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52 章

    那些喜悦却让她没有多想,“那伯父,我想要做什么?”

    穆清心摇头,“不需要你做什么。”

    黛儿惊讶地说:“难道我只需要在这里等着,穆少就会娶我?”

    穆清心想了想,“不,你还需要做一件事。”

    黛儿急忙问:“什么事情?”

    她已经被穆祁言给憋屈疯了,现在别说一件事,就是一万件事,只要能摆脱开这种状态,并且成功嫁给穆祁言,叫她做什么都可以。

    穆清心突然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冷而空洞。

    “到楼上去,跳下去。”

    黛儿表情一滞,这里的顶楼至少十层,跳下去她还有命吗?

    穆清心回头,转身就走,“这是一个赌命的机会,你要不要,自己选择吧。”

    穆清心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黛儿疯狂而冷静的声音,“好,我跳。”

    穆清心停住脚步,回头说:“总算有点穆家主母的样子了,很好,你跳之前记得演一场戏。”

    黛儿皱眉,“什么戏?”

    穆清心笑了笑,“让我儿子,痛不yù生的戏啊。”

    穆祁言给夏轻灵系上围巾,又确定她身上的衣服足以御寒,才让人打开车门。

    夏轻灵一言不发,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穆祁言抿着唇,“头疼好点了没有?”

    夏轻灵早上起来头疼的时候,就意

    识到不对劲,她正常睡觉的状态,跟吃安眠yào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所以她直接问:“昨天晚上你给我喝的水里,下了安眠yào吗?”

    她只要喝安眠yào,醒过来就一定会头疼。

    穆祁言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揭穿,所以一脸心虚,当然他极力否认。

    结果夏轻灵就冷着脸了。

    穆祁言非常殷勤地将她塞入车里,然后自己才上车。

    车子启动,夏轻灵看着车子往前行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难受。

    穆祁言知道安眠yào的事情被揭开了,他心里暗叹出师不利。

    现在让她相信她,就更加难了。

    只能期待医院的医生们能专业点,尽量说服夏轻灵。

    医院很快就到了,他们走入医院。

    一个医生带着几个护士,就这样迎上来。

    他们恭敬地说:“穆少,夫人。”

    夏轻灵点头,对他们做出回应。

    而穆祁言一记眼刀过去,所有人立刻噤若寒蝉。

    “好了,可以开始了。”

    医生立刻过来,“夫人,请跟我过来。”

    夏轻灵跟着医生走入医院,医生已经开始解释:“因为夫人怀孕的时候,穆少让我们替你检查身体,就是希望能得到孩子的具体数据。”

    夏轻灵从头到尾,脸色都不好。

    安眠yào的作用让她现在还是晕晕沉沉的,穆祁言肯定不知道她会对安眠yào这么敏感,所以才敢下yào。

    他早上提前离开,肯定是因为要布置这里的一切。

    穆祁言敏锐地意识到夏轻灵的怀疑,他心里闪过一丝懊恼。

    安眠yào本来想要她沉睡,然后他好布置一切,结果却起了反作用。

    “穆家自古以来都子嗣艰难,而且孩子多半有残疾跟重大的疾病,所以穆家的医生都很注重这方面的检查。”

    夏轻灵点点头,示意医生继续说。

    医生领着他们来到一件办公室里,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资料。

    然后医生打开一个视频,“夫人,请你过来看。”

    夏轻灵走过去,看到电脑上,视频里有一个奇异的黑团。

    这个黑团似乎还在动。

    夏轻灵诧异地看着屏幕上的图片,一时间心里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这是夫人当时我们检查身体的时候,做的b超,我们还是保留你怀孕时期的全部资料。”

    医生的话,让夏轻灵的心里被狠狠触动一下,这是她的b超时候的视频?

    “这是我的孩子吗?”夏轻灵的声音柔了下去,她的手指忍不住去触碰上面不断在动的图。

    医生点头,“是的,是你的孩子,夫人。”

    夏轻灵眼眶终于红了,这是她的孩子。

    她从来没有意识到存在的孩子,那个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可是当她知道的当天,孩子却失去了。

    所以她对自己有一个孩子的事情,是非常茫然的。

    甚至带着一种梦一般的感觉,要不是感觉是那么真实,流产的感觉也是无法辩驳的存在,她会以为这只是一个谎言而已。

    她没有孩子,只是穆祁言为了留下她,才这样欺骗她。

    可是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小团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孩子是真实存在的。

    第539章 孩子没有事,轻灵

    并且真真切切在她身体成长着。

    这种感觉,勾起了她曾经的痛苦。

    她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她的孩子曾经是这样的。

    穆祁言走过去,伸手揽住她,他的温度让她颤抖了一下,下一刻她却忍不住推开他。

    穆祁言脸上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夏轻灵抬头就看到他的难受,心里也忍不住一紧。

    她推拒他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穆祁言表情一变,趁机立刻抱着她不放,“好了,孩子没有事情,真的。”

    他趁机刷好感度,企图让夏轻灵不要那么难过。

    医生立刻附和,“是的,夫人,接下来的资料你看了可能会难过,但是请你坚持看下去。”

    医生说完,就将下一个视频拿出来,“这是我们当时分析孩子是否残缺的会议。”

    视频打开,一堆医生出现。

    是穆祁言的医疗团队的全部医生。

    夏轻灵很熟悉,因为每次她有个小病小痛的时候,这些医生就会被穆祁言叫来训斥。

    那个时候,她是多么同情这群医生。

    可是当看到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在讨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否有残缺的时候。她又觉得这群医生怎么那么可恨。

    当然她知道这不能怪他们,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现问题。

    所以这种迁怒毫不讲理。

    一个穆祁言不讲理就算了,她再痛苦也不能迁怒到别人身上。

    “这个孩子有很大的可能xìng是残缺的”

    “我们必须通知穆少吧”

    “我们可以再等一等。”

    “无法等待了,这个孩子的情况像是得了遗传病,这种病情会威胁到母亲的安危。”

    “穆少知道了,他决定要流掉孩子”

    “”

    听到还流掉孩子,夏轻灵整个人都懵了。

    她待在穆祁言的怀里,可是丝毫无法感受到任何的温暖。

    只有无尽的寒冷,她的孩子就这样决定,要被流掉了?

    夏轻灵突然声音颤抖地说:“那是我的孩子。”

    她是甚至都还不知道,她怀孕了,这个孩子就被人决定要流掉。

    穆祁言立刻更加用力拥抱着她,他能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甚至连她的头发挨着他的皮肤,有一种轻微颤抖的感觉。

    “是,我知道,可是会威胁到你的孩子,我当时没有任何办法。”

    穆祁言从来不后悔,当时要将这个孩子流掉的念头。

    因为这个孩子可能会威胁到夏轻灵,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你该跟我商量。”夏轻灵狠狠地说。

    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刚好逃跑了,他是不是就会隐瞒她一辈子?

    穆祁言面无表情,“跟你商量?你肯定要留下孩子,然后伤害自己。”

    这确实像是夏轻灵会做的事情,夏轻灵无法反驳,可是她还是很生气,“穆祁言,你总是这样帮我做决定,孩子的事情是这样,是不是要救我姥姥的时候你也这样,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没有任何资格为自己做一次决定吗?”

    穆祁言的独占yù,已经超出任何正常人的忍受范围了。

    他一直都替她做决定,只要他觉得是为了她好的,连问她一下都不肯,就直接自己做决定了。

    &nbs

    p;  这对夏轻灵是无法忍受的。

    穆祁言无言了一会,才说:“我只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而已。”

    夏轻灵苦笑,“我就那么脆弱,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瓷娃娃,跌一跤就要死了?”

    穆祁言咬着牙,冷冰冰的说:“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旦会威胁到你,我就无法忍受。”

    无论是孩子,还是夏轻灵的姥姥。

    跟夏轻灵比起来,对穆祁言来说都是不值一提的。

    医生小心翼翼地提醒,“夫人,是否还要看下去。”

    夏轻灵跟穆祁言在吵架,他们这群小蚂蚁很惶恐。

    夏轻灵忍着怒气,点头,“继续看。”

    视频还在继续,可以看得出来,这些视频会议都是剪接好的,太冗长的地方都直接跳过。

    然后就是另外一个时间的会议。

    是关于,移植孩子的会议。

    “这个方案有很大的冒险。”

    “再大的冒险也不会坏到现在这个样子,毕竟这是穆少第一个孩子,我们必须要尽力留下来。”

    “可是母体的合适人选并不多,就算我们有庞大的资料库,但是资料库里没有,就很难找到合适的了。”

    “没关系,还有一点时间,尽力吧,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会议不是同一个时间段的,也不是同一个地方。

    有时候,医生们是边吃饭边讨论。

    “我们依旧研究出来,怎么安全地移植出孩子了。”

    “穆少的态度呢?”

    “尽量保住,但是夫人的安全是保证排在第一的,如果夫人出问题,哪怕放弃孩子也要先救夫人。”

    “好的,我知道了。”

    “”

    “找出合适的母体容器了。”

    “谁?”

    “雅克黛儿,这次候选者之一,因为候选的原因,才将资料放入资料库的,没有想到能合适。”

    “太好了,通知穆少。”

    “”

    “孩子开始移植”

    “夫人的身体很正常,很合适移植。”

    “很好,夫人的身体没有问题,我们继续”

    “”

    夏轻灵震惊地看着这些会议视频,最后是移植手术的过程。

    没有打马赛克,也没有经过任何处理。

    就这样血淋淋的,她躺在手术台上。

    而医生们围着她,孩子从她肚子里被拿出来。

    说是孩子,其实还是一个胚胎。

    毕竟初期的孩子,非常小,小都像是一颗都豆子都有可能。

    这个过程,是非常详细而且可怕的。

    夏轻灵看着医生的手术过程,这个过程没有经过任何剪辑,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

    然后夏轻灵看到另一个女人被推入手术室。

    夏轻灵定睛一看,这个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是雅克黛儿,棕发蓝眸,她记得非常清楚。

    毕竟几个候选者,也只有这个女人让她有点好感。

    想到她高傲而彬彬有礼,夏轻灵心里并不厌恶她。

    第540章 你必须嫁给我

    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个她跟这个候选者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手术台上。

    而她被打了全身麻醉,雅克黛儿却是她孩子的容器。

    这简直就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视频很长,可是夏轻灵还是耐着xìng子看完了。

    几乎没有造假的可能xìng,如果要造假,除非是非常高超的拍摄技巧加上剪接技巧,还有世界一流的后期处理。

    这个视频如果是真的,那么她的孩子,真的还没有死吗?

    医生看到视频结束,就关上了。

    然后拿出一沓资料。

    “夫人,这是你怀孕以后的身体资料,还有孩子的发育情况,下面是孩子移植后的健康状况。”

    资料很多,但是可以看得出是经过处理的。

    所以资料都非常整齐,没有一丝凌乱。

    资料从她的身体状态,怀孕的时候的b超图片,还有后来孩子出现问题的图片,都应有尽有。

    然后接下里是雅克黛儿的身体状况。

    还有孩子在她身体里的发展情况。

    夏轻灵都一一仔细地看着,她边看边问医生一些问题,“孩子的xìng别出来了吗?”

    医生点头,“是男孩,夫人,如果出生没有重大疾病,那么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孩子。”

    夏轻灵心情沉重,就算知道孩子没有事情,可是却已经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肚子里。

    而且还可能会威胁到另一个女人。

    这种事情,夏轻灵光是想象都是觉得不可思议,并且她的道德几乎无法忍受,自己的苦痛被别的女人给承受了。

    夏轻灵忍不住狠狠瞪了穆祁言一眼。

    穆祁言立刻低头,“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容许太晚,孩子的情况也很危急,所以只能这样做。”

    而且加上当时夏轻灵因为逃跑,所以他非常生气,一暴怒的时候,就直接做出了这个决定。

    如果当时他不那么暴怒,可能有别的比较温和的方法让夏轻灵同意。

    等到手术开始后,他就是后悔也没用了。

    夏轻灵叹息,“我都不知道自己能相信你什么了,什么事情都自己做决定,我的意愿你毫无尊重的意思。”

    穆祁言有些冤枉,“我哪里没有尊重,可是你生命都出现威胁了,我当然以你的生命为先。”

    夏轻灵简直被穆祁言给打败了,他什么能扯到她的人身安全上。

    好像她一旦受到威胁,杀死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一样。

    而且还不需要跟她商量。

    哪里有她流产,然后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