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21 章

    灵很想点头,可是浑身僵硬到一丝力气都没有,甚至她有一瞬间连头怎么点都忘记了。

    穆祁言眼里的喜悦越来越淡,最终还是被失望取代。

    他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直升机不小心遇到风颠簸了一下,他的手指瞬间从门上脱落。

    夏轻灵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指脱落,剧烈的风席卷过来,穆祁言的身体瞬间往下坠落,她大脑似乎一下别重物击中,嗡的一声,思绪碎成粉末。

    在大脑做不出反应的一瞬间,她的手狠狠伸过去,整个人使出了人体极限的力量,穿透冰冷狂暴的风,快速抓住穆祁言的手,可是重力与速度的加成,她清瘦的身体立刻被席卷出直升机里,整个人跟掉了出去。

    直升机的门被立刻关上,驾驶员面无表情,冷静到不像是失去了老板。

    副驾驶员专业而冷静地说:“开始判断穆少的降落地点,通知地面人员,派车去接,还有医生,以防止穆少跟夫人因为下降太急而骨折。”

    驾驶员点头,“好。”

    当人在上万米高空掉落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夏轻灵只觉得整个人被风给分割了,她什么都顾不上,死死捉着穆祁言的手。

    穆祁言抬头,他黑发往上狂肆飞扬,黑瞳深邃,发出剧烈的惊喜。

    接着他手指一用力,将夏轻灵往下一拽,夏轻灵立刻被他抱住。

    夏轻灵跟穆祁言疯狂往下下坠,窒息而冰凉。

    她现在才感觉到害怕,四周的一切都在坠落,她眩晕而恶心。

    穆祁言紧紧抱着她,脸上都是狂喜,“你爱我,你爱我

    只有爱他,才有可能放弃生命跟着跳下来。

    风吹乱了他的声音,碎成听清楚的呓语。

    第472章 他不穿衣服

    夏轻灵却害怕到浑身都在剧烈发抖,她跟穆祁言死定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得这么惨,粉身碎骨,血ròu模糊。

    她抬头,却看到穆祁言没有半丝害怕,只有满脸笑容。

    都要死了,他还这么开心。

    夏轻灵对穆祁言简直无语了,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该死的男人。

    可是临死前,她竟然发现自己在他怀里,还能感受到温暖。

    突然,穆祁言低头,在耳边特别近的地方说:“往下看。”

    夏轻灵明明害怕到不敢往下看,可是她听到他声音却鬼使神差地往下看。

    城市的灯光再次熄灭,这次全城熄灯。

    然后突然之间,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巨大无比的烟火腾空而起,整个城市瞬间都在放烟花。

    烟花,就在他们脚下盛大绽放。

    漂亮到让人发抖。

    他们掉到烟花里,突然什么声音嘣的一声,一股巨大的升力往上。

    夏轻灵的身体猛然一坠,然后身体也跟着浮起来。

    她抬头,才发现穆祁言紧紧抱着她,一根安全的皮带从她的腰间出现,帮助穆祁言的腰间。

    而穆祁言身后,是一个巨大的降落伞。

    穆祁言明明没有穿降落伞。

    夏轻灵突然看到他的衣服,很厚,而且有些重量,她也穿着。

    难怪她觉得这个马甲实在是太厚了,根本就是降落伞。

    穆祁言抱着她,因为两个人抱在一起,所以穆祁言就直接打开了一个降落伞。

    夏轻灵的降落伞是自动的,已经精准算好秒数,用智能cāo控。

    如果穆祁言没有拉住她,她跟着掉下来的时候,到一定时候也会自动打开。

    当然穆祁言抱着她的时候,已经取消了指令。

    夏轻灵跟穆祁言就在满城烟花里,安全降落在一个沙滩上。

    夏轻灵后知后觉,才发觉什么跳直升机都是穆祁言一个该死的游戏。

    穆祁言直接脱了降落伞,然后坐在沙滩上,用力抱着夏轻灵不放。

    他心情好到出奇,他忍不住将夏轻灵压在自己的胸膛上,如同一个孩子一样突然大声笑起来。

    夏轻灵感受到他因为大声笑起来,胸口的颤动,破碎的思绪猛然回归,她突然抬手狠狠锤落在他的身体上。

    她的眼泪也一下就憋不住了,害怕,恐惧,惊吓,还有劫后余生的发怵,让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捶打着穆祁言。

    “疯子,疯子,你这个疯子,你知不知道你会吓死人的。”

    她现在还浑身发软,谁经历过从这么高的地方坠落,都会像是死了一遍那样。

    而穆祁言还能笑出来。

    夏轻灵被他气到歇斯底起来。

    “你还爱着我,你还在乎我,我跳下去的时候你竟然跟着下来。”穆祁言完全不管夏轻灵怎么打他,他就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样,他脸上只有单纯的开心。

    夏轻灵突然狠狠咬住他的肩膀,穆祁言身体一僵,但是他脸上却带着一丝宠溺,非常温柔地伸手抚摸着她的后背,就像是在安抚她的颤抖一样。

    夏轻灵咬得很用力,很快牙齿就进入到他的肌ròu里,血腥味涌出来。

    穆祁言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一样,脸上的宠溺不变,似乎夏轻灵的举动,只能给他带来愉悦感,而不是疼痛一样。

    夏轻灵最后牙齿的咬酸了,却不见穆祁言皱眉头。

    最后,她认输地松开牙齿。

    满嘴的血,她眼里还有残余的泪水,看起来特别脆弱。

    突然远处好几辆吉普车冲过来,将夏轻灵跟穆祁言包围起来,然后一列保镖从车上冲下来。

    “穆少。”保镖看到穆祁言,立刻冲过来。

    医生也跟着跑过来。

    穆祁言立刻抱着夏轻灵站起来,然后伸手拿过一个保镖手里一条毯子,将夏轻灵包裹起来。

    “回去。”穆祁言说。

    医生看到穆祁言肩膀上的血,立刻大惊失色,“穆少,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穆祁言心情非常好,他一脚踢开医生,笑着说:“滚。”

    而夏轻灵依旧在发抖,她双脚都是虚软的。

    夏轻灵整个人缩在沙发上,双目呆滞,她手里捧着一杯热过的牛nǎi,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

    浴室里,穆祁言在洗澡。

    肩膀的伤口已经处理过,虽然夏轻灵咬得很用力,可是到底是皮外伤,并不是很严重,所以个防水胶布,伤口就没有任何后遗症。

    夏轻灵看向浴室,她还是第一次从那么高的地方掉落,所以整个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没有想到,穆祁言竟然会这么恶劣。

    用这种方式来逼迫她承认自己的感情。

    当她伸手去抓着他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去思考任何问题,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抓住他。

    夏轻灵突然惊喘一下,她有些痛苦地低头,她不能否认,她心里根本无法放下穆祁言。

    哪怕穆祁言做了那么多她难以忍受的事情,可是她心里深处竟然还是爱着这个男人。

    夏轻灵伸出手指,戒指发出清透的彩色光芒,刺了一下她的眼睛。

    她连忙眨眨眼,才移开眼睛。

    穆祁言拉开浴室的门,直接光着身体从里面走出来。

    真是一件内裤都没有穿。

    夏轻灵脸色大变,这个禽兽,难道以为她泄露自己的感情后,就能直接接受他吗?

    连衣服都不穿,这种暗示简直luǒ的。

    她真是恨不得关了暖气,冻死他算了。

    穆祁言头发湿漉漉的,拿着一条白色毛巾随意披在头上。

    夏轻灵别开脸,一脸严肃地看着落地窗。

    窗外,是深沉的黑夜。

    雪花缓缓落下来。

    穆祁言随意走到夏轻灵面前,夏轻灵余光一瞄,就看到他那双光洁强健的腿,在灯光下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她又气又急,脸色立刻涨红。

    穆祁言却脚步优雅地走过来,状似无意地坐在夏轻灵旁边,沙发很小,一个人比较舒服,两个人很挤。

    夏轻灵只觉得自己被穆祁言给硬生生挤到一边,身体一边都是紧挨着她的一边,浓烈的男xìng气息扑面而来。

    夏轻灵死死握着玻璃杯,这个男人,穿件衣服会死吗?

    第473章 你这头发情的野兽

    穆祁言突然说:“我冷。”

    夏轻灵怒斥:“穿衣服去。”

    暖气这么足,还冷?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穆祁言淡定地回答:“你不看我,我心冷。”

    太ròu麻了。这个男人总是能将这些ròu麻话说得那么淡定。

    夏轻灵咬牙切齿地说:“你可以挖出来烤一烤再装回去。”

    穆祁言突然递过去一条白色的毛巾,“帮我擦擦吧。”

    夏轻灵根本不看,“手累,自己擦。”

    自己四肢健全,不会擦吗?

    穆祁言突然轻轻一笑,“你脸红了。”

    夏轻灵终于被他气到zhà毛,她恶狠狠地回头,怒瞪着穆祁言,“被气红的,你这样子简直就是变态。”

    穆祁言却无辜地看着她,“我哪里变态了?”

    夏轻灵低头,就看到他下面斗志昂扬,浑身立刻发毛。

    她几乎是触电般地蹦起来,然后转身就跑到落地窗旁边,呼吸凌乱不已。

    穆祁言若无其事地扯过一件薄毯子,然后围住下面。

    “你是我女人,我给你看不是最正常的吗?”

    夏轻灵手指抖着,她竭力保持冷静,哆哆嗦嗦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可是抖动得太厉害,牛nǎi溅落到嘴边,还有领子上,她一时还没有想那么多。

    穆祁言却已经紧紧贴上来。

    他身体的温度就跟在燃烧一样,滚烫得让夏轻灵无处可逃。

    夏轻灵哆嗦着唇,不自在得抬头看着他,却发现他眼眸一片黑沉,瞳孔的颜色特别深。

    就好像有什么激烈的情绪,在里面翻滚着。

    夏轻灵几乎能预知到他要干什么?他的身体,从宽阔的肩膀到劲瘦的腰肢,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倒三角形。

    他长年游泳健身,也每天有固定时间练习跆拳道跟拳击,这些运动都让他的身材保持在男人的巅峰处。

    更不要说他的身高,夏轻灵要吻他,都要踮起脚尖才能碰到他的唇。

    这个男人,没有一处不完美的。

    可是这种完美,却让她浑身不自在。

    穆祁言的呼吸吹拂在她脖颈上,夏轻灵怕痒得缩脖子。

    下一秒,她的身体被他掰过来,被压到落地玻璃窗上,他的狂乱的吻瞬间侵蚀了她。

    夏轻灵手里的玻璃杯落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

    她嘴角的牛nǎi被穆祁言给吸允住,她伸手去推拒他,他就更加用力地吻下来。

    他的舌尖撬开她的嘴唇,在她嘴里翻天覆地地搅动着,她呼吸凌乱无比,一声声惊呼都被他吞咽下去。

    夏轻灵大脑混乱无比,浑身上下只能感受到他这个暴烈而疯狂的吻。

    她本能地觉得这样不对。

    拼命地挣扎起来。

    可是这种挣扎却带来可怕的反效果,穆祁言本来就异常兴奋。

    她的反抗,并不能激起男人怜悯的心态,只能让火烧得更加可怕。

    穆祁言最后的理智几乎瞬间就崩断,他狠狠吻住她,感受到她唇舌的芬芳。

    夏轻灵用力推拒,她想要逃避,可是却没有任何力量能抗拒。

    穆祁言顺着她的力量,将她压制

    在地毯上。

    很快的夏轻灵的衣服就被他扯下一大半,露出雪白的与光洁平滑的腹部。

    这段时间穆祁言其实隐忍了很久。

    对一个刚刚品尝到自己最爱的女人的味道的男人而言,突然失去了她的体温,就如同陷入困局的斗兽一样,浑身都是狂躁。

    可是又不能对着夏轻灵硬来,毕竟她已经够恨死他了。

    而今天,却是压断穆祁言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轻灵跟着他往下跳的那一瞬间,他就处于极端兴奋的,极端疯狂的情绪中。

    她的态度,让他看到了她的感情。

    所以他一下就忍不住了。

    理智虽然在冷冷提醒他,不能太早暴露自己的,可是身体却根本忍不住了。

    夏轻灵拍打着他,一时被他的吻裹挟住,理智全无,只剩下可怕的兴奋颤栗。

    可是一时,大脑却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不愿意。

    她自己都乱糟糟的,被穆祁言吓到还有后遗症,而这个穆禽兽,却已经乱来起来了。

    穆祁言拼命地吻着她,伸手按揉着她。

    他双眼通红,浑身都是兴奋的颤抖。

    夏轻灵被他吻到要窒息了,她咬着他,可是他根本不在意。

    她踹他,很快的双脚就被夹住。

    夏轻灵反抗着要爬走,可是身体很快就被穆祁言压住,他直接从身后压住她,吻着她的后背。

    夏轻灵觉得自己变成待宰的鱼,只剩下拼命喘息的力气。

    穆祁言的吻追逐上来,再次寻到她的唇瓣,吻了下去。

    夏轻灵被他吻到大脑几乎变成一团浆糊,不分东南西北。

    他伸手已经开始在脱掉她的裤子,因为是家居服,所以裤子是非常舒适的松紧带,简简单单就能被剥开。

    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抚摸过她的下腹。

    温暖干燥带着热意的手指,如同羽毛挨过她的腹部。

    夏轻灵眼里的迷乱瞬间被震碎,浑身热意被一盆凉水浇下去,浑身冻到一个哆嗦。

    孩子。

    她突然狠狠推开穆祁言,力气大大惊人。

    穆祁言抬头,头发凌乱,脸孔俊美到邪气,眼瞳焦躁而兴奋,身体肌ròu绷得死紧,他浑身上下都是男xìng荷尔蒙的勾引。

    夏轻灵却缩到一边,双手抱住自己弯起的膝盖,双眼清明起来。

    “够了,你这头发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