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54 章

    这种事情,根本不像是她会做的,所以他才会无所顾忌带夏轻灵过来。

    穆祁言声音冷冷的,“雅克黛儿,你这是在干什么?”

    雅克黛儿回头,声音凄厉无比:“我这是在捍卫一个母亲的尊严,穆少,你可以不喜欢我,可是你不能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夺走我的孩子。”

    夏轻灵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狠狠一颤动。

    母亲的尊严?

    黛儿的声音依旧那么壮烈而疯狂,“我爱你,可是我真的无法说出,我的孩子是夏轻灵的,这对我太残忍了。”

    夏轻灵看到她的身体摇摇yù坠,立刻向前一步,“有什么事情,你下来再说。”

    “不要过来。”黛儿凄厉大喊,“穆少不会放过我的,我没有按照他的要求说,我也没有活路了。”

    夏轻灵被她的眼神里的绝望,狠狠震撼到。

    黛儿几乎将自己一生对穆祁言的爱恨都jiāo织在这一刻,她泪流满面,“夏轻灵,你是傻子吗?你还真的相信你孩子能移植?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穆祁言是什么人你不了解吗?他什么都能办到,包括制造一切假的证据,来证明我的孩子是你的。”

    这些话,几乎字字泣血。

    夏轻灵只觉得,这种尖锐的质问几乎要击碎了所有对穆祁言的信任。

    她突然大喝:“你下来,如果孩子是你,我不夺走他,我夏轻灵还不屑跟一个女人争这些。”

    如果不是她的,她要来干什么?

    穆祁言终于忍无可忍,他没有想到雅克黛儿这个女人,竟然为了能让他跟夏轻灵信任破裂,而豁出命,他还真是第一次看走眼了。

    这个女人竟然不怕死。

    穆祁言冷冷一笑,“女人,你最好跳下去,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说谎的后果。”

    穆祁言觉得自己不该看错,这个女人肯定是怕死的,她眼里的贪婪他又不是没有见识过,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放下,宁愿死都要让他跟夏轻灵反目。

    这根本不是雅克黛儿这种女人,会做出的事情。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不是逼着人去死吗?

    她刚刚要开口说些什么,让一个站在窗台上的人下来的时候,突然眼前的女人,竟然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而另一只手,就这样松开了。

    松开

    她的身体猛然下坠。

    夏轻灵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什么都来不及想,身体已经快速行动起来。

    她疯狂跑到窗台边,伸手用力往下一抓,手指狠狠抓到一块衣角,手腕被下坠的人体的力道往下一扯,重到几乎要将她往下带。

    第543章 我会保护你

    可是下一秒,她被往下拖的身体,被穆祁言用力抱住。

    而她手指上的衣服,也撕拉一声,就这样撕裂开。

    等到夏轻灵醒悟过来,她手上只有一块破碎的布条。

    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空了一下。

    整个人都像是飘起来,一个人,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死了。

    在她眼前?

    夏轻灵没有想到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会遭遇到这种事情。

    穆祁言紧张得抱住夏轻灵,刚才夏轻灵就被带下去了,那一瞬间,他心都提到嗓子眼里。

    “她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夏轻灵突然轻声问,声音有一种破碎的迟疑。

    雅克黛儿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自己的。

    而不是她的,不是夏轻灵跟穆祁言的孩子。

    那些视频资料那么真实,真实到让她要相信,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就这么死了。

    如果是真的,那么她死了是怎么一回事?

    夏轻灵陷入到一种异常混乱的状态中。

    穆祁言冷声说:“她在说谎,她想要破坏我们的关系。”

    夏轻灵苦笑出声,“别骗我了,没有人会用一条生命来破坏我们的关系,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大的代价,穆祁言,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穆祁言突然有些心慌,他看到夏轻灵脸上的表情,感觉她对他的信任似乎就要消失了。

    穆祁言抓住她的力道变大,狠声说:“肯定有yīn谋,这个女人就是要破坏我们的关系。”

    夏轻灵突然轻声说:“你没有发现一件事情吗?祁言。”

    穆祁言一愣,他心里终于隐隐升起一种恐惧感。

    雅克黛儿竟然直接跳楼,这个壮烈的举动,肯定让夏轻灵怀疑他了。

    夏轻灵没有当场发作,都算是她很理智了。

    夏轻灵的声音渐渐悲伤起来,“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们的,那么你为什么根本不关注她的死活呢?她死了,我们的孩子不是也死了吗?”

    穆祁言一时哑口无言,他能告诉夏轻灵,比起孩子,他更加害怕她的远离吗?

    她如果离开了,什么孩子不孩子根本就不重要。

    所以当那个女人往下跳下去的时候,他大脑已经闪过一连串的计算,算出的结果是夏轻灵不会信任他了。

    所以他彻底慌了,根本顾不上孩子跟别的,只想要解释给她听,他没有说谎。

    失去孩子的疼痛,怎么可能及她离开的半分。

    他承认自己,是一个不合格爸爸,甚至一个非常冷酷无情的人。

    可是这些话,却堵在穆祁言的嘴里,根本无法说出来,他如果敢将自己这么冷酷的一面露出来,那么夏轻灵就更加不信任他了。

    医生跟护士从房门外冲进来,“穆少,刚才发现有人跳楼,我们的人已经过去抢救了,可是估计是凶多吉少。”

    穆祁言回头,眼神特别凶残,“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有死?”

    医生一抖,终于还是承认,“死了。”

    穆祁言发觉夏轻灵剧烈一抖,他更加用力抱着她,就好像怕失去她

    一样。

    “死了,就将我的孩子拿出来,然后将那个女人拖去喂狗。”

    他的声音,冷而邪气,充满了一种悲愤的愤怒。

    夏轻灵却受不了,“穆祁言,你就是这么对待怀了你孩子的女人的吗?”

    就算雅克黛儿惹怒了他,可是他已经将人逼迫到跳楼了,现在竟然还连个全尸都不给她。

    这种残忍,到夏轻灵不寒而栗。

    说到底,她还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根本无法承受穆祁言这么凶残的做法。

    穆祁言大喝,“够了,你已经相信她说的话,你不相信我。”

    所以才会直接说怀了他的孩子,而不是,他们的孩子。

    穆祁言大脑这么清晰聪明,怎么可能看不清楚夏轻灵心里的信任破碎。

    夏轻灵一听,怒气终于bào发了,这种怒气夹杂着希望破碎的痛苦,还有一种信任被玩弄的愤怒。

    她转身推开他,然后伸手就要甩他一巴掌。

    可是穆祁言伸手狠狠抓住她的手,一用力就将她扯到自己怀里,接着干净利落地将她抱起来。

    “穆祁言,你给我说清楚,什么我的孩子没有死,是不是你威逼别的女人来欺骗我?”

    穆祁言双目赤红,“够了,你已经相信那个女人了,根本不相信我,现在我解释什么你都觉得我在狡辩。”

    夏轻灵怒气冲冲地说:“是的,我觉得你在狡辩,一个女人为了你跳楼了,你竟然一点动容都没有,我们的孩子如果真的在她肚子里,你也一点都不悲伤,除非这个孩子不是我的,而是你跟她喝醉酒后的产物。”

    穆祁言束缚住她激烈的挣扎,直接就往外走,“我让你看那些视频,那些资料,那是我们的孩子,我自从答应你不喝酒后,从来没有碰酒了,我怎么可能喝醉酒跟她发生关系。”

    可是当穆祁言走没有两步,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身体的预警本能几乎让他一瞬间就往前扑倒。

    这个动作非常迅猛,可是就是这么快速了,他还不忘记将自己的重量转移,不让自己的身体压到夏轻灵。

    他抱着夏轻灵落地后,好几颗子弹穿透了窗户的玻璃,打在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

    穆祁言脸色一变,他布置的警戒线什么时候被人突破了?

    刺杀的人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

    夏轻灵也看到子弹,眼瞳忍不住紧缩了一下。

    穆祁言却低声说:“没事,我会保护你。”

    这句话,是那么霸气而甜暖。

    夏轻灵脑子却很混乱,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穆祁言了。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上一秒那么残酷,下一秒就对她露出这么明显的保护yù。

    保镖也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很快就冲过来。

    来自外面狙击手的攻击,很快就被保镖挡住,他们纷纷掏出黑色的qiāng,立刻朝外面开火。

    而穆祁言也在掩护下,半搂住夏轻灵立刻往楼梯跑去。

    一颗子弹突然穿透保镖的防护,往夏轻灵的身体shè击而来。

    穆祁言心猛然一提,将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夏轻灵往自己怀里狠狠一藏,就像是在藏住自己此生最珍贵的宝贝。

    第544章 你担心我?

    子弹狠狠击中他的手臂上方,直接穿透血ròu,进入到骨头里。

    穆祁言只觉得一阵剧痛袭击而来,他闷声哼一声。

    夏轻灵敏感意识到他的闷声,立刻抬头,“你怎么了?”

    穆祁言却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你担心我,你相信我了?”

    这是一回事吗?夏轻灵被他气到几乎要zhà起来,这个男人就不能正常点吗?

    夏轻灵抿着唇打量着他,却没有发现他脸上有痛苦的表情,所以刚才那声闷哼是错觉吗?

    而穆祁言却在夏轻灵低头的时候,表情瞬间扭曲一下,该死的,要是让他捉到凶手,他折磨死那个王八蛋。

    手臂的血缓缓流出来,他的大衣袖子意料比较好,血液渗透不出来,所以才没有被夏轻灵发现。

    现在不是装可怜博取同情的时候,穆祁言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必须让夏轻灵安全才行。

    保镖很快就分散跑到穆祁言身边。

    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穆祁言,所以穆祁言在哪里,肯定他们就在哪里。

    很快的,他们就来到停车场,这里掩护得很好。

    支援也很快就来了,狙击手也被逼到无法再开qiāng。

    夏轻灵被穆祁言狠狠塞到车后座上,然后他也跟着上车。

    车子是防弹的,所以只要上了车就算安全了。

    可是下一秒,穆祁言却像是想到什么,他眼神一冷,好像上当了。

    如果是要来杀他的,费了那么大劲,就派遣这几个专业杀手,简直就是不够看。

    想到雅克黛儿不顾一切的疯狂,他不相信这个女人会仅仅为了破坏他跟夏轻灵的关系,而不顾一切跳楼了。

    这个女人,他看得非常清楚,她对他的贪婪,对穆家权势的渴望,对自己能成为人上人的疯狂,都会让她变得非常隐忍。

    就算她是嫉妒,也不会因为嫉妒而弄掉自己的命。

    因为人死了,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所以,雅克黛儿敢跳下去,肯定是因为有人支援。

    而这次攻击,肯定是来带走雅克黛儿的,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孩子的资料都在存在这间实验室一样的医院里。

    如果资料消失了

    穆祁言立刻吩咐,“快,去抢救资料。”

    如果没有了资料,他就没有任何证据,让夏轻灵相信他了。

    资料夏轻灵肯定会再次验证的,毕竟她才看一次,要她相信,她会反复验证视频的真实xìng。

    那个女人的死,已经让夏轻灵不相信他了,所以他只有资料能让夏轻灵相信这是一个yīn谋。

    穆祁言看到保镖立刻往回冲,他狠狠伸手捶了椅背一下,然后狠声说:“离开这里。”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将夏轻灵放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夏轻灵被他抱在怀里,才发觉到,血腥味的蔓延。

    车子是封闭起来,所以血的味道终于藏不住了。

    夏轻灵脸色发白起来,“你哪里受伤了。”

    她想起他刚才的闷哼。

    穆祁言面容严肃冷峻,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小伤,没事,我们回去城堡再说。”

    &nbsp

    ; 夏轻灵却不相信,她挣扎着要离开他的怀抱,想要看看他的伤口,可是一用力,穆祁言就肌ròu激烈颤抖起来。

    她慌忙抬头,看到穆祁言脸色失去血色,冷汗从额头上掉落。

    穆祁言咬牙说:“不准挣扎,我们回去再说。”

    夏轻灵不敢用力,担心自己的反抗会造成他伤口的二次伤害。

    很快的,城堡就到了。

    穆祁言刚刚下车,医生就已经冲过来。

    而穆祁言也终于能分神,松开夏轻灵。

    可是他的手,却不愿意放开夏轻灵,反而异常紧地抓着她不放。

    夏轻灵无法挣脱开,只能任由他握着。

    医生过来,刚要检查的时候,穆祁言却伸出自己的左手,“在手臂上面,子弹还留在里面。”

    子弹已经钻入骨头,不是小伤,而且血开始止不住,如果任由流下去,人也会失血过多而休克。

    医生立刻如临大敌,手指非常稳地用剪刀剪开穆祁言的衣服袖子,然后将衣服全部剪开,很快的穆祁言已经半身。

    而夏轻灵却依旧无法让他松开手。

    夏轻灵忍不住说:“放开我,你疗伤。”

    穆祁言抿着唇,唇色都是白的,他声音带着一丝疼痛的颤抖,用一种不容反抗的语气说:“不放。”

    夏轻灵皱眉,刚要说什么。

    穆祁言却接口,“放了你就跑了。”

    他根本不害怕自己是不是受伤了,他开始害怕的是,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