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97 章

    比起穆祁言,她实在输太多了。

    所以这种问题不是应该她担心才对吗?

    “所以正好举行一个全球转播的大型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彼此的。”

    夏轻灵沉默,他们是香饽饽吗?

    结个婚还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夏轻灵想到那个结婚预告片,就有一种恨不得将穆祁言关起来的冲动。

    本来就够惹眼的,现在还要全世界都看他们结婚?

    他们是巨星还是皇室?

    有钱人都是这么玩的吗?

    夏轻灵看到穆祁言眼里都是兴奋的光亮,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打击到他了。

    可是结婚……

    夏轻灵虽然觉得他们会走到这一步。

    却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当初认识他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他们能结婚的。

    夏轻灵想了想,才说:“我想见见孩子。”

    回来后,夏银华的病情她一直在跟随着。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雅克黛儿却被隔离起来了。

    孩子也见不到了。

    穆祁言甚至还不让她去看孩子。

    穆祁言眼里闪过一丝暗沉的光芒,然后说:“孩子的情况刚刚稳定下来,如果你想要看,那么现在就可以去。”

    夏轻灵点头,甚至是带着急切的心情说:“那我们去吧。”

    孩子如果没有算错的话,都已经六个月了。

    夏季都要来了。

    第634章 基因缺陷

    夏轻灵跟随穆祁言上了车,依旧是上次那个山顶的研究院。

    夏轻灵看到这间医院,就想到上次雅克黛儿跳楼的情况。

    心里不由有些发怵。

    “孩子的情况怎么样了?”夏轻灵问。

    穆祁言牵着她往楼上走,“刚来的时候差点就流产,不过已经被稳定下来了。”

    夏轻灵脚步有些迟缓,沉默了一下才说:“那雅克黛儿呢?”

    穆祁言冷笑,“她现在……”

    他的话戛然而止,眼里的yīn暗更深。

    夏轻灵有些疑惑,“怎么了?”

    穆祁言连忙说:“只是身体比较虚弱而已,没有什么事情。”

    夏轻灵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穆祁言有些奇怪。

    可是具体哪里奇怪她又说不明白。

    夏轻灵想了想,才说:“如果可以,生完孩子后还是放过雅克黛儿吧。”

    虽然雅克黛儿的恶意非常明显,甚至做了很多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

    可是对于一个要承受她本该承受的痛苦的女人,夏轻灵无法说出轻易让人付出什么代价的话来。

    因为夏轻灵知道,雅克黛儿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保全这个孩子。

    虽然,她完全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出现在别的女人肚子里。

    上了楼,穆祁言推开病房的门。

    然后就夏轻灵就看到雅克黛儿睡在病床上。

    肚子已经很很明显。

    夏轻灵看到这个场景,突然有些怯场。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愧疚。

    不是对雅克黛儿的,而是对自己的孩子。

    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别对女人的肚子里,这种感受让她有些难以忍受。

    夏轻灵有些干涩的开口,“我能,摸摸他吗?”

    他,是孩子的他。

    因为医生说孩子是男孩。

    夏轻灵不在乎孩子的xìng别,男女对她来说都是宝贝。

    穆祁言有些警惕地看着病床,然后他点点头,“可以。”

    夏轻灵走到病床旁边,穆祁言跟随在身后,可是他眼神看向雅克黛儿时候,始终是非常冷漠警惕的。

    夏轻灵伸出手,放在雅克黛儿的肚子上。

    感受到肚子里的温暖。

    但是这份温暖仅仅维持了一下,突然仪器发出警报。

    医生立刻冲进来,开始抢救。

    夏轻灵被医生挤开的时候,才反应回来。

    穆祁言已经拉着她,走到外面。

    夏轻灵眼神有些不安,“发生什么事情?”

    穆祁言一脸淡定,“没事,只是一些例行检查。”

    夏轻灵不相信,“可是刚才好像很危急。”

    医生脸上的焦虑根本不能骗人。

    穆祁言语气依旧很淡定,“真的没事,因为孩子的遗传病,所以时常会发生这种事情。”

    夏轻灵愣了一下才说:“是不是很危险。”

    “可能会危机生命。”穆祁言淡然说。

    夏轻灵低头,终于忍不住说:“当初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让我生下他?”

    危急生命的情况经常发生,而穆祁言却还觉得很正常。

    那么就代表,这个孩子很艰难。

    抚育这个孩子的女人更加困难。

    穆祁言低头,眼神平静无比。“恩,会时刻危机母体的生命,我不可能将你放置到那种境地里,我会疯。”

    他用特别平和的语气,说着特别激烈的话语,却异常的和谐。

    夏轻灵觉得自己心绪难平,她说:“你家的遗传病,大概都是怎么样的?”

    除了维系母体外,孩子本身肯定会出现别的问题。

    遗传病,是遗传给孩子的。

    “说是遗传病,不如说是基因有问题。”穆祁言听到这个问题,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说出来。

    夏轻灵转头说:“什么问题?”

    穆祁言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因为近亲结婚的原因,所以导致我们的遗传基因里面的缺陷不断复制,等到穆家察觉近亲结合的害处的时候,基因因为经过很多次的遗传复制,里面的缺陷已经无法治愈了,哪怕是不断引入外来人口,也无法挽回穆家纯血基因的健康。”

    真正的直系穆家人,不超出十个人。

    而他跟慕少洛更是这一代,唯二的两个。

    除此之外,剩下的庞大穆家人,都是外戚,一些远亲。

    甚至有些跟穆家完全没有关系,仅仅只是佣人的关系。

    这也是基因缺陷带来的可怕后果。

    “这种基因缺陷,会导致孩子出现畸形,或者出现智力障碍,而最严重的基因问题,就是威胁母体。”

    他当初就是威胁母体……

    穆祁言眼神yīn暗起来,想到自己的身体,还有里面基因缺陷出现的威胁。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会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基因缺陷。

    他很幸运没有变成白痴,而走向了天才。

    可是这种奇迹实在是太少了。

    少到能说是奇迹。

    这也是他一开始要杀死这个孩子的原因,因为这个孩子很可能会身体畸形,会出现什么难以挽救的大病,甚至是智力不足。

    这样的孩子,穆祁言怎么可能让夏轻灵看到。

    如果这个孩子这么不完美,夏轻灵岂不是要cāo劳担心一辈子,甚至是痛苦一辈子。

    而这种痛苦肯定会影响她对他的感情。

    穆祁言想到紫罗兰,当初就是因为他而差点死了。

    要不是他的出生能让她进入穆家,紫罗兰能当场就掐死他。

    夏轻灵叹息,“其实我不在乎,因为当我怀孕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自愿负担起孩子的全部责任。”

    就算要命,对夏轻灵来说,孩子也是最重要的。

    每个人女人生孩子都是鬼门关,也不是所有妈妈都能顺顺利利度过,有些妈妈怀疑的时候胎像不稳,也是整日卧床。

    所以就算孩子会让自己处于更加危险的地步。

    对夏轻灵来说,也是能忍受的。

    穆祁言毫不犹豫地说:“我在乎。”

    他怎么可能让夏轻灵冒险。

    就算夏轻灵自己想要冒险都不可能。

    因为他会阻止。

    夏轻灵眼里闪过一丝了然的黯淡,但是最终还是勾起嘴角,微笑起来。

    她已经试着去理解穆祁言的霸道了,毕竟他总是为了她好。

    医生抢救了半个钟头后,各项指标才正常起来。

    第635章 不喜欢婚礼

    孩子因为饱受折腾,可能会早产。

    医生估计八个月左右就会生下来,到时候是剖腹产。

    还有两个月,夏轻灵在心里轻轻地计算时间。

    姥姥的病情,孩子的出生,都给她上了一道沉重的枷锁,让她没法开心起来。

    哪怕是婚礼,也因为这些事情,而变得有些黯淡。

    回去的时候,夏轻灵回头看了一眼医院,有些念念不舍。

    穆祁言对她说:“想要看望孩子随时都可以,不过要我陪同,虽然穆清心的精力都跑去调查慕容浮子了,但是不排除他会发神经来攻击我们。所以你外出我必须在。”

    穆祁言难得这么严肃。

    夏轻灵点头,“好,我听你的。”

    已经见证过他们这些人对峙的可怕,她现在对这些东西很敏感,也不觉得是穆祁言在禁锢她的自由。

    因为夏轻灵知道,她一个要是落单了,分分钟会被绑架。

    夏轻灵回到城堡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发烧起来。

    这次发烧来得特别快,让人猝不及防。

    夏轻灵迷迷糊糊间老是做噩梦,一下梦到夏银华死了,一下又梦到医生说孩子胎停。

    这些梦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开始说起胡话来,然后她感觉到穆祁言抱住她,温声安抚她。

    夏轻灵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烧,是从游艇上下来到时候开始,这种压力就一直积累着。

    因为心里有牵挂,姥姥的病情稳定,还有孩子是否安全,让她有一种紧迫感觉,就算知道身体状态不好也强硬撑着。

    而今天因为看到孩子还在,所以心一松就受不了。

    穆祁言伸手摸摸夏轻灵的脸,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眶红红的,里面有水光在流转。

    说不出的可爱可怜。

    穆祁言皱眉,“将自己逼到这么紧,真是笨蛋。”

    夏银华的事情,孩子的事情,甚至是婚礼的事情都让夏轻灵感受到压力。

    穆祁言伸手揉揉她的头发,“有什么压力都跟我说,我替你解决掉就可以了,累积在心里干什么?”

    夏轻灵迷糊地听着,“我不喜欢……”

    穆祁言轻声问:“不喜欢什么?”

    “不喜欢……婚礼。”

    穆祁言的脸色一下就yīn沉下去了。“你说什么?”

    夏轻灵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着他,突然笑了笑,“不喜欢好多人,好多人的婚礼。”

    穆祁言一愣。

    夏轻灵的手指已经轻触到他的脸颊,一点一点从他的眉间,眼睛,鼻梁,嘴唇滑过去。

    这种触摸是那么轻盈,那么眷念。

    仿佛她手指下的脸孔,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一张脸。

    “就我跟你,两个人就行了……”

    穆祁言没有想到夏轻灵会说这些,毕竟他想要盛大的婚礼不过就是因为,他等待了太久了。

    等这次婚礼都等到有些绝望。

    所以一旦获得成功,看到胜利的希望。

    就导致他异常兴奋跟所有人宣告。

    而一个全世界都看得到的婚礼,就是穆祁言所能想到最美好的手段了。

    夏轻灵依旧维持着一种虚幻的笑容,她说:“婚姻又不是一堆人的,是两个人的,所以那么多人参与干什么?”

    太多人,实在是太嘈杂了。

    嘈杂到她都觉得找不到婚礼的重点。

    穆祁言憋了半天,“结婚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不过就是请的客人多一些,看的人多一点而已。”

    他已经找人买下所有同时段的黄金时间,就准备结婚的时候可以转播。

    难道夏轻灵不喜欢?

    穆祁言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让人看到自己的幸福不是非常好吗?

    夏轻灵皱眉,似乎是在费力理解穆祁言的话。

    最终,她终于说:“人太多,不安全。”

    她已经对安全这个问题很敏感。

    在穆祁言是身边,总感觉就像是随时都会遇到危险一样。

    对从平凡家庭长大的夏轻灵来说,这段时间的压力很大。

    所以一旦发烧就全部都bào发出来。

    穆祁言没有想到夏轻灵心里那么担忧,他伸手摸着她的头发,“没事,我保护你。”

    夏轻灵睁着眼,焦距有些模糊,她似乎听到让人幸福的话,然后她笑了笑地说:“我也想要保护你啊。”

    夏轻灵的话,就像是一道春风,吹暖了穆祁言的心。

    她的话明明幼稚得可爱,也没有任何力量来保护他。

    可是他却听出其中的认真。

    就好像她费力地伸手想要站在他面前,笨拙地想要保护他,可是却没有办法,所以她非常懊恼。

    也非常痛苦。

    穆祁言摸着她头发,最终低头吻住她,然后轻柔说:“你对我最好的保护,就是你安全而幸福地待在我身边。”

    因为他的一切都牵系在她身上。

    所以她好,他才能安全。

    夏轻灵似乎很想理解这句话,可是烧糊涂的脑子很难再去深思,想着想着,终于还是睡着了。

    而穆祁言却一直坐在她旁边照顾她,不假他人之手,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情。

    喝水,喂yào,喂粥,洗脸,换冰袋。

    这些事情,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干过。

    可是今天为了夏轻灵,穆祁言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学会。

    因为他的学习能力很强,学习这些不过脑子的东西是轻而易举的。

    穆祁言不仅一次觉得自己身体强壮很好,因为夏轻灵感冒发烧之类的,完全无法传染他。

    要不然被传染了,岂不是他们两个人都要躺在一起生病。

    他就无法照顾她了。

    穆祁言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对劲,哪里不对劲?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