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303 章

    经等候在外面。

    医生有些焦虑的样子,看到穆祁言立刻上前刚要说什么。

    穆祁言一个淡淡的眼神让他住嘴。

    然后他走出去,医生只能快速跟随上去。

    刚才医生就注意到穆祁言眼里有些淡红色。

    这是发病了。

    果然看到穆祁言走到一半,身体猛然摇晃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靠着墙壁似乎要倒下去。

    医生连忙过去扶,可是穆祁言却推开他,然后摇晃了几下才站直身体。

    医生说:“穆少,还能撑住吗?”

    穆祁言回头,冷笑着说:“死不了,我决定,开始服yào。”

    这种冲动而暴烈的控制yù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

    如果是别的东西,穆祁言还能维持住不动容,哪怕面临再大的痛苦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事情。

    可是唯独在夏轻灵上面。

    他根本没有任何自制力。

    所以每次失控都是因为,他本来就这么想,才这么做的。

    无论是想要将夏轻灵关起来,还是将夏轻灵喜欢的人都杀了,都是他内心最yīn暗的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平时他压抑着,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而这次基因缺陷的病情bào发,仅仅只是让他无法控制自己。

    想要将这些yīn暗的想法都给实现了。

    这对他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他根本无法控制。

    会议室里的失控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光是看到夏轻灵打算逃避他的财富,他就受不了。

    更不要说以后,她可能展翅飞出去,目光不再停留在他身上,那个时候的他会疯狂到什么地步。

    穆祁言暗沉地看着医生,“将那些控制情绪的yào物,拿出来。”

    医生迟疑,“穆少,虽然那些控制情绪的yào物能短暂缓解你的不理智,可是这些yào物不能治本,要是你断yào,你的情绪会bào发得更厉害,到时候你可能会失控到没有人能阻止你。”

    穆祁言没有在意,反而问,“这些yào物有什么副作用吗?”

    医生摇头,“这倒是没有,就是yào物的效果不是质量用的,只是压抑。”

    越是压抑,越是可怕。

    仅仅只是平时的bào发都给藏起来,然后一次次累积,等到有一天忘记吃yào,或者累积到yào物无法控制了,那个时候一起bào发的黑暗,有多可怕医生根本不敢想象。

    所以他其实不太赞叹,穆祁言吃yào掩盖病情,。

    穆祁言冷笑,“我宁愿以后bào发,也不想现在就bào发,因为我要结婚了。”

    第647章 穆祁言的男友力

    他不会让这次婚礼泡汤的。

    他花费了那么多精力,摆平了所有人,扫掉了所有障碍。

    怎么可能就这样停止自己的脚步。

    穆祁言说:“今天开始,我服yào压抑。”

    这句话是命令,代表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医生只好认命地说:“好吧,我去准备,穆少。”

    夏轻灵有些不舒服,睁开眼发现是穆祁言抱着她正在睡觉。

    四周暗沉沉的,已经是夜晚了。

    夏轻灵有些疲惫的想,她竟然睡了整整一天。

    她抬头,发现穆祁言眼下似乎有些yīn影,很疲惫的样子。

    夏轻灵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禁闭着的眼睛。

    穆祁言伸手,本能抓着她的手指,然后将她的手指放在自己脸上,喃喃自语一样的说:“乖,睡觉。”

    夏轻灵笑了笑,“恩。”

    然后安心地躺在他怀里继续睡觉。

    而她在睡觉的期间,根本不知道外面已经天翻地覆了。

    因为穆家权利转移,还有夏轻灵的名字也在转让权利书上,所有穆家人都开始波动起来。

    期间,穆祁言这里的精英团队开始一一整理穆家人。

    对于反抗的,心情波动的,有反抗的,还有抗议夏轻灵不准进入穆家的人,都处理掉。

    穆祁言所培养的人才,足以应付所有的意外。

    穆家这架庞大臃肿的机构,开始被搅动得天翻地覆。

    也开始在精简,重生。

    然后迎向另外一个辉煌。

    休息了几天后,夏轻灵才恢复到先前的精神。

    她知道自己也成为穆家的继承者之一,可是心里没有真实的感觉。

    毕竟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过复杂,不是她一个普通人能搞定的。

    穆祁言一手都掌控了。

    所以夏轻灵除了自己玩股票外,其实对穆家依旧一无所知,也不需要她去上班开会什么的。

    所以夏轻灵虽然一开始很膈应自己按了那么多手指印,可是看到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也就没有太在意。

    她经常跑医院,看望自己的姥姥。

    等待合法的心脏来源。

    姥姥依旧维持着微弱的生命迹象。

    虽然穆祁言说如果不要合法的,他可以立刻拿来。

    但是夏轻灵想到夏银华的xìng格,加上自己实在没法黑心到那种地步,也就拒绝了。

    因为穆祁言的残酷她还是了解的。

    要是真的放任他去不合法,那么这个心脏很可能是别人身上挖下来的。

    夏银华醒过来要是知道这些事情,她可能又会气愤到死过去。

    夏轻灵太了解自己的姥姥了。

    穆祁言等候在外面,看到夏轻灵出来,才牵着她上了车。

    夏轻灵看到车子路过繁华的路段的时候,突然说:“祁言,今天我们放松一天好吗?”

    穆祁言侧头看她,然后点头,“听你的。”

    她笑了笑,突然说:“停车。”

    司机一停车,夏轻灵就开门下了车。

    夏轻灵的脚步有些轻快起来,她走向繁华的人群。

    穆祁言看到她毫不犹豫就往前走的轻快背影,瞳孔不由一缩,心里的暴走几乎控制不住。

    夏轻灵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穆祁言说:“你怎么还不下车?”

    穆祁言眼里的淡淡红色,总算是褪下,然后他维持着淡然的表情下了车。

    夏轻灵伸手,“我们去看电影吧,祁言。”

    穆祁言看到她伸出的手,几乎是迫不及待伸手握住。

    穆祁言的力气有些大,夏轻灵皱皱眉,但是没有说什么立刻就拉着他往前走。

    那里有一间非常大的电影院。

    电影院很热闹,大家都在排队买票。

    保镖打算去排队,可是夏轻灵说:“你们离远点,我自己排队。”

    穆祁言皱眉,他最近因为压抑过度,表情一直都很淡然。

    因为面瘫是最简单的表情。

    夏轻灵打算自己体会一把以前的生活,她遇到穆祁言之前的生活很忙碌,很平淡。

    最大的惊险只是夏银华的病情而已,在她姥姥没有事情的情况下,她也会跟别的普通女孩子做同样的事情。

    例如跟同事吃一顿快餐,或者自己一个人去看到电影。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娱乐方式,也很平民。

    可是自从遇到穆祁言,她的生活好像一下从地上拔高到珠穆朗玛峰,完全不着地。

    华服珠宝,各式各样世界最顶级的服务,根本就是养废物一样的昂贵生活方式。

    夏轻灵虽然知道这是穆祁言的生活,可是还是忍不住会回味自己本来的平淡生活。

    夏轻灵走到排队人群后面,打算自己买票。

    保镖走到穆祁言身边,轻声询问:“穆少,是否要清场。”

    穆祁言摇头,面无表情地说:“离我们远点。”

    保镖立刻点头,然后几个人立刻后退隐匿在人群里。

    穆祁言几步就走到夏轻灵身边,将她拉到一旁的休息椅子上,然后自己亲自去自动售卖机买了一杯热饮,走回来递给夏轻灵。

    “都是男人给自己的女人排队,买东西的。”

    穆祁言看向四周,发现很多都是男朋友在排队,更多女人是在等候的椅子上或坐着或者补妆。

    夏轻灵拿着热饮,发现自己的心也跟着暖暖的。

    穆祁言直接走到排队的地方,站着等候。

    可是不知不觉,他身边的人都慢慢远离他。

    他今天穿的衣服比较休闲,服帖的裤子跟休闲风格的衬衫,短发有些散漫垂下,黑眸深沉,脸孔俊美无比。

    这样的他突然出现在电影院里排队的人群里,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因为穆祁言今天的装扮比较年轻,跟以往他出现在电视上的老成尊贵的样子,不太一样,导致很多人都偷偷地看着他,可是却不敢确认他是不是穆祁言。

    毕竟穆祁言实在是太有名了,很多女人的心目中最佳情人穆祁言是排第一的。

    夏轻灵也穿的特别平凡,虽然衣服的料子都是一流的,可是她并不喜欢那些奇异的华服,或者漂亮得跟洋娃娃的衣服。

    她更喜欢的是,线条简单的裤子加简单的t恤。

    冬天再加一件毛衣,或者大衣就行了。

    第648章 它想jiāo配

    如果设计师非要她穿裙子,她也会选择尽量正常简单的样式连衣裙。

    她发现,自己的存在反而没有什么人记得住,而穆祁言却让人很多人都沉默围观着。

    等到夏轻灵意识到什么的时候,穆祁言身边已经变成真空圈。

    他站着,一个人也不显的孤独狼狈。

    反而有一种强大的气场,让人不敢跟他比肩。

    等候了差不多十分钟,他突然不耐烦,夏轻灵看到他的口型似乎无声说了一句,“麻烦。”

    然后他长腿一伸,直接走到售票窗口,对第一个要买票的人说:“给你十万,票让给我。”

    夏轻灵:“”

    挖槽,十万。

    那个站在第一位置的人,愣了愣,似乎是不敢确定他说的是不是实话。

    可是i看到穆祁言,却越看越觉得,好像是在财经版上看过的某个有钱人,不会是真的要给十万吧。

    那个人拿着票,想了想,立刻将票递给穆祁言,“那我”

    “我们不要了。”夏轻灵连忙冲到穆祁言身边,连拉带扯地将穆祁言抓过来。

    那个人一看,觉得自己果然想多了,那个财经杂志上的大人物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穆祁言一脸疑惑,不知道夏轻灵为什么突然将他扯到一边。

    夏轻灵伸手捂着额头,觉得自己对穆祁言这个弱智实在没有话说了。

    “你知道十万是多少钱吗?”夏轻灵忍不住问。

    穆祁言非常淡定回答,“一顿饭钱。”

    夏轻灵噎住,原来她在城堡里吃饭,一顿需要十万块吗?

    虽然她知道很奢华,可是奢华成这样,她都舍不得那些倒掉的剩菜了。

    夏轻灵咬牙说:“没有人会花十万块来买张电影票,你能给我平民一点吗?”

    穆祁言思考了一下,“我刚才确实是有注意一下,所以十万块我以为很少了。”

    夏轻灵心脏病都要发了。

    “你干脆给我十万算了,我替你排队。”

    如果以前她排队的时候能遇到一个像是穆祁言这么冤大头的,她还卖什么身,她假装什么未婚妻,她排队买电影票不就好了。

    v

    穆祁言淡定得说:“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你还需要什么十万块。”\

    夏轻灵脸色一下就红了,她看到旁边的另一个售票口竟然人比较少,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连忙跑到那边排队。

    穆祁言不紧不慢跟随过去,用一种强大的气场碾压,让所以人都自动为他让路。

    好不容易,她终于买到票。

    而且幸运的还是中间位置的票。

    电影竟然是恐怖电影。

    夏轻灵买票的时候,是随便选择一部电影买的,毕竟最近一直都没有关注有是能看的,所以根本不知道上映的电影那些能看。

    可是她没想到一部拥有小清新名字的电影,竟然是恐怖片。

    而且是一部非常血腥的恐怖电影。

    一看就是不能给小朋友看的电影。

    夏轻灵脸色都吓白了,虽然她不是小朋友,但是却非常害怕恐怖片。

    而穆祁言却无聊地开始点评,“这里化妆师是不是忘记了,他的伤口好像不是在这里,是在右侧一点的”

    穆祁言开始找茬电影的举动,让夏轻灵更加害怕了。

    因为他会拉着她,跟她认真分析那些伤口的位置。

    还有肠子流出来的位置不对,或者是钩针刺过手背的位置好像也因为镜头变化而出现变化。

    夏轻灵本来可以闭上眼睛的。

    但是因为穆祁言的原因,一次次认真去研究,结果什么位置变化研究不出来,只觉得这部片子更恶心了。

    等到穆祁言非常淡定而不屑地说:“那人死的时候,脑浆崩裂的位置不对,正常的时候不是这么飞溅出来的,而且脑浆的颜色也不对。”

    夏轻灵看过去,看到白白红红的一糊,终于忍不住,脸色发白地转头,不敢再去看电影,因为她担心自己会吐出来。

    穆祁言却说:“所以这是一部逻辑烂到底的爱情片吗?”

    爱情片?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是不是对电影分类有什么误解。

    这明明是一部怪兽吃人的惊悚片。

    她努力解释,“是恐怖片。”

    穆祁言摇头,说:“可是那头仗着尾巴,浑身光滑,头型似人的男主角,明明很喜欢女主角啊。”

    夏轻灵忍着呕吐的,终于回头,就看到一个特别毁灭三观的画面。

    她看到那头制造了无数惨案的怪兽,竟然将金发碧眼的女主角压在树林里,强x

    夏轻灵觉得自己整个人呆滞了。

    虽然因为限制级的原因,很多画面都很模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