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24 章

    轻灵摆平了他,而他一个人就能摆平所有困难,所有人。

    穆清心终于冷冷勾起一抹笑,“看来是真的动心了,穆家人一旦动心,总是特别疯狂。”

    这简直就是遗传,要不穆家人一辈子没有动心,经历过多少女人都平静如水。

    要不就是遇到所爱,一辈子倾心。

    穆家人的爱,其实很可怕的。

    就好像诅咒一样,流传在基因里,无法更改。

    穆祁言眼里带上一丝戾气,“知道我疯了,你们还这么逼着我?”

    穆清心平淡地说:“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继承者,要是你闹得太过分我会支持慕少洛。”

    他叫自己的儿子,直接连名带姓。

    穆祁言眼里冰冷无比,“看不出你对慕少洛还真是父子情深啊。”

    穆清心没有任何动容,只是异常平静地说:“我厌恶他,看到他就想起他夺走了浮子的爱,可是浮子已经死了,那么我身上就剩下家族荣誉需要维持,你跟慕少洛,哪个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

    穆祁言哼一声,“怎么,你儿子遇到此生挚爱,你不是应该恭喜,并且感同身受吗?还来破坏。”

    穆清心赞同点头,“是的,我对你爱感同身受,我知道得不到自己爱的人的感受有多绝望,所以我看到你找的女人的身份这么低下,并且我知道你已经彻底爱上她的时候,我是很高兴的。”

    穆祁言微微挑眉,“哦,高兴?”

    他的语气充满了怀疑。

    穆清心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是啊,如果弄死夏轻灵,那么你肯定会疯吧,这种痛苦在别人身上出现,我总会感受到一点愉悦的。”

    他痛苦,所以别人都要不得好死。

    穆清心就是一个变态。

    他跟紫罗兰,造就了今天的穆祁言。

    穆祁言有时候觉得,他比起他的父母,在变态程度上,其实还是不如他们的。

    要是夏轻灵看到,岂不是更要嫌弃他了。

    他变态点她就不想要他了。

    要是发现他一家都是变态,夏轻灵岂不是立刻要走。

    穆祁言冷冷说:“一分钟,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我跟你不太熟。”

    穆清心似乎完全不在乎穆祁言的不敬,他也抬起手表,看了一下,“三十秒,你还记得,小时候的选择题吗?”

    穆祁言大脑似乎是闪过一丝不对劲,三十秒?

    他说一分钟,穆清心却接三十秒。

    说不上的怪异。

    穆祁言本能戒备起来,可是还是维持冷静的看着穆清心。

    穆清心转头,“你小时候曾经面对过一个选择题,就是杀了自己还是杀了慕少洛,那个时候你是怎么选择的?”

    穆祁言想到小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慕少洛还是他身边的跟班,还没有背叛他。

    他知道穆清心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健忘症严重,不重要的事情都被我扫除出脑子里。”

    穆清心笑了笑,笑容平和,却说不出的冷漠。

    “你那个时候的选择是,你跟慕少洛都不能死,然后你也做到了,你黑进了考核的系统,打开了考核的门,直接带着慕少洛走出去。”

    穆祁言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个时候穆清心因为失去慕容浮子,整个人都疯了。

    无论是穆祁言还是慕少洛,在他眼里都是害死慕容浮子的凶手。

    所以他竟然出了一个病态的考题。

    他将他跟慕少洛都放入一个氧气只能维持半个钟头的密室里。

    然后在半个钟头内,只能有一个人活着,才能出去。

    而出来的人就是穆家的继承者。

    穆祁言那个时候的回答是,“没有人能逼着我选择,你要我死,我偏不死,你要慕少洛死,我也不让他死,气死你。”

    然后他就利用密室的锁连接电脑系统的漏洞,成功理由自己戴在手上的智能手表,入侵了系统打开了门。

    天才到令人嫉妒。

    穆祁言皱了皱眉头,“三十秒。”

    就剩下三十秒了。

    他能快点摆脱这个老变态,夏轻灵还等着他呢。

    夏银华动手术,他想要陪在夏轻灵的身边,她现在肯定心神都很脆弱。

    穆清心点头,“三十秒到了,谢谢你提醒,游戏开始。”

    穆祁言听到这句话,瞳孔瞬间扩大。

    小时候他将他们扔到密室里的时候,也是这一句话。

    难道?

    穆祁言突然抬头看,医院好像并没有什么异样。

    可是下一秒,一声巨响轰然而出。

    医院的大门被zhà开,zhàyào就像是连锁反应一样,直接zhà入了医院的一楼。

    连锁zhà弹。

    一个zhà弹开始,就连接后面无数的zhà弹。

    “你的选择是,你死,或者你跟夏轻灵一起死。”

    穆清心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

    穆祁言双目通红,大脑一片空白,他眼神里只有医院开始燃起的大火。

    轻灵。

    轻灵还在里面。

    穆祁言的动作快得可怕,简直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他瞬间就打开车门,整个人冲出去,毫不犹豫就一头冲入医院里,投身火海。

    穆清心面容异常平静,他轻轻用拐杖敲了敲车底,然后没有任何表情地说:“开车。”

    司机立刻点头,车子很快就开走。

    穆清心没有回头,只是感叹地说:“果然穆家都是爱情疯子,你竟然选择跟夏轻灵一起死。”

    第479章 医院大bàozhà

    这声感叹不带任何感情。

    “反正继承者还有慕少洛,穆祁言死了就死了吧。”

    穆清心不在意地说,家族的荣誉他会维持,但是是不是更加壮大他根本不在意。

    反正有继承者就好了不是吗?

    管穆祁言是不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

    夏轻灵看到穆祁言离开后,果断放在筷子。

    她根本吃不下去。

    姥姥的手术压在她心上,让她沉甸甸的难受。

    加上跟穆祁言的各种冲突,明天的婚礼,都jiāo织成一种让她异常难受的感觉。

    她呆呆看着餐桌,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

    可能是太累了,竟然一时间迷迷糊糊睡着了。

    然后她恍惚间做了一个梦,她梦到夏银华手术非常成功,然后笑容和蔼地出现在她的婚礼上。

    夏银华慈爱地摸着她的脸,温和地笑着说:“你也长大了,轻灵。”

    夏轻灵微微一笑,觉得很幸福,刚要说什么。

    夏银华却悲伤起来,“你已经得到幸福,那么我也可以离开了。”

    说完,夏银华就转身走了。

    夏轻灵穿着婚纱立刻追上去,边追边大喊姥姥。

    可是夏银华却越走越远,然后夏轻灵看到她路过的地方,全部都是血。

    夏轻灵猛然惊醒,心绪难平,她看向时钟,睡不到十分钟,却做了一个噩梦,浑身都是冷汗。

    她越想越是不安,最后夏轻灵突然站起身,她还是到外面的走廊上,坐在长凳上等着好了。

    没有守着夏银华,她不放心。

    刚刚走出去,保镖就立刻跟上来。

    夏轻灵皱眉,穆祁言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变,没有结婚都这么可怕地看守着她,结婚后岂不是要将她关起来?

    夏轻灵刚刚走没有两步,突然就感受一种震动来自脚下。

    她微微一顿,身边的保镖就已经脸色大变,“联系总部,通知穆少。”

    一个保镖立刻这么喊着。

    另一个保镖也跟着喊:“立刻保护夫人出去。”

    夏轻灵茫然,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不知道在她身边的保镖都是穆祁言保卫团队里,最厉害的精英。

    这些精英对于各种袭击实在太敏感了。

    微微的颤抖这种频率,他们其中有人立刻察觉到了zhà弹的存在。

    可是保镖刚刚喊完,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zhà弹bào发。

    从一楼开始,逐层往上zhà起。

    一时间,医院大楼开始动摇根基,各种都是摇晃起来,bào发的响声跟地震一样的摇晃。

    各处开始哀嚎一片。

    医院里的人员开始四处乱逃,一切都显得那么混乱而悲惨。

    夏轻灵被保镖护着,脸色大变,立刻转身就往走廊那边跑去。

    走廊尽头是夏银华的手术室。

    手术才做到一边,如果这个时候停止,夏银华凶多吉少了。

    可是保镖却下一秒拦住她,面容严肃而焦虑地说:“夫人,立刻离开,跟随我们。”

    夏轻灵不管不顾,直

    接推开保镖,“我要去看姥姥,你们让开。”

    保镖们不敢冒犯夏轻灵,可是穆祁言的命令是绝对的。

    如果是平时,尽量顺着夏轻灵,唯独有两条铁律不能违反。

    一个是不能让夏轻灵独处,给她留下单独逃跑的机会。

    一个就是威胁到夏轻灵生命的时候,保镖必须第一时间保护夏轻灵离开危险的地方。

    而现在这种情况,就是保镖能不顾夏轻灵的意愿,强行带她离开的时候。

    保镖立刻涌上去,其中一个保镖大喊:“夫人,得罪了。”

    他伸手,立刻抓住夏轻灵的手臂,力气大到惊人,“快点离开,是俄罗斯型号的连锁zhà弹,距离全部bào发只有一分钟。”

    全部bào发,这栋楼彻底就塌了,到时候一个人都不要想要活着。

    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夏轻灵,其余人不在他们的保护范围内,所以保镖们强行要带夏轻灵离开。

    剧烈的bào发再次响起。

    烧焦的味道剧烈传来,到处都是地震般的颤抖。

    夏轻灵眼里闪过恐惧,姥姥。

    她突然剧烈挣扎起来,“不要管我,先转移我姥姥。”

    姥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必须去救她。

    夏轻灵完全无法想象,失去夏银华的日子该怎么办。

    保镖看到夏轻灵这么疯狂地挣扎,有些迟疑。

    一个保镖立刻说:“夫人,你先离开,我们去救人。”

    夏轻灵浑身颤抖,一块瓷砖突然从墙上脱落。

    保镖立刻挡开,可是这就像是刺激到夏轻灵。

    她突然想到,手术被打断,那么夏银华是不是就死定了。

    换心脏的手术,中途停止就是放弃夏银华的生命,没有获救的可能。

    医生在这种时候,不可能还做手术,所以夏银华

    她想起那个不吉利的梦,恐惧终于袭击上来,她觉得自己脚步都是虚浮的。

    然后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我要亲眼看着你们救人。”

    她说完,就拼命往前冲,根本不顾什么了。

    保镖因为不敢伤害她,一时间竟然就被她挣脱出去,然后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夏轻灵往走廊那边跑去。

    保镖脸色大变,立刻往前追随上去。

    他们都是刀里来火里去的佣兵出身,这些bàozhà场面当然完全不害怕。

    可是他们害怕自己的任务失败,夏轻灵要是出个好歹,以穆祁言的疯狂,会让他们统统不得好死。

    夏轻灵觉得这里的路怎么那么漫长,她看到手术室在走廊尽头,就差那么几步,就能直接冲进去了。

    她身上的每根神经都在颤栗,手术失败了怎么办?

    夏银华如果死了怎么办?

    夏轻灵不敢去想象,她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

    就是必须转移夏银华,就算夏银华不能活下去,那么那么请让她见到她最后的一面吧。

    zhà弹突然bào发,在楼梯的方向,大火很快就延伸上去。

    保镖立刻回头,一个说:“时间不够了,哪怕使用必要手段也要将夫人带出去。”

    这个时候根本无法顾上夏银华了,夏银华是一个正在换心脏的病人,如果带着她,根本无法立刻撤离。

    第480章 我谁都不救,就救你

    而且他们都做出做简单的判断,夏银华凶多吉少了,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可能xìng。

    所以夏轻灵才是最重要的。

    火焰的导致气温非常高,空气有一种令人在窒息的感觉。

    夏轻灵看到手术室的灯已经灭了,可是门却没有打开。

    她伸手,却迟疑了,推开门是什么样的景象?

    姥姥她是不是已经

    夏轻灵胸口一紧,疼到无法呼吸。

    她浑身难受,身体一直在摇晃,几乎无法保持平衡。

    可是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

    她这辈子的梦想,不就是让她姥姥健康起来,然后她们就能一直在一起。

    姥姥就是她的家啊。

    夏轻灵刚刚伸手碰触到门,突然身后一个带着滚烫气息怀抱笼罩住她。

    穆祁言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凌乱而着急,“快跟我走,轻灵。”

    夏轻灵却冷静的说:“救我姥姥。”

    还有时间不是吗?

    就算没有时间,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也要救出夏银华。

    穆祁言的声音瞬间冷酷起来,“快跟我走,这里太危险了。”

    夏轻灵伸手要去推开手术的门,自己最重要的人就躺在里面,哪怕快要面临死亡了,夏轻灵都不容许自己一个人逃避活命。

    可是下一秒,她就被愤怒的穆祁言给扛起来,然后快速就往前奔跑。

    穆祁言的体力好到变态,他扛着夏轻灵却丝毫不受到她重量的影响,脚步异常坚定快速地往前跑。

    夏轻灵的手指在空中,僵硬地伸着,她绝望地看着手术室的门越来越远。

    “祁言,求求你,救救我姥姥。”

    她的声音充满了悲伤。

    穆祁言的脚步却丝毫没有停止,他的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