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31 章

    恩,我们回家。”

    假期结束后,夏轻灵紧紧跟着穆祁言,甚至是他要上班的时候,她也要跟着。

    因为她要确定,公司的状态。

    穆祁言不想让她去,毕竟公司最近一塌糊涂的,他虽然心里有数,可是很多事情他不想过告诉夏轻灵。

    因为他不想让她有压力。

    可是夏轻灵一个吻,就让穆祁言投降了。

    她要什么,他给什么。

    夏轻灵回到锦秀,因为先前穆祁言将大本营给移到这里了,后来就算夏轻灵离开了,他也没有挪窝。

    所以她重新回来了。

    锦秀的员工大多都很陌生的。

    毕竟穆祁言的大本营,都是非常厉害的人才能进入,哪怕一个前台,也可能实力惊人。

    穆祁言的天才之一,就是善于发现人才。

    他看上的人才,基本都能秒杀一大片人。

    当然他的天才是在商业上,其余的地方,穆祁言很少去关注。

    夏轻灵去了几次公司,就知道公司的状况真的很糟糕。

    好像有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压垮公司的样子。

    这种攻击,几乎是可怕的,好像所有人都瞬间看穆祁言不顺眼,所以纷纷用一种极大的力量孤注一掷,都要弄死穆祁言。

    而穆祁言巍然不动,一脸淡定。

    似乎就算是破产他都无所谓一样。

    看到这样的穆祁言,夏轻灵心焦的感觉总算是平缓了一下。

    她心里甚至想,哪怕是最后穆祁言真的失败了,她也会一直陪着他,跟他共同面对。

    可是,这也是第一次,她看到穆祁言面临这么大的危机。

    他一向都高高在上,好像无所不能。

    而遇到她后,却时常遭遇挑战,甚至是,灾难。

    夏轻灵微微皱眉,将心里这些东西都给压下去。

    穆清心的话好像造成了一个后果,就是她以前不会想的东西,她现在会去思考。

    然后一种她会给穆祁言带来灾难,不幸的感觉就会越来越强烈。

    她遏制住自己这种消极的想法,积极去面对这种困难。

    而且她也发现一件事,就是只有穆祁言自己创立的公司,会遭受到这种危机。

    而穆祁言所率领的穆氏集团,却丝毫没有遭受到任何威胁。

    看来是有人想要用这种手法,威逼穆祁言回归穆家,然后遵守规则,放弃她。

    而不是真的要毁了穆祁言。

    因为就算将穆祁言所有创立的公司都给弄垮了,只要穆祁言依旧是穆氏继承者,是穆家的商业帝国的领导,那么他依旧是浑身金光的穆少。

    夏轻灵去了好几趟公司,也开始帮助穆祁言处理事务。

    虽然跟不上他们这群超级精英,可是她对于商业的知识,却是越来越熟练了。

    当穆祁言一

    个秘书,是合格了。

    当然穆祁言经常让她无法做秘书的工作,时不时就会扑过来将她压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做出一些让她害羞的事情。

    那个时候,她真是恨不得掐死他。

    都什么时候还想着这些事情。

    简直就是禽兽。

    可是穆祁言大言不惭地说:“对我最好的帮助就是满足我,不然你天天在我面前晃悠,我根本无法专心工作,你满足了我,我精神百倍,什么困难都不是问题。”

    真是为了污而脸皮厚成城墙了。

    夏轻灵对这个家伙,简直没辙。

    下雨了,春节过后,虽然没有下雪,可是却一直在下雨。

    穆祁言烦透了这种天气,夏轻灵却没有任何感觉。

    毕竟这些都是大自然的东西,人力无法cāo控。

    夏轻灵开始去收拾夏银华的遗物。

    穆祁言已经让人将夏银华的一切都收拾起来,没有焚烧,就这样放置在大盒子里。

    因为夏轻灵先前悲伤的时候,没有人敢用这些东西来刺激她,所以夏银华的东西,也就一直静静地没有开封。

    而她现在清醒过来,也能忍受夏银华死亡带来的冲击,所以她才开始开封夏银华的东西。

    夏轻灵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跟随穆祁言去公司。

    而是想要空出一天时间,来整理夏银华的一些东西。

    并且将这些东西给收藏起来。

    毕竟这是她唯一的亲人,最后留下的痕迹了。

    盒子里有很多夏银华的衣服,小物件,还有一些她使用过的东西,包括一条银质的项链。

    还有很多书籍。

    这些书籍大多都是柳如莲收藏的,后来她死了,夏银华就保管起来了。

    夏轻灵翻开那些书籍,一本一本地翻阅。

    这些书籍,有很多都是她看过的,其中好几本都是柳如莲念给她听的。

    她发现,除了夏银华的遗物外,柳如莲的遗物也很多。

    这些应该都是从李致远哪里拿来的,那个时候她想在李致远的手里拿到柳如莲的遗物,还答应他去惨叫梁斯诺的婚礼。

    可是后来发生一连串的事情,让她没有了这批遗物的下落。

    没有想到,已经在夏银华的遗物里。

    是穆祁言给的吗?

    夏轻灵想了想,也是,也只有穆祁言能将她母亲的遗物要回来。

    不过,李致远怎么样了。

    其实论血缘关系,李致远现在是跟她最近的,李佳佳也算一个。

    而李念念,已经死了。

    夏轻灵叹了一口气,她很久没有去关注他们了。

    毕竟在穆祁言的保护下,她不想见的人一个都别想见到。

    就连想见的人,也很难见到了。

    她看到书籍上那些熟悉的字迹,突然有些想哭。

    妈妈走了,姥姥走了。

    不知不觉间,家人都没有了。

    现在她身边最亲近的人也只有一个穆祁言而已。

    而穆祁言却因为她的存在而开始遭受到来自自己家族的压迫。

    她看着书籍,心里低落了下去。

    第494章 他爱我如生命

    可是很快的,她就立刻伸手拍了拍脸,让自己振作起来,现在可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

    她刚刚放下书籍,突然一顿,因为她发现书的封面好像不对劲,她皱眉表面破了。

    这些都是柳如莲的遗物,她还想要好好珍藏,可不想这么任由它破败下去。

    夏轻灵将书籍拿起来,然后看了一眼,发现破的的地方很奇怪,好像书皮下,好像还有别的东西。

    她慢慢用指甲碰了一下,发现轻易撕下来。

    夏轻灵心里一紧,可是却看到这本书的书皮没有了之后,竟然显露出另外一本书籍出来。

    夏轻灵觉得很奇特,这本书只是书页厚了一些,可是她看的时候并没有多想。

    以为只是书籍的质量比较好。

    当书皮全部去除的时候,竟然分离出两本书来,一本是她看的,另一本,说是书,其实是记本。

    她觉得奇怪,怎么会将记本用这么奇的方式放在另外一本书里。

    这么放着,难道很珍贵?

    夏轻灵翻开,突然看到熟悉的字体,柳如莲的字体。

    她一愣,竟然是自己的母亲的。

    可是名字的落款却是,夏莹。

    夏莹?

    是谁?

    夏轻灵看到这么熟悉的字体,明明是她母亲的字迹。

    她翻开第一页,发现竟然是一本日记。

    “来到英国的第一天,我发现自己好像自由了。”

    这是日记开头的一句话。

    英国

    “我遇到了他的时候,在咖啡屋檐下躲雨,他突然冲过来,将雨伞举到我头上。”

    这是什么?

    夏轻灵疑惑,可是还是忍着疑惑看下去。

    “他说,他是来英国留学的学生,叫李致远。”

    叫李致远?

    突然之间,夏轻灵大脑闪过无数的触动,

    夏莹是柳如莲的真名,这本日记也是妈妈的。

    可是为什么要包成这样,就好像这本日记非常重要,不能让别人看见一样。

    夏轻灵看了前几页,字迹比较小,也写了很多。

    虽然记本没有多大,但是这么小的字体加上密密麻麻的字,还是隐藏了很多信息量。

    这导致夏轻灵看得非常痛苦,眼睛也非常累,速度更是慢了下来。

    她看来两个钟头,才看了二十来页,而记本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页熟很薄,数一数至少也有一百来页了。

    这本日记,好像是写了柳如莲,不,应该说是夏莹到了英国后的所有生活。

    前二十页全部都是她在英国的日子。

    开始的一年,并没有遇到李致远,遇到李致远是来英国后的一年。

    她没有遇到李致远的时候,过的日子非常悠闲,因为懂得几国语言,她边读书边靠翻译赚钱。

    而她姥姥并没有出现。

    夏轻灵觉得奇怪,因为前二十页真的没有任何一丝夏银华的话。

    这简直不正常,就好像对夏莹而言,夏银

    华的存在非常不重要一样。

    夏轻灵发现从第二年开始李致远就开始出现。

    日记里他们的生活简直甜蜜到不像话,就好像一对陷入爱恋的情侣一样。

    而且不是夏莹主动,全部都是李致远主动的。

    李致远追求着她,几乎能为了她付出一切。

    夏轻灵看到这里冷冷一哼,该死的渣男,前期装得倒是很厉害。

    可是这个想法在看到李致远出车祸后,她开始惊愕了。

    因为车祸是针对夏莹的,而不是李致远,而李致远是冲过去,推开夏莹她才获救的。

    看来一开始李致远还算是真心的,可是想到他后来的事情,她一点好感还是没有。

    夏轻灵忍着不适,继续往下看,看到夏莹终于答应李致远的求婚,打算回国就有些坚持不下去。

    “他爱我,我了解一个男人的爱情是怎么样的,他爱我如生命。”

    这是夏轻灵看到二十页结尾的时候,最后的一句话。

    李致远那个时候爱夏莹如生命。

    夏轻灵将日记合上,然后叹息,一开始明明那么美好不是吗?

    为什么后来,他们会感情破碎呢?而且李致远那么恨她?

    她想起李致远曾经告诉她的话,而且后来又偷听到他跟夏银华的话,这些话组合成一个巨大谜语,让她头疼不已。

    她一开始不急切追查,是因为夏银华什么都知道,只是瞒着她而已。

    而她因为夏银华的病也不敢刺激她。

    所以就拖延了下来,本来是想要等到夏银华的手术过后,身体恢复不怕受到刺激才打算问的。

    李致远怎么回事?柳如莲又是谁?更重要的是,夏银华为什么不是她姥姥?

    这些谜题,纠缠成一个巨大的秘密,等着她去揭开,她甚至有一种预感,这些谜团身后可能是关于她母亲来自哪里的答案。

    日记前面,没有一丝提到自己身份的字句,就好像夏莹故意避开的,甚至是害怕去碰触的。

    甚至都没有家庭的描写,别的留学生都有信,电话等之类的东西。可是没有人给夏莹打电话,也没有人给她写信询问是否平安。

    夏轻灵又想到夏莹在日记开头写的那句话,她说她自由了?

    就好像是被人关着的犯人,终于越狱成功的喜悦。

    夏轻灵揉了揉眼睛,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心里不知道怎么一动,就将日记给塞到一大堆书里,然后站起身。

    她刚刚站起来,就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从身后环住她。

    夏轻灵抬头,看到穆祁言有些疲惫的脸,忧心问:“今天这么早回来?”

    这还没有半天呢,难道今天又放假吗?

    穆祁言沉默了一下,才闷闷回答,“你没有在我身边我无法专心工作,累的时候看不到你,我就更累了。|”

    夏轻灵抿着唇。“我又不是咖啡,还能提神吗?”

    穆祁言有气无力的回答,“你当然不是咖啡,这个世界上那棵咖啡豆能让我捧着掌心里珍爱的。”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快要将她压死了,怎么那么重?

    穆祁言却丝毫不觉得将自己全身压在夏轻灵身上,有什么不妥。

    “在整理遗物?”

    夏轻灵点了点头,“我想要亲自整理。”

    第495章 他要吃里扒外

    穆祁言没有说什么,毕竟能让夏轻灵心情好的话,她就是要去蹦极他都会跟着去。

    而且都能面对夏银华的遗物了,肯定很快就能走出悲伤。

    夏轻灵握住他的手,感受其中的干燥温暖,“我们走吧,遗物我下次继续整理。”

    穆祁言没有异议,毕竟这些事情本来应该让佣人来的,可是夏轻灵不愿意,他也就随她的xìng子了。

    而夏轻灵的眼光却有些异样,她看了一眼那堆书籍,日记就压在里面。

    她总觉得,关于柳如莲的一切,似乎都在里面有答案。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时不敢拿给穆祁言看,似乎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日记里,有什么不能触碰的秘密一样。

    慕少洛看着自己手头上的计划表,上面写着计划延期,谁都没有想到穆清心会突然出现,导致了医院大bàozhà。

    所以也导致了夏轻灵的亲人死亡,让婚礼被迫延期。

    而婚礼一延期,婚礼上的毁灭计划也跟着搁置了。

    慕少洛抿着唇,压抑下将这个消息告诉穆祁言的冲动,毕竟他现在的行踪被穆啸控制得很近。

    穆啸似乎知道他会动摇,突然将他控制起来了。

    想到穆啸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他其实也很难受,可是对方一个是他哥哥,一个是他喜爱的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