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65 章

    松一口气。

    然后叶泯带着保镖出现,“去拿报酬。”

    所有人都非常开心去拿自己的报酬了。

    然后叶泯走出咖啡店,附近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他走到轿车旁边,车窗开着。

    穆祁言坐在后座上,侧脸俊美无俦。

    他转头,“效果怎么样?”

    叶泯抽抽嘴角,“夫人,被吓跑了。”

    穆祁言皱眉,手指不自觉搁在下巴,一幅深思的样子。

    “怎么,她不喜欢这些吗?”

    叶泯很想告诉他,一般人都会被吓跑的。

    “我本来想要让人宣传一下,有钱有势又长得帅的男人,才是女人终身依靠的幸福。”穆祁言看着记本,认真地说。

    有钱有势长得帅

    叶泯看了一眼穆祁言,确实都符合。

    但是正常人会这么自恋夸自己吗?

    第566章 这个世界最有我最好

    “而且我怕吓到她,还特意只准备了一千万的现金,放在仓库里,让她真正体会到财富的诱人。”

    叶泯:“”

    叶泯终于知道,为什么穆祁言的精英团个个都是才俊,但是为何很多都是单身狗了。

    看看开会开出的这些玩意,都是韩剧看多,觉得个个女人都爱大总裁?

    没有一个开会的男人,了解女人。

    当然叶泯身为一个管家,这些都不是他该管的,所以他非常淡定地说:“夫人,逃跑了。”

    正确地说,是被吓跑了。

    叶泯觉得夏轻灵才是正常人,不然以刚才那些表演跟那一千万,不正常才会觉得自己真的中奖了。

    穆祁言沉默了良久,“难道是一千万太少了?”

    叶泯也跟着沉默,穆少说这话是认真的吗?

    穆祁言又摇头,“看来那些临时演员演技不好,让她觉得不舒服,下次找些专业点的。”

    难道你就没有发觉是自己剧本不好吗?

    当然这些话,管家只能默默忍着。

    叶泯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问一下,“穆少,是不是以后夫人只要一出门,都要准备专业演员?”

    也就是说,只要夏轻灵出门,都有一堆催眠她的剧本等着。

    今天的剧本大多都是权势逼人,富贵美好,顺带夸一下那个神秘不能说,其实非常明显的“有钱有权又很帅”的男子。

    叶泯很难想像,夏轻灵以后出门都会遇到这些演员,这些可怕的剧本。

    穆祁言面无表情,他一双眼眸深沉的可怕。

    “当然,谎话说的人多了,总是会成真的,只要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人都告诉轻灵,只有我最适合她,那么她肯定会被影响到。”

    穆祁言完全不在乎剧本的好烂,而是效果。

    只要让夏轻灵又这种影响其实就算是成功了。

    他点开下一个剧本,英雄救美。

    叶泯眼角抽一下,好老套。

    可是完全无损穆祁言的xìng质,“这个好,今天的结尾,就是这个了。”

    叶泯希看了一眼记本,上面没有具体的方案。

    “穆少,那么具体该怎么实行。”

    穆祁言伸手点了点键盘,然后自信满满地说:“为了效果逼真,首先我要假装偶遇轻灵,然后轻灵会遇到当初俱乐部的高层领导,高层领导一时狗眼瞎,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所以打算将她抓回去俱乐部卖身。”

    叶泯:“”

    完全无法直视那种场面。

    这是那个王八蛋开会的时候拿出的衰点子?

    这不是往夏轻灵以往的伤口上撒盐吗?

    要是夏轻灵以后发现又不是穆祁言搞怪,岂不是会更加讨厌他?

    难怪公司那么多钻石单身狗,都是活该的。

    叶泯决定拯救一下在感情方面跟个白痴差不多的穆祁言,他小心翼翼说:“这不太好吧。”

    穆祁言完全没有觉得哪里不好,他优雅地歪头,“没有什么不好,这种效果最逼真,然后我就会隆重登场,一脚将那个该死的狗东西踢开,将她抱在怀里温柔安慰,她肯定就会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好。”‘

    叶泯实在是,无话可说。

    这种剧本,连电视剧都不想演了。

    夏轻灵又不傻,怎么可能那么轻

    易就被打动。

    搞不好可能因为剧本太失真了,她会揭穿。

    那场面,肯定特别辣眼睛。

    叶泯都不敢想象了。

    突然身边有保镖急匆匆赶过来,“夫人不见了。”

    穆祁言深邃的眼神,yīn鸷锐利起来,脸色异常yīn寒。

    他派了那么多人跟着夏轻灵,夏轻灵不可能自己走脱的。

    保镖立刻说:“夫人出咖啡店后,我们的人立刻跟上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明明已经非常快速了,可是竟然还是跟不上夫人,然后等我们反应回来,竟然失去了夫人的踪影。”

    保镖都是有侦查能力的人。

    所以仅仅只是简单的走脱,肯定能根据痕迹而追随上自己想要的人。

    可是因为下雨,让保镖的跟踪延迟了不少。

    等到意识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失去踪迹。

    穆祁言冷冷说:“给我找,找不到你们通通都投河不要来见我。”

    保镖立刻转身冲出去,他知道穆祁言的话是真的,如果真找不到他们就真只能去投河了。

    穆祁言打开车门,叶泯立刻打开雨伞,旁边的随xìng保镖也可以跟着打开雨伞,一起递过来。

    “走。”穆祁言黑着脸,立刻往巷子里走。

    照理说,夏轻灵不可能失踪的。

    除非有人带走她。

    可是他在外层已经设置了二层的保护。

    就算夏轻灵一时间被人带走了,可是如果那个带走夏轻灵的人,如果敢离开这个区域,很快就会被他逮到。

    所以说,没有他的保护,夏轻灵根本不能好好逛个街。

    更加不能好好生活。

    所以,失去他,她果然很不幸福。

    穆祁言yīn霾的眼里,出现一抹坚定。

    他走入巷子,“她在哪里失踪的?”

    保镖立刻冲过来,然后低头,指着方向。

    而这一带,已经被彻底包围了。

    就算下雨,也很快就能找出夏轻灵走过的痕迹。

    时间不长,果然有人说:“夫人应该曾经在这里待过,然后有人拉走她,这里的墙壁被磨蹭过,就好像有人抱着另外一个人,藏在这里。”

    穆祁言看着墙壁,追踪这方面他一向不是强项。

    所以看着墙壁,他也没有看出什么痕迹。

    但是,一个人抱着另一个人

    一抹嫉妒跟狠决出现,那个混蛋敢抱他的女人?

    穆祁言伸手,缓缓摸了摸自己的袖口,然后他冷冷一笑,“给我找,看我不宰了他。”

    夏轻灵被人拉入巷子里的时候,还是蒙的。

    她第一反应是被绑架了?

    可是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想起,“别动。”

    是

    夏轻灵震惊抬头,看到一张清俊无比的脸孔,这张脸,太熟悉了。

    熟悉到她哑口无言。

    “有人在跟踪你。”他压低声音说。

    夏轻灵忍不住说:“梁斯诺。”

    梁斯诺伸手就捂住她的嘴巴,突然巷子转角冲出好几个路人。

    第567章 她对梁斯诺没有感情

    说是路人,可是只是衣服随意而休闲,而那些路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因为他们的反应实在是太快速了。

    “人呢?”其中一个人气急败坏地说。

    “快找,我们不可能跟丢的。”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也隐约传来。

    梁斯诺眉间一皱,立刻拉着夏轻灵说,“我们走。”

    夏轻灵觉得这群人跟着她肯定不是好事,她本能地信任梁斯诺。

    突然梁斯诺将她狠狠抱入怀里,夏轻灵一惊,本能要挣扎。

    可是梁斯诺紧张地说:“他们回来了。”

    夏轻灵不敢动,担心是穆清心或者是穆祁言的敌人找上来。

    那些陌生的男人,果然重新跑入这里,因为他们所处的巷子是转折的小巷口。

    加上这里的巷口比较多,所以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发现。

    也可能是这群人来去得实在太着急了。

    如果他们不是那么着急,慢慢搜索,可能就找到他们。

    那群人又惊险路过,可是看样子很快又会回来。

    梁斯诺见状,立刻拉着她就跑。

    夏轻灵被动跟着跑。

    这里刚好是城市的老城区,所以这些没有经过改造的巷子,非常复杂。

    夏轻灵完全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可是梁斯诺却好像非常熟悉一样。

    梁斯诺将她拉入另外一条路,一转眼,就是一条商业街。

    这里的人群很繁忙。

    “好了,我们暂时安全了。”梁斯诺喘着气说。

    夏轻灵抬头看着他,眼神有一种说不出的疑惑感觉。

    梁斯诺似乎是没有发觉她的疑惑,反而很自然地说:“要不要喝点东西,跑这么久了渴了吧。”

    夏轻灵跟他站在屋檐下,两个人其实都是落汤鸡了。

    可是梁斯诺依旧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

    夏轻灵终于忍不住问,“你没有事,斯诺。”

    那个bàozhà,宛如噩梦般一直重复出现。

    所以就算穆祁言将视频给她看,将梁斯诺的近期照片给她看,她也不太相信。

    因bàozhà很快,她心里很难相信梁斯诺没有出任何事情。

    而且加上他曾经还变成植物人,躺在病床很久。

    所以身体也肯定不如普通人矫健。

    所以当她看到身体这么敏捷,并且完好无缺的梁斯诺的时候。

    她才会显得异常惊讶。

    梁斯诺摇头,“我没事,当初的情况很危急,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所以只能那样脱身,不然穆祁言不会放过我。”

    听起来,虽然很有道理。

    可是夏轻灵就是觉得不对劲。

    当然她将这些不对劲都压抑在心里,没有显露出来。

    梁斯诺看向旁边,然后对夏轻灵说:“你等我一下。”

    旁边是花店,梁斯诺急匆匆就冒雨走过去。

    夏轻灵站在屋檐下,在考虑要不要打车快点回去。

    毕竟自己一个人任xìng出来,还将穆祁言给甩掉。

    现在遭遇到一群明显冲着自己来的不明份子,如果不快点回去,真的被绑架了。

    也是自己作死。

    然后还要连累穆祁言。

    夏轻灵突然狠狠打住,她今天是第几次想起穆祁言了。

    难道离开

    了穆祁言,她的每一分钟都要用来想穆祁言吗?

    她是离开他就不能活了?

    夏轻灵皱眉,将穆祁言这个王八蛋给甩到脑后。

    现在,不准想起穆祁言。

    至少坚持一分钟。

    夏轻灵认真地将穆祁言给扔出脑外,然后抬头,就看到梁斯诺拿着雨伞,提着一小盆花走过来。

    梁斯诺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花朵,似乎担心风雨会吹毁了它。

    他俊雅而温和,浑身充满了一种干净的气质。

    走在雨水里,给人一种会心一击的美好。

    夏轻灵一恍惚,似乎看到了大学校园时候的他。

    时间过得真快,去年这个时候,他们似乎已经闹分手了。

    而现在,她却在跟穆祁言闹分手。

    人生真是一出,黑色的幽默剧啊。

    夏轻灵笑了笑,充满了一种世事无常的苦涩。

    梁斯诺抬眼,似乎是看到她的笑,并没有多想也跟着笑起来。

    他们中间还隔着一道水帘,充满了一种清新而唯美的感觉。

    她变了不少。

    梁斯诺好像,没有变很多的样子。

    可是夏轻灵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梁斯诺真的是一点悸动没有了。

    时间是最好的刀子。

    一刀下去,血淋淋的。

    可是当伤口恢复了,除了一刀伤疤。

    你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她跟梁斯诺,可能就是这样。

    梁斯诺是一道,已经没有任何感觉的疤痕。

    夏轻灵轻轻垂下眼睛,而梁斯诺走过来,将一件崭新的外套,直接披到她身上。

    “天气冷,淋了雨对身体不好,你先披着吧,哪里有一件成衣店,待会我们过去换衣服。”

    不然湿衣服穿在身上也不舒服。

    夏轻灵摇头拒绝,“我要走了,出来的时间比较晚。”

    梁斯诺脸上的笑容一滞,他缓缓勾了一下嘴角,充满了苦涩。

    “我有些话,想要问问你,所以能给我一点时间吗?毕竟要见到你不容易,搞不好这次你离开了,以后就没有机会见面了。”

    梁斯诺的话,让夏轻灵怔了怔。

    然后她在梁斯诺认真而真诚的眼神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梁斯诺说的是实话,她跟梁斯诺的见面机会少得可怜。

    而且她也有意避着梁斯诺,因为感情已经尽了。

    她也就不想再跟他当朋友,然后耽误他。

    梁斯诺指了指夏轻灵身上的衣服,“我们先去换衣服,你这样受不了。”

    现在这种天气,冷到骨子里。

    空气里都是潮湿的冰冷。

    男人都受不了在这种天气里,穿着湿漉漉的衣服。

    女人更加受不了。

    夏轻灵没有异议,毕竟不知道梁斯诺要问什么,不知道耽搁多久。

    加上她最近一直身体不好,所以也不想糟蹋自己的身体,就同意过去换衣服。

    衣服店面很小,可是一看就是那种设计师的店铺。

    所以衣服的质量很高。

    夏轻灵摸了摸自己口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