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98 章

    他想了想,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湿毛巾。

    怎么感觉他现在干得活都是家庭主fù应该干的。

    夏轻灵突然有些难受地喃喃一句,穆祁言立刻将所有的犹疑都给抛到脑后,然后将毛巾给她换上。

    烧退地差不多。

    穆祁言其实很奇怪一个人竟然能这么轻易就生病的,他要不是发生了巨大的变故,身体一般强壮到完全没有感冒发烧这些小玩意。

    等到夏轻灵睡安稳了,他终于站起来,然后打算走出去吩咐一些事情。

    可是刚刚走出房门,突然脚步一踉跄,穆祁言眉头狠狠皱起,看向走廊。

    第636章 婚礼前夕的准备

    却发现走廊扭曲起来。

    不是走廊扭曲,是他的视线扭曲了。

    扭曲到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他晃晃头,结果眩晕的感觉更加严重了。

    穆祁言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伸手撑住走廊。努力维持住自己的身体平衡。

    然后停顿了一会,总算是将自己那种眩晕的感觉给压下去了。

    然后他抬头看,发现这种眩晕过去了。

    可是他心情终于yīn暗起来,因为他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xìng。

    穆祁言压抑下心里的焦躁,然后吩咐佣人做一些易消化的东西后才重新回来。

    夏轻灵的烧已经退了,可是人还是很疲惫地昏迷中。

    他伸手,似乎想要触碰到她的脸,可是下一秒却来到她脖子上。

    手指缓缓摩擦着她的脖子,洁白的皮肤下是生命力涌动的脉动。

    穆祁言的眼神异常yīn郁,他缓缓的,终于移开自己的手指,然后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不可能会发作的……”他深深呼吸一次,然后像是说服自己一样重复着。

    是的,不可能会发作的。

    他已经做了很多的措施来防止自己身上的基因缺陷bào发。

    不可能这么快就发作。

    穆祁言声音很笃定,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穆祁言的眼神yīn冷起来,他立刻转身,朝外面走出去。

    他必须去检查一下身体的状态了。

    ……

    夏轻灵发烧完后,整个人的精神反而好起来。

    穆祁言这段时间因为她发烧忙前忙后的,可能是因为太过看重婚礼了。

    所以很多事情,穆祁言都是亲自去做。

    就算是婚礼场地也是在三推敲。

    夏轻灵发烧的时候好像记得自己说过不喜欢太过热闹的婚礼。

    不过可能是梦吧,她仅仅只是记得这些,可是别的却很模糊,所以很难确定是不是自己记错了,还是梦跟现实混淆了。

    而且她知道,一个盛大的婚礼其实有助于他们两个人婚姻的牵连。

    毕竟穆祁言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

    如果是不声不响的结婚,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夏轻灵觉得自己自从跟了穆祁言后,cāo心的事情都变得特别多,就连结婚都要考虑一堆事情。

    看来身份不同,所以带来的磨合也会非常多。

    夏轻灵看着自己手上珠宝册子,上面各种各样的珠宝简直让她花了眼。

    还有婚纱,鞋子,换的衣服,头饰……

    夏轻灵狠狠将手里的东西都抛出去,结个婚为什么要弄这么多的花样?

    就不能简单点吗?

    电视转播也就算了,结婚还邀请一大堆穆家的人。

    里面包括穆啸慕少洛穆清心,简直就是疯了。

    穆家的商业帝国几乎要被穆祁言给纳入自己的版图了,所以很多穆家人都是对穆祁言又恨又怕。

    恨他让穆家陷入内斗,陷入波动。

    害怕他会实行屠杀式的报复。

    毕竟这就是穆祁言可能会做出的事情。

    而且穆祁言也有实力这么做,因为穆祁言的精英团体很厉害,可以平稳结果穆氏集团。

    所以哪怕穆祁言将所有穆家人都弄死了,穆氏集团也不会有事情。

    但是这也导致很多穆家人人心惶惶,对穆祁言起了愤恨之心。

    而穆祁言竟然还能邀请他们来参加婚礼?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实在是太能玩了。

    穆家人一群失败者坐在下面,看着她跟穆祁言幸福的婚礼,不会立刻bào dòng造反吧。

    不敢想象自己的婚礼会暴乱,甚至是失败的样子。

    其实不仅仅是穆祁言害怕婚礼失败,她也很害怕。

    已经失败太多次了,所以她心里老是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确定感。

    夏轻灵叹息,怎么结婚都不能结得省心一点呢?

    孩子还没有出生,姥姥还没有病好。

    她一个人就这样要去结婚,这导致她心情完全好不起来。

    婚礼设计师走进来,跟夏轻灵讨论一下她喜欢的捧花。这些设计婚礼的人都特别熟悉,因为已经打过不仅仅一次的jiāo道了。

    等到夏轻灵好不容易摆脱了设计师,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

    穆祁言不见了。

    今天竟然一整天都没有见到穆祁言。

    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因为穆祁言最近一段时间都是非常粘着她,因为婚礼的原因。

    所以这些时日都是他在准备婚礼。

    公司的事情已经上了轨道。

    就剩下穆家一些偏远的公司没有完全收购,而其余的主体都通通接过来了。

    不知道多少人对穆祁言恨得牙痒痒的。

    今天他并没有说要去公司,所以穆祁言觉得奇怪,他怎么不见了。

    夏轻灵想了想,也许他有事。

    设计婚礼的事情毕竟非常繁杂,加上他又要该死的盛大婚礼,更加的事情多。

    看到满城堡的人都因为这次婚礼而总动员,夏轻灵觉得自己只是要面对设计师而已,已经算是非常悠闲了。

    最忙碌的人是管家叶泯,跟穆祁言。

    夏轻灵虽然这么想,可是已经不受控制地去寻找穆祁言的身影。

    好不容易,她才从一个佣人的嘴里,听到穆祁言竟然去家里的急救室了。

    就是那个小型的医院。

    夏轻灵皱眉,去那里干什么?

    难道是穆祁言也发烧感冒之类了,心里有些担忧,夏轻灵立刻去小型的医院那里。

    她看到穆祁言果然站在医生旁边,听着医生在说什么话,医生很严肃。

    而穆祁言的表情……

    夏轻灵有些愣住。

    因为穆祁言的表情,非常的yīn暗,非常的可怕。

    有多久没有看到他这么可怕的眼神跟表情了。

    夏轻灵的脚步一顿,然后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担心,毫不犹豫地走向穆祁言。

    走近的时候,竟然听到医生在说:“是否需要选择隔离?”

    穆祁言沉默了,就在夏轻灵以为他要回答的时候,他却突然回神,猛然转头看向夏轻灵。

    夏轻灵被狠狠下了一跳。

    不是因为穆祁言的突然转头,而是因为他的眼神,特别的可怕。

    这种可怕,宛如兽xìng的狰狞。

    充满另一种yīn暗的破坏yù。

    夏轻灵忍不住说:“祁言,你怎么了?”

    第637章 穆祁言得绝症?

    穆祁言眼里的兽xìng一闪而过,然后立刻低头,刘海低垂而下,遮盖住眼里来不及隐藏住的yīn暗。

    夏轻灵连忙走过去,伸手就捧住他的脸,想从他的脸部表情上看出一点迟疑跟不对劲来。

    可是没有,穆祁言的眼里一片坦然,竟然没有刚才的一丝yīn暗的狰狞。

    实在是隐藏地太快,简直不敢相信刚才那个眼神是真实存在的。

    穆祁言轻声回答,“没有什么,只是来例行身体检查。”

    夏轻灵皱眉,刚才那个样子根本不像是身体例行检查,而且隔离?

    隔离什么?

    难道是有人有传染病吗?

    不会是穆祁言传染上了什么病了吧。

    夏轻灵连忙看向医生,“祁言的身体怎么样?”

    医生立刻回答,“很好,很完美,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虽然医生回答得特别快,但是夏轻灵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夏轻灵接着问,“刚才你们在讨论什么?”

    医生一愣,刚要回答,却立刻住嘴,似乎是很担心刚才谈论的话题被泄露出来。

    夏轻灵看到他这个样子,哪有什么不明白的。

    穆祁言肯定又有什么东西在隐瞒她了。

    “你说过,不会再骗我。”夏轻灵对穆祁言说。

    穆祁言眉头紧紧皱起,“没有,刚才确实是在讨论身体的问题,我的身体很好,没有任何问题,这是检查报告。”

    穆祁言随手就将旁边自己一份检查报告,递给夏轻灵。

    “说了不骗你,就是不骗你。”穆祁言笑着说。

    笑容说不出的开朗而光明。

    虽然看起来很认真,也很诚实。

    可是这种认真跟诚实加上开朗,简直不像是穆祁言该有的情绪。

    穆祁言是那种,就算说实话都能说得特别不屑一样。

    爱信不信。

    而不是这种小心翼翼的态度,就好像他在说一个很逼真的谎言,就担心自己不够完美,就没有人相信了。

    夏轻灵低垂下眼睫毛,在眼下投shè出一道yīn郁的影子。

    “恩,身体很健康。”她看着自己手上关于穆祁言的健康报告,确实一切都是正常的。

    正常无比,这是一具非常好的身体。

    可是为什么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夏轻灵摇摇头,终于还是放下检查报告,因为她知道,这份检查报告是检查不出来任何东西的。

    如果穆祁言执意要说谎,那么她无法拆穿她的谎言。

    夏轻灵叹息,“我们要结婚了,祁言。”

    穆祁言眼神终于一亮,“我知道,我准备的婚礼很完美。”

    夏轻灵顿了顿,又说:“结婚后就是夫妻了,夫妻是必须互相信任的人,不能存在谎言。”

    这是她对夫妻之间的定义,她知道穆祁言一直都是一个谎话精,可是他一次次保证自己不会欺骗她。

    她一次次心软就相信了他。

    而现在,是不是又要因为什么她无法参与,无法解决的事情,来说谎了?

    穆祁言的眸光抖动一下,可是很好的掩饰起来,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特别平稳地说:“没有什么大事,走吧。”

    说完他伸手摸了摸夏轻灵的头发,目光凝视着她,专注得可怕。

    夏轻灵歪头看着他,似乎在审视什么,可是最后她还是叹气,穆祁言真要说谎根本没有人能看穿。

    所以她才一直对他的话保留态度,这个家伙欺骗起人来,能将谎言吹成真实。

    最后夏轻灵只能跟着穆祁言走开,她回头看过去的时候,看到医生似乎眼光有些担心,可是下一秒医生眼里的担忧又看不到了。

    婚礼依旧有条不紊在准备中。

    因为已经有过经验,所以就算很忙碌,也一切都显得平静。

    可是夏轻灵却觉得穆祁言开始出现一些问题。

    都是一些非常细微的,只有女人才能感受到的东西。

    例如,关于接触。

    以前穆祁言会不择手段纠缠她,可是现在她偶尔主动的接触,穆祁言竟然会不动声色躲开。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夏轻灵生怕自己太敏感了。

    可是到了晚上的时候,穆祁言竟然没有回来。

    夏轻灵安静地躺着,看着床顶,发觉四周竟然特别安静。

    白天的热闹一下就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孤寂得可怕。

    甚至有些冰冷。

    她知道是心理作用。因为穆祁言不在,所以才有孤寂的感觉。

    夏轻灵皱眉,越来越觉得今天医生跟穆祁言的神色都不对,而且更不对的是,回来后,穆祁言的一些细微的小动作,让她心里的不对劲更加明显了。

    夏轻灵辗转反侧了好一会,可是怎么也睡不熟。

    虽然穆祁言已经让人跟她说,是因为jiāo接穆氏所以才不能回来,但是结合上今天的事情,就让她不得不多想。

    医生,担忧的神色,穆祁言若有若无的隔离态度。

    难道是……

    穆祁言得了绝症?

    夏轻灵悚然而惊,立刻翻身下了床。

    她穿着拖鞋,披着外套跑道急诊室,揪着自己的主治医师说:“祁言是不是得了什么不能医治的病。”

    医生瞪大眼睛,里面出现一抹震惊,这么快就泄露了?

    “是癌症吗?还是传染病?”夏轻灵胡乱猜测了几种病情。

    医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原来还不知道,只是猜测而已。

    他立刻说:“没有,真没有,穆少身体很好怎么可能生病。”

    夏轻灵不相信地看着医生,一字一句逼问,“你说的是实话吗?”

    医生让她这么一瞪,觉得压力巨大,“是实话,穆少的例行身体检查报告都在这里,你能去检查,除了几次意外,穆少的身体状态都是非常好的。”

    意外是指那几次的qiāng伤,刀伤之类的。

    夏轻灵怀疑的看着医生,突然松开他,然后毫不客气地说:“叫佣人给我上热饮,还有甜点。”

    医生一脸懵了的看着她,发生什么事了?

    结果就看到夏轻灵将所有穆祁言的身体检查报告都搬出来,一页一页地看着起来。

    然后揪着医生不准他离开,一页页将一些不明白的东西让他翻译。

    第638章 禁锢的爱

    夏轻灵的毅力让医生觉得头皮发麻,果然是能跟穆少在一起的女人,这种毅力就不是平常人能拥有的。

    夏轻灵彻夜翻阅病历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