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206 章

    硬地捧住她的脸。

    夏轻灵清澈的眼瞳里,瞬间出现他的影子。

    她唇色微微发白,如同粉樱的颜色,肤色晶莹如玉,甚至白到有一种脆弱无比的美感。

    而对应这种脆弱的,却是她眼眸深处烈焰一样耀眼的激烈灼热。

    穆祁言心被狠狠勾住,他觉得夏轻灵就是一个妖精,是来让他疯狂的女人。

    他一字一句如同冰渣,“你敢跳下去,我就敢杀了你在乎的所有人。”

    夏轻灵深深吸一口气,伸手抓着他的手腕,眼神如刀,“我的孩子呢?”

    这个问题,才是夏轻灵最迫切想要知道的。

    孩子,她跟穆祁言的孩子,为什么要打掉。

    难道穆祁言不喜欢她了,想要反悔?

    />

    可是看这样子根本不像,甚至是穆祁言还要继续举行婚礼。

    穆祁言知道这件事情根本瞒不住了,所以只能将医生的报告结果说出来。

    “它是残疾的。”

    夏轻灵斜眼看着穆祁言,终于重复,“残疾?”

    这两个字,宛如刀割,从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有一种不敢置信的疼痛。

    穆祁言没有表情,“我们的孩子,有严重的残疾跟遗传病,根本就无法生下来。”

    夏轻灵觉得无法呼吸,可是还是拼命地继续问:“你很早就发现我怀孕了吗?”

    其实在穆祁言开始关注她的饮食的时候,她就应该怀疑的。

    可是她却太过信任穆祁言了,根本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

    她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丝什么,然后一个疑问脱口而出,“你知道我在吃避孕yào?”

    穆祁言皱眉,知道瞒不住,“是。”

    毕竟到了这种时候,瞒住也没有用了。

    夏轻灵继续问:“你换了避孕yào。”

    难怪她就算吃了避孕yào,心里还是很不安。

    就好像是身体本能告诉她,这些yào物没有用一样。

    穆祁言面无表情,“是。”

    夏轻灵觉得穆祁言好像已经彻底放弃隐瞒住自己的冷酷,显露出黑暗的一面。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穆家一直近亲的事情吗?穆家的基因是有缺陷的,每一代出生的孩子都有十分之三的孩子,会患有穆氏综合症。”

    夏轻灵觉得自己无法理解穆祁言的话,因为她从来没有听过有一种病,叫做穆氏综合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如果最严重是身体缺陷,在肚子里的时候就注定缺手缺脚,大脑残疾,然后出生的时候会连累母体,导致母体大出血。”

    夏轻灵眼瞳剧烈颤抖起来,她突然有些害怕穆祁言接下去会說的话。

    可是穆祁言知道已经瞒不下去了,就索xìng将一切都说出来。

    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夏轻灵的脸,语气温柔下去,“这个孩子不能留下,他是残缺不全的,是一个坏掉的孩子,所以我们不能要他。”

    不能要他。

    这句话那么简简单单。

    却让夏轻灵彻底愣住,她眼里有一种清澈的痛苦,带着水光,也带着不敢置信。

    她不知道自己当穆祁言告诉她,她怀孕的感觉。

    对穆祁言的愤怒似乎一瞬间远离,然后就是一种恍惚的喜悦感。

    毕竟,她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

    可是还没有等她意识到这种喜悦,就变成滔天的悲伤。

    她就这么失去他。

    就这么简单地失去他。

    夏轻灵看着穆祁言,她看到他眼神平淡,就好像这个孩子死了,他一点感触都没有。

    夏轻灵匪夷所思地看着穆祁言,突然轻声问:“你什么都骗我,还说爱我,你所谓的爱情就是欺骗建造起来的吗?”

    穆祁言目光沉沉,没有回答,“这里风大了,我们回去休息。”

    夏轻灵缓缓勾起唇,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我要跟你分手。”

    第440章 我无法继续爱你

    这句话终于还是说出来。

    他的欺瞒,他的狠决,他的薄情,都让她心寒。

    夏轻灵缓缓重复,“我要分手。”

    这个男人什么都瞒着她,就连孩子的事情也能瞒到滴水不露,不要说什么孩子残缺所以不让她知道,是为了她好。

    都是屁话。

    她夏轻灵就那么脆弱吗?

    一点点刺激都不能受吗?

    就算孩子是残缺的,穆祁言这个混蛋有一点跟她商量的意思,听过她的意见吗?

    穆祁言听而不闻,伸手将夏轻灵抱起来,“你累了,我们回去休息。”

    他面沉如水,眼瞳深邃,似乎夏轻灵说什么都被他自动屏蔽了。

    夏轻灵突然激烈地挣扎起来,“穆祁言,我说了要分手你聋了,我不要休息,我要离开你,你听懂了吗?我要离开你。”

    这个男人,她要不起。

    她不想跟一个打掉自己孩子的男人在一起。

    就算孩子是不好的,他也不能这么残忍地杀了他。

    如果不是她逃跑,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孩子这一回事。

    穆祁言冷冷地说:“你累了,身体不好不要太过用力。”

    他伸手,用力抓住她拼命对他又抓又挠的双手,然后单手就这样托着她的臀部,将她往房间里带。

    夏轻灵却像是铁了心,她疯了一样地挣扎着,手无法动,脚就用力蹬起来。

    穆祁言因为单手,所以一时竟然被她挣脱出去。

    夏轻灵整个人差点跌到地上,穆祁言手急切扶了她一下,可是夏轻灵伸手用力拍掉他的手,大吼:“别碰我,你这个混蛋。”

    穆祁言目光沉沉,他就这样看着夏轻灵,突然之间,他向前两步,伸手一把攥住她的手臂,将她用力推到墙上,低头就用力吻住她。

    夏轻灵用力推拒着她,侧着脸避开他的吻。

    穆祁言却伸手挟住夏轻灵的脸,她没有办法抵过他的力气,只能任由被他压住,然后被迫抬头,被他狂热地吻住。

    她怒意冲上心头,狠狠一咬,血腥味立刻冲入口腔深处,带来一阵颤栗的涩味。

    穆祁言微微一顿,嘴唇上的疼,仅仅在还是胸口的疼的万分之一,更痛的是夏轻灵的抗拒与她眼里的厌恶。

    “为了孩子的事情,你就这么厌恶我?”

    夏轻灵听到他低沉的质问,突然冷冷一笑,唇上的血凄艳得可怕。

    “仅仅只是孩子的事情吗?你还瞒着我做了多少事情?我无法继续爱着一个,会瞒着我去伤害我的亲人,甚至还会瞒着我怀孕的男人。”

    穆祁言瞳孔一紧,一种暴烈的情绪上涌,他伸手扣住她的脖颈,不顾她的挣扎就疯狂吻下去。

    夏轻灵觉得他简直就是疯子,开始拼命挣扎,她对着他又咬又抓,可是根本无法撼动这个男人半分,他的手指是那么坚硬而用力地扣在她脖子上,没有死死扣住,可是只要她一挣扎就好像是窒息一样。

    唇已经被夏轻灵给彻底咬破了,她就像是一头负伤的小兽,不顾一切地要逃出恶魔的囚笼,哪怕弄得血淋淋的也不在乎。

    &nbs

    p;穆祁言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她的痛苦,也不顾她挣扎咬伤他的痛苦,将用力挣扎的她扣在自己的怀里,用一种恨不得将她融入骨血的力道,痴狂地吻着她。

    夏轻灵只觉得自己快要被溺毙了,鼻息间,唇间都是他迷乱而疯狂的气息。

    她挣扎,他吻得更深。

    她停止,他变得温柔。

    她抗拒,他就疯狂。

    这个男人比她还要疯,还要不顾一切,还要凶狠。

    夏轻灵觉得她快要被穆祁言的吻给折磨死了,她浑身颤抖,眼泪终于落下来。

    泪水温热,滑过脸颊,落到唇上,被穆祁言给含到自己唇内。

    泪水的味道,有些咸涩。

    穆祁言微微一愣,夏轻灵终于寻到空隙推开了他。

    她发丝凌乱无比,脸颊潮红,眼里都是怒火。

    “你疯了,穆祁言。”

    穆祁言有些呆愣,他唇上都是血,有一种狰狞的美感。

    穆祁言突然冷冷笑起来,“我疯了也是逼疯的。”

    夏轻灵觉得这个男人在颠倒黑白方面简直就是无人能比,她终于恨恨地说:“既然我都能逼疯你,还留着我干什么?我要离开。”

    穆祁言伸出手指,用力擦了一下嘴唇,根本不顾唇上的伤口有多痛,他冷声说:“你不是还逃跑吗?先前怎么就不跟我当面说要离开?”‘

    夏轻灵抿着唇,沉默而愤怒地看着他。

    穆祁言没有得到回答,也不在乎,他替夏轻灵回答了,“因为你知道我不可能放你离开。”

    夏轻灵怅然若失,她当然清楚自己闹着要分手,穆祁言根本不可能放手,而且因为逃跑失败,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以后几乎别想离开穆祁言身边。

    穆祁言伸手突然将夏轻灵抱起来,他抿着唇,沉着脸一言不发。

    夏轻灵被他塞到床上,孩子别拿出来后,夏轻灵的身体状态并不好,医生嘱咐她要好好休养,不能过与劳累。

    夏轻灵呼吸有些凌乱,可是没有再次挣扎,反正穆祁言也不可能禽兽到,在这个时候还对她出手。

    她躺在床上的时候,侧身就背对着穆祁言,她瞳孔有些涣散,眼前一片模糊。

    她觉得特别疲惫,可是看到穆祁言在这里就根本无法放松下去。

    穆祁言伸手刚刚要将她掰正,就听到她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我累了,不要逼我。”

    穆祁言的手指一顿,在半空僵住很久,才慢慢收起。

    “你先休息一下,我待会回来。”

    穆祁言其实很多时候都痛恨的敏锐,因为他能清楚地看到,夏轻灵对他的排斥。

    穆祁言忍耐着回去的冲动,脚步有些急促地走出去。

    叶泯看到他出来,立刻走上去,恭敬说:“穆少,孩子的结果出来了。”

    孩子?

    穆祁言脚步一顿,脸色却更加冷了。

    要不是因为这个孩子,他跟夏轻灵可能还不会闹到这种要死要活的地步。

    穆祁言有一瞬间,竟然怨恨起这个可能是残缺的孩子了。

    第441章 我的女人让你去死

    叶泯当然看出穆祁言眼里的杀意,可是他的职责让他必须报告,“候选者的身体非常合适,也同意了接受这个孩子,孩子已经从培养槽里放入候选者的子宫,医生说情况乐观。”

    情况乐观吗?

    可是穆祁言心里却沉甸甸的,夏轻灵的厌恶目光,让他难以忍受。

    叶泯低着头,轻声报告:“还有候选者希望能见你一面。”

    穆祁言心情不好,“不见。”

    叶泯没有任何动摇,“如果她说见不到你,可能会抛弃孩子。”

    抛弃孩子?

    “她在威胁我吗?”穆祁言目光瞬间yīn沉。

    叶泯犹疑了一会,非常尽责地点头,“好像是。”

    穆祁言冷冷一笑,“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遇过,敢要挟我的人了。”

    他笑得让人特别颤栗。

    叶泯问,“那穆少是见不见?”

    穆祁言嘴里的不见刚刚要脱口而出,就突然想起如果这个孩子成功生下来,并且幸运地不缺手缺脚,那么当他将孩子抱给夏轻灵的时候,她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讨厌他了。

    穆祁言皱眉,然后转身救往走廊那边走,“走。”

    叶泯尽责跟上。

    候选者并没有住在城堡里,而是在城市的医院里。

    毕竟刚刚做完手术,母体也异常虚弱。

    穆祁言直接踢开病房的门,一个女人坐在病床上,她的棕发在阳光下有一种暖暖的光泽,蓝眸带着凌厉。

    就算是看到穆祁言,也丝毫没有被吓到的感觉。

    穆祁言站在病房门口一秒,眼皮懒懒一撩起,充满不屑而厌烦。

    然后他话都不说,直接就转身走。

    反正这个女人说见他一面,现在见到,他要快点回去看着夏轻灵。

    自从他跟夏轻灵撕破脸开始,他心里的不安全一万倍地放大了,他真是恨不得秒秒都看着夏轻灵。

    不看着她,他就感觉她会离开一样。

    “穆少这么着急着走,难道是完全不在乎这个孩子吗?”

    女人终于开口说话。

    穆祁言眸色一冷,这就威胁起来了?

    穆祁言回头。

    女人也终于抬头,雅克黛儿伸手轻轻抚摸着肚子。

    这里,有穆祁言的孩子。

    而这个孩子,也是夏轻灵的。

    当穆祁言的人找上来的时候,雅克黛儿知道自己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她想要当穆祁言的孩子的母亲。

    她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

    所以,这个孩子现在在她肚子里了。

    穆祁言走到病房里,他身形高大,脸色yīn冷,给这个房间带来一种异常压抑的气势。

    黛儿完全无惧,对于这个男人,她在远处已经看够了。

    现在,她还走近他。

    不择手段。

    黛儿看着穆祁言走过来,逆着光,俊美得令人颤栗。

    她眼里微微闪过一丝得意,他还不是得妥协来见她。

    穆祁言走到黛儿面前,然后低头,用一种异常寒冷的眼神看着她,“是的,

    我完全不在乎,我来这里只是告诉你,如果你想要孩子死,那么最好直接往楼下跳下去两个人死的干脆,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他本来就暴躁不堪。

    雅克黛儿竟然还往qiāng口上撞,简直找死。

    从来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敢威胁他的。

    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他轻易退步,轻易被威胁的,也只有要给夏轻灵。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