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19 章

    弃他。

    夏轻灵深深吸一口气,“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确定自己无法放弃他。”

    莱斯看着夏轻灵,似乎在评估她的话的可行度,然后他说:“不要以为这些治疗会很简单,你应该知道,能将人折磨到崩溃的往往不是可怕的身体刑罚,而是精神上的折磨。”

    夏轻灵耐心地说服他,“我知道,在他眼里我早就看到他的痛苦与疯狂,说实话我也很害怕,可是我却不能逃离,我不能放弃去治疗他,因为他是我所爱的人。”

    亲人,爱人,家庭。

    这些的意义不就是有一个人要是处出现了问题,另一个人依旧能不离不弃地爱着他吗?

    要是有意识到穆祁言不完美了,生病了,发疯了,她却无法忍受而离开,那么她的爱情也未免太浅薄了。

    她对于爱情很慎重,可是一旦爱上是不死不休的沉重。

    她会爱一个人,爱着他的一切。

    包括残缺与不完美。

    所以

    夏轻灵认真地看着莱斯,“你可以相信我,将你的治疗方案都告诉我,跟我商量,也让我清楚他到底精神崩溃到那一步了,然后其余的jiāo给我,我会尽力让他恢复正常,让你的治疗有用起来。”

    精神会连累身体。

    到最后如果内脏病变的话,人就会开始死亡。

    这是夏轻灵完全不能忍受的。

    莱斯沉默了好几秒,他默默观察着夏轻灵,最终还是被她认真到明亮的眼睛给折服了。

    莱斯说:“看来你应该足够坚强,虽然我不知道你能做到那一步,但是如果是你,我想你应该还是能让穆少得到治疗的机会的,你要是清楚接下去的治疗,你可能会活得比狗还不如。”

    比狗还不如。

    这句话,简直能让人颤栗。

    可是夏轻灵毫无退缩的意思,她看着莱斯,一秒都不肯退让。

    莱斯终于拉出一个病历表,“这上面有我的治疗方案,配合心里暗示,加上yào物治疗,更重要的是,他的发泄程度,这一系列的综合治疗,配合穆少的毅力,我们总是能将他从疯狂的地狱里拉出来的。”

    夏轻灵拿过来一看,确实非常重要。

    然后她跟莱斯开始讨论一些穆祁言的精神问题。

    莱斯非常专业,这种专业让夏轻灵开始相信他。

    莱斯最后说:“所以现在你的任务是,让他没有有愧疚心里地发泄出内心的黑暗,然后那个时候我会介入,让他精神轻松下去,你最重要的是,无论怎么样被虐,穆少做了什么让你愤怒到想杀人的事情,你都要忍住,然后尽量满足他,更好的是,要抱着他说无论他怎么变态,你都爱着他。”

    听起来,确实够自虐的。

    夏轻灵无奈地牵牵嘴角,可是为了穆祁言的病情,她确实只能这么自虐了。

    莱斯说完了一系列的计划后,“我会联系穆少的医疗团过来给你做看护,毕竟有他们在,对你来说总是好事。”

    因为接下来的一切遭遇,夏轻灵都是急需要医生的。

    才第一次发泄,夏轻灵的腿都差点骨折了,第二次三次四次什么的,岂不是人身伤害更可怕。

    要是穆祁言狂xìng大发,将夏轻灵的腿都给剁了,这多少有可能的。

    穆祁言自己本身的超级没有安全感,导致他心里的东西特别黑暗变态。

    例如将夏轻灵打断双腿锁起来这种非人一样的想法。

    在穆祁言心里都不知道翻滚了多少次了。

    以前能压制,所以夏轻灵出门只要带保镖就好了。

    现在不能压制,搞不好夏轻灵敢走出穆祁言视线十米远,就会被打断腿。

    莱斯有时候看到穆祁言的内心,都都会暗自心惊。

    所以他才能那么确定,几乎没有人能承受穆祁言那种变态的折磨。

    毕竟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尊,自己的私人领域。

    可是唯独穆祁言没有这个东西,他爱上的人,就是他的,他没有他爱人是独立的人的概念。

    想来也与他的生活环境有关系,从小到大得到什么都轻而易举,唯独关怀与得不到。

    所以一旦得到了,这样有缺陷xìng格的天才,除了将自己的爱人仅仅攥在手里不放外,他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而这种占有yù就像是滚雪球,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越来越沉重。

    最后终于压垮了穆祁言。

    这个过程,莱斯其实也看得触目惊心。

    夏轻灵说:“好了,你告诉我他在哪里。”

    莱斯有些惊讶地说:“你确定要在现在这个时候去找他?”

    夏轻灵奇怪地看着他,“不是你让我接近他的吗?不接近他怎么治疗。”

    而且都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夏轻灵也有些担心。

    莱斯摇摇头,“你至少腿好了之后再去吧。”

    夏轻灵皱眉,“我的脚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因为想要尽量好到快一点,所以才坐在轮椅上减轻脚的负担,要是以前没有顾虑的时候,我现在应该是能直接走路了。”

    因为想要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她才不敢脚部用力的。

    现在脚其实接近痊愈,就是不能跑而已,走路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莱斯还是不赞同,“你不能跑就一个问题,要是到时候穆少发病了,你被折磨到想要求救,都没有机会了。”

    夏轻灵苦笑,“你觉得我有机会求救吗?”

    第一次见到穆祁言发病的时候,那个家伙失去理智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去关门,锁门,还是用密码锁。

    保证任何人都无法闯入。

    这么理智的疯子,她怎么可能跑得了。

    莱斯想了想,“也是,你确实是没有任何机会求救。”

    因为穆祁言发病的时候,不代表这个男人会丧失智商。

    那个时候的穆祁言,智商一直在,而这份智商都是用来怎么禁锢夏轻灵的。

    这种疯子,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第683章 极度的刺激

    夏轻灵无奈说:“所以就算我全副武装上去,也无法从他手里逃脱,所以身体是不是痊愈到能逃跑的地步,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得很好道理,莱斯完全无法反驳。

    夏轻灵为了说服莱斯,竟然从轮椅上站起来,然后勉强走两步,“我说了,我真的好得差不多了。”

    莱斯连忙说:“我知道了,你快点坐下。穆少现在不在这里。”

    夏轻灵连忙问:“那他在哪里?”

    “在跳伞。”莱斯面无表情地说。

    夏轻灵一脸疑惑,“跳伞?”

    “就是极限运动。”莱斯说,“他需要高度的刺激,来转移对你的渴望,虽然不能治疗他的病情,但是却能阻止在你伤口还没有好的时候,对你的伤害。”

    夏轻灵深深呼吸一次,“跳伞只是其中一项吧,还有什么。”

    极限运动怎么可能只有跳伞。

    而且穆祁言那个男人得足够疯狂的运动,才能让他觉得刺激。

    跳伞哪怕一两次能让他兴奋刺激,但是三四次肯定就失去新鲜感了。

    莱斯有些无奈的说:“恩,他先前还高空跳水,几百米的高度,差点跳水姿势错误而全身骨折。”

    夏轻灵一脸果然如此。

    莱斯说:“还有训练一些可怕的动物,老虎狮子或者巨蜥,还有鳄鱼什么的。”

    听了就恶寒。

    夏轻灵忍着鸡皮疙瘩继续听着。

    莱斯说:“甚至是穿着飞行衣直接跳下飞机,要不是飞行衣上有降落伞,他就成为ròu酱了。”

    夏轻灵觉得自己实在是小瞧了穆祁言,这个男人真是不怕死,这些都是自杀一样的行为吧。

    夏轻灵说:“真是不要命,在他还没有内脏病变之前,应该就会死在这些该死的极限运动上吧。”

    莱斯点头说:“很有可能,毕竟一个人不断在做极限运动,而且还是自己不擅长的运动,无论设备多么厉害齐全,要是出现一次意外就死定了。”

    这就是概率的问题。

    一次极限可能有很大的可能xìng活下去。

    可是要是几十次,那么那个丧命的可能xìng是非常大的。

    就算是最专业的极限运动员,也无法保证自己在最擅长的领域里能不出意外。

    何况是穆祁言这个,为了发泄的不专业运动员。

    根本就是跟死神在亲吻一样可怕。

    夏轻灵低头,看着自己手臂皮肤上的痕迹,突然说:“在那里跳伞,我也要去。”

    莱斯说:“等他回来吧,你去干什么?”

    夏轻灵抬头,眼眸清亮而美丽,“当然是揍他一下,他骗了我那么久,还欺负我那么久,我怎么可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莱斯犹豫地看着她的脚,才刚好,不要又要给折腾到断了。

    夏轻灵摇头,“我没有事,我保证,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因为我知道,还有人需要我。”

    莱斯终于点头,实在是拗不过她的坚持了。

    飞机的轰鸣声让她大脑有些空白。

    夏轻灵觉得自己还是有些高估了自己。

    虽然已经被迫跟穆祁言跳过一次伞,但是第一次自己坐在开着门的直升飞机上面。

    &nb

    sp;  她还是脚软,特别是她的脚,还隐隐作痛的时候。

    “找到了。”驾驶员说。

    夏轻灵张着嘴,却发现自己嘴里都是风。

    驾驶员说:“夫人,穆少在前面那架飞机里,我联系他们。”

    夏轻灵点点头,然后终于忍无可忍说:“你能关上飞机的门吗?”

    哪有从头到尾门都是开着的。

    驾驶员一愣,才立刻关上门。

    其实他没有关门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穆祁言上飞机的时候,门都必须是开着的。

    所以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开门了。

    开门的飞机,特别危险,但是因为这份危险让穆祁言有了刺激的感觉,所以就一直开着了。

    门关上后,夏轻灵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驾驶员已经开始联系那边的飞机,“穆少在吗?”

    “什么事情?穆少已经准备跳伞了。”

    那边的驾驶员说。

    而夏轻灵这边的驾驶员犹豫一下,才说:“这个地方下面是森林吧,这个地方不适合跳伞吧。”

    森林的高树很多,太多的话,代表降落伞非常有可能挂在树上。

    这里的树木高达几十米,挂在上面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如果一个不小心,降落到不对劲的地方,很可能就死了。

    那边的人说:“穆少的命令,我们必须遵守。”

    是的,这就是穆祁言的威慑力,他的命令是必须执行的。

    驾驶员立刻说:“夫人在我的飞机上,她想要见穆少。”

    那边的人立刻说:“穆少,夫人来了。”

    结果这一句话,那边的声音却混乱起来,“穆少你还没有准备好,不能跳”

    接着就听到风声,听到混乱的呼吸声,还有一声冷冷的,混杂在这些噪音里的“滚。”

    然后,就是那边的人说:“穆少跳伞了。”

    夏轻灵连忙凑到舷窗那边看,一看就看到前面一辆飞机上,跳下一个人影。

    降落很快,人影顿时变成一点小黑点。

    夏轻灵气到跳起来,结果撞头头,她恶狠狠地说:“穆祁言,你这个懦夫,你为了逃避我竟然连命都不要了。我就那么吓人吗?”

    夏轻灵也知道穆祁言为什么不敢见她。

    毕竟经历了那么可怕的折磨。

    穆祁言肯定不敢见她,生怕见她后,她会恨死他。

    加上他欺骗她欺骗得那么惨,他怎么可能不心虚。

    夏轻灵恶狠狠地说:“给我降落伞,我要跳伞。”

    驾驶员立刻大惊失色,“夫人,你不是专业的,不能下去。”

    专业在这种地方跳下去都可能会死,何况是非专业的。

    夏轻灵斩钉截铁地说:“给我闭嘴,穆祁言都下去了,我这个未婚妻当然也要下去。”

    每次要结婚之前,总是会出现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简直让她觉得,他们的情路到底是多受到上面的诅咒啊。

    夏轻灵见到驾驶员不同意,立刻随手抓着旁边的降落伞。

    驾驶员见到她这么乱来的样子,立刻说:“夫人,你不要冲动。”

    第684章 你还知道我恨你

    夏轻灵说:“如果不让我下去,那么我就自己跳下去。”

    驾驶员看到她这个样子,知道是阻止不了她了,生怕她不专业的背包方式,会让她提早完蛋。

    他只好让副驾驶员帮忙给夏轻灵背上降落伞,然后说:“我找个空地,你跳吧。”

    这句话,驾驶员说得无比壮烈。

    如果夏轻灵出了什么事情,轮到他来跳飞机了,而且还是不带降落伞的那种。

    门很快就打开了。

    风灌进来,夏轻灵觉得这里实在是太高了。

    腿都软了,可是想到穆祁言听到她来了,立刻往飞机下面跳,怒火立刻涌上来,将自己心里那点害怕给冲散了。

    穆祁言这个混蛋。

    夏轻灵实在是被他气到跳脚,怎么有这么闷骚的男人。

    做错了事情还不敢承认了,还以为他多厉害呢。

    结果别的事情天下无敌,怎么唯独感情上这么该死的唧唧歪歪的。

    驾驶员看到一个空地,立刻打开飞机的后门,然后说:“夫人,这里跳下去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偏离方向,会cāo控降落伞吗?”

    结果驾驶员刚刚说完,突然察觉到不对劲,因为没有听到夏轻灵的声音。

    驾驶员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