有胜算。

    可是他清楚地意识到,如果自己放弃了对付穆清心,那么一切都完了。

    慕容浮子会彻底陷入穆清心的牢笼里。

    他们根本没有翻身的可能xìng。

    穆祁言说:”要不我给你出一个主意吧。”

    第784章 谢谢你爱我

    慕少洛抬头,脸色越来越红了,不知道是发高烧的原因,还是愤怒的原因。

    他几乎能肯定穆祁言想要说什么。

    最后他几乎是咬碎牙齿说:“我知道了。”

    穆祁言没有什么感觉地看着他,然后淡淡说:“我好像还没有说什么主意吧。”

    慕少洛抬眼,眼里有一种凝聚起来的狂怒,“我知道你出什么主意。”

    穆祁言说:“什么主意。”

    似乎是不将这个注意给逼出来。

    就不放过慕少洛一样。

    慕少洛突然伸手狠狠扯断了手腕上的点滴针,“我当然知道,我现在除了我母亲外,还能有什么筹码。”

    慕少洛最强的一点,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是慕容浮子。

    不是吗?

    如果不是这一点,他早就死了很多次了。

    所有穆家人在争夺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将主意打到他身上。

    就是因为慕容浮子。

    慕容浮子是穆清心最爱的人。

    如果他出事了,穆清心会不会拿人开刀,谁都无法确定。

    如果穆祁言是穆家公认的疯子。

    那么穆清心就是冷血暴君,外加不讲理的神经病。

    就算穆清心很不待见慕少洛。

    可是谁知道哪天穆清心会突然对他这个儿子上心,因为他的母亲是慕容浮子。

    搞不好哪天穆清心会因为看在慕容浮子的面子上,而让他继承他的黑暗帝国。

    这也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忌惮慕少洛的缘故。

    他们忌惮的是,他是穆清心最爱的女人的儿子的身份上。

    慕少洛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哥哥,你能出的主意无非是让我去挑拨他们两个的关系,让我妈妈弄死穆清心,这个主意对你来说是最好,因为你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穆清心如果死了。

    穆祁言就是一言堂了。

    就在也没有人能威胁他了。

    没有人能威胁他,就更加没有人能威胁到夏轻灵。

    所以穆清心恨不得慕容浮子能回到穆清心的身边。

    因为慕容浮子不爱穆清心,所以一旦慕容浮子回到穆清心身边,就是一颗核弹。

    而现在,他生怕慕容浮子没有恨穆清心恨到要他死的地步,就来怂恿他去教唆自己的母亲,去弄死穆清心。

    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人能杀死穆清心。

    那么一定是慕容浮子。

    穆家人都是被爱情给杀死的。

    深情能杀人。

    一直都是。

    谁都逃不了。

    特别是他们姓穆的人。

    穆祁言挑眉,“你竟然知道了,好了,知道了就快点去实现你的愿望吧,我精神上支持你。”

    慕少洛有些绝望地看着他,“除了让我妈妈跟他同归于尽外,就没有任何一个方法了吗?”

    穆祁言说:“我这里肯定是没有,如果是我家轻灵落入穆清心的手里,我多的是同归于尽的方法,让穆清心去死,可是如果是慕容浮子,抱歉,我不认识她啊。”

    这是实话,他确实跟慕容浮子不熟悉。

    慕容浮子在穆家的时候,他家没有出生呢。

    而后来,他听到慕容浮子的消息的时候,她已经跳楼了。

    所以要他为了一个慕容浮子而跟穆清心正面对上。

    他怎么可能那么蠢。

    毕竟如果去动慕容浮子,那么谁知道穆清心会不会将主意打到夏轻灵身上。

    对于暗杀之类的yīn谋,其实他还是恐惧的。

    毕竟这个世界上搞暗杀等杀人方法,真的没有人能比得上穆清心。

    他也不行。这方面他不是专家。

    但是论起yīn谋诡计,这也是他擅长的领域。

    他让穆清心去寻找慕容浮子,找到后,就是开始怂恿慕少洛去参与搅浑水。

    反正就是让穆清心没有办法活得好就是了。

    慕少洛知道穆祁言说的实话,可是还是心寒,他抬眼,“我这么多年对你的忍让,是不是能一笔勾销了。”

    穆祁言冷笑,“我们早就一笔勾销了,我欺负你只是因为无聊而已。”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故意欺负他。

    虽然有背叛的愤怒在里面,可是更多的是,无聊而已。

    他对慕少洛早就没有什么感觉,更加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慕少洛一直喊他哥哥,完全就是自作多情。

    穆祁言对于感情总是很吝啬的。

    以前吝啬,现在因为全部给了夏轻灵,更吝啬了。

    慕少洛说不上来是什么表情,各种复杂的情绪飞速在眼瞳里过去,最终还是变成一种无可奈何。

    他说:“是我强求了。”

    他竟然在穆家强求感情。

    特别亲情。

    却忘记了,对穆家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