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18 章

    被伤害的姿态,来隐瞒她,我一直都yù求不满的事实。”

    “正常的方式无法让你满足。”

    “对,只会让我更加饥渴。”

    “饥渴?是非常痛苦的感觉吗?”

    “痛苦?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一种自虐,自虐的待在她身边,自虐地压抑自己变态的爱好,不敢让她看到自己心里的yīn暗,因为她不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所以我不能让她看到地狱的黑暗。”穆祁言冷冷地说。

    莱斯说:“可是你的xìng格应该是将自己爱的人推入地狱里才对吧。”

    穆祁言非常平静地说,“你说得非常对,我确实是这种人,可是她没有离开我,所以我没有将她拖入地狱。”

    因为她的爱情,所以他没有彻底变成恶魔,也没有彻底变成那个只能折断她翅膀的恶魔。

    莱斯说:“可是哪怕你没有做,你已经对她心存恶念,你对她的爱情充满了恶意与占有yù,简直让人觉得可怕。”

    “痛苦?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一种自虐,自虐的待在她身边,自虐地压抑自己变态的爱好,不敢让她看到自己心里的yīn暗,因为她不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所以我不能让她看到地狱的黑暗。”穆祁言冷冷地说。

    第680章 人渣的一面

    穆祁言这句话,说得那么深情,那么温柔。

    莱斯说:“不管你怎么忍耐,你做的事情,依旧跟你内心是不一样的,你的内心一直都在怂恿你去彻底占有那个,你深深爱着的女人。”

    穆祁言沉默了一下,突然笑起来,“我确实是这样的,所以我一直没有安全感,因为我无法为自己找借口,我就是一个彻底的人渣,穆家这种地方养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是天使,我坏得这么彻底,心里充满了那么多变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得到她完整的爱情。”

    莱斯叹息一下,刚要说什么。

    穆祁言却狠狠打断他的话,“她一旦知道我真实的想法,就肯定不会要我,哪个人喜欢我这种人,喜欢我的都是因为我的权势,可能还因为我的容貌,或者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不会有一个人会喜欢我这种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还是小孩,还是个同xìng恋,都不会喜欢我这种,内里都是腐烂的渣货。”

    莱斯立刻说:“穆少,你冷静点。”

    穆祁言却像是突然站起来,恶狠狠地说:“冷静,我怎么冷静,我快撑不住了,我的理智一直在消失,你知道我多少次都差点暴露出自己内心的黑暗吗?在她发现我人渣的一面之前,给我弄出治疗方案。”

    莱斯沉默了几秒才说,“有一个方案倒是有很大的成功率,就是生怕你无法做出来。”

    “什么治疗方案。”

    “就是,发泄。”

    穆祁言没有吭声,而莱斯继续说下去,“你需要发泄,穆少,你的xìng格是从小就注定,可能还有一些基因xìng格的继承,导致你的思想,作为跟正常人完全不一样,以前你不在乎是因为没有遇到你爱的人,可是当你遇到你的爱人的时候,你突然发现你爱人太过正常了,她简直清澈纯白得让人自卑,所以你开始压抑自己,你担心自己要是像是以前那样,她肯定不要你。”

    穆祁言:“”

    莱斯继续说:“所以说你自从跟她在一起后,你一直都是处于一种压抑的状态。你明明喜欢那么可怕的方式,可是却不敢暴露出来,明明对她的占有yù强到像是变态,可是不敢说出来,你压抑太过了,所以你彻底失控了。”

    穆祁言冷哼,“不需要你总结这么垃圾的结论。”

    莱斯说:“恩,这个结论你已经清楚了,所以我给你的方案是你必须发泄出来。”

    “怎么发泄,杀人,还是放火?”

    “这些对你没有用,就算现在有一个很大的仇敌站在你面前,你发病的时候,根本懒得看他一样,因为你发病的时候,你最执着的人,仅仅一个夏轻灵而已。”

    穆祁言说:“得病之后,我确实发现,她占据了我内心的一切,善的一面,恶的一面,都是她的影子。”

    莱斯说:“其实正常人是不可能有你这种感情的,因为这不符合人xìng,你爱一个人的方式,已经病态到都不将你的爱人当作独立的人来看,而是将她当作你身体的一部分来占有。”

    穆祁言开始不耐烦,“我不懂别的爱人方式,如果爱一个人要容忍她在乎别的人,别的东西,我根本做不到。”

    “哪怕是亲情?或者是友情。”

    “什么情都必须是我,情代表的是在乎,在乎代表的是她心里有位置给那个人,但是对我来说我心里的位置只有一个,也只能给她一个人坐着。”

    “就是因为你这种不正常的爱情,才会导致,你无法容忍她对你的忽视。你甚至是嫉妒她身边的任何人,她只要移开眼神,那么没有任何感情看向一朵花,你也会恨不得将那朵花给碾碎了。因为你心里仅仅留出一个位置,所以你本能要求,她也必须只能留一个位置给你,其余人,通通都不准在乎。”

    穆祁言的声音似乎有些懒散,“你说的发泄方案是什么?”

    莱斯说:“很简单,就是你不要压抑了,你该怎么做怎么做。”

    “”

    “这不是最简单的吗?你现在只是初期发病,所以是处于治疗的黄金时期,你必须发泄出全部的东西,我才能有机会对你进行彻底的治疗。”

    “发泄我将所有东西都bào发出来?然后她会恨我。”

    “恩,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毕竟你的想要做的事情那么变态黑暗,是个人都会恨死你。”莱斯非常冷静地说。

    穆祁言的声音开始压抑起来,“我就是不想她恨我,我才压抑的,才来找你治疗的,现在你却要我回去发泄?”

    莱斯说:“如果你不发泄出来,你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吗?”

    “”

    “就算你沉默我也要告诉你,你的病情初期只是精神的失控,可是如果你继续服yào压抑,等到yàoxìng失效,那么你就会开始无法自我控制,你压抑的东西会乘以数十倍来发泄到她的身上,那个时候,她更恨死你。而且不说精神,你的身体也不行了吧。”

    “身体只是小问题。”穆祁言的声音带着一丝虚弱说。

    “是小问题,可是如果你继续压抑,那么你精神的发狂会连累身体继续加重负担,一开始只是眩晕吐血,以后可能会因为你压抑过度,内脏可能会直接出现病边。”

    穆祁言冷冷说,“这些都是小问题,根本不用你来担忧。”

    “好吧,都是小问题,那我们来说说大问题,其实还有另一个解决方式。”

    穆祁言说:“是什么。”

    莱斯说:“放她走,而且要将她放在一个,你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地方,你自然不用烦恼了。”

    穆祁言声音颤抖,似乎突然掀翻了一张椅子,“不可能。”

    “所以说,如果将她放走,那么你的渴望就会转移变成急切找人的心情,那个时候我介入的时候,你会有可能能缓解病情。”

    “我缓解后,能将轻灵接回来吗?”

    “不能。”莱斯斩钉截铁地说,“你一旦接回来,你的病情依旧会复发,因为这个方法我只能让你缓解病情,不能治愈。”

    第681章 他犯病对你的糟蹋

    “那这个方法我不可能会做的。”穆祁言毫不犹豫地否决。

    “剩下的就一个了,你发泄到夏轻灵身上吧,将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占有yù,暴力的xìng方式,还有一堆对她无法说出口的可怕想法,都发泄到她身上。”

    穆祁言:“她会恨我”

    莱斯说:“不让她知道,是你做的不就可以了。”

    “”

    “绑架她也行,反正任何方式都行,甚至是时候我帮你催眠,让她忘记这段经历我都做得到,只要让她忘记是你干的,她就不会恨你了。”

    穆祁言似乎在沉思,这个方法似乎已经让他动摇了。

    突然有敲门的声音响起,然后是穆祁言走开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录音机都没有动静。

    夏轻灵抬头看向莱斯,结果他示意她听下去。

    果然过了好几分钟后,穆祁言回来,“刚才有人劫持了轻灵。”

    莱斯说:“那她救回来了没有。”

    “没有,因为我让我的雇佣兵救下她后,直接将她绑架上游轮了。”

    “所以”

    “所以她现在是我的囚犯,而她还不知道我是谁。”

    “这不是很好吗?这代表你可以发泄,让她无法发现你是谁,看来你已经决定了自己想要做什么事情了。”

    “如果这个方案不成功,我将你搅碎了喂狗。”穆祁言说完,似乎就转身走了。

    莱斯沉默了一下,才说:“果然是做大事情的人,真是吓死人了。”

    录音戛然而止。

    夏轻灵觉得自己心里五味俱全,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难怪穆祁言这个该死的混蛋一直说,你会恨我的。

    确实,如果他平时这么做,她可能真的会恨他。

    毕竟他做出的事情,简直打破她人生的底线,简直让她无法承受。

    可是一想到是他发病的样子这么可怕痛苦,她又心软下来。

    穆家简直就是一个yīn魂不散的鬼魂。

    一直都围绕在穆祁言身边。

    以前穆家那群人还是有权利的时候,就不断在穆祁言身边暗算。

    现在好不容易将穆祁言将穆家人打服了,结果穆家的基因病却跑出来了。

    看来,穆祁言生长在穆家就像是可怕的诅咒一样,让他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与困难。

    夏轻灵叹息,“我该怎么做?”

    “求虐。”莱斯突然说这么说。

    夏轻灵诧异抬头,求虐?什么意思?

    医生笑了笑,突然伸手,一根银色的链子垂下,而链子的最低端,是一个圆形的表盒。

    夏轻灵立刻警惕起来,莱斯说:“看来你已经清楚了,我会催眠这件事情,并且知道这跟链子能催眠你。”

    夏轻灵抿着唇,“你不需要催眠我。”

    莱斯点头说:“确实,你来找我之前我已经在考虑是否删除你的记忆,毕竟催眠这方面我从来没有失手过。”

    夏轻灵警惕的看着他,担心这个男人会不管不顾直接催眠她,毕竟心理医生的厉害之处,她还是知道的。

    当初因为穆祁言那些暴力的想法,她其实找过心理医生不少次。

    那个时候她其实已经意识到,穆祁言其实是有些不对劲的。

    可是心理医生都不像是眼前这个那么坦白,甚至战战兢兢的。

    这导致她不知道,穆祁言的心里问题这么严重了。

    莱斯说:“你听到这些录音基本就能清楚穆少的状态有多严重了,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控制自己,所以你一旦出现在他身边,其实就是在加重他的病情。”

    夏轻灵觉得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就好像小时候听到夏银华的心脏病除了换心之外,别无治疗的方法,她那个时候的心情似乎也应该跟现在是一样的吧。

    那种绝望负重的感觉,很难受。

    莱斯看出她的不对劲,立刻说:“我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知道你能承受得住,而且加上我跟穆少其实都算漏了你的敏锐,一般人就算对自己的恋人在熟悉,在穆少这种伪装的情况下,几乎也是很难察觉到的。”

    夏轻灵摇摇头,“我觉得医生你应该是还没有爱过人吧。”

    莱斯顿了顿,才点头,“是的,我单身。”

    夏轻灵笑了笑,“所以i你才会算漏了这些,因为如果你有爱过一个人,那么你就会清楚,无论你爱人怎么伪装,你都能认出她的,就算她改变了一切,可是身体的感觉跟气息是骗不了人的。”

    莱斯认真的看着她,然后点头,“你这么说确实也有道理,所以你认出穆少的时候,我们已经想要放弃这个计划了。”

    夏轻灵叹息,“可是我却冲过去,缠着祁言不放,导致他直接bào发了。”

    莱斯看着夏轻灵还缠着绷带的脚腕,“这只是初期的,他压抑太久了,所以伤害你一次后,精神有些缓解后,就直接躲开了。当然他还是会bào发。”

    夏轻灵觉得有些疲惫,“那我该做什么?”

    莱斯耸肩。“你知道你该做什么,我都说了,你如果能忍受他犯病的时候对你的糟蹋,等到他精神大幅度缓解回来,到时候我再出手,我有把握能根除他这种病情。”

    夏轻灵抿着唇,“如果能让他恢复,那么我不介意变成他的yào剂。”

    莱斯笑了笑,这笑容似乎有些嘲讽,“虽然我没有爱过一个人,但是我知道,怎么摧毁一个人的爱情。你确定,你能承受他发病的样子,你可知道,他发病的时候,都是针对你的可怕幻想,这些幻想,有时候就是变态都没有那么可怕的想象力。”

    夏轻灵想到自己的遭遇,脚腕隐隐作痛,确实很难受,很痛苦,很难堪,仿佛自己全部的道德三观都毁灭了。

    可是能怎么办?

    又不是穆祁言自己愿意的。

    如果没有发病,他一辈子都会隐藏着这些可怕的玩意。

    他不会对她出手,也不会彻底伤害她,让她经历这些无法忍受的东西。

    可是现在他发病了,这些玩意能让他好受,能得到精神的缓解,难道她就要逃避了吗?

    第682章 爱他的一切

    这不是夏轻灵的xìng格,她做不出逃离穆祁言的事情。

    特别是穆祁言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她要是走了,就是等于在抛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