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74 章

    喝醉了,就是我要死了,这都是铁则。”

    第585章 将她拖回来给你千刀万剐

    “”夏轻灵嘴唇颤抖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任何话来。

    穆祁言继续说:“所以,就算我喝醉了,她也没有机会上我的床。那么她所谓的喝醉酒上我的床的话,都是谎言。”

    这一分析,雅克黛儿的话确实都是漏洞。

    可是孩子的事情确实是真的。

    如果不是穆祁言的孩子,他才不会那么好心让雅克黛儿住在他建立的私人医院里。

    而且她也听到他们的对话。

    穆祁言也承认那是他的孩子。

    她就是因为确定这一点,才不管不顾地逃离。

    哪怕知道漏洞很多,也不敢深究。

    爱到深处,才会怯懦到深处。

    没有爱过的人根本无法理解这种懦弱的心态。

    这种害怕失去的心态。

    穆祁言表情非常镇定,并且气势非常迫人,“所以一个连这种谎言都能说的女人,她的话真的有真实的地方吗?”

    夏轻灵觉得口舌干涩,“可是雅克黛儿还是死了。”

    这就是为什么会偏向这个女人的谎言的原因。

    一个人如果不是被逼到绝路是不可能死的。

    如果雅克黛儿身体里的孩子,不是她的孩子,而是她是代孕的。

    那么雅克黛儿根本没有理由死。

    除非她跟穆祁言有是深仇大恨。

    所以将她跟穆祁言的孩子视为眼中钉,甚至是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造成她跟穆祁言的误会。

    可是根本说不通。

    就算要误会,也不是用自己的生命。

    这样未免太儿戏了吧。

    穆祁言非常斩钉截铁地说:“她没有死。”

    那种女人,他早就看透了。

    对于女人的贪婪xìng质,穆祁言从小到大都不知道看过多少。

    第一就是他母亲紫罗兰。

    一个贪穆清心的女人。

    可是穆清心不要她,所以她现在病态地整天算计着穆家。

    就好像将穆家给拿下来,就证明她婚姻不失败一样。

    然后就是各种各样,想尽方法要进入他视线的女人。

    什么丑陋他都看过,所以雅克黛儿装作得多高贵高都没有用。

    这个女人不可能死。

    穆祁言说得太认真了,可是夏轻灵见习惯了他说谎完全不脸红的样子。

    所以还是很怀疑他的话。

    穆祁言看到夏轻灵眼里的怀疑,心里涌上来一种暴躁。

    他当然知道是自己说谎太多次,将夏轻灵的信任给消耗光了。

    可是一旦遭受到她的怀疑,还是难以忍受。

    “我打败穆清心后,将她逮回来给你千刀万剐,那个时候你就相信我的话了。”

    穆祁言的话让夏轻灵打了一寒颤。

    “我对把别人千刀万剐没有兴趣,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夏轻灵觉得自己实在太相信穆祁言的话了,可是心里却理智的阻止她,这些东西还没有得到证实。

    所以不能轻易就下定论。

    她所处的位置,实在跟穆祁言太不平等。

    所以她是说谎,穆祁言能轻而易举就查出她的谎言。

    而穆祁言说谎,她没有任何方法去查

    证。

    这就是为什么她对穆祁言的话一直保持怀疑的态度的原因。

    因为他说谎的能力实在厉害了。

    夏轻灵抬眸看着他,发现他正在凝视着她,眼里似乎带着一种翻腾的热意。

    “如果你是真的,那么我们的孩子还没有死吗?”

    这才是她无法原谅穆祁言说谎的原因。

    因为如果这这只是一个谎言,那么穆祁言是在她的伤口再次狠狠扎入几刀。

    流产的时候,她痛不yù生。

    穆祁言说孩子没有死,是被移植出去了,她燃起了卑微的希望。

    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没有事情。

    可是雅克黛儿的死,不仅仅将她对穆祁言的信任给带走了,也带走了她对于孩子的希望。

    所以她才那么害怕穆祁言会再次欺骗她。

    她的心,经历不起来这么折腾的痛苦。

    穆祁言想起自己属下的计划,因为搁置的孩子计划,所以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将孩子完好带回来。

    毕竟这个孩子有穆家的遗传病。

    很可能生长到后期,会因为生病,而畸形,甚至是连累母体,导致母子双亡。

    这种可能xìng,让穆祁言从来都不后悔,将孩子从夏轻灵的身体里拿出来。

    穆祁言眼里闪过一丝尖利无比的yīn鸷,然后他低头的时候,又化为柔情。

    “是的,我们的孩子还没有死,不过就是因为落到穆清心的手里,所以要回到我们身边,要耽搁一段时间。”

    穆清心。又是穆清心。

    穆祁言跟穆清心是父子关系,可是看起来已经反目成仇,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

    夏轻灵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是紧张的,姥姥的仇恨,还有可能被挟持的孩子。

    夏轻灵她觉得自己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这么痛恨。

    哪怕那个人是穆祁言的父亲。

    穆家的人,是不是都是变态?

    哪有一个家庭会乱到这种地步的?

    夏轻灵深深呼吸一次,然后看向草地上的婚礼。

    他们能跟自己所爱的人一起走入婚姻的殿堂,幸福地共处一生。

    这其实是每一个相爱的人的最终期望。

    她也是。

    夏轻灵的目光柔了下去,她突然像是妥协一样,“我答应你,祁言,在你跟穆清心的决战完成后,你抓到雅克黛儿我就相信你。”

    相信你。

    这句话的份量有多重,穆祁言非常清楚。

    “只要你能证明,你没有跟雅克黛儿上床,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跟我的。”

    夏轻灵最无法原谅的一件事,是他可能的出轨。

    她不管以前这个男人的一切经历,但是她有严重的感情洁癖。

    她无法忍受穆祁言说爱她,可是却上了另外一个女人。

    这种事情,是个女人都无法接受。

    穆祁言觉得自己像是听到天籁,他以为夏轻灵会固执到底,一点信任都不给他呢。

    他眼里的yīn郁全部散开,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我很快就会将他们通通捉过来,跪在你面前忏悔,”

    夏轻灵看到他眼里的颓废神色全部都消失,反而斗志满满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重负像是放下一半。

    她其实只是在找借口原谅他,让自己有台阶下。

    第586章 一起攀上高峰

    不然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天就被他攻陷了。

    夏轻灵有些疲惫地走回房间,今天的劳动过量。

    又是折腾穿衣化妆,又是折腾广告,又是折腾去观看别人的集体婚礼。

    所以导致身体有些吃不消。

    她看到穆祁言跟经理还有导演,在处理一些后续问题,就自己先回来了。

    夏轻灵走入浴室,浴室很大,也豪华。

    是酒店豪华套房必备装修。

    她泡了澡后,才穿着浴衣站到洗脸盆前,借用镜子将自己忘记拿下的项链跟手链拿下来。

    穆祁言也不知道让人拿来多少首饰替换。

    光是今天换衣服的时候,佣人手上的成套首饰至少都十几套了。

    她虽然在穆祁言身边看惯了大排场,可还是一直都不适应这些东西。

    首饰再漂亮,她还是觉得什么没有戴来得轻松。

    夏轻灵吹干了头发,将满头还带着一份湿润的长发披到背后,海藻般的长发,微微曲卷着,闪着健康的光泽。

    因为她想要自己一个人呆着,所以让女管家带着女佣离开了。

    她接下耳坠后,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脸色因为洗过澡,氤氲过湿气而显得水润而带着红晕。

    她的眸光很清澈,带着一丝微微的轻颤。

    她在心里到底还是原谅了穆祁言。

    那些伤害,一件一件都在他强大而不容反抗的温柔下,被迫化解了。

    他就是有本事囚着她,逼着她,然后用一种强制柔情,一点点耗着她。

    让她无法控制地沉沦下去。

    甚至是相信他所有的话。

    夏轻灵轻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你这辈子是彻底栽在穆祁言身上了。”

    她走出浴室,因为疲倦没有注意到房间里,沙发上已经坐着人。

    她眼神木楞直直走过去,浴衣是酒店提供的,单薄而飘逸,是丝绸,每一步走动能看到身体的轮廓。

    穆祁言随意坐在沙发上,他膝盖上隔着文件夹,手指漫不经心放在上面。

    他本来想要等待夏轻灵出来后,再将文件收拾起来。

    可是当他看到夏轻灵从浴室里走出来,两颊泛红,宛如桃花晚霞,浴衣隐隐绰绰能看到身体诱惑的线条。

    而她竟然还赤脚,脚踝处的脚链甚至都忘记取下来,浅蓝色的单颗宝石,在如雪的脚部皮肤上,竟然有一种鲜明的对比美感。

    穆祁言觉得自己,几乎能化身为狼了。

    他的行动力一向都非常强,几乎是立刻站起来,文件夹散乱到地上,纸张都飞出来。

    夏轻灵听到声音,几乎是立刻就回头。

    可是她的速度太慢,下一刻她已经被穆祁言给抱起啦,直接抛到床上。

    夏轻灵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要遭遇什么,算是白认识穆祁言了。

    她要是知道他这么早回来,肯定会多穿几件才走出浴室的。

    毕竟浴袍还是太薄了。

    丝绸做的,更是流水般地显露出身体的线条轮廓。

    这简直就是在勾引饿狼。

    饿狼很快就扑过来,夏轻灵颤抖了一下。

    “你给我住手,穆祁言。”

    先前一次折腾,她身上的痕迹还没有消失。

    他一当上床就跟头野兽差不多,她真是怕了他。

    穆祁言眼神炙热,他用唇细致地开始在她身上的皮肤留下烙印,“我不动手,我动嘴就行了。”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夏轻灵生气地用手拍开他的脸,“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穆祁言挨着她,蹭着她,伸手狠狠抱着她,不让她逃离开。

    “我憋很久了。”他声音磁xìng而带着某种诱惑的暗示。

    夏轻灵连忙说:“你不是才要过。”

    不过两天而已,还能憋死不成?

    穆祁言笑了一下,“你未免太小看我的能力了,要不是你受不了,我上次怎么可能才要一晚。”

    那是一晚吗?

    几乎都能算是一天了。

    夏轻灵有些害怕他旺盛的精力,神情有些逃避。

    穆祁言看到她这个样子,似乎有些挫败地低头,将头埋入她的肩窝里。

    “好吧,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你。”他的声音闷闷的,似乎带着一丝挫败。

    夏轻灵身体一僵,她还是能感受到穆祁言身下的炙热的,可以想象他忍耐得多辛苦。

    可是他竟然没有强硬来。

    夏轻灵犹豫了一会,才伸出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不要折腾那么久。”

    穆祁言猛然抬头,眼神就跟饿狼一样。

    “好,我听你的。”他的笑容,充满了一种可怕的狂热。

    夏轻灵突然有些后悔,他这个样子一看就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可是后悔也来不及,因为夏轻灵的衣服快速被剥开。

    然后就是一整夜几乎不停歇的折腾。

    他的体温,他的皮肤,他吻,他的深入。

    几乎变成她唯一能感受到的东西。

    最后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听到穆祁言很不甘心的声音响起。

    “该死的,这次事件结束后,我一定要跟你结婚,为什么我们的婚礼一直举办不成功?”

    他的声音粗哑,xìng感,带着几丝暴躁。

    却异常勾人。

    听得夏轻灵浑身一颤栗,一下就跟他攀上高峰。

    ……

    经过了荒唐而迷乱的酒店之行后,夏轻灵跟穆祁言总算是又回来了。

    她跟穆祁言的关系也没有那么紧绷。

    甚至关系也有些恢复到先前的状态。

    她不说离开,他也不动不动就摔东西。

    其实比起一开始认识的穆祁言,现在的他,为了她已经忍让了很很多东西。

    甚至连脾气都有所收敛。

    因为商业到了最后的决战,所以穆祁言处于一种异常冷漠而亢奋的时期。

    很多公司成员都频繁出入城堡。

    夏轻灵在书房的时候,经常看到精英团跑过来,跟穆祁言讨论下一步的计划。

    夏轻灵听久了就大概知道,现在他们处于什么状态。

    穆家联合了很多的贵族家庭,来给穆祁言施压。

    可是穆祁言直接放弃了穆氏总公司的副总位置,而转为抓住属于自己的私人产业。

    然后就是金融之间的博弈。

    一开始是穆氏占上风,可是这是穆祁言的计策。

    中间好像经历了很多精彩的互相斗争。

    第587章 我喜欢负责任的男人

    因为那个时候她跟穆祁言在闹矛盾,所以夏轻灵不清楚具体过程。

    反正到了结尾处,穆祁言已经占据上风,很快就能将穆氏那边一网打尽。

    一个人,对抗了穆家这个庞然大物,还有那么多的贵族商业家庭。

    这简直就是奇迹一样。

    可是穆祁言就是做到了。

    他确实有实力狂妄,也有实力自傲。

    夏轻灵看着自己的股票,突然有些泄气。

    怎么人跟人能有那么大的差距呢?

    她还在学习着怎么赚生活费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世界顶峰上,傲视所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